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八十一章 炼至喷血

第八百八十一章 炼至喷血

        巫铁的这一题,黄皮道人输得直翻白眼。

        半空中,另外两位精研丹道的青莲观老道,更是气得直揪胡子。

        他们脑子里,有关于砒霜的无数用途,君臣辅佐,中和毒性,导引药力,配合阴阳,诸般妙用,尽得丹道玄妙。

        但是,高档青楼里的姑娘们,用白酒服用极其微量的砒霜,以此增白?(偏方,极其危险,不可认真)

        这是何等莫名其妙的用处?

        他们,高高在上的青莲观祖师,青莲观最正宗的嫡系门人,从出生后就在青莲观成长、修炼的大佬,他们没接触过红尘,他们哪里知道,青楼里有些姑娘还有这种莫名其妙的雅兴?

        砒霜,剧毒之物,服之则死,这是寻常人都知晓的常识……

        还有人为了白净,主动去服用砒霜的?

        第一题,黄皮道人不是输在了丹道上,而是输在了,出身和身份上。

        有点气恼的黄皮道人,取出了一大块金鸡纳树的树皮。他一言不发的看着巫铁,将树皮往前面一递。

        巫铁微微一笑,又是这种偏门、邪门的小玩意啊。

        这金鸡纳树的树皮提炼出的金鸡纳霜,于丹道是没什么用处的,但是对于治疗恶性疟,甚至是对心脏和女子不可言之处,都有一定的效果。

        “道长真调皮。”巫铁手指一弹,一大块金鸡纳树皮崩解,一小碗提炼精纯的金鸡纳霜浮现在他面前。巫铁捏了一小撮药面儿,说出了它的诸般用处。

        不等身体微微僵硬的黄皮道人回过神来,巫铁迅速的写了一道方子。

        很奇妙的,很奇异的方子——乌鸡白凤丸。

        随手将药方子递给了黄皮道人,巫铁轻声笑问:“敢问,这一丹方,可治何等毛病?”

        黄皮道人面皮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他认真的辨识了这药方上的诸般药物——对于修炼者而言,这药方上的药物,尽是一些极其廉价的,没什么大用处的常见药草,甚至没有一物能算是灵药。

        幸好黄皮道人对丹道实在是涉猎极深,这些普通药物,他倒也研究过。

        凭借精深的丹道知识,黄皮道人判断了乌鸡白凤丸的药性,然后一一说出了它的诸般疗效。

        巫铁不置可否的看着黄皮道人,等了足足一盏茶时间。

        黄皮道人也直勾勾的盯着巫铁:“难不成,还有其他用处?老道自诩,已经将它药理彻底剖析清楚。”

        巫铁抬头望天,然后长叹了一声:“老道,你怕不是一辈子没碰过女人?”

        老铁在一旁抱着肚皮狂笑,巫铁的那庞大知识库,是老铁传承给巫铁的,他当然知道乌鸡白凤丸最主要的用户群是什么人。

        奈何,一辈子生长在青莲观,从小接受青莲观倾力栽培的黄皮道人,一如巫铁所言,他基本上就没见过几个女人,他连女人的脉搏都没把握过,对女子的生理结构更是一窍不通……

        乌鸡白凤丸,华丽丽的的将黄皮道人斩落马下。

        三道问题,输了两道,黄皮道人面皮通红,嘴角带着一丝血色,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无声的向巫铁稽首一礼,然后转身离开船头平台,踏云飞到了几个师兄弟身边。

        黄皮道人的师弟红丹道人阴沉着脸,踏云来到了武舟船头,坐在了巫铁对面。

        “第一轮,是师兄输了。第二轮,依旧如此吧。老道出三个丹方,提供材料,武王出三个丹方,提供材料,我等直接以成丹数量、品阶,论胜负。”

        “干脆!”巫铁向红丹道人挑了根大拇指:“直接动手,可比动嘴蒙人来的干脆。”

        黄皮道人在一旁冷哼了一声。

        为了这三个题目,青莲观也算是绞尽脑汁了,臭蒿草、金鸡纳,这都是对修炼之人毫无用处,极其生僻的东西,他们本来以为可以难为巫铁,哪知道没能难住他。

        而巫铁拿出的砒霜和乌鸡白凤丸,居然都和女子有关……这让一群清修了一辈子的老道,一下子被打得头昏目眩,哪里反应得来?

