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九十三章 智慧的屈服

第八百九十三章 智慧的屈服

        “不,不,不!”

        “让我死,让我死,让我死!”

        葬军原,煞气冲天的祭坛上,青雾在疯狂的扭动着。

        但是他无法挣脱禁锢。

        数十名巫族长老围绕着他,满是皱纹的脸上挂满了怪异的笑容,嘴里更是吟唱着古怪沙哑的咒语。

        一根根黑色、红色、蓝色、绿色,总之色泽诡异的骨刺,深深的扎进了青雾的身体。这些骨刺有长有短,有粗有细,密密麻麻的,将青雾扎得好似支刺猬。

        一根长有三尺,头发丝般细小的黑色骨刺从青雾的天灵盖正中扎了进去。

        中空的骨刺通往一个硕大的陶土瓦罐,里面装满了奇香扑鼻的粘稠药汁。

        一滴滴的药汁顺着骨刺,不断注入青雾的颅脑,渐渐的浸润他的脑子,滋养他的脑浆,让他这具精血分身的脑部逐渐的强大。

        于是,青雾的神魂之力,也随着不断的增长。

        青雾这具分身,不过是普通‘天神’的水准,神明境七八重天的修为,在燧朝并不算什么太顶尖的高手。

        毕竟,他这具分身只是用来祸乱燧朝,依靠的是他的挑拨离间、阴谋诡计,而不是依仗强大的神通法力。

        所以青雾的神魂之力有限,和本体之间的牵连有限。

        但是巫族的长老们用秘术,不断的壮大他的神魂,随着青雾神魂的逐渐壮大,他和本体之间的联系就越来越强,越来越紧密。

        通过他的这具分身,能够对他的本体施加的影响,也就越来越强烈。

        这就好像,一个人可以轻松的将一根汗毛拔下来,随手烧毁而对本体无伤。但是当这根汗毛,被人用秘术培养成了一只胳膊一条腿,甚至是培养成了心肝肺脏乃至头颅……

        那就轻易拔不得,更是轻易牺牲不得了。

        “让我死!”青雾清楚的感知到了自己神魂的变化,更感知到了自己神魂和本体之间的相互影响越来越强烈。

        “你们这些……魔鬼!”青雾哭哭啼啼的哭喊着,眼泪水不断的顺着面颊流淌下来。

        对于高居于天穹之上的诸神而言,他们分神降临,依附在分身上,在姆大陆行走时,他们都会用灵魂秘术,对自己的分神进行严苛的限制。

        其一,防范姆大陆的人族,用咒术攻击他们本体。

        其二,严防降临分神过于强大,以至于反噬本尊。

        但是巫铁,他参悟了三成以上的异类大道,其中就有闇魂神族血脉传承的诸般大道法则。

        诸神使用的灵魂秘术,巫铁能破。

        青雾神魂中的灵魂秘术,就被巫铁破解。所以青雾这一缕分神可以无限制的强化下去,他对本体的影响,也会越来越深,越来越强,直到他的本体再也无法摆脱。

        “魔鬼啊!”巫铁站在青雾的脚边,低头俯瞰着疯狂挣扎的他:“对我们来说,你们才是邪魔。”

        青雾双眼凸起,眸子里闪烁着怨毒和恐惧的寒光,死死的盯着巫铁:“你们,就不怕诸神降下的怒火么?你们这么做,你们触犯了底线,你们……”

        巫铁摊开双手,很认真的看着青雾:“底线?怒火?你们都要将我们斩尽杀绝了,我们还怕什么底线?还怕什么怒火?”

        耸耸肩膀,巫铁很淡定的说道:“你们不给我们活路,我们为什么不奋起反抗呢?嗯,这话,我似乎对幽若和乌头说过?”

        “啊,记不清了,我对他们说过这话么?”摇摇头,巫铁笑道:“无所谓了。反正,事情就是这样,你们要肆意的收割我们的神魂和血脉,而我们……自然要想尽办法自保喽。”

        青雾呆呆的看着巫铁,过了许久,他才喃喃道:“可是,你对付我又有什么用呢?现在做主的,是那五大神族的人啊!”

        巫铁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用脚踢了踢青雾的小腿:“可是,谁让我没能生擒活捉你所说的那些做主的人呢?谁让我,现在只有你一个活口俘虏呢?”

