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八十二章 青莲之怒

第八百八十二章 青莲之怒

        红丹道人一口血吐出,浑身血气、法力大乱,心境更是几乎崩溃。

        他面前的丹炉一阵摇晃,就听‘噗噗’几声闷响,大片黑色烟雾喷出,丹炉中的所有药材彻底报废,被失控的灵炎炼成了飞灰。

        “你……怎可能……”红丹道人身体微微摇晃着,不可置信的看着巫铁。

        刚刚巫铁炼丹,他的手法,他的印诀,他控火的技巧,总给人一种敷衍了事的感觉。偏偏他就是用这种敷衍了事,而且绝对违逆丹道基本操作守则的法子,炼出了这么多的绝品丹药。

        “我这个人,或许,运气好罢?”巫铁笑呵呵的看着红丹道人:“不过,运气也好,实力也好,我赢了这一题,不是么?”

        红丹道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点头:“没错,武王你,赢了这一题。所以,还请武王出题。”

        巫铁沉吟片刻,他掏出一块玉珏,眉心法眼张开,一缕神光投入其中,他迅在玉珏中铭刻了一门极其古怪的丹方,然后丢给了红丹道人。

        ‘沧海千璇丹’,水属性秘丹,用以帮刚刚踏上修炼之道,还在淬炼肉身的小修士熬炼筋骨,洗涤精血,淬炼骨髓,强壮五脏。

        其丹性极其柔和,绵韧,一颗丹药存在腹中,按照丹药‘千璇’的次数,可维持几个时辰到几个月的时间,在小修士的日行起居、行走坐卧之时,绵绵不断的提升他们的肉身各方面的属性。

        刚刚踏入修炼之道的小修士,肉身脆弱,神魂微乎其微,稍微强力一点的丹药,他们误用之后就有殒命的危险。

        而‘沧海千璇丹’,却能将相当于一颗大道宝丹的庞大药力,融入一颗最初阶的辅助丹药中,藏在小修士的腹中,持续性的温柔释放。

        一颗炼制得当的沧海千璇丹,几乎可以陪伴一个小修士从淬体境界,一直到感玄、重楼、命池、胎藏……足以让他们修炼到胎藏境极致。

        一朝服用,多年受益。

        这丹的奇妙,可见一斑。

        红丹道人接过玉珏,认真的将丹方逐字逐句的审阅了一番,然后忍不住惊呼叫好:“妙不可言,这炼丹的思路,果然绝妙……居然是缓释类的丹药?”

        “唔,千璇,千璇,如漩涡一般,一重重将药力叠加上去,同样依靠漩涡之力,约束药力,在体内缓缓释放出来。如此奇思妙想,果真妙不可言。”

        “而且,不局限药材种类,只要是水属性药材,就能用之合炼……唯一考校的,就是对药力的精细操控,按照绝对精准的药力比例,一层层的将药力叠加、禁锢……”

        “这丹方……”红丹道人神色复杂的看着巫铁:“武王,这丹方,是你想出来的?”

        巫铁掏出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水属性药材,随手分成了大致体积和重量相当的两大堆:“道长先挑选药材吧……这丹方,呵呵,前人遗泽而已,本王哪里有这个闲工夫琢磨这些?”

        红丹道人沉默的挑选了一堆药材,闭着眼琢磨了一阵沧海千璇丹的炼制手法,开启丹炉,将一株水属性灵药丢了进去。

        对巫铁,红丹道人的心思越的复杂。

        要说是敌人?

        似乎没到这一步。

        要说是朋友?

        他破坏了青莲观的筹谋。

        要说对巫铁有好感,好感是肯定不会有的。

        但是如果说真的把巫铁当做不共戴天的仇敌……他拿出来的沧海千璇丹的丹方,对任何一个势力来说,都是强盛之基。

        只要能炼出沧海千璇丹,任何一个大势力培养弟子的效率都会提升数倍。这种秘丹,在促进修为提升的同时,还能潜移默化的改善小修士的资质,让他们通体澄净无瑕,更容易吸纳天地元能。

        巫铁就这么大咧咧的将这丹方丢了出来。

        能够成为一国之主,红丹道人不信巫铁不知道这丹方的价值,说得夸张一点,这最基本的秘丹,堪为‘王霸之基’。

        巫铁就这么丢出来了,就这么白白便宜青莲观了!