        不过,辨识药理毕竟只是嘴皮上的功夫,丹道,真正还要看炼丹才是。

        红丹道人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份丹方。

        丹方极其复杂,拢共有数万字,需要数百种材料,是一门极其繁琐,极其复杂的丹方,其中火势之掌控,手诀之变化,乃至药物成分的相互化合、相互影响,足足有百万种以上的生克变化。

        稍有不慎,就是一炉废丹。

        而红丹道人,只是取出了两份材料,一份放在了自己面前,一份递给了巫铁。

        “武王可检查一下,每一份都是七百八十九种药物,火候相同,份量相同,采摘的部位完全相同,药力相差微乎其微。”

        红丹道人大度的说道:“这两份填髓养神丹的材料,武王可任选一份。”

        巫铁瞥了一眼丹方,将上面的炼制手法和炼制过程顷刻记下,庞大的神念扫过红丹道人准备的药材,他淡然一笑,直接取出了大道熔炉。

        “两份药材,完全相同,倒是不用更换了。唔,红丹道长,请!”

        大道熔炉化为人头大小,悬浮在巫铁面前,熔炉表面一层鸿蒙神光翻滚不休,隐隐可见日月星辰升腾,又有一道道混沌流光急速飞过,玄而又玄,美丽不可名状。

        红丹道人点了点头,他袖子一挥,一口三足圆鼎‘嗡’的一声冒了出来。

        通体赤红色的圆鼎高有一张上下,圆鼎腰部有三个圆形火门,分别喷出红、白、黄三色火光。

        一缕缕肉眼依稀可见的药气从圆鼎中喷出,方圆千里内顿时都弥漫着一股氤氲的药香。

        让人骇然的是,舰队下方的山林中,无数飞禽走兽只是闻到了这股药味,顿时都鼓噪怒吼,仰天长嘶,一个个体内血气奔涌,身躯明显膨胀了好几分。

        这口炼丹的药鼎,在青莲观也不知道传承了多少年,在多少炼丹宗师手上,炼制了多少颗惊天动地的大道宝丹。单单这丹鼎本身,就是一颗威能庞大的宝药,其散发出的药气,就足以让最普通的飞禽走兽脱胎换骨。

        用这样的丹鼎炼丹,成功率且不说,里面氤氲了无数年的庞大药力,又会给丹力提供多大的加成?

        哪怕是一颗普通的辟谷丹,怕是都能变成大道宝丹级的神药。

        “都是有备而来啊!”巫铁笑着,大道熔炉喷出一道火光,将七百八十九种药材一口吞了下去。

        远处,观看巫铁和青莲观道人斗法的猪刚鬣猛地张开了嘴。

        “三师弟这口炉子,不仅能大烧活人,还能炼丹?”摇摇头,猪刚鬣喃喃自语:“感觉怪怪的嘿……柔泉怪尊就是被这口炉子硬生生炼死的,这可是一口焚尸炉……用这炉子炼制的丹药……还能入口?”

        “闭嘴!”幽冥鹏尊冷声喝道:“死猪头,闭上你那鸟嘴……”

        傲然冷哼了一声,幽冥鹏尊轻声道:“虽然本尊对炼丹一窍不通,但是当年学习丹道,曾经连续爆掉了三百六十五口抢来的极品丹炉。对于丹炉的鉴赏,本尊还是颇有发言权的。”

        沉吟片刻,幽冥鹏尊背着手,缓缓点头赞叹:“武王这口熔炉,品质非凡,可比那口青莲观的神农鼎强出不少……哪怕,神农鼎是一件极品古宝呢?”

        猪刚鬣愕然看着红丹道人:“这就是青莲观丹殿第一的神农鼎?老鸟儿你怎么认得?”

        幽冥鹏尊轻声叹道:“本尊……曾经突袭青莲观丹殿三十六次,想要劫走这口药鼎。”

        “本尊,为了这宝贝,被连续重伤三十六次……刻骨铭心,记忆犹新,当然认得。”

        猪刚鬣张了张嘴,舔了舔嘴,极其憨厚的笑道:“老鸟儿,我就说过了,你是当年太古的那头大鹏明王转世啊……你可是曾经站在佛陀头顶的大能转世。咱们上辈子,是拜把子的好兄弟啊!”

