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八十八章 老疙瘩

第八百八十八章 老疙瘩

        “谁是老疙瘩?”

        燧州西边,一座大山之巅,巫铁眺望西面绵延不绝的崇山峻岭,询问猪刚鬣。

        “一个老怪物。”

        猪刚鬣抚摸着头皮,粗糙的手掌和钢针一样的鬃毛相互摩擦,鬃毛震荡,发出琴弦一般的轰鸣:“一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很难缠的老怪物。”

        顿了顿,猪刚鬣沉声道:“西方妖国明面上的妖尊,只有咱们五个……暗地里,有四个老不死,那四个,才是西方妖国真正的……主心骨。”

        猪刚鬣的话刚刚说完,前方山岭之中,就有一声低沉的怪叫声传来。

        ‘咕哇’!

        数百座大山就无声无息的踏成了烂泥,前方千里方圆的一片大山,凭空变成了墨绿色的沼泽。无数大大小小的水泡从沼泽深处翻滚出来,‘波波’的不断炸开,一缕缕粘稠的墨绿色雾气从炸开的水泡中冉冉升起。

        高空中,一群鸟儿惊慌失措的飞过。

        一缕雾气撞在了这些鸟儿身上,下一瞬间,这些鸟儿就被腐蚀成了一滩滩粘稠的绿色浆汁从空中坠落,犹如一场小雨落在了沼泽上。

        ‘咕咕’声中,沼泽内隆起了一个硕大的圆拱,巨量的淤泥、毒水从圆拱上翻滚而下,伴随着沉闷的声响,过了好一会儿巫铁才看清,那个圆拱,是一个巨大的头颅。

        一个高有千丈上下的蟾蜍头。

        墨绿色的巨大蟾蜍头,表面生着红黑色条纹,条纹编织成了各色凌乱癫狂的符文,让人一眼看上去就觉得心头作呕,一股让人灵智扭曲的奇异力量,不断从这些符文中散发出来。

        蟾蜍头上,沿着巨大的口器边缘,一字儿排开了十八只硕大的眼睛。

        此刻这十八只猩红色的眼睛睁开,直勾勾的盯着巫铁和猪刚鬣。只是目光所及,巫铁就感受到一股让人窒息的、冰冷粘稠的剧毒正疯狂的想要侵入身体。

        大道熔炉猛地冲出,赤红色燧火环绕全身。

        巫铁身前大片墨绿色的毒烟凭空冲出,赤红色的燧火灼烧毒烟,发出刺耳的声响。

        猪刚鬣则是闷哼一声,他袒露的大肚皮上,几个拇指大小的墨绿色斑点突然出现。

        这老猪也是凶狠,他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一柄杀猪刀,朝着自己的肚皮‘嘎嚓’几刀,将墨绿色的血肉硬生生的挖了出来,用最快的速度丢在了地上。

        一柄黑漆漆的铁钉耙从猪刚鬣袖子里飞出,悬挂在他头顶,放出一道道海涛般的黑色气流,将猪刚鬣整个包裹在内。

        墨绿色的毒雾从虚空中滋生,不断的冲刷着猪刚鬣的铁钉耙。

        绿雾和黑气剧烈冲击,发出沉闷如雷霆的声响,虚空中响起了低沉的‘咕哇’声,每一次鸣叫,猪刚鬣浑身的肥肉就剧烈的颤抖一下。

        如此连响了数十声,猪刚鬣七窍中就有血水渗了出来。

        “老疙瘩,不要欺人太甚!”猪刚鬣厉声咆哮。

        那千丈大小的蟾蜍头微微晃了晃,巨大的沼泽蠕动了一下,一只体型巨大、通体密布着无数大大小小毒腺疙瘩的异种蟾蜍慢悠悠的从沼泽中浮了出来。

        一片墨绿色的毒云翻滚,一名身高三尺多点,肚皮溜圆,头顶光溜溜没有头发,唯有无数细小疙瘩的老人出现在巫铁和猪刚鬣面前。

        他面无表情的盯着巫铁、猪刚鬣,右手轻轻的向沼泽一抓。

        ‘嘎吱’怪响声中,两具翼展过万丈的巨大飞禽骨架通体毒水淋漓,慢悠悠的从沼泽中浮了出来。

        两具飞禽骨架,通体白骨嶙峋,被毒水腐蚀得斑驳狼藉,唯有头部还残留了一些血肉,眼眶里隐隐可见黯淡的妖火缭绕。

        “幽冥,万毒!老疙瘩……你!”猪刚鬣瞪大眼睛,嘶声尖叫。

        心情过于震荡,猪刚鬣居然发出了类似野猪被踢了屁股一般震怒的‘嗷嗷’声。

        “叛徒,都该死。”老疙瘩阴恻恻的冷笑着,他伸手抓住了万毒鸩尊骨架上的一根骨骼,随手掰断后,塞进嘴里‘咔吧、咔吧’的咀嚼起来。

        嚼了两口,老疙瘩似乎嫌弃骨骼里的所有精华都已经被腐蚀一空,将满口的骨渣子吐了出来,然后慢悠悠的朝着巫铁指了一指:“人,妖,势不两立……任何想要破坏这规矩的,无论是人,是妖,都必须死。”

