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九十七章 名,利,长生

第八百九十七章 名,利,长生

        虚空中,一条黑白二色的灵光飞驰而过。

        跨过茫茫山岭、条条大河,阴阳道人来到了开平城外。

        开平城,开平王的王都所在,方圆近千里,如恶虎盘踞在三江河流之地。城池周边有群山护持,如铁索金关,气势极盛。

        一团煞气从开平城内直冲高空,煞气中隐隐可见一朵朵残破的白莲若隐若现。

        这些白莲的花瓣上,更有黑色文字盘绕,犹如一条条小蛇,散发出让人不寒而栗的邪异气息。

        伴随着高亢的呼喊声,开平城外一座军营中,数百条战舰腾空而起,将近十万全副武装的大军站在甲板上,杀气腾腾的朝着东北方向开去。

        战鼓如雷鸣,号角声冲天,战舰上血色的军旗挥舞,士卒们的眼眸中充满了狂热的战意。

        一名身披绯红色长袍,面白无须的太监站在正中旗舰的船楼上,声嘶力竭的咆哮着:“国有妖孽,窃据皇位,此乃天下动荡、民不聊生之根源……我开平儿郎,当匡正朝纲,扫荡妖氛……待得社稷安宁、海晏河清之时,尔等个个都能建功立业,甚至封侯拜将。”

        士卒们‘吼吼’的咆哮着,不断挥动着兵器,响应这个太监的叫嚣。

        阴阳道人站在半空,看着那远去的战舰,脸色阴郁,同时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和远处燧武城的巫铁共享。

        眸子里幽光闪烁了一阵,阴阳道人右手一挥,‘铿锵’一声,一道道黑白色泽的先天阴阳之气凝成无数尺许长短的飞剑,犹如暴雨一样朝着那支舰队杀了过去。

        漫天剑雨落下,数百条战舰被轰得支离破碎,十万大军齐齐怒吼,剑光漫天旋转,将他们身上的甲胄、兵器切得稀烂。

        那身穿绯红长袍的太监歇斯底里的尖叫着:“谁敢和开平王作对?”

        剑光一闪,这太监被一剑贯穿了颅脑,再也无法说出一个字来。

        一根直径数里的光柱冲天而起,太监体内磅礴的法力离散为天地元能重归天地,光柱冲上了近千里的高空,然后犹如喷泉一样在高空冉冉散开,化为一圈圈光芒夺目的涟漪向四周扩散。

        阴阳道人头顶灵光闪烁,先天灵宝阴阳二气瓶喷出,瓶口一道黑白二色的灵光喷出,笼罩住了那太监体内散发出的光柱,只是轻轻一吞,就将整个光柱连同崩碎的神魂一口吞下。

        开平城内传来了怒吼声:“谁敢坏本王大计?”

        数百名身穿白色长袍,袍袖、衣摆上密密麻麻满是黑色字迹,墨汁淋漓洒得浑身都是,气息邪异的男子从开平城内冲天飞出。

        他们直勾勾的盯着阴阳道人,声嘶力竭的嚎叫着。

        “打杀,打杀。”

        “吾等匡正朝纲,乃是造福天下的大事,谁敢阻拦,打杀了。”

        “联手,联手……这等邪魔外道,休要和他讲什么规矩伦理。”

        “是也,是也,联手,打杀了去,灰灰了去,哈哈哈!”

        一群神意放肆,气息浮躁,做文士装束的男子纷纷祭起各色笔墨纸砚、戒尺镇纸等物,荡起漫天墨光,纷纷杂杂的打向了阴阳道人。

        阴阳道人看着漫天来袭的攻击,厉声喝道:“尔等敢违逆神皇旨意,出山生事?”

        这些衣衫上满是黑色字迹的白衣文士们,他们的气息虽然邪异,但是他们的功法路数,还有他们使用的那些文宝,明显他们都是白莲宫弟子。

        之前巫铁从娲岛大主母手中,得到了一份燧朝三十六代神皇联名的圣旨,勒令白莲宫、红莲寺、青莲观封闭山门修心养性,任何门人弟子严禁出山行走天下。

        这些白莲宫弟子出现在开平城中,毫无疑问,他们违反了圣旨中的谕令。

        这些文士纷纷狂笑起来,其笑声癫狂、放荡,犹如一群走火入魔的疯子。

        “嘻,白莲宫?我们当然是白莲宫弟子。”

        “嚇,胡说,我们怎可能是白莲宫弟子?”

