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八十章 坐而论道

第八百八十章 坐而论道

        血不断的从黄皮道人嘴里流出,然后化为一丝丝青色灵光融入天地之间。

        面对幽冥鹏尊的突袭,黄皮道人没有做任何反抗。

        他只是皮笑肉不笑的,目光越过幽冥鹏尊的肩膀,看着巫铁,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武王是个讲规矩的人……你,还愿意讲规矩么?”

        幽冥鹏尊眸子里杀意奔涌。

        黄皮道人这般作为,简直完全没把他当做一回事。

        举起左手,幽冥鹏尊就准备击杀黄皮道人。

        巫铁咳嗽了一声,沉声道:“鹏尊,请停手。”

        幽冥鹏尊呆了呆,‘嘿嘿’冷笑了一声:“好一个老牛鼻子,这小子,果然被你说动了。”

        收回右手那长长的锋利的爪子,幽冥鹏尊身形一晃,又回到了巫铁身边,他舔了舔右手食指指甲上残留的一滴黄皮道人的血水,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

        “本王当然讲规矩。”巫铁双手揣在袖子里,一脸温和的看着黄皮道人:“但是你们居然知道,本王是一个讲规矩的人,而且,你们居然利用这一点,来和本王讲规矩,有趣,有趣。”

        黄皮道人笑了笑,他从袖子里掏出了一颗拇指大小的黄色丹丸,将丹丸外面的一层薄薄的透明羽衣剥掉后,手指一弹,丹丸就没入了胸口被幽冥鹏尊洞穿的伤口内。

        一缕氤氲丹气从洞穿的伤口内喷出,黄皮道人轻哼了一声,他的伤势顿时急速愈合,一个呼吸后就不见任何痕迹。

        巫铁眯了眯眼睛,好高明的炼丹术。

        幽冥鹏尊刚才那一击,多少有他一丝千锤百炼的妖气蕴藏在内,寻常丹药根本无法驱散。黄皮道人只是一颗丹丸,就让自己伤势瞬间愈合,这丹丸的效力可想而知。

        倒也不枉了黄皮道人他们身上萦绕的浓郁药香气。

        黄皮道人丢下手中那片薄薄的羽衣,淡然道:“是啊,武王是个讲规矩的人。不然的话,武王在燧都,灭杀了风苼他们,鸩占鹊巢,岂不是好?”

        叹了一口气,黄皮道人悠然道:“当然,我们能笃定武王是一个讲规矩的人,那也是因为,武王能拿到那份燧朝三十六代先皇联名的圣旨……”

        “道长知道那圣旨来历?”巫铁有了一丝兴趣。

        “青莲观,毕竟是护国三神宗之一,而且,青莲观的底蕴,传承,可比那两家强了不少。”黄皮道人甩了甩手中的拂尘,沉声道:“所以,知道一些他们风氏皇族都所知不详的事情,察知一些他们风氏皇族都没胆去查证的事情,却也不难。”

        巫铁点头赞叹:“不错,青莲观的底蕴,的确雄厚。”

        巫铁想起了黑石道人说的,他们后山秘窟中,那十万自我封禁,寿命到了极限的半步尊级老怪物。

        “武王能拿到那份圣旨,就证明,在幕后真正掌控燧朝运数的那些人,都看好武王的品性。”黄皮道人感慨道:“虽然,我们青莲观对他们的存在,是很不满的……可是,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实力和眼光。”

        “他们看好的人,我们当然愿意和他讲规矩。”黄皮道人左手的龙头如意朝着巫铁点了点:“现在,我们来讲讲规矩?”

        巫铁深吸了一口气:“好说,好说,还请道长划出道来。”

        黄皮道人指了指下方的道观,尤其是那被撞得粉碎的碧玉牌坊:“你们擅闯老道山门,打伤老道的巡山力士,你们理亏。”

        巫铁眯了眯眼睛,没吭声。

        “不过,老道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混账。”黄皮道人沉声道:“老道,还有八位师弟,在这里,想要和武王好生分说分说——若是老道师兄弟几个,侥幸胜出,还请武王,以后不要再管燧朝之事。”

        巫铁眉头猛的一挑,心里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好嘛,你们青莲观,在这里等着咱呢?

        巫铁在那封圣旨中,被封为燧朝一字并肩王,地位和燧朝神皇平起平坐,而且有监国特权,甚至可以废黜神皇,斩杀不臣。

        如此权柄,按照巫铁之前表现出来的做派,以及他展示出来的实力,以及他如今拥有的顶尖战力,燧朝未来势必四平八稳。

        四平八稳……很不好。

        青莲观派出九个自诩为‘破门逆道’的老道人,就是想要让巫铁未来不插手燧朝之事。

        巫铁冷声道:“哪怕燧朝血海涛涛?”