        青雾惨笑:“我倒霉?”

        巫铁认真的说道:“放心,你的本尊,会比你更倒霉……你看,这么多煞气、邪气、死气、灾殃之气,都顺着你和他之间的联系,作用在了他身上……他一定会比你倒霉。”

        青雾看着巫铁那张认真的面庞,喃喃道:“能不能,放过我?”

        巫铁抬头看了看悬浮在祭坛上方,正在疯狂吞噬和转化诸般不吉之气的大道熔炉,慢悠悠的说道:“我也想放过你啊……可是,谁放过我们呢?”

        青雾沉默了一阵子,干笑道:“不若,您开出一个条件来?”

        巫铁低头看着青雾,沉默了一阵子,一脚踩断了青雾的膝盖:“和你一具分身,有什么好说的?等你本尊罢……嗯,各位长老,诅咒他的血脉。”

        巫铁狞声道:“用血脉诅咒,诅咒这厮本尊附近的所有和他有血脉牵连的人。”

        一名面皮上刺了无数怪异的符箓,通体萦绕着一股森森寒气的巫族长老‘桀桀’笑了几声,取出一柄黑色玉刀,轻轻切开了青雾的胸膛。

        “小家伙,不要怕,一切诅咒,你都不会感到任何痛苦……不过你的本尊,还有你的本尊的那些兄弟么。呵呵,霉气缠身,喝水都塞牙。”

        巫族长老从青雾的心头,提炼了一丝极细的多螺旋流光出来。

        “啧,所谓的神灵的血脉?真是有趣,有趣,和我人族大为不同。”一众巫族长老啧啧称奇的围了上来,认真的打量着这一丝极细的多螺旋流光。

        “我们人族的血脉,只有两条流光组成的螺旋……你们,居然有三十六条流光?”

        “不过,构造比我人族的血脉,却是简单了不少……可见,你们的血脉,不如我人族。”

        一名精通血脉诅咒巫术的巫族长老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难怪,你们窥觑我人族。”

        青雾咬着牙,从牙齿缝里挤出了尖锐的吼声:“我智慧神族的血脉,荣耀,尊贵,你们人族……”

        一名巫族长老拎着骨杖,‘啪’的一下将青雾满口牙齿打得粉碎,碎牙划破了青雾的牙齿,弄得他满口都是血水。

        “嘘,闭嘴……你敢说你们这些所谓的神族的血脉比我们人族的高贵……呵呵,老夫听不得这种话。知道什么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么?作为砧板上的鱼肉,要学会乖巧二字怎么写!”

        青雾欲哭无泪的看着这群下手狠厉的巫族长老,不断的从嘴里吐出血水和碎牙粉末。

        这一刻,青雾真的想死。

        但是他被禁锢得结结实实,想死都做不到啊!

        大道熔炉中,来自老疙瘩的毒道印玺被丝丝缕缕的道韵滋养着,原本拇指大小的毒道印玺,已经变成了人头大小。无量煞气、邪气、诸般不吉不良的负面气息,同样不断的钻进这枚毒道印玺中。

        数百名巫族长老站在祭坛下,带着数十万巫族儿郎,同时念诵巫咒,已然组成了巫族大阵,所有人的神魂力量,此刻汇聚为一体,牵引了冥冥中、天地之间最不可测的因果、命运等力量。

        这股力量,毫无疑问是可怕的。

        命运、因果,你影响他的同时,他也在影响你。

        但是数十万巫族儿郎在数百巫族长老的带领下,以大道熔炉这件奇珍重宝为核心布下的巫咒大阵,绝大部分的反噬之力都被大道熔炉承受,其他数十万人均分剩下的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反噬,受到的反噬力量微乎其微。

