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八十七章 妖的正道

第八百八十七章 妖的正道

        “嘶嘶~嗷!”

        黑面汉子拎着棍棒,仰天朝着巫铁发出尖锐难听的嘶吼声。

        他手中的棍棒看似普普通通,就是一根枣木棒子,但是项白那九炼仙兵级的月牙戟,却硬生生被他打得粉碎。

        可见,这棍棒起码也是天道神兵级的宝物。

        “人类,软弱,无能!”黑面汉子示威性的朝着巫铁嘶吼了几声,大声咆哮道:“你们,是圣祖赐予妖族的血食……我们需要什么,直接来拿就可以。”

        “交易?真是荒唐。”黑面汉子手中棍棒狠狠往地上一杵,顿时整个方圆万里的原野都颤悠了几下:“人族,还有人敢和我交手么?”

        项白艰难的站起身来,他胸口大片肋骨粉碎,露出了里面金灿灿的内脏。

        一缕缕黑色的妖气缠绕在他的伤口上,项白极力催动体内精血气息,运转项家秘传霸王扛鼎诀,想要驱散伤口上犹如跗骨之蛆,让他剧痛不已、同时阻碍伤口愈合的妖气。

        只是,这黑面汉子的修为境界远胜过他,项白只是依靠巫铁的临时加持,才有了足够的力量和黑面汉子正面对抗。

        完全依仗自己的力量,项白根本没资格和黑面汉子交手。

        巫铁冷哼了一声,他看了看黑面汉子手中的棍棒,笑了笑,右手朝着原野边缘的山脉一抓。

        一声巨响,一条长有万余里,宽有两三千里的山脉硬生生被巫铁连根拔起。

        大道熔炉发出低沉的轰鸣声从巫铁头顶飞出,火光缭绕中,这条山脉被大道熔炉一口吞下,顷刻间就融成了白色的汁液,内部杂质飞速释出,只剩下了最精纯的五金材质。

        巫铁身后五彩神光喷涌,先天后天五行大道化为五行神光冲出,朝着这一团白色的五金汁液一刷,顿时在汁液中铭刻了完整的五行大道。

        大道熔炉内一阵轰鸣,一道道巨力、愤怒、坚固、柔韧、碾压、破碎之类的道纹不断铭刻进这团白色汁液中,顷刻间的功夫,就在其中打入了三千六百条旁门左道的大道道纹。

        巫铁手一指,白色汁液向着左右一拉,顿时变成了一根黑漆漆毫不起眼,表面连丝毫纹路装饰都没有的黑铁杠子。

        黑铁杠子散发出可怕的高温,巫铁右手一抹,一片蓝色寒光洒落,‘嗤嗤’声中,铁杠子的温度直线下降,顷刻间就变得只是微微温热的程度。

        “项白,你那月牙戟普通寻常,这根棒子,你试试。”巫铁冷哼了一声,将黑铁杠子丢给了项白。

        项白欣喜若狂的双手接住了黑铁杠子。

        他看得清楚,巫铁在那黑铁杠子里,打入了先天后天五行大道的道纹,这就是五条完整的大道法则——而普通的先天灵兵,一般也仅仅是秉承一条大道法则而生,在洞天福地中被天地元能滋养而孕育生成。

        五条完整的大道法则,这根不起眼的铁杠子,品级在先天灵兵中也堪称极品。

        更不要说,大道熔炉在铁杠子里密密麻麻打入的各色旁门左道的道纹——一般的先天灵兵,一条大道法则之外,能有数十条旁门左道的道纹辅助,那就是很强悍的存在。

        而巫铁打入了多少?

        一千条?还是两千条?

        项白喜滋滋的接住了黑铁杠子,然后‘咔嚓’一声,他的两条金灿灿的手臂被压得粉碎。

        黑铁杠子落地,然后直接陷入了地面,犹如石头落进了水面,顷刻间就直达地下百里。

        巫铁有点傻眼,项白痛得‘嗷嗷’直叫。

        黑面汉子和几个同伴本来还在震惊巫铁炼器的速度,猛不丁的见到这一幕,不由得放声狂笑:“软弱无能的人族……你们连拿起一件神兵的力气都没有!你们,配不上这样的好兵器!”

        巫铁有点尴尬。

        他估错了这根黑铁杠子的重量。

        那般巨大一条山脉的精华所聚,又铭刻了这么多的大道道纹,这根黑铁杠子的品级已经飙升到了一个可怖的程度,寻常神明境十重天的体修,若是功法弱一些、底蕴差一点,根本不可能承受这根黑铁杠子的庞大重量。

        项白被巫铁用秘术加持,临时让他拥有了佛门金刚不坏之躯,却被刚才黑面汉子一击重伤,金刚不坏之躯也被打得几乎崩解。

        他冒冒失失的伸手去接黑铁杠子,只是手臂被压碎,已经是他的幸运。

        黑面汉子疯狂大笑,连同几个同伴一起放声嘲笑巫铁和项白愚蠢无能。

        巫铁悻悻然的摸了摸鼻子,这事情,有点丢脸了。

        这黑面汉子,还有他的几个同伴,对如今的巫铁来说,一根手指就能碾碎。但是此刻,巫铁反而不能就这样轻松将他们碾杀了。

        面子,面子啊!