        黄皮道人道:“那就让他血海涛涛!”

        巫铁冷眼看着黄皮道人。

        黄皮道人冷眼看着巫铁。

        两人目光死死的盯着对方,过了许久,许久,巫铁冷笑道:“若是本王不答应呢?”

        黄皮道人朝着远处一拱手,带着一丝悲凉之意轻声说道:“武王依仗武力,撞了老道山门,打伤老道巡山力士,却还不依不饶,咄咄逼人……无奈何……”

        极远处,天边一团浓云下,一道青光一闪。

        一朵直径百万里的青莲猛地绽放开来,青莲的莲花瓣一瓣一瓣的疯狂爆发,每一片莲花瓣都将方圆数百万里的山岭轰得灰飞烟灭。

        巫铁猛地睁开眉心法眼,一道混沌神光透出,他清晰的看到了远处那一片荒山野岭中恐怖的景象——地水火风尽成混沌,灭绝一切的混沌潮汐肆虐翻滚,一座座数万丈高、方圆千里的大山就此彻底湮灭,无数飞禽走兽尽成冤魂。

        所幸那只是一片没有开辟的荒山野岭,并无多少燧朝子民居住。

        除了一些采药的、狩猎的、寻宝的倒霉蛋,大概能有数百万人散布在那一片山林之中,与之一起化为灰烬,并无太多燧朝子民遭殃。

        巫铁法眼何等神通,他清晰的看到了数百万条人影,在那混沌潮汐中瞬间湮灭的场景。

        “老道一位师祖,不堪受辱,自爆而亡。”黄皮道人轻轻笑道:“半步尊级,自爆的威力,足以将方圆数千万里疆域化为死地。”

        巫铁浑身冰冷,作声不得。

        黄皮道人悠然道:“武王的武国,不知疆域几何?”

        巫铁沉默良久,这才艰涩的开口问黄皮道人:“尔等,还是修道之人?”

        黄皮道人轻叹了一口气:“道不同尔……”

        极远处,强光、狂风、混杂着震耳欲聋的恐怖巨响翻翻滚滚的袭来,巫铁庞大的舰队悬浮在半空中,饶是舰队开启了阵法,数万条大小战舰通过阵法连为一体,依旧被那狂风吹得摇晃不定。

        狂风中,强光中,可怕的巨响声中,巫铁厉声喝道:“若是,本王赢了呢?”

        黄皮道人沉声道:“若是老道师兄弟几个赢了,武王还请不要再管燧朝之事……若是武王赢了……则,不会再有今日之事发生,大家各凭手段,如何?”

        巫铁冷声道:“你能做主?”

        黄皮道人缓缓点头:“我能做主……武王能拿到那份圣旨,武王和他们,想来已经有了交流……我们,也不想惹出他们……我们毕竟,其实,只是一群,可怜的求道之人罢了。”

        不等巫铁开口,黄皮道人厉声喝道:“天地,不容吾等再进一步……吾等,只能不惜代价,破开这天地枷锁。”

        巫铁冷然道:“哪怕行如魔头?”

        黄皮道人点头:“哪怕,行事犹如魔头。”

        巫铁伸手指了指武舟船头那一片宽敞的,足足有数百丈方圆的平台,沉声道:“如此,请!”

        青莲观作出这等手段,不惜碰瓷,不惜恐吓,用尽法门,只是求巫铁不要插手燧朝之事。可想而知,青莲观之后在燧朝,定然有大动作。

        巫铁容不得这等事情。

        但是人家都弄出了半步尊级的老怪物自爆的戏码……说实话,巫铁承受不起这等后果。

        一个两个也就罢了,这等人形天灾,在青莲观后山足足埋了十万个。

        巫铁只能竭力求胜……只希望,青莲观说话算数。

        如果他们说话不认账,巫铁也只能,倾力和他们周旋,最终不过是玉石俱焚。总之,青莲观想要将战火烧到武国,这是巫铁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心情沉重的巫铁向身边众人看了一眼,眼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黄皮道人大笑一声,他右手一甩,一口三尺多高的小香炉就落在了平台正中,一缕缕紫色的轻烟冉冉冒出,方圆数百里内,顿时萦荡着一股馥郁的,沁人心脾的幽香,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黄皮道人左手一抖,他的袖子里就飞出了两个直径三尺多的寒玉蒲团。

        通体莹白,内有幽蓝色寒光闪烁的寒玉蒲团‘咚咚’落地,一左一右落在了香炉旁。黄皮道人一步迈出,身形潇洒的落在了左边的蒲团上。

        “武王,既然是说道理,讲规矩,那么,你犯错在先,自然是老道出题。”黄皮道人指了指对面的蒲团:“请,请,请……请坐而论道。”

        巫铁沉声道:“就本王一人?”