        “是的了,我们是逆道文人,是被白莲宫开革出派的叛徒啊,我们是大逆不道的逆道文人……嘻嘻!”

        “神皇圣旨?我们不遵从,你能奈我何?”

        数百件千奇百怪的文宝打了下来,阴阳道人头顶宝瓶喷出长长的阴阳二气,朝着漫天文宝一卷,就看到这些文宝‘嗖嗖嗖’的被阴阳二气瓶一口吞了下去。

        宝瓶上黑白灵光一卷,数百文士同时吐血。

        他们留在文宝中的神魂烙印被宝瓶抹杀,他们的神魂受伤,一个个面色惨淡的向后急退。

        “贼子厉害,联手应付之!”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嘶声大吼,他咬破指尖,用自己的血,凌空凭虚书写了一个古拙有力的‘山’字。

        另外数百文士同时咬破指尖,学着这老人的模样,在虚空中凭空用血迹写出了一个个字体不同,但是无不散发出极其厚重之力的‘山’字。

        数百个‘山’字向内一合,然后就真的化为一座高有万丈的血色大山,呼啸着朝着阴阳道人砸了下来。

        阴阳道人脸色一变,头顶宝瓶放出阴阳二气朝着那座血色大山狠狠一卷。

        ‘嗡’的一声,血色大山动荡了一下,阴阳道人七窍同时喷出血水来,狼狈不堪的卷起宝瓶转身就走。

        阴阳道人以先天阴阳大道入道,更是以先天灵宝阴阳二气瓶作为依托斩尸而出。

        他的根基是极其雄厚的,实力也是极其高深的,绝不在所谓的巅峰‘王神’之下。

        但是他毕竟不是巫铁本尊,被数百实力强横的白莲宫逆道文人联手一击,这座血色大山的威能,已经超出了他所能抵挡的极限。

        “混蛋,居然有十个半步尊级。”阴阳道人一边吐血,一边施展先天阴阳大鹏遁法,化为黑白二色流光在虚空中急速逃窜。

        有几个白发老人越出人群,化为墨光想要继续追杀,但是阴阳道人遁法太快,瞬息数万里,弹指百万里,他们只追了数百里地,就惆怅的停下了自己的遁光。

        “逃得好快……呵呵,不过,终究道义、公理在我等手中!”几个半步尊级的白发老人狂热的咆哮着:“诸位同门,道义、公理,在我等手中!”

        “我等,当能整肃社稷,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还百姓一个太平盛世!”

        一名白发老人猛地举起拳头,朝着天空大吼:“诛暴君!”

        数百文士齐声呐喊:“诛暴君!”

        开平城内,身穿赤红色亲王袍服的开平王带着大群文武臣子,笑呵呵的鼓掌大呼:“诛暴君!扶社稷!匡正朝纲!再造乾坤!”

        开平王笑得很灿烂。

        开平王身边的一众王子、还有那些文武大臣们,也都笑得很灿烂。

        在他们狂热的欢呼声中,开平城外数十处军营中,又有新整编的军队驾驶着战舰冲天而起,朝着四面八方开赴过去。

        开平王麾下的大军,如今正在疯狂的扫荡四周封国和州治,战局一片大好。

        开平王踌躇满志的看着那些远去的战舰,缓缓点头说道:“本王若能登基,尔等都是开国功臣,本王定不吝啬列土封疆,让诸位臣公都有一个好结果。”

