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零四章 十大尊印

第九百零四章 十大尊印

        时间、空间、雷霆。

        三枚精巧的,半透明的印玺悬浮在巫铁脑海中,成品字形围住了正中一点酒坛大小的先天灵光。

        何谓先天灵光?

        抛开肉身,舍弃灵魂,人族,或者说天地间一切生灵,在这天地间、在这轮回中的一点痕迹。

        肉身只是外部屏障,神魂只是中层躯壳,唯有这一点先天灵光记载了一个生灵的一切,是一切的最初,是一切的源头。

        抹杀肉身,神魂可以夺舍。

        抹杀神魂,灵光可以轮回。

        抹杀灵光,彻底烟消云散。

        这一点灵光,就是真性,就是真灵,就是烙印,玄而又玄,重要无比。

        从淬体,到感玄,到重楼,到命池,到胎藏,到神明……之前的所有水磨工夫,都是锻造这一点先天灵光,最终的目的,就是让他凝聚、提炼、最终破壳而出。

        从今以后,躯壳、神通、法力,都只是手段。

        最终的目的,就是强大、神异这一点先天灵光,强大这一点天地间的烙印和痕迹。

        当这一点烙印和痕迹足够强大,强大到足以在天地宇宙的本我意识,也就是大道之中留下自己的深深印痕时,也就是所谓的‘寄托天地之间’,从此‘永恒’,从此‘不朽’。

        从此‘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光’。

        更有甚者,传说中的逆天大能,以自身这一点先天灵光侵蚀大道,吞并大道,最终超越大道。

        于是乎,天地崩毁而自身逍遥,日月熄灭而本尊长生。

        真正的长生久视,片尘不染,就是这般境界,就是这般让人遐思无限。

        只是这些,距离巫铁还太遥远。

        原本强大的一丈六尺完美之躯,随着三枚道印的凝聚,已经变得有点形容枯槁。体内精气神,总共消耗了三成有余,巫铁甚至觉得,五脏六腑不断有一阵阵虚弱感传来。

        不仅是身躯是虚弱的,就连这三枚新凝成的道印,都给巫铁一种虚幻感。

        刚刚凝成的道印,已经能够直接调用天地大道之无穷威能。

        但是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这道印就和世俗朝廷的官印一般。

        一品,二品,三品……官衔不同,权柄不等。

        新生的道印虚无、空泛,需要不间断的修炼,从对应的天地大道中提炼大道精粹,不断的强壮那一点先天灵光。

        道印也分境界。

        一重道印,就只能调动天道一成威能。

        二重道印,就能够调动天道二成威能。

        以此列推,尊级大尊,同样也有实力高下之分。

        巫铁体内的法力,刚刚也消耗殆尽,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发出焦灼空乏的呼声。

        巫铁启动了空间道印。

        下一瞬间,以青莲观山门为核心,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相距青莲观有千万里之遥的虚空中,四个边长百万里的立体空间中,所有天地元能瞬间消失。

        下一瞬间,这些天地元能同时出现在巫铁体内。

        放在往昔,巫铁还要运转功法,将这些天地元能转化为自身法力,这才能囤积在体内。

        但是此刻三枚道印直接散发出无穷的天道威压,所有天地元能没有丝毫躁动、反抗,直接就化为最为契合巫铁身躯的法力,水乳--交融般和巫铁身躯融合。

        体内的空乏感消失了一些,法力补全了三成左右。

        巫铁依法施为,短短一个呼吸间,他的法力已经彻底补全。

        巫铁心中生出了明悟。

        到了尊级,固然是调动天道之力的蛮横对撞为主要的应敌手段。但是神通秘术,依旧不可缺少。

        同样品阶的尊级,在同品阶的法术中,附着的法力多少,依旧能够决定两个尊级的高低和强弱。

        同样是一个不怎么恰当的比方。

        同样的两个七品官员拿出官印比较权势,一个七品官员身后站着数十个衙役、捕快,另外一个七品官员莫名其妙的,身后站了十万个衙役和捕快。

        敢问哪个七品小官的底气更足?说话更有力量?

        拥兵十万的七品官儿,甚至敢于和六品、五品的官儿别别苗头了吧?