        黄皮道人笑着点头:“就武王一人……武王是个讲规矩的人,武王的人犯了错,自然是老道师兄弟九个,论战武王一人尔!”

        巫铁缓缓吐出了一口气,他笑道:“好!”

        一步迈出,巫铁来到了寒玉蒲团上方,抖了抖身上长袍,巫铁缓缓落下,坐在了蒲团上。

        黄皮道人笑着说道:“那么,第一场就开始吧。唔,贫道和武王,讨教一番炼丹术的药理变化,君臣辅佐等等。你我各出三题,谁答出的题多,谁就胜了这一场……若是回答正确的题目相当,就再出三题,可好?”

        巫铁缓缓点头,庞大的神念全力运转,老铁传承的庞大资料库内,无数关于药理药性的知识纷纷涌出。

        巫铁就不信,以当今之世残破的人道文明,青莲观在药理上的知识,比得上老铁这个完整保存下来的太古神话时代的资料库。

        如果真是这样,巫铁也认了。

        黄皮道人率先出手,他逃出了一株路边寻常能见的臭蒿,笑呵呵的放在了巫铁面前。

        “武王请看,这臭蒿有何妙用?”

        巫铁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臭蒿,并非天地元能灌注而生的灵药。

        以前的大魏门阀,如今的武国最擅长丹医之术的扁家、华家等,他们炼丹炼药,一门心思冲着那些灵气充裕的灵药下手,谁会正眼看一眼这些长在路边、水旁,丝毫不起眼的臭蒿草?

        放在当今之世,臭蒿草是没有半点用处的。

        但是放在太古神话时代之前,臭蒿草中可以提炼出一种奇异的成分,对一些特殊的疾病,凡人中的疾病,有极好的疗效。

        黄皮道人想要用这种冷僻的知识打巫铁一个措手不及,却正好撞在了巫铁的刀口上。

        巫铁歪着头,斜着眼,一脸纠结的看着黄皮道人。

        黄皮道人,还有站在外面半空中的八个道人笑了。

        他们不想巫铁再插手燧朝的事情,他们想要让燧朝按照青莲观制定的轨迹走下去,为他们这些求道之人,撞出一条可能的通天大道。

        但是,他们又忌惮拿出了那份诡异圣旨的巫铁,忌惮这份圣旨背后的那些人。

        所以,他们才想出了这样的招数,碰瓷讲道理,顺带自爆一位寿命到了极致,已经无法拖延下去的老祖宗,以此威吓巫铁,更绞尽脑汁,想出了坐而论道的法子,想要让巫铁乖乖的闭嘴、闭眼,再不要插手燧朝内务。

        这臭蒿的功效,他们翻遍了青莲观的所有典籍,都没找到相应的记载。

        这臭蒿的效力,还是青莲观一个杂役弟子,无意中发现的。

        他们还真不信,身为武国之主的巫铁,能够明白这等卑贱茅草的用处。

        果不其然,看到巫铁这等龇牙咧嘴的模样,黄皮道人他们开心的笑了起来。很显然,巫铁不知道这臭蒿的用处,那么这第一道题,可就算黄皮道人胜出了。

        “武王,莫非连这等浅薄的药理都不知晓?”黄皮道人冷笑道:“亏得武王,怎么在妖国用丹药换了那么大一片领地。”

        巫铁笑了起来:“看来,你们青莲观果然是耳目众多,连本王在妖国境内的勾当,都打探得清清楚楚?”

        冷笑一声,巫铁淡然道:“可是疟疾么?”

        巫铁冷然道:“疟疾,稍有修炼之人,都不会犯的小病小痛而已,你们能找出这道题来,倒也不容易。”

        不等目瞪口呆的黄皮道人开口,巫铁右手朝着下方大山一挥。

        下方大山地脉一阵震动,不多时,大片雾气从山体内升腾而起,巫铁直接控制了下方的一条矿脉,从中提炼出了足足有一丈见方的一团精纯的砒霜出来。

        “那么,本王的题来了。砒霜除了毒死人,还有一极其冷僻的作用,敢问,是什么用处?”

        巫铁看着黄皮道人冷笑,冷笑,再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