        一众文武大臣纷纷高声欢呼,朝着开平王跪拜在地,直接以参拜神皇的大礼,向开平王三跪九叩。

        阴阳道人吐着血从开平城败退,然后他又仗着遁法快捷,去了承平城、顺平城打探消息。

        一如开平城,承平城、顺平城也是在疯狂的招兵买马,整编大军。

        承平王、顺平王的王城中,同样出现了身穿白衣,衣衫上满是黑色字迹,行事疯癫、气息邪异的逆道文人。

        这些所谓的被白莲宫开革出门的叛徒当中,颇有不少半步尊级的存在。

        阴阳道人和他们小小的过了几招,发现自己不敌,借助道法玄妙,给承平王、顺平王添了一点堵之后,就迅速的朝着燧武城返回。

        与此同时,五行道人去了德兴城、信兴城、仁信城。

        在这三兴王的王城中,五行道人发现了一群肤色发黑,虽然修炼的是红莲寺的佛门禅功,却将禅功衍化为近乎于魔,同样自称是红莲寺叛徒的光头壮汉。

        这些红莲寺叛徒中,也有数量不详的半步尊级。

        五行道人同样和他们小小的过了几招,放火烧毁了三兴王一批军械辎重,给他们添了点堵后,就朝着燧武城返回。

        而沧海道人则是去了昌定城、盛定城、荣定城。

        在这三定王的王城中,沧海道人遭遇了一群气息驳杂狂躁,行事类似妖魔的道人。

        他们施展的功法神通,完全是青莲观的路子。可是他们和黄皮道人、红丹道人一般,都自称逆道之人,是青莲观的叛徒,他们的所作所为,都和青莲观没有半点儿关系。

        所以,他们自然也就不算是违逆了神皇的圣旨。

        沧海道人借助沧海神珠之威,和这些道人恶斗了一场。凭借一百零八颗沧海神珠的世界之力,沧海道人在巫铁的三尸分身中堪称最强,法力近乎无穷无尽,比巫铁这本尊的法力还要雄厚得多。

        一通恶战,沧海道人掀翻了昌定城,扫平了盛定城,将半个荣定城打成了废墟,硬扛着几个半步尊级的道人施展的盘古真身,用沧海神珠将他们打成了重伤。

        最终还是这些青莲观的‘叛徒’人多势众,沧海道人一通恶斗,自己还是被青莲观的秘法连连重击,最后还是和五行道人、阴阳道人一样,吐血遁回了燧武城。

        燧武城的朝议大殿中,巫铁和裴凤并肩而坐。

        巫铁看着大殿中的一众文武臣子,沉声道:“所以,现在事情很明显,九王背后,就是燧朝的护国三神宗……他们……想要干什么?”

        黄瑯等武国老臣没有开口,他们初来乍到,对燧朝的情势,实在是不清楚。

        一声轻咳,一名原本燧朝西疆西梧州的州主事,在西梧州划给武国后,毅然投入巫铁麾下,如今在武国燧州户殿做事的本土官员走了出来。

        毕恭毕敬的向巫铁行了一礼,这生得颇有几分文秀之气的中年官员沉声道:“陛下,燧朝的护国三神宗,关于他们,我等朝臣之间,倒是有些说法。”

        “所谓,白莲好虚名,红莲重实利,青莲关门坐,一心求长生。”

        “白莲宫,最是好名,有了名,也就有了利。”

        “红莲寺,最是好利,为了利,也不在乎名。”

        “唯有青莲观,实力在三神宗中堪称第一,他们对于名利看得颇为淡薄,平日里也不掺和燧朝国政。天下人都知道,青莲观求的,是长生。”

        “九王同时作乱,身后更有三神宗出手的影子,可想而知,无外乎是名、利、长生三事。”

        “以微臣之见,他们这一次同时出手,让九王同时作乱,怕不是,他们要将名、利、长生,全占了……”这名为钱英的官员轻轻的说道:“实际上,最大的名,最大的利,就是长生……长生,就是突破尊级。”

        巫铁愕然看着钱英,他和青莲观的道人打过交道,他当然知道青莲观在追求什么。

        但是他倒是没想到,钱英能说出这么一番见解来。

        “你说的这些东西……是你自己琢磨出来的?”巫铁颇感兴趣的看着钱英。

        “微臣,平日里就喜欢琢磨一些天马行空的想法……微臣,和昔日的同僚,也颇有不同的观点……所以,陛下君临燧州,其他的昔日同僚,都撤退了,唯有微臣留了下来。”

        钱英小心的对巫铁说道:“微臣家中,也有子弟拜入护国三神宗,微臣平日里,倒是蛮注意收集他们的情报……”

        巫铁缓缓点头,朝着钱英指了指:“黄瑯,人才,要重用……啧,没错啊,长生,这就是最大的名和利。”

        “若是能得长生,自然是要首先打破尊级瓶颈。呵呵,若是能出现一位尊级,白莲宫自然是有了天大的名声,红莲寺自然是有了天大的利益,而青莲观么,他们的根本目的就是这个。”

        “啧,这是逼本王出手啊。”巫铁苦笑了起来:“不过,这次的乱子,怕是本王都收拾不了喽。”

        巫铁话音未落,几名羽人斥候近乎连滚带爬的冲进了大殿。

        “陛下,陛下,西方妖国,有三路大军直逼我朝……他们的先锋,距离边境,只有不到三万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