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一十六章 四大老妖

第九百一十六章 四大老妖

        妖魂山,碧波渊。

        这里是老疙瘩平日里隐修之地。

        青山秀丽,碧水鳞波,四面八方山清水秀,风景雅致自然,毫无妖魔之气,反而隐隐带着一丝传说中世外神仙府邸的韵味。

        传说,妖魂山就是当年妖族圣祖赐下血脉,创造亿万妖族的圣地。

        碧波渊,曾是妖族圣祖涤足之地,后来被老疙瘩开辟成自家洞府。

        宽达百里,长有七八百里,碧水森森的碧波渊旁,压缩体型,变得只有丈许大小的老疙瘩趴在一块巨石上。

        阳光洒在老疙瘩的背上,他背上一颗颗拇指大小的五颜六色的肉疙瘩反射出刺目的妖光。

        他身边一块巨石上,缠绕着同样压缩了体型,体长只有三丈上下的老锯子。通体妖气缠绕的老锯子挥动着密密麻麻的腕足,发出细微的破空声。

        在老锯子身边,巨石上,老榔头同样回复了本体,摊开肚皮,静静的晒着太阳。

        老榔头是一头白头蜜獾,素以头硬心狠不要命著称,在妖国的四大老妖中,他也是老疙瘩唯一忌惮的一个。实在是老榔头天生不怕一切剧毒,打架更喜欢直接下死手,实在是不好惹。

        无数条极细的银色触手铺在了第四块巨石上,而这些银色触手的本体,则是在碧波渊里飘着。

        那是一头极其艳丽,外皮呈银蓝色,内部呈艳红色的异种水母。

        他身躯直径有百丈大小,这已经是他极力压缩体积的结果,若是他完全展开身躯,就连那日威逼巫铁,体长千里的老锯子都比不过他。

        百丈大小,犹如烟雾一样迷离,犹如梦境一样飘忽的水母身躯下,无数条极细的银色触手垂了下去,丝丝缕缕的几乎布满了整个碧波渊,只有极少部分探出水面,将那块巨石缠了个密不透风。

        这就是老网子,西方妖国四大老妖中出手最少,最神秘的一位。

        “还没完工么?”此刻正是老网子在说话,他的声音一字一顿的,轻灵飘忽,就算他本体就在眼前,他的声音也给人一种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异样感觉。

        “快了,快了。”老疙瘩有点不耐烦的‘咕哇’叫着:“那些人族炼器师不敢不卖命,他们不卖命,老子就让他们没命……哼,老子这些年收集的十几件空间属性的古宝,全砸进去了……”

        老疙瘩吐出长舌头,‘啪’的一下,一只从万丈外树梢头飞过的五彩鹦鹉就被他长长的舌头卷起,一口就被他吞了下去。

        吧嗒一下嘴,吐出几根鹦鹉毛,老疙瘩瞪大眼睛盯着老网子:“你们懂炼器么?十几件空间属性的古宝,把他们融为一体,炼成一片完整的空间,然后和我们万妖骨舟炼成一件宝贝……”

        背后的肉疙瘩动了动,老疙瘩沉声道:“很艰难的,可没有咱们杀人这么简单。”

        三大老妖同时冷哼了一声:“我们不懂,你懂?”

        老疙瘩有点恼羞成怒:“老子当然也不懂……炼器什么的,老子连最基础的符文都看不懂……这不能怪老子,当年圣祖,就没给咱们这天分。”

        一爪子拍在了巨石上,将油光水亮的巨石拍得火星四溅,老榔头翻了个身,趴在巨石上沉声道:“其实,按照老子的想法,干嘛逃跑呢?铆足劲,干!”

        “一个字,就是干!”老榔头嘶声道:“把他们都干死,不就成了么?干嘛要跑呢?”

        老榔头的眼珠骤然变成通红,眸子里透着一股子歇斯底里的疯狂之色:“圣祖在我们血脉中留下的信息和禁制,是要我们在这土地上,源源不断的收割燧朝。”

        “我们若是就这么离开……万一血脉中的禁制反噬,我们看似已经突破了那禁制,但是我们真的突破了么?”老榔头满口细碎的小白牙咬得‘嘎嘣’直响:“或许,我们干得赢呢?为什么不试试呢?”

