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零二章 破局契机(2)

第九百零二章 破局契机(2)

        巫铁站在一块高有数丈的晶簇上,抬头望着头顶整整齐齐悬浮着的棺木。

        点点滴滴青色汁液漫天飞舞,不断融入一座座棺木中。

        突然,一声长叹从最高处悬浮着的九座棺木之一中传来:“大道难,难如雏鸡上青天……”

        九座位置最高的棺木中,传出了沙哑的呵斥声:“狗屁不通,大道难,难如狗崽欲吞天……”

        “两位师兄都在放狗屁,大道难,难如火中种青莲……”又一个干巴巴的声音开口了。

        紧接着,三个人就开始相互喷口水。

        “两位师兄,都是在大放臭屁……雏鸡上青天又有何难?点开灵智,传授一门大鹏展翅身法,赠送它万年修为,上青天很难么?”

        “火中种青莲,也很难么?以师弟我的神通,修为,不要说种青莲,什么萝卜、白菜、大番薯,是咱种不出来的?种活人都给你种出来看看!”

        “那,那,那,狗崽子想吞天,难么?给他一道饕餮血脉,赐他混沌吞天神通,将这虚空咬一个窟窿出来,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三个人互不相让,相互乱喷。

        终于,九口棺木中,正中的那一口幽幽开口:“都给闭嘴吧,一群小的看着呢?越老越不像样子了。”

        三个道人闭嘴,顿时地宫中鸦雀无声。

        过了许久,正中那口棺木中有声音传来:“外面,什么个情况了?凑齐了,多少……多少……那个,材料了?”

        巫铁隐身,抬头看着这些棺木。

        呵呵,这些青莲观的道人倒是还有几分羞耻之心,没有说‘祭品’,只是说‘材料’。

        沉默了一会儿,最下方的一层棺木中,最外围的一口棺木内,一道火光一闪,然后这棺木中传出了一个毕恭毕敬的声音:“老祖,我青莲观扶植的三王,已经凑出了,三成材料。”

        巫铁的脸剧烈的抽搐着。

        一股热血混着怒火直冲脑门,两颗眼珠一下子变得猩红。

        三成材料?

        按照迷雾的介绍,一名神明境巅峰的大能,如果通过献祭突破天道禁锢,踏入尊级,要么献祭一千名和他修为相当的高手……要么,普通的人族,要献祭百亿以上。

        三成材料,青莲观扶持的三王,已经屠戮了三十亿普通子民?

        他们作乱,这才几天?

        这才几天啊!

        最高层,正中的那口棺木中,那青莲观的老祖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尽快吧,尽快吧……我们自闭于此,也过了太久太久……我们,实在是熬不下去了。”

        “但是,我们不甘心啊。”

        “我们生而有大智慧,我们生而有大天赋,我们不过百岁,就以踏上神道巅峰,然后万年,十万年,不得寸进,甚至冥冥中,那勾魂夺魄的大寂灭就要降临。”

        “能甘心么?不甘心啊……我们明知这世界无穷无尽,我们明知道这苍穹广袤无垠,我们明知道这天地宇宙,还有无穷尽的风光、无穷尽的奥秘,等着我们去欣赏,等着我们去探索。”

        “我们怎么能甘心呢?”

        “可是,这一方天地,他们不容许啊……他们不许我们再进一步。”

        “我们,也曾经想过,恪守本心,恪守底线,就这么……冥冥而归了罢?可是,我们真的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啊……我们,想活!”

        “活下去,无穷尽的活下去,我们要永恒,要不朽。”

        “曾经我们惧怕娲岛的那群老妇人,但是现在,就连娲岛的核心中,都有人……都有人……”那声音突然变得极其的轻微:“就连她们当中,都有人沾染了邪魔之气……”

        “那么,我们头顶上最可怕的威胁,也就荡然无存了。”

        “时逢乱世,是该为我们,为我们的后辈,图谋出路。”

        “我们,要逆天而行,我们,当打破枷锁,我们的,当获大自在、大逍遥。”

        “传令下去,我青莲观扶持的三王,在收集材料的同时,要打击红莲寺、白莲宫扶持的人。尽可能的击杀他们,阻扰他们,绝不允许,那一寺一宫中,有尊级出现。”

        “只等我们顺利突破,当踏平红莲,扫平白莲,这燧朝,当青莲独尊!”

        十万口棺木中,无数苍老、沙哑的声音同时响起:“这燧朝,当青莲独尊!”

