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零五章 杀怪

第九百零五章 杀怪

        “这都是什么玩意啊!”

        北边,老铁万分愁苦的拍打着身上不断长出来的黑色曼陀罗。

        城外,漫山遍野的黑色曼陀罗长得葱葱郁郁,无数拇指大小的红色小人蹦跶着,欢呼着,弹奏着各色稀奇古怪的乐器。

        城内,普通的燧朝边军已经撤离,只有无数不受这音乐影响的巨神兵停驻。

        数十万巫族儿郎组成了军阵,在数百巫族长老的统辖下,数十万人的神魂连贯一气,化为一个异常强大的神魂组合体,勉强抵挡住了这些小人儿的灌脑魔音。

        这些日子,抛开已经撤退的燧朝边军,这附近的军城中,就连老鼠、蟑螂之类的小虫子,都在这些小人儿的疯狂弹奏下,因为浑身抽搐一般的舞蹈统统的暴毙。

        这魔音,倒也罢了,总还有抵挡的法子。

        可是那莫名其妙的,总是从你毛孔中长出来的黑色曼陀罗,就让老铁都心里发毛。

        莫名其妙的,只要身躯上长了这些黑色的花朵,就会放屁、漏尿、呕吐、抽筋,甚至喝口凉水都真的会呛得你咳出血来。

        各种倒霉的事情不断发生,哪怕组成了巫阵的巫族儿郎,都莫名其妙有中招者。

        老铁正在抱怨的时候,城内军阵中,一个巫族儿郎鼻孔里突然长出一朵黑色曼陀罗,他一巴掌拍碎了鼻孔里长出的花朵,然后就猛地打了个喷嚏。

        一个喷嚏,两个鼻孔里血如泉涌,更有淡淡的腥味传来,血水中混杂着清澈的粘稠汁液,这个巫族儿郎连脑脊液都喷了出来。

        只是一个呼吸间,体内鲜血喷出六成,脑脊液几乎流干。

        这个巫族儿郎仰天就倒。

        两具巨神兵急忙走了上去,熟门熟路的扛起这个巫族儿郎,脚下喷出赤红色火光,迅速带着他向后方三万里外的战备营地撤退。

        “小铁啊,再不想想法子,可有点撑不下去了。”

        老铁愁眉苦脸的看着站在身边的五行道人和阴阳道人。

        五行道人和阴阳道人沉默不语,三具分身中,修为最强的沧海道人也是垮着脸,没能发出一个字。

        城外,是北边怪国最不可测的诡异,传闻由红莲寺一尊佛像诡变而成的怪尊。

        这怪尊名曰‘黑花轮回佛’,本体是红莲寺供奉的一尊,传闻是太古神话时代,佛门坐镇轮回的一尊无上大能。后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缘故,这木雕的佛像,居然生出了灵智,发生了不可测的变故。

        红莲寺内,无数的佛像中少了一尊木像,而北方怪国,多了一尊怪尊。

        巫铁之前依仗乾元神钟和大道熔炉,重伤了两尊来袭的怪尊,却唯独拿城外这黑花轮回佛没半点儿法子,以巫铁的能耐,都无法找到这黑花轮回佛的本体何在,更不要说攻击他了。

        ‘叮、叮叮’的清脆撞击声传来。

        在那漫山遍野的黑色曼陀罗花丛中,一架奇异的轿子慢悠悠的行了过来。

        抬着轿子的,不是人,而是四面镜子!

        老铁瞪大了眼睛。

        沧海道人、五行道人、阴阳道人同时瞪圆了眼睛。

        站在城墙上的几位巫族长老,也是一脸诡异的看着那披红挂彩,打扮得好似出嫁婚轿的轿子。

        四面镜子,一面水晶圆镜,一面青铜椭圆镜,一面海棠花状的琉璃镜,一面八角形的黄铜镜。四面镜子高有一丈上下,镜体上生出了一对儿胳膊和腿子,摇摇摆摆的扛着轿子就朝军城行了过来。

