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九十六章 九王之乱

第八百九十六章 九王之乱

        燧都,皇城。

        不算太大的书阁内,风苼盘坐在书案后面,看着面前堆积起来的各色公文,疲倦的叹了一口气。

        饶是以六百六十门大道入道,饶是神明境巅峰的修为,可以不眠不休、不饮不食,已然是非人的存在,面对这些纷纷杂杂的国朝事务,风苼打心里感到了疲累。

        他可以静坐在花林中,连续一个月不动弹,静静倾听鲜花绽放和花瓣凋落的声音。

        他也能盘坐在雪原里,小半年时间不动弹,微笑聆听雪花坠落和冰晶凝固的声响。

        他更能白龙鱼服,踏着青石板的小道,从一座城走到另一座城,欣赏沿途的景色,逗逗猫,逗逗狗,偶尔弄串糖葫芦啃啃,这就能让他的心情好上大半年。

        他是一个乐意寄情于天地自然的王子,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他要成为偌大燧朝的神皇。

        这些国务,他不喜欢。

        因为不喜欢,所以处理起来,就很累。

        身躯不累,但是灵魂累了。

        他现在很想逃离这个犹如监牢的书阁,脱掉身上的冕服,跳到燧都城外的护城河里,欣赏一场护城河中王八和虾米的大战。

        将手中军部来的,申请调拨军费,重整禁军和各处驻军的公文丢在书案上,风苼有点恼火的用手指揉搓着太阳穴:“给夏侯老太师说,朕不管他和武王巫铁的赌约什么的……”

        “总之,朕不许他辞官,他就给朕老老实实的继续卖命。”

        “嗯,赐夏侯老太师新出生的那个孙儿三郡的封地……挑一个好地方,顺带拟一个世袭一等伯爵的封爵,一并赐下去。”

        “就算是用绑的,也要把夏侯老太师从封地里弄回来……这满朝军务,朕头疼得很。”

        “还有,让太傅和太保大人,想办法和武王联络一下……这燧朝大局已经稳了,燧州已经赔给了武国,朕的父王,也该放回来了吧?”

        “问一下武王,赎回父王的条件……赶紧把父王迎回来,朕退位,让父王来操这个心吧。这偌大的燧朝,朕真正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风苼很不负责的说着一些若是传出去,足以让满朝震荡的话。

        他随手抓起一本东南数州生虫灾,各州请求赈济的公文,重重的排在了书案上:“这些事情,这些事情……哎,虫灾又如何?以各州州主的实力,杀死这些虫子要费多大力气?”

        “什么都要禀告一声,什么都要禀告一声,什么都要禀告一声……这个也禀告,那个也禀告,他们这些封疆大吏,就不能少上点公文么?不能什么事情,都要朕开口了再去做!”

        一名面皮白皙,保养得极好的老太监一脸笑眯眯的,轻手轻脚的捧着一盏清汤走了过来。

        “陛下息怒,各地臣公事事上奏,这也是老成稳重的做法,怪不得他们……哎,夜深了,陛下进一碗雪参十荣汤,补补神气罢。”

        老太监小心翼翼的,将清汤放在了书案上。

        风苼叹了一口气,他摇头说道:“补补神气,补什么?朕的精气神完足,奈何……只是不愿意看到这些东西而已。”

        端起汤盏,风苼一口将清汤饮尽。

        放下汤盏,风苼一脸生无可恋的伸出手:“将最紧急的几分折子拿过来吧,朕处置了这些,就去休息……剩下的,打回去,让太傅、太保他们酌情处理。”

        风苼一本正经的看着面前的老太监:“他们都是数朝老臣,朕对他们,是信任、信重的。”

        老太监张了张嘴,干笑了一声,轻手轻脚的拿起汤盏送去了门外,让小太监们带着空汤盏离开了。然后他回到了书案旁,捡起了几分封面上有血色标示,代表了十万火急的公文,小心的展开后放在了风苼的面前。

        风苼看着面前这十几份都有十万火急标识的公文,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抓起一支朱砂笔,一点点的认真的、揣摩起来。

        一边批示公文,风苼一边叽里咕噜的抱怨着:“朕,真不是这块材料……朕,真没做好准备……朕……”

