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八十六章 边境,纠纷(4)

第八百八十六章 边境,纠纷(4)

        一股蛮荒气息浓郁的妖气在空气中蔓延。



        所有天字一号交易场范围内的妖族,无论是本性凶残的豺狼虎豹,还是天生娇弱的白兔麻雀,无不歇斯底里的,舍生忘死的朝着武国驻军冲锋。



        统辖天字一号交易场驻军的将领,是项氏的项白。



        他是项飞羽的嫡系后裔,身躯魁梧,满脸虬髯,气息威猛狂暴,已然是神明境一重天的修为。



        在他统辖下,数万武国精锐组成的大阵上空煞气升腾,三口黑漆漆的四足方鼎若隐若现,一股庞大的重力碾压四方。



        无数弱小的妖族冲近大阵,然后被那巨力一压,当即压得骨断筋裂,惨嚎着倒在地上。



        项白更是手持一柄重达数万斤的月牙戟,嘶声咆哮着绕着军阵狂奔,他身后跟着七八个手持重盾的壮汉,为他挡住了来自两侧的攻击,他只管挥动月牙戟疯狂杀敌。



        巫铁到来时,正好看到两头虎头壮汉被项白一戟劈成了四段。



        项白双眼通红,正在疯狂嘶吼:“滚出来……是谁,敢挑衅我武国威严?”



        巫铁满意的点头。



        曾经的三国权贵们,如今都已经对巫铁的‘武国’产生了足够的忠诚,以及因为忠诚而伴生的荣誉感。



        这些妖族胆敢袭杀天字一号交易场,毫无疑问是对整个武国的挑衅。



        项白的愤怒,巫铁很是欣慰。



        庞大的神魂力量笼罩了整个天字一号交易场,在一座满是酒气的交易楼外,巫铁找到了黄秀和十几个士卒扭曲的身躯。



        他们好似被上百个人手持棍棒殴打过,浑身骨骼粉碎,五脏六腑都被震成了肉酱。



        他们外露的肌体上满是惨烈的伤痕,他们不是被人一击必杀,而是被人多次殴打虐杀致死。



        尤其是黄秀,他身上还残留着妖火灼烧过的痕迹,四肢都被烧成了焦炭模样。



        下手之人,极其凶残。



        巫铁的眸子发冷,他冷哼一声,直接催动了太初冕的力量。



        此刻的巫铁,修为已经浑然大成,已经到了他现阶段所能达到的极致。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旁门,还有来自异类的数万道则道韵,全都被推演到了神明境的极致状态。



        法力修为,比之以前,不知道提升了多少。



        太初冕发出一声低沉的轰鸣,庞然的时间伟力缓缓扩散开来,一圈圈肉眼不可见的涟漪瞬间笼罩整个天字一号交易场。



        巫铁身体微微一僵,一股巨大的反噬力从冥冥中袭来。



        这股力量是如此的庞大,以至于巫铁浑身骨骼都发出了‘铿锵’巨响。



        ‘哼’!



        巫铁一声冷哼,挺直了身体,这股压力固然庞大,但是也只是让他感到有点吃力而已,还不足以压垮他。



        太初冕缓缓旋转,地面上,上万具尸体发出淡淡光芒,眼看着残破的躯体在急速的修复,短短一个呼吸间,就有死去的人类和妖族纷纷摇晃着脑袋,不明所以的爬了起来。



        黄秀也哆嗦着爬了起来,他拼命的眨巴着眼睛,双手‘啪啪啪’的在身上各处乱拍乱捏了一阵,然后歇斯底里的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我没死,我没死……哈哈,刚才是噩梦,噩梦……”



        转瞬间,黄秀抬起头来,就看到了站在离地千丈高度的巫铁。



        他的面皮剧烈的哆嗦了一下,一下子就回过神来——刚刚发生的事情,不是噩梦,而是他真正的被人殴杀了。



        但是他居然又活了过来!



        黄秀‘咚’的一下跪倒在地,嘶声尖叫:“陛下神通盖世,臣感激涕零……臣粉身碎骨,不足以回报陛下万一……日后臣当鞠躬尽瘁,以报陛下天恩!”



        巫铁满意的看着黄秀:“刚刚,是谁?”



