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零七章 退魔,斩鬼

第九百零七章 退魔,斩鬼

        “魔祖!”

        红莲魔尊仰天嘶吼,他体内不断传来类似铁链崩断的巨响,引得四周虚空乱晃,裂开了一条条极细的裂痕。

        踏入神明境,神魂之力不断和神躯融合,让胎藏境时参悟、领悟的大道道纹铭刻在神躯之中,铸尊级根基。

        每一位尊级,神躯内或多或少,铭刻了一条条大道纹路,这些道纹犹如铁链,盘桓缠绕在神躯中,和整个神躯融为一体,是神躯和天地交流、和天地互通的桥梁。

        巫铁的重拳,轰破了红莲魔尊的神躯,强行撕裂了他体内一条条完美的道纹。

        道纹崩碎的声音传遍方圆亿万里,无数人都听到了那一声声或者清脆、或者沉闷的迸裂巨响。

        红莲魔尊的气息在飞速的崩塌。

        尊级大能,神躯已经近乎定型,犹如烧好的瓷器,之前参悟的道纹完美融入之后,若无天大造化、天大气运、天大毅力,尊级的神躯几乎不能再进一丝、不能再变分毫。

        故此,尊级大能的神躯寻常人根本伤损不得,但是一旦受损,就好似烧好的精美瓷器裂开了缺口,想要补全,那真是万难的事情。

        巫铁一拳在红莲尊者身上破开了一个水桶粗细的窟窿,一条条大道道纹迸裂,红莲尊者感觉自己的整个身躯都在崩溃。

        虽然对于尊级存在而言,肉身就算彻底毁灭,也能有无数的法门或者夺舍重生,或者转世轮回,甚至能够不泯前因,在婴孩时就能重修成大神通。

        但是这毕竟是陪伴了自己多少万年的本尊躯壳,哪里舍得就这样丢弃?

        尤其是,红莲魔尊出身红莲寺,这具身躯修炼了红莲寺的秘传佛陀金身,强大、蛮横,单纯蛮力都拥有尊级的战力,他又如何舍得就这么白白放弃?

        无论夺舍,或者轮回,想要得到这么一具完美的身躯,那得耗费多少万年的辛苦打磨?

        红莲魔尊嘶声尖叫,向玄骨魔祖和血海魔祖求救。

        黑剑一剑将措手不及的血海魔祖撕成了两片,庞大的血海中浊浪翻滚,无数扭曲的人脸在血海中若隐若现。两片血海之间,无数条蠕动的鲜血触手伸展出来,触手相互拉扯着,就要将两片血海重新合为一体。

        六欲魔尊歇斯底里的冲了上去。

        之前他们用天魔焚身法,消耗了巨量的本源,好容易才打伤了血海魔祖,此刻哪里能这么轻松让他愈合本尊?

        六团魔光膨胀到千里大小,然后直接化为六张大嘴,朝着被撕裂的血海就是狠狠一口咬下。

        所有人都听到了‘咔嚓’一声脆响,然后是无数道纹迸裂的巨响传来。

        血海魔祖发出疯魔一般的咒骂声,他的半边被切开的血海身躯,居然被六欲魔尊啃掉一半。

        血海魔祖四分之一的本源血海,被六欲魔尊吞掉了。

        六欲魔尊所化的魔光顿时气焰飙升,刚刚损耗的本源急速的恢复,而且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他们发出怪异的笑声,一道道诡异的魔念攻击铺天盖地的朝着四周乱打。

        玄骨魔祖也好,血海魔祖也好,连同那一条阴河,一片瘴气,白莲魔尊在内,全都受到了六欲魔尊无差别的疯狂攻击。

        五大魔尊的动作都变得缓慢下来。

        玄骨魔祖张开了嘴,他黑漆漆的眼眶里闪过一抹凶厉的邪光,那柄巨大的极薄的骨质弯刀凌空盘旋着,狠狠朝着六欲魔尊拦腰斩杀了过去。

        骨刀凌空飞旋,然后突然停滞在了虚空中。

        骨刀和六欲魔尊之间,虚空突然折叠起来,一层层的虚空不断的折叠,疯狂的折叠,粟米大小的虚空中,突然折叠进了万里空间。

        骨刀疯狂的凌空飞斩,但是它和六欲魔尊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六欲魔尊齐声欢笑:“陛下法力通天,神通无边。”

        “空间之道!”玄骨魔祖和血海魔祖齐声怒吼。空间大道,实在是天地间一等一的大道奥义,掌控了空间大道,且不说赶路、逃命的时候有多便利,战斗时更是让人头疼不已。

        一个凝聚了空间道印的尊级大能,敌人的攻击除非有压倒性的优势,能够崩碎虚空,否则根本碰触不到他。

        你打不中他,他能随时攻击你;你想要逃跑吧,却根本跑不过他;你封禁山门藏在家里吧,他随时可能撕裂虚空,鬼魅般出现在你身后。

        见到骨刀前方犹如水波涟漪一样隐隐放光的空间屏障,玄骨魔祖和血海魔祖齐声长啸,然后转身就走。

        “有你武王巫铁坐镇燧朝一日,我等再不前来侵扰……也请武王不要擅动干戈,我东方魔国,可不是好招惹的……哼!”