        “妖,天生吃人。”

        “人,天生被吃。”

        “人和妖之间,必须永世厮杀,永世战乱。”老疙瘩幽幽说道:“幽冥,万毒,辜负了我们的嘱托,所以,他们就成了现在这模样。”

        “当然,他们不会死,想来他们受到了这次的教训,他们对我妖族圣祖制定的无上妖律,应该有了更加刻骨铭心的感悟……未来,他们一定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妖尊。”

        幽冥鹏尊和万毒鸩尊眼眶里的妖火摇曳不定,巫铁和猪刚鬣都能隐隐听到他们神魂发出的哀嚎声。

        巫铁和猪刚鬣沉默不语。

        就在这时,老疙瘩歪着头,慢悠悠的指着巫铁询问:“刚刚,老祖我让黑针他们几个娃娃,来打个先哨,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那几个好孩子呢?”

        巫铁没吭声。

        黑针被猪刚鬣一脚踩死,另外几个汉子则是被黄秀下令,直接枭首挂在交易场外震慑妖族。

        老疙瘩口中的几个好孩子,如今都成了死孩子。

        巫铁还能说什么。

        手中寒光一闪,黑剑发出一声高亢入云的剑鸣声,凭空跳了出来。也不等巫铁握住剑柄,黑剑自行化为一道极长的黑色剑芒呼啸冲出,直冲老疙瘩头顶。

        老疙瘩冷哼了一声,他面前一面小小的黑色长幡浮现,长幡上黑云缭绕,密密麻麻的可见无数剧毒的蛇虫之类的虚影若隐若现。

        长幡微微一抖,就有无数条黑色、绿色、红色、蓝色的毒气喷薄而出,化为无数龇牙咧嘴、张牙舞爪的毒虫向着黑剑缠绕了上去。

        黑色剑芒急速穿梭虚空,飞速的斩破一道道毒气,击杀一道道毒虫虚影。

        但是长幡内的毒虫虚影无穷无尽,伴随着惊天动地的毒虫嘶鸣声,无数毒虫虚影绵绵不绝的冲杀而来,以黑剑滔天的杀意,居然硬生生被逼得不能寸进。

        “老祖我,其实做人很低调的。”老疙瘩幽幽的笑着:“实在是不想吹嘘什么。不过,这幡,是真正的古宝……不是你们这些后生小辈所谓的‘古宝’,而是真正的,开天辟地时,天地间自然孕化的第一批灵宝。”

        “这幡的来历啊,说了你们也不明白。太古之时,有天庭统治三界,掌驭八极。天庭有瘟部,主一切瘟疫毒瘴之事……这幡啊,就是瘟部的神器。”

        “你这剑,也是极凶厉的了。不过,和老祖我这宝贝相比,还是差了一些。”

        老疙瘩‘咯咯’笑着,眸子里奇异的幽光闪烁,突然大笑了一声:“倒!”

        巫铁只觉心口一阵滞闷,一股可怕的毒力在体内突然爆发。

        粘稠犹如阴沟里腐烂的烂泥,恶臭犹如发酵、淤积的老鼠尸体,肮脏、污秽的毒力在体内轰然爆发,顷刻间就侵染了每一个细胞。

        巫铁骇然惊醒,黑剑和那幡上的毒气不断碰击,剧毒居然顺着黑剑和巫铁神魂之中的牵扯,直接绕过了大道熔炉,侵入巫铁体内。

        巫铁闷哼一声,体内一切有关于‘毒’的大道道纹同时亮起,他的躯体变得五颜六色,好似无数种毒虫的躯体被糅合在了一起,变得斑驳、艳丽却又狰狞、邪异。

        巨量的毒力被巫铁的身躯同化,吸收,变成了精纯蓬勃的法力囤积起来。

        巫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体内那种扭曲、肮脏、污秽、粘稠的感觉急速的消散,他冷眼看着老疙瘩,朝他拱了拱手:“好手段……只是,本王却也……”