        一边询问黄秀,巫铁右手一拍,虚空中无量空气翻滚,化为一支半透明的巨手,从天空‘嗡’的一下拍了下来。



        交易场内,所有武国所属丝毫无损,那些正在疯狂进攻的妖族,则是一个个惨嚎着,口吐鲜血栽倒在地。这些妖族虽然被打得吐血不起,但是他们的眼珠依旧通红,一个个歇斯底里的挣扎着,发出狂暴异常的嘶吼声。



        “呵呵,慈悲!”巫铁轻笑了一声,他身后就有一团浓烈的金光浮现。



        一道道‘度化禅光’从天而降,犹如滚烫的硫酸,泼在了这些妖族身上。‘度化禅光’,这是太古神话时代,佛门的秘传功法,专门用来洗炼异类心灵,将其强行转化为佛门弟子的霸道手段。



        巫铁施展度化禅光,就看到无数妖族一个个浑身黑烟直冒,发出凄厉异常的吼声。



        他们眸子里的血色急速退去,原本凶性十足的眸子,迅速变得温和纯善,就好似从凶残的野蛮的恶狼,迅速蜕变成了憨傻呆萌的二哈。



        所有妖族就连骨髓里的天生野性,都被巫铁这霸道的佛门功法彻底洗涤。



        甚至他们身上天生的腥膻味道,都被金光洗荡得干干净净,隐隐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散发出来。他们体内暴躁、狂野的妖力,也都被强行的洗筋伐髓,变得纯净、柔和,好似春天山涧中刚刚融化的冰水。



        一些本性凶猛的豺狼虎豹,一个个呆呆的站在原地,过了一会儿,他们同时跪倒在地,朝着巫铁顶礼膜拜。



        此刻,巫铁就是他们心中唯一的至尊,至高无上的神。



        “不管尔等是因为何等原因,胆敢袭击我武国将士,尔等就……以此赎罪罢。”巫铁的声音犹如雷鸣,‘隆隆隆’的响彻云霄。



        黄秀抬起头来,目光迅速的在四周梭巡了一阵,然后他猛地跳起来,指着不远处几个手持棍棒,满脸阴森,长发一根根笔直竖起犹如长针的汉子大吼:“陛下,是他们,是他们挑起的乱子!”



        几个汉子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他们手中的棍棒上,分明还黏着一些血水和皮肉毛发。



        巫铁低头朝着这些汉子望了过去。



        几个汉子抬起头来,丝毫不示弱的看着巫铁。他们身上有一层幽幽的青色光芒流转,巫铁洒下的,笼罩了整个交易场的度化禅光,没能对他们产生任何的效用。



        金灿灿的禅光和青色的幽光相撞,就好似冰和火撞在了一起,不断发出‘嗤嗤’声响,巫铁洒下的禅光不断消耗,但是青色幽光丝毫无损。



        很显然,这一层淡淡的青色幽光,品质上远超巫铁洒落的禅光。



        布置这一层幽光的人,在修为上,比巫铁高出了一个境界——所以,有妖尊出手了。



        巫铁低头看着那几个汉子,几个汉子丝毫不惧的看着巫铁。



        一名面皮漆黑的汉子突然怪笑了一声,指着黄秀笑道:“呱噪。”



        ‘呼’的一声响,这汉子猛地跳起来十几丈高,跃出百来丈远,当头一棒朝着黄秀打了下去。



        黄秀能清清楚楚的看清这汉子每一个动作,但是一股凶煞狠戾的妖气犹如大山碾压下来,黄秀浑身僵硬,好似处于噩梦之中,浑身就连一根手指头都无法动弹。



        眼看着海碗粗细的棍棒当头砸下,黄秀不由得从胸腔深处,发出一声悲戚的哀鸣。那声音,就好像被一群恶犬围殴的猫儿一样孱弱无力。



        “放肆!”巫铁怒叱一声,他右手一指,黄秀通体骤然变成了青色的琉璃态。



        黄秀身躯变得青色透明,皮肤、肌肉、骨骼、五脏六腑,乃至脑髓、骨髓,全都变成了青色的晶莹皎洁的琉璃态。



        这是道门某些至高法体修炼到极致,才能拥有的法体妙相。



        黄秀距离这种境界还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巫铁如今神通广大,妙法通天,有点石成金的神奇力量,一指头点出,直接将黄秀的身体转化成了这等状态。



        海碗粗细的棍棒带着一股恶风,‘轰’的一声落在了黄秀头顶。



        一声巨响,狂风翻滚着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黄秀张开嘴,‘啊啊啊啊’的歇斯底里的尖叫着,他以为自己又要被一棍子打死,浑身每个毛孔都在往外喷着冷气。



        但是等到棍棒落下,黄秀只觉得浑身一震,然后毫无疼痛感传来。



        他身上的衣衫本来被打得破破烂烂,巫铁逆转时间,强行让在场的上万死者复活,连带着他们身上的衣物也都回复了正常。



        这一棍子落下,黄秀浑身衣衫鞋袜彻底炸碎,露出了他晶莹皎洁、毫无瑕疵的身躯。



        面皮漆黑的汉子身体一震,踉跄着向后倒退了数十步。



        他双手虎口裂开,带着一丝黑色、气息阴冷的血水顺着棍棒流淌了下来,一滴滴的滴在地上,腐蚀得地面‘嗤嗤’作响,出现了一个个水缸粗细的大坑直透地下极深处。



        “哈,哈,哈哈哈!”黄秀摸了摸自己丝毫无损的身躯,忍不住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陛下神威无敌……哈,妖孽,你再来给我一棒,来啊,再来一棒?”