        所以,巫铁这一身浩浩荡荡、无边无际的法力修为,哪怕踏入了尊级境界,他依旧占了极大的优势、极大的便宜。

        看了一眼变得空荡荡的青莲观地宫,巫铁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伸手在大道熔炉上拍了一巴掌。

        大道熔炉被刚刚的毁灭气息压出的裂痕快速的愈合,他对炉体内的那些古宝、灵兵、灵宝、神兵的炼化速度,骤然提升了百倍不止。

        一件件灵兵、灵宝、神兵发出凄厉绝望的悲鸣,不断被大道熔炉熔炼吸收。

        大道熔炉的气息变得越发幽深、恐怖,甚至隐隐让此时的巫铁都感到心悸。

        大道熔炉中,那九件品阶和沧海神珠不相上下的先天古宝,同样发出了绝望的悲鸣。甚至有一道道奇异的神魂波动不断的联系巫铁,他们同时向巫铁放出了臣服的念头。

        “纵然神兵亿万……本王又不是属蜘蛛的,要你们这么多作甚?”

        巫铁冷哼一声,将黑剑和太初冕也丢进了大道熔炉。

        刚刚被炼化的那些灵兵、灵宝、神兵所化的混沌精元,不断的被黑剑和太初冕吸收,从本源上提升着两件至宝的威力。

        巫铁再次向四周张望了一阵,摇摇头,身体一晃,直接消失。

        凝聚了空间道印,虚空于巫铁,就犹如通衢大道,正经的遁术、遁法,于他已经是鸡肋。想要去何处,心念转动间,他就能直接破开虚空挪移而去。

        配合上凝聚的时间道印,巫铁如今堪称,世间最难击杀之人。

        你根本无法捕捉到他的本尊所在,不知道他身处何方,不知道他身处何时,你如何攻击他?如何杀伤他?

        就算同为尊级存在,想要对付巫铁,怕是也要伤透脑筋。

        一路瞬移赶路,身形飘忽,虚空中一条身影浮现,下一瞬间就到了数亿里之外。

        什么大鹏展翅,扶摇直上九万里,一振翼间飞出百万里,这等惊人的速度,在此刻的巫铁面前,完全都是笑话。

        没多久,巫铁从青莲观,直接赶到了红莲寺。

        一如青莲观,在红莲寺地下,大和尚们同样修建了一座辉煌夺目、气势雄浑的地宫。

        相比青莲观,红莲寺地下自我封禁的大和尚,数量只有区区三万许。

        但是和青莲观的那些老道一般,这些自我封禁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大和尚们,如今一个个通体煞气冲天,都在热情洋溢的讨论着,如何借助这一番动荡,突破尊级的事情。

        按照辈分高低,大和尚论资排辈的,排出了突破尊级的序列。

        万事俱别,只欠东风。

        大和尚们开始憧憬突破尊级之后,他们能够获取多少寿命,他们能够获取多强的实力。

        他们更是在夸夸而谈,激情澎湃的讨论未来他们或许有机会,一窥传说中太古神话时代的佛陀果位。

        巫铁在这些大和尚身边,静静的倾听了好一阵。

        然后,他苦笑摇头。

        无论这些大和尚,之前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

        无论他们是否受到了外力的影响,无论是否如迷雾所言,在这些大和尚身边,出现了智慧神族其他神灵的精血分身,是否是因为他们的蛊惑,让这些大和尚失去了佛心,彻底的沦落。

        总之,他们现在,不能算是好人。

        他们是红莲寺扶持三王,祸乱燧朝的靠山,是他们的底气。

        所以,祭坛再出,巫铁毫不手软的依法施为,将这三万许大和尚同时化为乌有。

        让巫铁诧异的是,这些大和尚或许是因为佛门性命同修的缘故,他们的身躯一个个打磨得犹如不坏金刚,三万许大和尚,居然让他顺利的凝聚了两枚道印。

        这两枚道印,巫铁选择了‘阴’、‘阳’大道。

        脑海中,先天灵光膨胀到了水缸大小,巫铁越发觉得,他对于这一方天地看得更加清楚,好似鱼儿处在水中,无比的自由,无比的自在,无比的灵动,无比的惬意。

        他更能感受到,自己好似一翻手之间,就能掀起一方天地的惊涛骇浪,能够摧毁一切,也能造化一切。

        当然,这只是力量飙升后的错觉。

        以巫铁如今的修为,距离那等一念万物生、一念万物灭的境界,还不知道差了多少个十万八千里。

        深夜时分,巫铁来到了白莲宫禁地。

        或许是同病相怜的缘故,或许是,想要在棺材里给自己找个说话聊天的小伙伴?