        巫铁话音未落,老疙瘩右手轻轻一挥。

        巫铁体内残留的毒性骤然向内猛地收敛,伴随着一声古怪的‘咕哇’声响,一枚拇指大小的五彩斑斓的印玺凭空凝聚。

        一声闷哼,体内五脏六腑好似被浸泡在王水中,骨骼酸胀难忍,巫铁只觉眼前一片天旋地转,七窍中同时喷出了墨绿色的粘液,其中混杂了猩红色的血水。

        巫铁一声闷哼,然后转身就走。

        他固然悟透了天地大道中诸般和‘毒’相关的大道法则、旁门左道,但是他只是悟透,仅仅是借用这天地间相应大道的力量。

        而老疙瘩已经凝聚了大道印玺,他是完全的掌控了天地间和‘毒’有关的力量。

        打个不合适的比方,巫铁就是一个富可敌国的土豪,从衙门里请了一批衙役出来帮他作威作福,但是衙门的主官突然出现,手持印玺发号施令,这群衙役立刻变脸相向。

        以巫铁如今强横无匹的身躯,老疙瘩只是轻轻一击,巫铁就被毒得五劳七伤,除了那副坚固得匪夷所思的骨架,他的血肉几乎彻底崩溃。

        大道熔炉猛地倒了过来,滚滚烈焰呼啸着裹住了巫铁的身体疯狂煅烧。

        巫铁体内,那枚小小的毒之印玺宛如跗骨之蛆,镶嵌在他心口上,不断放出幽幽绿色光芒,疯狂破坏、侵蚀巫铁的身躯。

        巫铁张开嘴,将翻滚而来的烈焰大口大口的吞入体内,不断的抵消那毒之印玺放出的可怕毒力。

        老疙瘩怪笑一声,他双手搓搓,正要施展手段,给巫铁再来一个狠的。

        巫铁身边突然有几道人影一闪而过,一道道凄厉的哭笑声传来,老疙瘩身体一晃,顿时头顶大片毒疙瘩纷纷爆开,身体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好几步。

        又有一颗人头大小的白骨舍利腾空而起,放出一道道苍白的禅光照耀虚空。老疙瘩脚下的沼泽地发出低沉的‘咔咔’声,迅速被大片细密的白骨碎片覆盖。

        老疙瘩全身喷出大片墨绿色的妖光,和那白色禅光剧烈的冲撞。

        一声闷响,老疙瘩被震得倒退了三步。

        紧接着,一丝丝诡异的死气凝成了三枚硕大的鬼头印玺,当头朝着老疙瘩呼啸砸下。

        老疙瘩一声怪叫,‘咕哇’一声,头顶大片毒血冲起,狠狠的泼在了三颗印玺上。三颗鬼头印玺发出刺耳的‘嗤嗤’声,大片毒烟不断喷出。

        还不等老疙瘩从这接连的打击中喘过气来,猪刚鬣猛地一身大吼,他身上鬃毛同时离体飞出,每一根鬃毛都化为一头膘肥体壮、獠牙滋生的野猪,闷着头朝着老疙瘩狠狠的撞了过去。

        这些鬃毛所化的野猪一撞在老疙瘩身上,就被毒气腐蚀成了一团污血坠落。

        但是这些野猪的冲击力也着实惊人,每一次冲撞都让老疙瘩立足不稳向后倒退一步。如此老疙瘩气急败坏的,被猪刚鬣打得倒退了数十里。

        老疙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要反击时,一条魁梧的鳄头人身的身影一闪而过,他一把抓住了幽冥鹏尊和万毒鸩尊的骨架,拉着他们向燧州的方向疯狂逃窜。

        老疙瘩终于震怒咆哮:“龙脉鳄尊,你也要背叛妖族,和人族勾结么?”

        龙脉鳄尊粗壮的声音响彻云霄:“老子只想过好日子……谁给老子好日子过,老子听谁的。”

        顿了顿,龙脉鳄尊冷笑道:“不要以为老子不知道,我们之前的那些妖尊,究竟是怎么死的。连他们都能成为你们四个老家伙的祭品……哼哼!”

        猪刚鬣低声骂了一句:“蠢货……这种事情,能挑破么?能挑明么?这是撕破脸啦!”

        老疙瘩的身体骤然一僵,他的眼眸中幽光旋转,深深地看了一眼猪刚鬣:“唉,你们啊……”

        老疙瘩的身后,沧海道人的身影突然浮现。

        他随手一挥,一百零八颗灵珠呼啸飞出,无声无息的穿梭虚空,骤然出现在老疙瘩头顶。

        沧海神珠落下,伴随着可怕的打击声,老疙瘩一声惨嚎,被沧海神珠打得一头栽倒在地,头颅中发出了沉闷的骨骼碎裂声。

        尊级老怪物,只是对大道法则的掌控达到了更高的境界,他们的身躯相比普通神明境巅峰,固然强,却也强不出太离谱。

        沧海神珠沉重异常,当头砸落,就算是老疙瘩也被砸得五劳七伤,嘴里不断喷出墨绿色的粘液。

        “你们,都是找死啊!”

        老疙瘩气急败坏的仰天长啸,面前的黑幡中不断喷出滚滚毒气,瞬间笼罩了方圆百万里的山岭。

        “风紧,扯呼……老家伙要玩命了……小心那三个老家伙也蹦出来。”

        猪刚鬣顿时放声高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