        “嘿,突袭青莲观三十六次,还只是重伤逃回来……这等神通,一定是你,没跑了。”

        “我们可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拜把子兄弟……”

        幽冥鹏尊的脸整个变得黑漆漆的,十指骤然变成了巨大的鸟爪子,犹如羊癫疯一样剧烈的抽搐着。

        站在一旁的血狱,则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妹子,你这爱人,可是不简单呢……呵呵,砒霜增白,乌鸡白凤丸养生……他对女人的事情,知道得蛮清醒么?”

        裴凤眯起眼睛,眸子里闪烁着深不可测的幽光。

        巫铁动手,粗暴,简单,宛如一个刚刚学习炼丹的童子,胡乱的将所有材料一骨碌的塞进了大道熔炉。

        黄皮道人等,同时心头松了一口气。

        这一场,稳了。

        填髓养神丹,药性极其细腻,宛如春风化雨,点点滴滴融入骨髓,滋补元神,是青莲观专门为一些修炼特殊秘法的弟子,专门创造的独特丹方。

        可以说,这丹,唯有青莲观一家独有,世上别无分号。

        这丹品阶不高,唯独炼制的法门极其复杂、繁琐,在青莲观号称第一难方,非大宗师级的炼丹师不敢下手。但是就算是大宗师,也要小心翼翼,仔细伺候,如此十炉中或许能成功七八炉。

        红丹道人,在青莲观中,炼制这丹的成功率最高,也不过稳定在十次八成的概率。

        每一样药材的加入,都要恪守时机,抓住药力融合的那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否则这丹药必定炼废。

        见到巫铁这么粗鲁的将所有材料同时塞进大道熔炉,红丹道人一颗心顿时变得古井不波,脸上的表情也变得风轻云淡,好一派仙风道骨、飘逸出尘。

        这一题,稳了。

        红丹道人微笑着,抓起两份阴阳属性相对的药引子,小心翼翼放入了神农鼎。

        双手按在神农鼎上,一阵手印变化,催动神农鼎中的神火提、升、涨、落,将药引子的药力一点点的提炼出来,然后构造完美的阴阳合流,化为灵丹的原始胚子。

        丹胚成型前一个呼吸的时间,红丹道人右手小手指一勾,伍份五行属性的百年灵药腾空而起,精准的落入神农鼎,瞬息间被神农鼎提炼出了全部的药力精华,犹如淅淅沥沥的春雨,逐次落入丹胚。

        红丹道人有条不紊的炼制着灵丹。

        各色药材左三才、右四相、上八卦、下九宫,各色药材不断飞入神农鼎内,一丝丝奇异的药香就不断从炉鼎内喷了出来。

        这些药香都是提炼出的药力杂质,饶是如此,依旧香气馥郁,随风飘出了百里。

        因为红丹道人已经认定巫铁输了这一场,所以他很笃定的,很悠哉的,心情极其放松的炼制着丹药。

        他感觉到这一炉丹药的炼制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他甚至能预判,这一炉丹药当成丹一百零八颗,品阶都在上品以上。

        红丹道人甚至觉得自己的心境都灵动活泼了许多,似乎自己困于瓶颈数万年的丹道,都会因为这一次的炼丹,而突破瓶颈,达到大宗师之上的不可言、不可述的境界。

        七百二十七味药材已经送入神农鼎,红丹道人微笑着变幻手印。

        他已经看到了突破的曙光,那一线光明就在眼前,只要自己维持这种微妙的、不可言的神奇境界一刻钟的模样。这一炉丹药成型之时,就是自己境界突破之时。

        就在这时候,巫铁极其粗鲁的,犹如杀猪的屠夫拍打砧板上的死猪头一样,‘嘭’的一巴掌拍在了大道熔炉上。

        “完事了!”

        ‘嗤嗤’声中,一百二十四条青烟紫气从大道熔炉中喷出,每一道青烟紫气上都托着一颗拇指大小,色泽青紫,呈半透明状的丹丸。

        红丹道人被巫铁发出的巨响吓了一跳,差点从那奇妙的境界中滑落。

        他恼怒的向巫铁看了一眼,然后他就看到了大道熔炉中喷出的丹丸。

        一百二十四颗,而起粒粒都是绝品。

        品质完美,毫无瑕疵,一丝杂质绝无,药力尽数内敛,连一丝药香气都没散发出来,完全达到了‘神物自晦’的标准。

        这丹……这丹……这丹……

        这数量,这品级,红丹道人一声怪啸,完美圆润的心境轰然粉碎,七窍同时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