        说着说着,风苼的面皮就变成了淡淡的青色。

        原本唇红齿白气血十足的风苼,此刻就好像在青楼里鏖战了十天十夜的浪荡子一样,脸色变得惨淡、憔悴,皮肉更是变成了半透明状,隐隐可见皮肉下的骨骼经络。

        他继续絮絮叨叨的抱怨着,但是他嘴里喷出的气息已经凝成了白雾。

        一股彻骨的寒劲从他喷出的白雾中透出,但是风苼自己却不觉寒意。

        只是,风苼看到了自己突出的白气,他呆了呆,有点茫然的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站在书案旁的老太监。

        “福总管……你看……朕……”

        风苼想要站起身来,但是他的动作明显变得僵硬、乏力。

        他刚刚站起半截儿,就身体一歪,又重重的坐了回去。老太监福总管急忙凑了过来,伸手扶住了风苼的身体:“陛下,您可得……保重啊……”

        随着福总管细声细气的话语,他的双手如电,手指上冒出了一根根极细的黑色长针,比牛毛还要细的长针闪烁着淡淡的寒芒,被福总管快刺在了风苼的后背上。

        从后脑勺到尾椎骨,沿途所有要穴,包括脊柱骨的每一节骨骼,每两根脊椎骨之间的软骨组织等各处要害,全都被黑色的长针扎透。

        风苼嘶吼了一声,他身体剧烈的抽搐着,举起双手就要拍向福总管。

        另外三名老太监犹如鬼魅一样从书阁外转了进来,他们双手带起无数条残影,迅将一根根黑色长针刺进了风苼身体前方的各处要害。

        风苼身体一僵,刚刚抬起的双手又重重的垂下。

        数千根极细的长针刺进风苼的身体,黑色的长针开始抽取风苼体内的精血,放出一丝丝黯淡的荧光,然后在风苼的身体内,组成了一枚黑漆漆的,介乎虚实之间的莲花印玺。

        风苼的身体彻底的僵硬,除了眼珠还能略微转动一下,他全身上下再也动弹不得丝毫。

        “陛下,您可以,休息一下了。”

        福总管看着浑身僵硬的风苼,轻轻叹了一口气:“哎,这燧朝的天下啊……可是,奴婢们又有什么办法呢?奴婢们,只是一群苦命人,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老爷们号施令,我们只能遵从啊!”

        第二天一大早,噩耗从燧都传出,迅传遍了整个燧朝。

        刚刚登基没几天的神皇风苼,在禁宫中突重病,如今卧床不起,已经无法料理朝政。

        太师夏侯无名、太傅殷不破、太保颜正兴带领文武百官前往皇城探视,却在皇城门外遇袭,有可怕的刺客正面掩杀,燧朝太师、太傅、太保三公,连同排名前百位的重臣被击杀三成,剩下人人重伤。

        夏侯无名、殷不破、颜正兴是刺客的重点目标,殷不破、颜正兴在混乱中被击杀,神魂都被打得彻底消散,唯有夏侯无名凭借强横肉身,凭借身边夏侯无胜等家将的拼死护卫,侥幸逃出,却也受到极其惨重的伤势,陷入了昏厥状态。

        消息一出,燧朝震荡。

        突然间,燧朝四方,有九位风氏皇族的封王统兵而起。

        开平王、承平王、顺平王,德兴王、信兴王、仁兴王,昌定王、盛定王、荣定王。

        这是燧朝开国之初就册封的三平、三兴、三定王爵,乃是皇族王爵中顶尖的封爵。

        他们的实力比之普通的封国国主强大许多,乃是风氏皇族用意监察天下、震慑四方的‘心腹王爵’。这九家王爵,单从领地面积上来说,就是普通封王的十倍以上,军队数量、武装水平等等,都远普通封王,直追燧朝禁军。

        九王齐齐打出了‘匡正朝纲’的旗帜,麾下大军齐出,打了自家封地相邻的那些国主、州主一个措手不及,短短数日内,就有好些国主、州主被打得溃败而逃,领地、子民尽入九王之手。