        “唷,这里敲锣打鼓的,热闹着呢?”镜子里,一声娇滴滴的怪笑声传来。

        随后,轿子停在了离城二十里的位置,轿子的帘子猛地掀开,一面通体萦绕着淡淡的半透明黑气,色泽青黑的青铜大方镜猛地从轿子里窜了出来。

        这大方镜在轿子里的时候,不过几尺高下,一到了轿子外,就骤然化为十几丈大小。

        寒气森森的镜面喷出数十缕玄光,老铁等人骤然看到自己的影像在镜面中一闪而过。

        “不好……小心!”精通巫咒之道的几位巫族长老急速在自己身上布下了数十重防御巫咒,他们刚刚开口提醒老铁等人,莫名的攻击已经无声无息的袭来。

        沧海道人、五行道人、阴阳道人闷哼一声,他们的血肉整个化为一缕青烟飘散,只留下了色泽各异的骨架裹着五脏六腑,浑身血淋淋的好不瘆人的站在原地。

        老铁则是怒骂一声,他的四肢‘咔嚓’一声,直接齐根脱落,随后一条血线从左到右,从他的脖颈处缓缓出现,一点点的划过他的脖颈。

        血水喷涌,眼看老铁就要被无形的攻击直接斩首。

        老铁一声长啸,他身上一套通体漆黑的甲胄浮现,甲胄上先天阴阳二气冲天而起,绕着他就是猛地一旋。

        ‘嚓嚓’声中,刚刚脱落的四肢猛地回归原位,老铁体内精血气息奔涌,断裂的肢体快速的拼凑在本体上。只是伤口附近有一股邪异莫名的力量阻挠,老铁倾尽全力,伤口依旧在不断的修复,却又不断的出现。

        而老铁的脖颈上,鲜血越冒越凶,渐渐的血水犹如喷泉一样喷了满地都是。

        那面硕大的青黑色青铜大方镜欢快的在黑色曼陀罗花中蹦跶着,不断发出娇滴滴的嘶吼声:“断了,断了,嘻嘻,就要断了!”

        城外漫山遍野的黑色曼陀罗花蕊中,无数拇指大小的血色小人儿同时放下手中兵器,双手叉腰,欢快的蹦跶着,同时高声呼喊:“断了,断了,嘻嘻,就要断了!”

        老铁双眼凸起,恼羞成怒的看着城外的那些诡异存在。

        他从嗓子眼里不断发出不甘心的怒吼:“放在老子当年,你们这些蠢货……老子一指头能戳死一百个啊!”

        无数的血色小人儿呆了呆,然后同时的鼓掌欢呼,越发蹦跶得欢快。

        “好汉,不提,当年勇……落魄,英雄,不如狗!”

        无数血色小人儿欢呼,雀跃,大声喊出了让老铁气急败坏的调侃之语,然后他们捡起了自己的乐器,继续欢快的吹吹打打起来。

        就在这时候,沧海道人、五行道人、阴阳道人的身体同时一动。

        一种极其微妙的气息从四面八方的虚空中,不断涌入他们身体。

        他们双眼放光,然后同时大笑了起来。

        那是一种极大的欢喜,极大的愉悦,好似耕种的老人看到了田野中鲜嫩翠绿的麦苗,好似农桑的妇人见到了从小小卵壳中破壳而出的小蚕儿,更好似做枯死禅关的老僧人,突然走出了那自我囚禁的门槛,看到了漫山遍野的大树正在萌发嫩芽。

        生命,感动,跃迁,然后无穷无尽的欢喜和自在。

        三尊巫铁的三尸分身同时仰天长啸:“吾之道,成矣。”

        五行道人头顶五彩神光喷薄而出,宽达百里,高有数万里,上冲苍穹,下压幽冥。下一瞬间,五彩神光向内一合,无穷无尽的天地元能席卷而来,五颗色呈五彩的大道印玺轰然凝聚。

        阴阳道人微微笑着,抚掌轻叹:“阴阳之道,天地万物,何物无阴阳之别?”

        和最基本,最基础的五行大道相比,阴阳大道更高深,更高妙,更涉及广博。

        黑白二气从阴阳道人头顶喷出,然后黑白一分,两颗大道印玺滴溜溜的旋转着,悬浮在了他头顶。然后两枚大道印玺轻轻的对撞,‘咔嚓’一声巨响,一道狂雷滋生,随之又有一道雷霆道印凝聚。

        雷霆道印疯狂的向着四周击打,黑白道印围绕着雷霆道印一阵旋转,于是虚空荡起了涟漪,空间涟漪中一丝丝岁月气息浮现,空间、时间两枚道印也随之在阴阳道人头顶浮现。

        沧海道人向阴阳道人、五行道人稽首一礼:“恭喜,恭喜。”

        阴阳道人、五行道人同时大笑:“同喜,同喜。”

        沧海道人微微一笑,一百零八颗沧海神珠雀跃而出,绕着他周身一阵盘旋,灵光奔涌中,沧海神珠悄然回归体内。

        沧海道人借助沧海神珠的世界之力,隐去了自己凝聚道印的异象。

        他修的是世界之力,世界之力最为包容广阔,阴阳、雷霆、空间、时间、五行,一共十颗道印凝聚,一颗颗都和巫铁本尊凝聚的道印没有丝毫区别。

        城外,那青铜大方镜,还有无数的血色小人儿同时呆滞。

        他们抬头,看着城头上站着的沧海道人、阴阳道人、五行道人,那青铜大方镜发出一声尖锐的唿哨声,然后蹦跶着就往自己来时的轿子窜了过去。

        五行道人放声大笑:“此刻若是还让你逃走,我等还要不要脸了?”