        玄骨魔祖、血海魔祖,不愧是积年的老魔头,稍稍评估了一下巫铁和六欲魔尊加起来的战力,再看看气焰滔天的天道熔炉,以及锋利狠戾的黑剑之后,他们选择了战略性撤退。

        他们留下了被巫铁一拳轰穿了身躯的红莲魔尊,就好像丢掉一块垃圾一样,将红莲魔尊丢在了原地。

        “魔祖!”红莲魔尊声嘶力竭的尖叫着,宛如被母亲赶出巢穴的小奶狗一样悲鸣抽泣。

        巫铁的拳头上,大片纯粹的金色佛光奔涌。

        阳之道印爆发出无量光芒,天地间最纯阳纯刚的力量融入了巫铁的佛门神通中。

        佛门,最是擅长降服魔头,佛门功法中的各种禅光、佛光,对一切魔头邪祟有着绝强的杀伤力。

        对魔头来说,佛门的佛光就好像滚烫的铁水,稍微碰触,就会被烧得魔躯崩毁。

        巫铁又在佛门功法中,融入了阳之大道。

        天地间最为纯正,最为纯粹,最为阳刚,最为刚猛的力量和佛门功法相融合,巫铁拳头上的佛光的威力,凭空暴涨了百倍不止。

        这是从天道层面上的加持!

        红莲魔尊的魔躯在急速的融化,在急速的崩解,璀璨的金光从他浑身每一个毛孔中喷出,照亮了四面八方的虚空,驱散了空中浓郁的魔云和魔风。

        巫铁举起红莲魔尊,脚踏流云,一步之间就到了万里高空中。

        他高高举起嘶吼挣扎的红莲魔尊,通体燃烧起金色烈焰的红莲魔尊声嘶力竭的惨嚎着,犹如一颗金灿灿的小太阳一样,放出了光照百万里的夺目光芒。

        金光照耀之地,所有刚刚滋生的魔物纷纷崩解成飞灰,所有面容狰狞的尸首,脸上的表情全都变得柔和而恬静。就连那些怨气深重,死死瞪大眼睛,死不瞑目的恶尸,都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在大地上泛滥的魔气、死气被一扫而空。

        巫铁运转秘术,红莲魔尊体内庞大的能量、磅礴的精元纷纷被提炼出来,被佛门禅光洗去了里面的魔气、煞气之后,化为温煦的金光洒落大地。

        被魔气几乎沙漠化的田地,顷刻间回复了应有的肥美模样。

        那些干枯几乎死去的树木,很快就变得郁郁葱葱枝叶浓郁。

        死气沉沉的江河湖泊,水中的灰黑色气息瞬间飘散,再次变得波光粼粼,好些沉在水底等死的鱼虾龟鳖等等水族,再次兴奋的游动蹦跶起来。

        金光所过之处,大片嫩绿的草芽从空荡荡的大地上冒出了头来。

        在红莲尊者磅礴生命精元的滋养下,这些草芽快速的拔条、抽枝,不多时就生长到了寻常人腰身高度。

        然后,百花盛开,草丛中出现了一个个五颜六色的蘑菇圈子。

        地面上,半空中,无数魔国的军队在疯狂的向东方撤退。他们的魔祖都灰溜溜的跑掉了,没有了尊级强者坐镇,六欲魔尊任何一人出手,都能将侵入燧朝的魔国大军碾成粉碎。

        饶是他们跑得快,还是有数以亿计生得千奇百怪的魔军被巫铁放出的金光笼罩。

        这些魔军无不发出凄厉的惨嗥声,他们身上冒起了大片大片的黑烟,好些魔军的身躯就直接在金光中融化、崩解,化为一缕缕飞灰洒落大地。

        被金光洗去了飞灰中的魔气、煞气,这些魔军身躯所化的飞灰,居然蕴藏了极其庞大的肥力。

        飞灰洒落之地,草木都瞬间变得茁壮了数倍。

        明年,这百万里方圆的田野上,想来庄稼的长势会比往年强出数倍。

        红莲尊者三丈六尺高的魔躯最终只剩下一个头颅的时候,侵入燧朝的魔军终于艰难的撤了出去。

        只是他们当中,八成以上的中低阶魔军已经被巫铁彻底精华,变成了肥料留在了燧朝的大地上。

        剩下的两成不到的大魔、巨魔们,则是遍体鳞伤,每头魔都脱掉了一层皮,甚至有人被金光灼烧得只剩下了一具扭曲狰狞的骨架,一个个都是元气大伤,没有数百年休养,别想轻易恢复。

        “饶了我……”红莲魔尊水缸大小的头颅剧烈的摇晃着,他声嘶力竭的咆哮着:“本尊,为奴为仆,永生永世任你驱遣。”