        风苼‘重病不起’,太师、太傅、太保三公两死一重伤,朝堂上能做主的大佬们,死的死、伤的伤,一时间居然完全找不到一个够分量的大佬主持朝政。

        禁军茫然不知该做什么,各地驻军群龙无各自为战,然后被九王大军各自击破。

        燧武城中,巫铁和迷雾,还在戒备森严的大殿中密谈。

        “盘古圣人,是这样开辟了天地。”巫铁低沉的感慨着:“他倒是豪侠性情。”

        迷雾冷哼了一声:“对你们盘古遗族而言,他是尔等造物主,他的所作所为,自然都是好事。可是对我诸神来说……我们镇压反叛的信徒,和他有什么关系?横插一刀也就罢了,还劫走了造化起源。”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迷雾龇牙咧嘴的连连摇头。

        “不过,这位盘古……也真是猛人、凶人,他一人一兽,鏖战诸神,被他用大斧击杀的古神就有数百,神王、神皇级的高手,何止万人?”

        “其他普通的神灵,真是不知道陨落了多少,他以一人之力,就终结了各族的疯狂神战。”

        “实在是,被他杀死的神灵太多,各族已经没胆气再打下去了。”

        迷雾缓缓说道:“盘古开辟了天地,鸿蒙爆,追杀他的诸神几乎死伤殆尽,侥幸存活的寥寥神灵,被鸿蒙爆差点冲得粉身碎骨,更是被混沌潮汐冲得飘零四方。”

        “那是一段不安而焦虑的历史。”

        “诸神停止了战争,和那些信徒之间的战争,也停了下来……高高在上的诸神,被逼和曾经匍匐在脚下的信徒签署了和平契约。”

        “那是何等的耻辱,那是无法洗刷的羞辱。”

        “诸神在舔舐伤口,休养生息,大家都在等待,追杀盘古的神灵们,能够带回好消息。”

        “每一个神族都在幻想,自己的族人能够击杀盘古,能够带着造化起源返回。”

        “可是,等待了很多年,很多年。”

        “一直没有人回来,好像追杀盘古的神灵,全都彻底消失了,一点消息都没能传回来。”

        “于是,焦躁不安的诸神,开始派遣大量的耳目,深入星海,踏入无垠的鸿蒙虚空,寻找盘古、造化起源、还有那些追杀盘古的族人的消息。”

        “无边无际的鸿蒙虚空,数十万、数百万、数千万、数亿的神灵洒出去,就好像一把沙子洒入了大海中,一点泡沫都没能泛起。”

        “找了很多年,很多年……根本不知道盘古开辟世界的鸿蒙坐标点,也根本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情……诸神盲目的寻找了很多年,一直没有任何音讯。”

        “渐渐地,就连这一场神战都几乎成了传说,造化起源完全都被后生的神灵当做了故事中的传奇物品时……诸神派出去的斥候,找到了当年侥幸存活,却重伤濒死,自行封印在一个黑洞边缘苟延残喘的一尊神灵。”

        “消息传回来的时候,各大神族都被震动了。”

        “所有的耳目都得到了大致的空间坐标,他们纷纷向着盘古开天之地赶来。”

        “姆大6,就这样被我们现了。”

        “第一次降临战争爆,先期抵达的诸神对姆大6动了全面进攻,姆大6在那一战中,从一块完整的大6,被打碎成了漫天星辰。”

        迷雾缓缓述说着智慧神族秘档记载的战争历史,大殿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巫铁抬起头来,他听出了这脚步声的主人,当即他向迷雾按了按手。

        迷雾面前悬浮着的光雾消散,所有的光影画面也都消失了。

        大殿的大门开启,气喘吁吁的黄瑯就一头撞了进来:“陛下,燧朝神皇风苼重病不起,满朝重臣遇刺,伤亡惨重。燧朝三平、三兴、三定封王叛乱,九王大军在数日之内横扫天下,燧朝已经有三成领地,被九王侵占。”

        “如今,局势还在恶化中。”

        黄瑯迅的说出了武国秘谍送回的消息:“除了九王大军作乱,北方怪国、东方魔国、南方鬼国,也有大军侵入燧朝境内。”

        顿了顿,黄瑯沉声道:“在西方,妖国境内,也有几支妖族不稳,他们正在向我燧州边境靠近。”

        巫铁呆了呆,愕然看向了迷雾:“是你干的?”

        迷雾也呆了呆,然后叫起了撞天冤:“不是我,不可能,绝对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