        红丹道人心情复杂得很,加之刚才心境尚未彻底平复,他的一个手印稍微出错,就听‘嗤’的一声,丹炉中的灵药被烧糊了一小节。

        红丹道人急忙收敛心神,镇定心境,默诵青莲观降服心魔的秘咒,全神贯注的开始炼制沧海千璇丹。

        让黄皮道人等观战的青莲观老道崩溃的是,巫铁又是将小山般大小的一堆药材,一骨碌的丢进了大道熔炉。

        “此子……好生,不讲道理。”黄皮道人眼角直抽搐,巫铁这般炼丹,实在是让他有点忍无可忍。

        巫铁双手按在大道熔炉上,沧海千璇丹并没有多少复杂的手印变化,考究的就是最基本的几种控火和采炼的技巧,无非是一层层的叠加药力的时候,对叠加药力的比例和精纯度要求极高。

        甚至高到了堪称苛刻的程度用凡人能理解的话来解释,这门丹药,对操控力的精准度要求,达到了分子级。

        大道熔炉表面一道道道纹闪烁,巫铁双手居然离开了大道熔炉,任凭大道熔炉自行运转。

        他甚至转过身,笑容可掬的看着红丹道人。

        红丹道人感受到了巫铁恶意的目光,他继续默诵秘咒,越谨慎小心的操控火势,提炼药力,一点点的将药力投入已经成形的药气漩涡中。

        一旋,两旋,三旋……

        药气漩涡旋转的度极快,弹指间就是数十周。随着丹丸的成长,药气旋转的度还在不断的增加。

        红丹道人不敢大意,他继续操控药气旋转……一千旋……两千旋……五千旋……

        突然间,巫铁大笑了一声,他一拍大道熔炉,‘嗡’的一声,一颗拳头大小,通体蔚蓝色,表面有一层灵动的水雾急旋转,在丹丸表面形成了数百个细小漩涡的丹丸喷了出来。

        红丹道人猛地扭头看了一眼巫铁手中的丹丸,然后他又是一口血喷出。

        他的丹炉中,那颗成型的药气漩涡不过是经过了十二万七千八百次的叠加,而巫铁已经炼制成了一颗绝品的沧海千璇丹。

        那丹丸表面的细小漩涡,每一个小漩涡代表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次的叠加,数百个小漩涡,代表了数千万次的药力叠加……这是何等恐怖的丹道造诣!

        红丹道人自问,他倾尽全力,大概能够在丹丸上出现一百个水雾漩涡,这就是他的极致。

        而巫铁,用了这么短时间,却炼出了这么一颗堪称恐怖、不讲道理的绝品丹丸。

        喉咙里‘咯咯’响了一阵,红丹道人嘴角不断有血水渗出。

        他惨然一笑,一掌将丹炉旁剩下的小山一般的药草拍得粉碎,站起身来,一脚将面前的神农鼎踢飞了老远,仰天长叹道:“数万年苦修,不如你一小娃娃……哈,哈,哈……贫道,以后再也不谈丹道。”

        化身一道火焰冲天飞起,红丹道人笔直的飞到了离地数万里的高空,然后一个调头俯冲下来,呼啸着一头撞在了一座大山上。

        一声巨响,大山粉碎,红丹道人所化的火光完好无损,直接遁入了下方的道观中,再也没有了半点儿声息。

        “红丹道长,认输了。”巫铁站起身来,朝着面色僵硬的黄皮道人微微一笑:“那这一场,可是本王赢了?那神农鼎,你们青莲观还要不要?不要,本王就收下了?”

        黄皮道人身边,那脸色有点青,眉心萦绕着一团青黑色气息的道人化为一道狂风冲了出去,跑到了被红丹道人踢飞的神农鼎旁,小心翼翼的将丹鼎收回。

        “青果师弟,你接下来的那一场,不用比了。”黄皮道人深深的看了巫铁一眼。

        九个道人,已经输了两场,巫铁在丹道上的造诣……不能说可怕,只能说诡异。

        或许,一切都是因为大道熔炉吧?

        这口该死的炉子,才是巫铁如此轻松炼制出绝品灵丹的秘密所在?