        冷哼了一声,巫铁掏出了三颗拳头大小的琉璃舍利。

        巫铁生擒了笑面佛,如今还关押在武国的天牢里面。

        笑面佛是红莲寺现世三佛陀之一,他身上能有多少好东西?这三颗琉璃舍利,都是红莲寺的真佛老祖遗留的至宝,如今全都归巫铁所有。

        “项白,今日,赐你造化。呵呵,小黑皮,你等着!”巫铁狠狠指了指那黑面汉子,然后一把将项白抓到了半空中,手指一点落在了项白眉心,将一门佛门的《百世轮回佛陀金身》体修秘术传给了项白。

        太初冕全力催动,项白身边形成了一个微型的时间结界,时间流速开始急速加快。

        十倍,百倍,千倍,万倍,十万倍……

        以巫铁如今的法力底蕴,他体内的法力都在急速的消耗,额头上开始有冷汗滑落。

        巫铁将太初冕全力催动,太初冕的加速效能提升到了恐怖的程度。

        想要用太初冕逆转时间,这是逆天而行的事情,故而难度非常大。

        但是加速时间,这是顺势而行的勾当。

        一如顺着时间长河,逆流而上要耗费千百倍、万亿倍的力量,而顺流而下,则一如雪崩,只要付出足够的力量,就足以将航速加快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三颗真佛舍利被巫铁打入了项白身躯。

        十个呼吸的时间后,巫铁停下了太初冕,将项白一把抓了出来。

        此刻的项白,身高一丈六尺,通体呈暗金色,双眸内金光隐现,脑后三轮莲花圆光放出无量佛光照耀虚空,身躯微微一动,四周虚空顿时一阵摇晃。

        他刚刚被压得粉碎的双臂已经重生,袒露在外的双臂光芒隐隐,晃动间可见无数佛光缠绕盘旋,好似沧海暗流,气势惊人磅礴。

        “去,揍他。”巫铁指了指黑面汉子,轻轻的喝了一声,就好像一个地主纨绔,指着草丛中的兔子对自家的猎犬说——‘去,咬他’!

        项白狞笑一声,向巫铁鞠躬行了一礼,然后重重落地,一把朝着地面上那个黑铁杠子压出来的深深大坑一抓。

        一声巨响,大地颤抖,黑铁杠子凭空飞出,落在了项白手中。

        十个呼吸前,这杠子压得项白双臂粉碎。

        十个呼吸后,这杠子于项白轻巧若草茎。

        “妖,来!”项白朝着黑面汉子勾了勾手。

        巫铁微微一笑,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顿时方圆百万里范围内,所有生灵都觉得心口滞闷,呼吸都停滞了下来。

        百万里范围内,天地元能被巫铁一口吞得干干净净。

        短短十个呼吸的时间,巫铁体内法力几乎耗尽——他一个细胞囤积的法力,几乎堪比一尊普通神明境的大能。十个呼吸的时间,用太初冕造就了项白,巫铁的法力几乎见底。

        实在是加速的比例太恐怖,而时间越久,项白的实力越强,对他加持的时间加速耗费的力量越是庞大。

        巫铁人为的制造了一个元能黑洞,黑面汉子只觉心头乱跳,他莫名的想起了他年幼时,在外觅食时被天敌盯上,差点被扑杀猎食的那一幕。

        黑面汉子猛地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啸,他挥动棍棒,一步跃起数百丈高,身体急速翻滚着,棍棒化为一道黑色龙卷风朝着项白当头劈下。

        项白双手抡起黑铁杠子,硬碰硬的腾空而起,一杠子朝着棍棒迎了上去。

        这一次,没有百万次的缠斗,只是一击,黑面汉子手中的棍棒就轰然粉碎,黑铁杠子击破了棍棒,径直轰在了黑面汉子的胸膛上,只听一声闷响,黑面汉子的胸膛凹陷下去,大片碎骨从血肉中飞溅而出。