        最高层,那正中一口棺木中,青莲观的老祖满意的笑了起来:“青莲独尊之后,首当其冲,踏平武国……武国的子民数量,真是……让人垂涎。”

        “征服武国之后,当能有数百小儿辈突破尊级……然后,以武国为踏板,按照娲岛传来的坐标,一路横扫征伐。”

        “等我青莲观有十万尊级君临天下,那一直在背后兴风作浪、所谓执掌人族命运的娲岛,也该落幕下台了。”

        “我青莲观,当为人族共主。”

        一众自我封闭、自我禁锢,不知道沉睡了多少年,如今纷纷诈尸还魂的青莲观老道们纷纷呐喊欢呼,一个个兴奋得手舞足蹈,真个给人群魔乱舞之感。

        巫铁不由得摇头。

        十万尊级?

        若真个给你们十万尊级,你们得付出多少祭品?

        一尊就是百亿,十万尊……

        巫铁浑身汗毛炸起,这些自我囚禁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老鬼,他们的心态已经彻底扭曲,他们已经完全不把自己当做一个人类。

        他们,已然是另外一种生物。

        巫铁毫不犹豫的,一把捏碎了掌心开始发烫的剧毒印玺。

        “算起来,我和你们一般,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起码,我还有一份怜悯之心。”

        “我,起码能做到怜悯弱者,慈悲草民……而你们……”

        “我不说我比你们就好多少,但是起码,我不会像你们一样坏得毫无底线。”

        巫铁脑海中,闪过了自己幼年、童年、少年时期的生活场景。

        庞大的神魂力量,足以让他挖掘那些他已经遗忘许久的事情。

        比如他刚刚出生的场景,他在娲姆怀中哺乳的场景,他被巫战带着,从娲谷一路返回巫家石堡的旅程。

        他的幼年,他的童年,他的少年。

        有父亲,有兄长,有那些憨憨的、可爱的侏儒、矮人小崽子们。

        还有巫家石堡豢养的那些大蜥蜴,几条大石蟒。

        那些牛头战士,狼人战士。

        尤其是那些牛头,他们永远都吃不饱,但是他们会饿着肚子,把口粮省下来分给别人。他们在战斗时嗜血如狂,但是在闲暇时,他们却都是一头头憨厚忠诚的老牛头。

        对了,不能让他们喝酒,这群家伙,喝起酒来,能把巫家石堡喝破产。

        还有那些矮人、侏儒矿工,他们的辛勤劳作,撑起了巫家石堡的发展。

        过于强大的神魂力量,让巫铁甚至回想起了巫家石堡每一个侏儒、每一个矮人、每一个牛头、每一个狼人的名字和他们的长相。

        还有,已经将他的生命彻底燃烧,成就了巫铁的灰夫子。

        灰夫子曾经给了巫铁狈的祝福,那等祝福之力,在如今的巫铁拥有的力量体系中,微乎其微,几乎不值得一提。但是巫铁依旧能感受到灰夫子的存在。

        他的力量,他对巫铁的关爱,一直存在于巫铁的体内。

        对了,还有老铁,还有大铁,还有魔章王,还有铁大剑,还有追随巫铁一路行来的鲁嵇、炎寒露、石飞等等……

        当然,还有裴凤。

        相争,相识,相友,然后,情谊自然而然的到了友情之上。

        哦,还有,白鹇和朱鹮,也是不能忽略的。白鹇,白鹇……巫铁还记得她在战舰护栏上,仰面眺望天穹的模样。

        那个娴静的女子,是否还保持了破开天穹,眺望天地宇宙的雄心呢?

        “我不是一个纯粹的好人,在我的人生中,掺杂了太多的血和恶。”

        “但是,我还能记起这些人,想起他们的时候,我的心,还能感受到温暖和悸动……那么,我就比你们这些墓中枯骨强出不少。”

        “我只希望,我能不泯本心,我能始终有情、有意、感恩、怀德,我可以不择手段,但是我希望我不择手段所做的一切事情,对得起……我的良心。”

        “我不做虚伪的辩解,我只是去做我自觉我应该去做的事情。”

        “若天地有感,还请天地判决我今日所行。”

        “纵使粉身碎骨……我只求我所做所谓俯仰之间无愧天地,无愧本心。”

        万毒鸩尊的本源剧毒可怕无比,五彩斑斓的毒气瞬间扩散开,几乎是同时侵入了十万口棺木中。每一口棺木上,都有一枚拳头大小的剧毒印玺的虚影浮现。

        然后,十万口棺木同时发出惊怒交集的咆哮声。

        “是谁?”

        “是毒!”

        “看护山门的,都死光了么?”

        “大胆,谁敢挑衅我青莲观?”