        青莲观的老道们选择了大家共聚一堂,红莲寺的老和尚们也欢聚一室,白莲宫禁地中,数量庞大的老先生们,也都笑呵呵的囤在了一块儿。

        让巫铁诧异的是,这些白莲宫的老先生们,数量可比青莲观、可比红莲寺多出了许多。

        他们的数量,比青莲观、红莲寺的老古董们加起来还要多了一倍有余。

        可见,这些平日里正气凛然的老先生们,心里最是怕死的。

        也就难怪他们白莲宫的弟子一代不如一代,到了这一代的白素心这里,连堂堂山长修炼出的浩然正气,丢走歪了路,完全成了面子货。

        同样站在一众老先生们当中倾听了一阵。

        巫铁不由得摇头。

        一如青莲观、红莲寺。

        或许是漫长岁月积攒的欲-望,在漫长的酝酿后,经过某些引子彻底的爆发了吧。

        或许是绝望,或许是希望,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稀奇古怪的念头。

        总之,白莲宫的这些老先生们,他们的癫狂比起青莲观和红莲寺有过之而无不及。

        尤其是,读书人心眼多,脑筋转得快,他们热烈的探讨着一个个独霸燧朝,然后从燧朝出发,将周边的所有能找到的陆块全部纳入统治,然后将天下化为‘猎场’的宏图大计。

        他们甚至已经计议妥当了如何覆灭青莲观、如何颠覆红莲寺的计划。

        而且,巫铁居然觉得,他们提出的计划颇有几分成功的把握,如果不是巫铁插手,任凭九王之乱这么折腾下去,最终的胜利者,搞不好还真是白莲宫的这群老先生。

        倾听了许久,巫铁摇头。

        没有一个还有一点点怜悯之心,没有一个还有一点点的道德底线。

        这些老先生,已经变成了幽若、迷雾那样的神灵一般,完全将天下黎民,当做了生杀予夺的‘祭品’。

        或许是因为活得太长久了,他们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人’。

        他们已经,将自己当做了凌驾众生之上的‘神’。

        如果不是因为还有师门的牵扯在这里,如果不是因为,还有师门的戒律在这里,如果不是,还有白莲宫各方势力的牵扯和平衡在这里。

        巫铁甚至怀疑,白莲宫早就冒出了不少的尊级。

        因为他们话里话外,时常流露出了这样的意思——他们甚至认真的考虑过,用白莲宫弟子作为祭品的可行性。

        仅仅是因为相互的牵扯和限制,他们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有了这个计划,只是没能来得及付诸实现而已。

        “我杀得,心安理得。”

        巫铁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低声喃喃道:“我双手血腥……但是……”

        五颗道印悬浮在先天灵光旁,灵光冲天而起,无数回忆画面再次闪过。

        一幅幅温情、温馨的画面,让巫铁有点躁动,有点混乱,有点扭曲的心,逐渐的平静了下来。

        “嗯,老铁啊……你的资料库里面,那个扳道工悖论……我想,我比较幸运,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牺牲少的,有罪的,存活多的,无罪的。”

        “当然,我承认,我在为我的所作所为找借口,但是,能够找到借口,这就是好的。”

        “起码,因为这些微弱而无力的借口,我好似攀附在悬崖上的倒霉蛋,手里抓着一根救命的枯藤,不至于让我彻底的沦陷为魔。”

        “我希望,我能铭记心中那些温暖的、友善的东西。”

        “我希望,我能够铭记,我今日的所作所为,都是手段……我一定,一定,一定,不能将手段作为最终的目的。”

        “我希望,如果我真的有一日,彻底的迷失了今日的初心……那么,在我巫铁祸乱天下之前,能有人将我杀死。”

        “我希望如此,希望如此……”

        “希望,真的是人类最美好的德行。我希望,我的所作所为,最终都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不多久后,伴随着白莲宫一众老先生们的怒吼和谩骂,还有绝望的嘶吼,五行道印凝成。

        一共十枚大道印玺,照耀得巫铁一丈大小的先天灵光光芒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