        一旁的项白看得是目瞪口呆,他眨巴眨巴眼睛,也跟着黄秀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陛下神威无敌!陛下……圣寿无疆!”



        项白看似粗豪,但是他可【    更新快】不傻,巫铁表现出了这等不可思议的手段,他当即大拍马屁!



        数万武国精锐也是呆愣愣的看着黄秀,然后他们齐声欢呼,纷纷跟着黄秀、项白乱吼。



        紧接着,天字一号交易场各处交易楼馆的掌柜、小二、仆役、力夫等,无不齐声欢呼。



        好些人离得远,根本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但是眼看着巫铁高悬虚空,无数同僚又在大吼,他们当即跟着欢呼了起来。



        “尔等,何人,为何乱我武国法纪?”巫铁从千丈高空缓缓降落,一直落到了离地不过百丈的高度。随着他的下降,一股可怕的压力从虚空降临,将几个阴森汉子笼罩在内。



        几个阴森汉子通体青色幽光大盛,帮他们挡住了巫铁刻意营造的恐怖压力。



        “我们,是你惹不起的人。”刚刚出手猛攻黄秀一棍的黑脸汉子‘咯咯’的笑了起来,他歪着头看着巫铁,眸子里闪烁着诡谲的幽光。



        “反而是你,武王巫铁,你用佛门邪术,强行度化我妖族子民……你罪大恶极,罪无可赦!”黑面汉子的声音颇为响亮,四面八方无数武国子民都听到了他的声音。



        “放肆!”黄秀怒吼。



        “斗胆!”项白狂啸:“陛下,臣请斩杀此獠,以儆效尤!”



        项白浑身血雾升腾,项家那越挫越勇、越是重伤越是变得强横的变态血脉全力激发,他浑身一根根血管膨胀起来,犹如一条条小蛇缠绕全身,看上去颇为狰狞可怖。



        巫铁背着手,微笑点头。



        偌大的武国,无数的将士子民,总不能他事事亲为。



        有下属勇于担事,这是好事。



        项白嘶吼着冲向了黑面汉子。



        月牙戟荡起数千条形如狼牙的锐利寒芒,呼啸着卷向了黑面汉子全身。



        无什么神通秘法的变化,就是快,就是勇,就是血气激荡,就是神力无双。体修一脉的战斗,就是如此的简单粗暴。



        黑面汉子冷哼一声,他忌惮的看了一眼身上青光正在消失,身躯正在回复血肉之躯应有模样的黄秀,手中棍棒一抖,化为一条盘旋缠绕的黑气,犹如毒蛇一样朝着项白迎了上去。



        月牙戟和棍棒猛烈对撞在一起,发出震天价巨响。



        顷刻间数千次撞击,顷刻间数万次撞击,顷刻间数十万次、上百万次倾尽全力的撞击。



        项白和黑面汉子的兵器第一次撞在一起的时候,项白手臂上血肉就骤然炸开,露出了青铜色的骨骼。很显然,他绝对不是这黑面汉子的对手。



        但是巫铁恰时的手一指,一道金光落下,项白全身顿时有千条佛光升腾,他的身躯迅速变得金灿灿一片好似黄金铸成。一道道万字佛印混着莲花佛印从他体内翻滚而出,项白的气息飙升,力量直线的突飞猛进。



        第二次撞击,项白就和黑面汉子拼了个不相上下,只是略微落了下风。



        第三次撞击,项白就和黑面汉子平分秋色,两人谁也没占便宜,谁也没露出半点儿颓势。



        如此对撞了上百万次,项白和黑面汉子冲上了高空,两人怒吼着疯狂厮杀,硬碰硬的鏖战不休,直打得两人兵器火星四溅,不断发出刺耳的撕裂声。



        如此对撞百万次,就听一声巨响,项白手中月牙戟突然粉碎,那汉子手中棍棒狠狠一击命中他的胸膛,将他胸膛打得火星四溅,口吐鲜血向后飞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