        青莲观本来准备,让青果道人和巫铁比一比‘毒道’上的修为,双方相互下毒,相互解毒。但是现在,黄皮道人对青果道人的信心变得有点不足了。

        “武王,下面这一场,让玄光师弟,和你比比符之道。”黄皮道人微笑道:“说实话,老道也不信,武王你在符一道上,也能有丹道一般惊才绝艳的表现?”

        巫铁笑着点头,却不说话。

        符,无非是对天地大道凝成的道纹的一种模仿,从最基本的道痕、凝成道纹、填充道韵、注入法力、以禁法将其约束,使用时只要以细微的法力刺激,让其爆出全部的威能,这就是符之道的最基本的奥妙。

        符之道的根本,就是大道法则外显的道纹。

        巫铁修炼《元始经》,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旁门尽数悟彻。

        这位玄光道人,和巫铁比符之道?

        只用了一刻钟的功夫,玄光道人口吐鲜血,直接认输。

        黄皮道人面皮颤抖,让玄光道人的师弟玄机道人上场。

        玄机道人比玄光道人更是不堪,只用了半刻钟的时间,就被巫铁一指头将他现场雕刻的一枚极其复杂的组合雷符破得干干净净。

        玄机道人身体晃了晃,他要紧牙关,倒是没有吐血,但是他的眼角、鼻孔、耳朵里,都有血水喷了出来。

        “你们,已经输了四场。”巫铁笑看着面色如土的一众青莲观道人:“你们一共有九个人,九局中,我只要胜了五局,那就是彻底的胜了。”

        “所以,接下来,你们一局都不能输,你们,必须要全赢!”

        黄皮道人脸色僵硬的站在半空中。

        青果道人面皮抽搐,他向前走了一步,却又退了回去。

        他有心出战,却又怕自己和黄皮、红丹一般输得干脆。

        一如巫铁所言,他连赢了四局,青莲观的九个道人,已经被逼到了绝境。接下来的一场,必须要赢。然后,后面的四局,也必须全赢。

        黄皮道人沉默了许久,许久,天边有狂风吹来,吹动了他的须、长袍。

        他指向了一名气息柔和,身边隐隐有无数道旗门若隐若现的道人:“封甲师弟,这一局,你来……你,当尽全力。”

        封甲道人缓缓点头,然后笔直的冲上了天空:“武王,来,高处空旷,老道在高处布阵,只要你能以阵法之道破了老道这‘十方幻灭’之阵,你今日可就威风啦。”

        六欲魔尊齐声笑了起来:“可不是么,连败五个青莲观道人,逼得他们吃瘪滚蛋,这种事情,咱们兄弟都做不到嘿!”

        六欲魔尊笑得极其古怪,他们的笑声或高或低,飘忽不定,直透人神魂,直透人心底,挑起人心头的七情六欲,引动体内的一缕阴火,专门伤伐元神精血,最是狠毒不过。

        封甲道人面皮微微一变,他身边数百面阵旗同时喷出,大片华光裹住了他的身体,隔绝了六欲魔尊的笑声。

        巫铁笑着点头:“好,阵法,本王也略懂一二。”

        所谓阵法,无非是对天地之力的一种程式化的运用而已,而任何牵扯到天地之力的东西,对此刻的巫铁来说,实际上,没有半点儿奥秘可言。

        半个时辰后,高空飘落无数条迷离的幻光。

        一面面燃烧的阵旗从空中缓缓飘落,随之落下的,还有封甲道人吐出的心血。

        黄皮道人几个面色惨淡的看着封甲道人,他们站在半空呆了许久许久,最终一声唿哨,化为一道狂风向下方道观落下。

        没多久功夫,下方那座极壮丽的道观腾空飞起,飘飘荡荡的化为一张百多丈长的卷轴,伴随着浓郁的香风,笔直的朝着东方飞去。

        在道观冲天飞起的同时,青莲观内,一道道青色长虹直冲高空,无数条凌厉的剑气在空中盘旋飞舞,化为无数朵直径里许的青色剑莲在空中急旋转。

        “巫铁小儿,可恶,可恶……岂有此理,简直是,毫无道理!”

        “好,好,好,好得很……哈,我们青莲观,当然要信守承诺,所有门人弟子,都返回山门,不插手燧朝内务。”

        “可是当年,那些破门而出的叛徒,我们可就管不了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