        巫铁停下了手,若有所思的看着红莲魔尊。

        “为奴为仆,永世供我驱遣?好啊,敞开先天灵光,让本王给你上几条枷锁。”

        顷刻之后,巫铁突然撕裂虚空,一步就到了那些撤出燧朝疆土的魔军上空,大道熔炉向下一吸,顿时有上亿魔军,包括数十魔帝、数千魔王,还有数量不详的大魔、巨魔被大道熔炉一口吞下。

        在玄骨魔祖、血海魔祖恼羞成怒的咒骂声中,巫铁将红莲魔尊的脑袋丢进了大道熔炉,顺手催动太初冕,将大道熔炉内的时间流速急速增加。

        一刻钟后,魔躯彻底修复,而且散发出比之前更加磅礴数倍的恐怖威压的红莲魔尊,大踏步的从大道熔炉中冲了出来。

        ‘咚’的一声,红莲魔尊跪倒在巫铁面前,毕恭毕敬的朝巫铁顶礼膜拜。

        远远的,玄骨魔祖、血海魔祖看着这让他们无法接受的一幕。

        “红莲……老祖我要让你……永世不得超生。”玄骨魔祖嘶声咒骂。

        “少废话了……赶紧找点血食,老子挨了一剑,又被那六个丧尽天良的魔崽子吞掉了两成本源……”血海魔祖艰难的将两片血海重新拼凑为一体,低声骂道:“然后,想办法,让崽子们的修为提升提升。”

        玄骨魔祖喘了一口气:“这武王,不是善茬……嗯,有几个魔崽子,我们压制了他们好些年了,也该让他们成就魔尊了……不过,提升之前,得先把他们生死掌控了再说。”

        六欲魔尊叛变了,红莲魔尊当面叛变。

        两位魔祖深以为,他们对魔国的掌控,还是太心慈手软了,还是要更加的心狠手辣才行。

        巫铁轻轻拍打着跪在面前的红莲魔尊的光头,眺望着极远处悬浮在空中的玄骨魔祖和血海魔祖。过了很久,很久,巫铁这才向他们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大步离开。

        玄骨魔祖、血海魔祖同时骂了一句。

        巫铁离开前的那目光,蕴有深意,很显然,巫铁不会放过东方魔国。

        “我们也不会放过你……等得重振旗鼓,咱们再来比划比划。”玄骨魔祖喃喃道:“不趁着你刚刚凝聚道印,将你彻底扼杀,等你十大道印都有了气候,那还了得?”

        血海魔祖喃喃道:“是啊,那还了得?”

        自然有燧朝东疆的官员和将领收拾残破的疆土,安置流民,重修城池。

        巫铁带着实力很是提升了一截的六欲魔尊和红莲魔尊,撕开虚空向南方疾行。只用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巫铁就带着七位魔尊来到了南方边境。

        这里,一株巨桑顶天立地,巨桑顶部,一头老母鸡大小的三足金乌通体散发出无量金光,笼罩了方圆数百万里的疆域。

        高空中一轮烈日放出淡淡光芒,和巨桑顶部的这头三足金乌遥相辉映,太阳真火充斥虚空,逼得南方无边无岸的鬼军不得寸进。

        舍利骨尊、黄泉三尊站在太阳真火所化的结界内,和南边的七大鬼尊遥遥对峙。

        漫天鬼气升腾,无边阴气奔涌,看不清七大鬼尊的本体何在,只能隐隐见到一缕缕磷火缭绕,听到鬼声‘啾啾’不绝。

        巫铁带着七大魔尊突然撕开虚空将领,就听半空中一声巨雷轰鸣,一道粗达百里的狂雷被无数团数百丈大小的雷火包裹着,狂野绝伦的从数万里高空劈下。

        迅雷不及掩耳,七大鬼尊也没来得及反应。

        尤其是,巫铁用空间大道,将这道雷火进行了疯狂的加速。从数万里高空到地面,这雷火没有穿梭虚空,而是直接跨越了虚空,直接降临到七大鬼尊头顶。

        一声巨响,大片雷火电浆崩裂,方圆万里内无数鬼军瞬间魂飞魄散,万里直径的一片平原被轰出了一个深达百里的大坑,被高温电浆熔解的岩浆在大坑内奔涌,七尊鬼尊全都狼狈无比的浸泡在岩浆中,被无数水缸粗细的电光打得浑身乱颤。

        不容七大鬼尊回过神来,六欲魔尊、红莲魔尊按照巫铁的意志飞扑而下,瞅准了岩浆中一尊身高百丈,通体只是一张人皮的鬼尊就是一通乱打。

        七大魔尊围殴一人,还是在对方刚刚挨了一道天道神雷的情况下。

        这人皮鬼尊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鬼体顷刻间就被打得只剩下了十几丈高下。

        黑剑当头落下,一件命中了人皮鬼尊残躯中的那一点先天灵光,将其一剑连同两枚鬼印斩成了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