        老锯子一尾巴甩了过去,将老榔头从巨石上打入了碧波渊。

        挥动着身体两侧无数细细的、锋利无比的腕足,老锯子冷声道:“就知道拼命,拼命,拼命……也要拼得过啊。那小子,居然连沙君、刺皇都收服了,这可要了命了啊!”

        老网子慢悠悠的说道:“可不是么?当年沙君一人,吊打我们四个,虽然那次我们除了老榔头真的在拼命,我们三个只是在窥视沙君虚实,但是他真的很难缠。”

        “沙君、刺皇联手,起码可牵制我们兄弟四人中的三个。”老网子慢吞吞的说道:“不说压制吧,起码可以牵制我们三个……那么,剩下的那一人,能扛得住投靠武王小儿的二十几位魔尊、鬼尊和妖尊?”

        老榔头从水里爬了出来,一声不吭的绕到了老锯子所在的巨石后面,张开爪子就朝着老锯子身后不雅之处狠狠的一爪子掏了过去。

        老锯子一声怪叫,化为一缕流光冲天而起,老榔头红着眼,不依不饶的朝着老锯子追杀了过去:“弄死你这个狗-娘-养的……你敢把老子弄进水里,弄死你这个狗-娘-养的!”

        老疙瘩怒吼了一嗓子:“这是要玩命的时候,你们还打打闹闹,一个个都不要命了?”

        老疙瘩怒道:“老网子,把老榔头缠着,不让他乱来……混蛋,这是要坑死兄弟们么?我们四个也就算了,还有这么多妖崽子。”

        老疙瘩咆哮道:“鬼国被超度一空,怪国被屠戮干净,魔国那边在自损根基准备疯狂献祭……”

        老网子无数触手闪电一般飞出,一把缠住了老榔头,将他拉下了碧波渊。

        老榔头嘶声吼道:“没错啊,还有魔国准备拼命呢,老子就欣赏他们这种玉石俱焚的玩命劲儿……老子一直觉得,老子不应该是一头妖,老子骨子里,是一头纯粹的魔啊!”

        “放开老子,放开老子,老子要去魔国参战……万一,万一那老骨棒子和老血坛子赢了呢?”老榔头极力的挣扎着,不断有银色的触手被挣断,但是源源不断的银色触手冒了出来,不断的缠绕在了他身上。

        “我们可以期盼他们赢,但是,如果他们输了呢?”老疙瘩身体一晃,化为平日里用来见人的人形形态,一屁股坐在了巨石上,很愁苦的叹了一口气:“如果他们输了,那么……”

        就在这时候,一波波恐怖的尊级法力波动从东边极远处翻滚而来。

        一个,十个,三十个……

        百个,两百,三百个……

        三百二十八道强大无比的尊级法力波动从东边传来,老疙瘩猛地站起身来,惊恐绝伦的看向了东边。

        那位置,正是这些天,他们督促那些妖崽子,还有那些掳掠来的人族工匠拼命赶工,好容易搭起来的城寨防线的方向。

        “这是……”老疙瘩呆了呆,然后一声狂啸,化为一道狂风闯入了妖魂山中。

        妖魂山的山腹内,顺着一条甬道向地下直入上万里,地下一处极其宽广的空间中,数百名被妖国掳掠来的人族炼器师,正联手炼制一条巨大的奇形骨舟。

        这骨舟长有近两千里,宽达三百里,自下而上高有两百多里,通体不用任何木柴或者五金之器,尽是用一根根硕大无比的中空白骨炼制而成。

        这些动辄长有上万丈的巨型白骨通体散发出凶残狠戾的妖气,白骨上一条条大道道纹清晰可见。因为这些大道道纹的关系,这些白骨比什么九炼仙兵之类的灵兵利器都要坚固得多,柔韧得多。

        有些白骨上,大道道纹密集犹如蛛网,散发出的气息比摩云鹫王这些巅峰妖帝都要强大不少。

        这是无数年来,西方妖国相互厮杀而陨落的半步尊级的巨妖留下的残骸,老疙瘩他们四个收集了无数这样的妖骨,如今全都掏了出来,拼凑出了炼制这么一条匪夷所思巨舟的材料。

        “还没完工么?”老疙瘩闯入了这个巨大的地下空间,厉声咆哮着:“还没完工么?”