        “不好,这毒……是尊级大妖的妖毒……快,快……”

        “开启护山大阵,快……隔绝毒素……”

        “不好,这毒,来不及了……”

        巫铁右掌一翻,‘轰’的一声,一座用血色骨骼组成,造型狰狞扭曲,如妖如魔如鬼如怪,通体散发出无穷尽的扭曲凶狞之气的百丈高祭坛,就重重的摔了下来。

        这座祭坛,是幽冥鹏尊献上的宝贝。

        当年,幽冥鹏尊就是用这座祭坛,成就的尊级。那时候,他还是一头资质卓绝的大鹏巨妖,在某位妖尊陨落后,他被从沉睡中苏醒的老疙瘩选中,由老疙瘩亲自出手掳掠了足够的祭品,亲自主持献祭,帮幽冥鹏尊成就了妖尊之位。

        这座祭坛,也是老疙瘩亲自屠戮了十万大妖,抽取他们体内最珍贵的一根妖骨搭建而成。

        祭坛一出,滔天的煞气妖气邪气席卷地宫。

        十万名已经被剧毒印玺弄得昏天黑地动弹不得的青莲观老道齐声狂叫。

        他们一个个声嘶力竭的呼喊着自己的后辈弟子的名字,但是整个地宫都被巫铁扭转了青莲观的护山大阵,用青莲观自家的护山大阵将地宫封得结结实实。

        一点声音都传不出去,外界的人除非攻破整个青莲观的护山大阵,否则他们也进不来。

        最上层的九口棺木中,九道灵光冲天而起。

        金光、紫光、红光、青光、白光,璀璨夺目的灵光浩浩荡荡、威严无比,九件品质不在沧海神珠之下,威能浩瀚无匹的先天古宝腾空而起,颤巍巍的朝着巫铁落了下来。

        这九件古宝威能极其庞大,九件古宝联手打下,压得巫铁都不由得眯眼、闭嘴,屏住了呼吸,浑身骨骼发出‘咔咔’巨响,巨大的压力,让巫铁都难以站直身体。

        大道熔炉冲出,滔天烈焰席卷。

        五彩神光,阴阳二气,万化劫手,盘古真身……外带法天象地、三头六臂、拿星摘月、摩弄乾坤……

        诸般大神通,巫铁在这一刻倾力施展。

        他体内磅礴的,比普通神明境巅峰不知道雄浑多少倍的法力犹如潮水一般涌出。

        普通神明境巅峰施展一招就会耗尽法力的大神通,巫铁一口气砸出了三百多种。

        尤其是万化劫手,这门神通专门破解他人的神通秘术,专门用来收服他人放出的灵宝兵器。加上专门收取他人兵器宝物的五行神光、阴阳二气,九件先天古宝同时发出惊恐的震鸣声。

        放在正常时刻,这九位青莲观的老古董联手一击,使用的又是这等威能庞大的先天古宝,就算巫铁都不敢轻易对抗。

        但是这九位老古董,也不知道自我封禁了多少万年,他们的生命气机衰败到了极致,一身神通法力,能否发挥出百分之一都难说。

        他们本身,不值一提。

        单凭九件古宝,失去了他们的掌控,九件古宝能发出的威力也就极其有限。

        万化劫手重重轰了上去。

        九件古宝当即爆发出夺目的光芒,九位老古董和他们的联系当即变得摇摇欲坠。不等棺木中的九个老古董应变,五行神光、阴阳二气有如潮水一样涌来,拖着九件古宝就往大道熔炉中飞去。

        大道熔炉喷出的滔天烈焰席卷而来。

        这可是吞噬了闇魂神族三件至尊神器,还有巫铁无数珍稀材料,庞大的功德之力才最终铸成的后天至宝。

        更不要说,他在北边边疆,还熔炼了一尊怪尊的本源,更是让大道熔炉变得格外的神异。

        大道熔炉一声震鸣,九件古宝发出一声哀鸣,身不由己的被拖拽了下去。

        巫铁施展盘古真身,双手重重的轰在了大道熔炉上,体内法力顷刻间消耗了九成以上,大道熔炉表面三千颗大星、八万四千颗小星同时亮起,星光化为一团混沌涡流急速流转,熔炉中顿时演化为天地未开时的鸿蒙世界。

        九件先天古宝一声悲鸣,躯体当即裂开了无数裂痕。

        九口最高处的棺木中,九位青莲观的老古董齐声咆哮,气息骤然弱了下去。

        十万口棺木中,不断有各色先天灵宝、先天灵兵,乃至后天炼制的,但是威能比起先天灵兵丝毫不弱的大道神兵轰出。

        大道熔炉来者不拒,炉口赤红色的火焰变成了灰蒙蒙的混沌色泽,张开大嘴将所有灵兵、灵宝、神兵一口吞下。

        剧毒印玺骤然亮起,十万口棺木中同时惊呼,然后再无半点反抗之力。

        “有劳诸位,成全。”

        “与其诸位祸乱燧朝子民……不若,请诸位被本王祸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