        形如金字塔的邪异祭坛高千丈,底座边长则是在三千丈左右,整个祭坛看上去有点平矮。

        邪异的诅咒之力,顺着青雾和他本尊之间的联系为导标,源源不断的向天穹之上喷发着。

        跨越黑漆漆的无垠虚空,精准的捕捉到了智慧神族在虚空中的神山,一头扎进了密布无数重神族禁制的大殿,强行破开了三页智慧之书的保护,温柔的侵入了迷雾的身躯。

        大殿中,迷雾刚刚站起来,他莫名的一头摔倒。

        下巴首先着地,‘咔嚓’一声,迷雾的下巴骨摔成了八片,有一片碎骨甚至穿透了下巴上的皮肉扎了出来。

        抚摸着血肉模糊的下巴,迷雾欲哭无泪的,又是很温柔的吐了一口毒血。

        他的身上,大半皮肤都已经溃烂,毒血在体内泛滥,三页智慧之书也无法阻止毒性的蔓延。

        “我要求援……”迷雾趴在地上,浑身抽搐的喃喃自语。

        “可是……向谁?”脑子里闪过一众智慧神族成员的面庞,迷雾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想起自己平日里和这些兄弟、族人的斗智斗勇,想起大家平日里乐此不疲的相互算计,想起大家日常的相互坑害、背后捅刀子,迷雾就不由得绝望悲鸣。

        “都是一群混蛋啊!”

        迷雾绝望的呻吟着。

        “那么,我必须自救。我必须自救……我可不能死在这里……先祖的这句话,我是非常认可的——神灵,必须是自私的。一个合格的拥有智慧的神灵,必须以自己为核心。唯有首先保证自身的利益,才能奢谈族群的利益。”

        “这句话,简直太他-妈-的有道理了!”

        迷雾喃喃道:“我再不能同意更多了……这,简直就是我智慧神族所有族人的座右铭。”

        “那么……我在燧朝的分身啊,该死的青雾,你在哪里?”

        迷雾头顶悬浮的智慧之书爆发出夺目的神光,白灿灿的神光充塞整座庞大的神殿。

        过了大概半盏茶时间,躺在祭坛上的青雾浑身喷发出淡淡的白色神光,一股浩瀚的意识降临,直接接管了青雾的神和肉。

        青雾的双眼变成了纯粹的白色,好似两颗小小的太阳镶嵌在他的眼眶里,眼珠喷发出的白光,照亮了方圆数十里的虚空。

        “哦,武王巫铁,用这样的方式和你见面,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青雾……不,迷雾停下了徒劳的挣扎,睁大眼,深沉的看着巫铁:“厉害啊,厉害啊……你用什么方法,突破了起码三重大神禁,直接攻击到我的本体?”

        巫铁饶有兴致的看着迷雾:“三重大神禁?说说看?”

        迷雾喘了一口气:“暂停你们的诅咒,否则在我解释清楚之前,我的本体已经腐烂了。”

        巫铁点了点头,他抬手一指悬浮在头顶的大道熔炉,顿时不断向迷雾本体输送的诅咒以及各种负面气息顿时暂停了下来。

        迷雾满意的点了点头:“第一重神禁,在你们的头顶。这一片天穹之上,有我们隔绝人族,让你们无法飞入虚空的神禁。”

        “第二重神禁,在天穹之上的虚空之中。你们就算有人能够强行突破天穹,你们也无法横渡无垠虚空。你们会在里面迷失方向,彻底错乱。你们,不可能离开姆大陆。”

        “第三重神禁,就在我智慧神族的神山之外。这一重大神禁,和其他各大神族的观察前哨连为一体,相互牵扯,相互掩护,防御力非常强大。”

        迷雾为了自己的切身利益着想,很认真的,很实在的将三重大神禁一一说给了巫铁听。

        他更是详细的解释了,这三重大神禁各自的原理,以及拥有的功效。

        巫铁缓缓点头:“这么说起来,的确是非常强的防御……不过,事实上,你已经被我们攻击了,不是么?”

        不等迷雾回应这句话,巫铁就很灿烂的笑着,很灿烂的笑问他:“开门见山的说吧,想死想活?”

        迷雾呆了呆,似乎他做梦都没想到,巫铁居然会如此直接的问出这样的问题。

        沉默了一阵子,迷雾很小心的说道:“当然,如果能活,谁想死呢?”

        顿了顿,迷雾急忙开口,想要给自己扭转一点点主动权:“当然,我不是说,你们就一定有威胁到我生命的能力,我毕竟是智慧神族在这里的最高统领,我想,我还是有一定的能力保护自己的安全。”

        巫铁摊开双手:“哦?这样子还嘴硬啊?那,继续下咒……诸位老祖,不要留情了,直接下死手吧!”

        巫铁大声的嚷嚷着。

        迷雾立刻尖叫起来:“慢……好吧,我承认,你们有一定的可能,威胁到我的生命……所以,为了我的生命的绝对安全,我们需要……好好的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