        黑面汉子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在几个同伴的惊呼谩骂声中高高的飞起。

        他犹如飓风中的落叶一样飞起数千丈高,然后四肢无力的摊开,飘飘荡荡的向着地面坠落。

        他的一个同伴腾空而起,张开双手抱住了他,小心翼翼的搂着他落在地上。

        “大哥!”几个长发如钢针一根根竖起的汉子围着黑面汉子,大声的呼喊着。

        “撤……”黑面汉子大口大口的吐着血,血水中内脏碎片清晰可见。

        一股可怕的力量在他体内肆虐,依稀能听到他的骨骼、经络不断碎裂的轰鸣声。项白的这一棒倒是没用尽全力,但是巫铁炼制的这黑铁杠子太过于霸道。

        黑铁杠子里的破灭之力缠绕在黑面汉子体内,持续不断的破坏着他的身体。

        黑面汉子的话,被他的几个同伴当做了耳边风。

        他们将黑面汉子放在地上,双眼通红的站起身来,挥动着手上暗沉沉的木棒子,嘶吼着朝着项白冲了过去。他们挥动棍棒,卷起大片的黑气邪云,围住了项白疯狂的攻击。

        项白通体闪烁着柔和却威能浩瀚的佛光,手中黑铁杠子干脆利落的一人回了一杠子。

        几个汉子嘶声惨嚎,口吐鲜血,浑身骨断筋裂的被轰飞了老远。

        他们体表的幽幽青光挡住了项白加持在杠子上的佛光,但是杠子上纯粹的打击力道,这层幽光却没有了任何抵挡效果。

        几个汉子和黑面汉子一般,浑身瘫软的倒在地上,嘴里不断的咳出血来。

        巫铁满意的点头,缓缓落下地面,他掏出了几瓶大补元气的大道宝丹,一口吞下了百来粒,却只觉体内一点点细微的热流晃了晃,干涸的法力补回了没有多少。

        他不由得摇摇头,将几个空瓶丢在了地上,低头俯瞰着躺在地上的黑面汉子。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袭击这里?”

        黑面汉子嘴里不断吐出血来,他看着巫铁‘咯咯’的笑着,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我们是什么人,你也不用问,我们也不会说……你,敢把我们怎么样?”

        手臂骨都已经粉碎,黑面汉子居然还能挪动胳膊,手掌在自己的脑袋上拍了拍。

        “来,有胆,就砍下我们的头!”

        高空中狂风大作,滚滚妖云向着四周翻滚沸腾,猪刚鬣和金睛妖尊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

        “已经完事了?下午,黑针,是你们几个混账东西,胆敢无视老猪兄弟几个的符诏?”

        猪刚鬣气势汹汹的,犹如一座肉山一样从空中重重落下,恶狠狠的一脚踩在了黑面汉子的肩膀上。

        一声巨响,黑面汉子的肩膀连同小半片身子炸成了粉碎。

        一股股黑色妖气亮晶晶的,犹如黑色水银,顺着猪刚鬣的脚丫子侵入了黑针体内。黑针痛得嘶声惨嚎,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剧痛让他浑身抽搐,就好像被雷劈过的鳝鱼一样剧烈跳动着。

        了解妖的,唯有更高级的妖。

        如何才能让他们恐惧,让他们痛苦,让他们痛不欲生,让他们生不如死。

        在这一点上,猪刚鬣显然比巫铁有经验多了。

        黑针声嘶力竭的尖叫着,浑身每个毛孔都在往外喷血。

        猪刚鬣恰到好处的收回脚,在黑针快要活活痛死的临界点上,他停下了对黑针的折磨,笑容可掬的看着黑针说道:“你是老疙瘩的人……是老疙瘩让你们来捣乱的?呵呵,这是不给咱们兄弟几个面子啊!”

        黑针艰难的吐着血,喘着气,朝着猪刚鬣冷笑:“你们背叛了我妖族的正道……你们是妖族的叛徒……你们的面子,值什么?”

        猪刚鬣呆了呆,用力的摇晃着脑袋,两个硕大的耳朵打得头皮‘啪啪’直响。

        “小家伙,你和老猪说妖的正道?”

        “妖的正道,就一定是茹毛饮血?就一定是烧杀掳掠?就一定是弱肉强食?就一定是居无定所、日夜不安、心惊胆战、血肉横飞?”

        “我们,妖族,为什么就不能安享太平?”

        猪刚鬣浑身鬃毛竖起,很严肃的盯着黑针:“为什么我们的儿郎,就不能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老婆孩子热炕头,子孙绵延、含饴弄孙?”

        “因为我们妖族的天命!”黑针怒吼:“我们妖族,注定要以人族为血食……注定我们要烧杀抢掠,注定我们要杀得血流成河!”

        猪刚鬣摇头,一脚跺下,直接踩爆了黑针。

        黑针的几个同伴嘶声哀嚎:“大哥!”

        金睛妖尊眸子里金光一闪,几个汉子同时灰飞烟灭。

        猪刚鬣沉沉的咳嗽了一声,沉声道:“老疙瘩醒了,这事情,麻烦了……三师弟,准备拼命罢!”

        “老疙瘩他们四个,他们遵从的,是传说中我妖族圣族制定的妖道……他们,绝无妥协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