        双手一搓,五行道人十指向前一搓,顿时漫天极细的五彩光针飞射,带着刺耳的尖啸声撕裂虚空,硬生生将一片完好的空间戳得比筛子还要难看。

        大五行灭绝神光,这是太古神话时代五行大道有数的超强神通,但凡身在五行之中,没能超脱五行、跳出三界的人和物,无不被他死死克制。

        就算超出五行,跳出三界,超脱了红尘的那些逍遥大能,大五行灭绝神光同样对他们有极强的杀伤力。

        前方那青铜大方镜,他本体就是一面青铜大镜子,他固然是一尊邪异无比的怪尊,但是他并没能跳出五行的约束。他犯下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在短短二十里的距离外,直接暴露在五行道人面前。

        无数五彩光线撕裂虚空,狂野袭来。

        青铜大方镜连一声绝望的惨嚎都没能发出,镜面就被戳出了无数的窟窿眼。

        ‘咔嚓’一声,青铜大方镜连同他的轿子,连同抬轿子的四尊小怪,无不在铺天盖地的五彩光线中化为乌有。

        虚空剧烈的震荡着。

        一尊怪尊硬生生被五行道人的神通打杀,一道直径高达数万里的光柱就要拔地而起。

        五行道人放声大笑,他身后五彩神光一卷,青铜大方镜陨落后留下的所有气机,全都被五彩神光兜走。

        五行道人突破之后,本来气息下降得厉害。

        凝聚道印,对精气神的消耗都堪称恐怖,但是得了青铜大方镜的全部修为补充,五行道人的气息迅速稳定了下来。虽然比之前弱小了不少,可是起码那种浮动感彻底消失了。

        无数黑色曼陀罗随风摇晃,无数站在花蕊中的血色小人儿目瞪口呆的看着城头。

        沧海道人上前了一步,他手一指,这一次,只有一颗沧海神珠喷出。

        沧海神珠放出蔚蓝色的水光,波光粼粼,照耀周天。

        无数黑色曼陀罗随风而化,化为一缕缕黑烟飘散,那些血色小人儿更是发出惊天动地的尖叫声,一个个随着黑色曼陀罗的消失而炸开。

        一声低沉的冷哼声远远传来,好似前方的数十万里宽广的山野都轻轻的动了一下。

        一股绝强的反噬之力重重撞在了沧海神珠释放的世界之力上,沧海道人身躯剧烈的晃动了一下,他沉声道:“还请两位襄助……这位黑花轮回佛,修为远在吾等之上。”

        五行道人、阴阳道人同时点头微笑,五行道人身后五彩神光铺天盖地向前席卷,阴阳道人头顶阴阳二气犹如两条长龙飞扑而出。

        沧海道人更是不再托大,他再次将一百零八颗沧海神珠全部祭了出来。

        城头上的巫族长老们已经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巫族这一代涌现的瑰宝小儿郎,那叫做巫铁的小崽子,显然已经做到了无数巫族先辈没能做到的事情。

        尊级!

        定然是尊级!

        “妙哉!”一个个巫族长老满是皱纹的老脸笑得好似菊花绽放,他们齐声呐喊,城内庞大的巫阵顿时全力运转起来。

        一位精通巫咒的巫族长老一声轻喝,以他为核心,他牵引数十万巫族儿郎凝聚的庞然巫力,轻轻一掌拍在了沧海道人后背上。

        沧海道人作为巫铁的三尸分身,对于巫族的秘术自然也是知之甚详,他立刻牵引这股磅礴之力,融入了自己体内的大道印玺。

        经过大道印玺的加持后,一道无形无迹、阴损刻薄、狠辣阴险、极其凶厉的巫咒爆发开来。

        之前黑花轮回佛对巫族儿郎多有杀伤,这就是冥冥中斩不断的因果牵扯。

        巫族的巫咒,最是能根据因果杀人。

        这道诅咒席卷而出,前方万里外,一座大山突然无声无息的崩塌,一尊尺许高的木雕佛像从崩塌的山体中暴露了出来。

        一百零八颗沧海神珠鱼贯落下,‘轰’的一声巨响,木雕佛像本体并没有多么强悍,直接被一击轰成了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