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九十章 正面交锋(2)

第八百九十章 正面交锋(2)

        青雾笑得轻佻,笑得猖狂。



        巫铁抬起右脚,一脚一脚的踹在了他身上。



        没有用神通法力,只是纯粹的**暴力,青雾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嗥声,体内不断有骨骼碎裂声传来。



        抬脚将青雾体内骨头踩碎了大半,巫铁右手一挥,一道清香扑鼻的清泉凭空凝聚,化为淅淅沥沥的小雨洒在了青雾的身上。



        青雾的身躯蠕动着,体内碎裂的骨骼迅速的愈合,呼吸间就已经全部恢复。



        巫铁一声不吭的,继续抬起脚,朝着青雾就是一通乱踩踏。



        如此上百遭,青雾的面皮变得一片惨白,眸子里猖狂、轻佻的神光已经变得散乱不堪,整个人都陷入了崩溃的边缘。



        除了最初几次,巫铁只用了纯粹的暴力,后面每一次,巫铁都在青雾身上加持巫咒。



        各种古怪的巫咒,让青雾身上任何一点感知,无论是痛、痒、酸、麻等等,都数百倍、数千倍、数万倍的放大了。



        放大到极致后,就算是巫铁轻轻地一声冷哼,都好像一道道天雷在青雾的耳朵里炸响,震得他七窍流血,痛得他嘶声惨嚎。



        而他自己的惨嗥声,他的呼吸带起的气流,引发了更加可怕的连锁反应。



        他自己的惨嗥声震碎了他的耳膜,震得他脑浆都几乎成了豆腐渣,然后又被巫铁的春风化雨神通直接修复。



        他湍急的呼吸带起的气流,好似刀锋一样摩擦他的肺,撕开他的气管,从他的嘴里、鼻腔中喷出。于是大片大片的血雾喷洒,痛得他眼前发黑,痛得他浑身血管直跳。



        血液的流速在加快,身躯变得脆弱无比,血管无法承受血液的流动。于是乎,无论是大的小的血管,都在往外喷血。



        青雾发出惨烈的惨嗥声,他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着,一次次的想要干脆利落的死去,却一次次的被巫铁从活活痛死的边缘拉了回来。



        “就算武国最专业的狱卒,最厉害的刑罚高手,也不如本王这般,透彻的了解如何给人制造最大的痛苦。”巫铁如此施虐了上百次后,低头俯瞰着青雾。



        “你的**,你的神魂,你的一切,你的这具人形的身躯内,每一个最细小的细胞,每一个最微小的结构,一切的一切,在我眼前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我知道如何让你痛到极致。”



        “我知道如何让你彻底绝望。”



        青雾吐了一口血,他哆嗦着抬起头来,眸子里散乱的神光骤然凝聚,缩小到针尖大小的瞳孔死死的盯着巫铁,青雾嘶声道:“绝望?嚯嚯,我们不会绝望,应该绝望的,是你们!”



        吐了几颗崩碎的牙齿出来,青雾怪声道:“你在三国之地干得不错,你在燧朝这里,干得也很好……很不错啊,武王巫铁,你成功的阻止了我们对这两个地方的收割。”



        “可是有什么用呢?在其他地方,嚯嚯,在天字甲二号猎场,我们已经屠光了那一处陆块上的所有人族,只留下了一些‘人种’,让他们未来慢慢的繁衍生息。”



        “哦,这种行为,就好似收割韭菜之后,留下根茎,等着收割下一茬呢。”



        “我们几乎屠光了天子甲二号猎场的人族,我们摧毁了他们好容易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可怜文明……我们留下的那些‘人种’,他们的智商都被我们抹杀了大半,他们如今已经回到了茹毛饮血、刀耕火种的原始部族社会。”



        “这是天字甲二号猎场上正在发生的事情,还有地字丙七号战场,一场内战正在爆发,九龙夺嫡,嘻,一个完整的神朝,分成了九大神国相互攻伐。”



        “他们马上就要落入我们手中……他们马上就要在自相残杀中耗尽元气。”



        “啊,还有天字丁九号猎场,这里的反抗很激烈,但是他们的神皇,是我们的虔诚信徒……他正在用亿万黎民的血肉,建造祭坛,向我们献祭。”



        “就在半个月前,天字丁九号猎场的神皇,将自己的所有嫡系后裔,都献祭给了我们!”



        “嘻,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武王巫铁,你做得很不错……你真的,很厉害,非常的,厉害……但是你,能怎样呢?你一个人,你倾尽全力,能做到的,不过是在两个微不足道的局部战场上小小的挫败我们的收割计划。”



        “对了,对了……”青雾眉飞色舞的朝着巫铁笑了起来:“你一定很疑惑,我为什么知道所谓的天字猎场、地字战场、人字命场的称呼?”



        “啊,武王,你知道这些代表,代表着什么么?”



        青雾歪着头,笑看着巫铁:“这代表,我们的力量,已经渗入了娲岛……哦,哦,哦,你知道娲岛么?你知道么?你知道这些猎场、战场、命场,都代表了什么?”



        “代表了……你们的……彻底的……沉沦……和……绝望!”



        青雾浑身抽搐着,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向巫铁笑道:“我之所以还留在这里,忍受你们的凌辱和折磨,就是想要亲口、面对面的,对你说……你们盘古遗族,绝无翻身可能。”



        “你们注定要绝望……你为什么还要挣扎呢?”



        青雾咧嘴笑着:“为什么,还要,徒劳的,挣扎?你们,静静的,安然的,等待诸神的恩典降临,这不是很好的事情么?”



        “为什么,一定要,挣扎,一定要,反抗?有意义么?”



        巫铁看着青雾那张扭曲而快活的面庞,飞起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



        各种越发狠辣、越发狠毒的诅咒暴风雨一样落下,巫铁拎起了囚牢中的一根密布倒刺的毒蝎鞭,朝着青雾劈头盖脸的打了下去。



        殴打,濒死,救治……然后再一次殴打,再一次濒死,再一次救治……



        青雾的哭喊声、哀嚎声、叫骂声、求饶声响彻整个囚室。



        如此又是整整三百轮后,巫铁丢下了已经抽得几乎崩解的毒蝎鞭,笑着向青雾点了点头:“现在,心情好多了,我有一些问题,你可愿意回答?”



        青雾喘息了一阵,他回复了一些精神,然后笑看着巫铁摇头:“你猜?”



        巫铁笑着指了指青雾:“真调皮,这样可不好。嗯,真不好。”



        巫铁蹲在了青雾面前,手指轻轻敲击他的眉心:“你是某位‘神灵’的精血分身吧?我见过幽若、乌头他们的精血分身,给人的感觉一模一样。”



        “嗯,我想和你的本尊谈谈。”巫铁很诚恳的对青雾说。



        “来,舔我的脚。”青雾笑得越发灿烂:“或许,你舔得干净,我会开恩,赏赐你一次觐见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