        一名大师级的人族炼器师身体一哆嗦,小心翼翼的停下了手中喷射的三色灵炎,翻身跪倒在地,朝着老疙瘩磕了一个头:“老祖,不是我们不用心,实在是这船……太大了,这些妖帝骨骼,太难以炼制,尤其是,我们要照顾船体大阵和那十几件空间古宝的相互融合……”

        这人族炼器师额头上冷汗不断的流淌下来。

        他沉声道:“一处都不能出错,一旦出错,那么,船舱内的空间就有崩溃之忧……”

        老疙瘩阴沉着脸看着这些炼器师,过了许久,许久,他才吐了一口气,死气沉沉的说道:“老夫,给你们争取一个月。一个月后,你们若是不能将这万妖骨舟炼制成功,你们也就不用活了。”

        咧开嘴,很残忍的笑了笑,老疙瘩悠然道:“到时候,你们就给我妖国亿万小崽子陪葬,也是极好的。”

        大袖一甩,老疙瘩化为一道狂风冲天而起,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庞大的地下空间中,数百人族炼器师,无数辅助的人族工匠一个个面如死灰,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这般庞大的巨舟,就算以燧朝倾国之力,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完工的,而燧朝有多少炼器宗师,多少高明的工匠?

        这里,只有妖国掳掠来的微不足道的一点点人手。

        一个月的时间?

        “呵。”一名老态龙钟的炼器师将手中的器械丢在了地上,舒舒服服的躺了下来,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好了,诸位老哥,诸位……小子。还有一个月,想吃吃,想喝喝,一个月后,大家一起热热闹闹的上路。”这老炼器师笑道:“炼,是炼不好了……咱们啊,等死吧。”

        另外一名老炼器师也将手中工具丢在了地上,舒舒服服的坐在了地上。

        “难说啊,看这几个老妖的模样,呵呵,他们是碰到对头了……或许,我们还有救呢?”这老炼器师看着头顶的岩石穹顶,喃喃道:“如果,是我燧朝大军打过来……”

        四周鸦雀无声,无数炼器师和工匠都在心中默默念叨,如果真的是燧朝大军打过来……可能么?

        西方妖国好容易建成的城寨防线前,摩云鹫王等一众妖帝,带着无数的妖王、巨妖、大妖纷纷跪地投降。巫铁毫不含糊的,让猪刚鬣等五大妖尊对他们进行了筛选。

        那些生性凶残暴虐,手上沾染了太多人族性命的凶妖,都被巫金等人直接枭首示众。

        而那些天性较为温和,愿意和人族和平共处,而且之前已经在燧州的交易所进行过交易的妖族,则是被巫铁大手一挥,尽被巫金、巫银、巫铜等巫族兄弟下了禁制。

        大半妖帝、妖王、巨妖、大妖,都成了巫族族人的巫契战兽,从此以后,不仅仅是这些实力强横的大妖,就连他们的子孙后代,子子孙孙都被巫族咒契连为一体。

        从此大家共生共荣,同生共死!

        妖族最强悍的地方,就在于某些特殊妖族强横无匹的繁殖力量。

        从今以后,巫族的族人,哪怕是刚刚出生的稚子,都能有一头强大的妖兽伴随左右,天赋足够好的巫族婴孩,甚至可以契约好几头强大的妖兽。

        如此一来,巫族的底蕴何止膨胀十倍?

        巫狱等巫族长老一个个红光满面的,乐滋滋的看着巫金等巫族儿郎施为。

        一头头气息强横的妖帝、妖王、巨妖、大妖尽被收服,连同他们的族群,都被巫族儿郎们用秘术契约。

        潮水一样的巨神兵涌入了城寨,扼守住了各处战略要害之地。

        无数大妖小妖密密麻麻的跪倒在地,一个个诚惶诚恐的,等待着巫铁麾下大军的鉴定、识别和处置。

        如此过了许久,西边天空四团妖云翻滚而来。

        妖云上,还有数万妖帝、数十万妖王级别的巨妖齐声怒吼,一个个不断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声,震得虚空都为之震荡不已。

        老疙瘩更是祭出了自己的剧毒道印,他‘咕哇咕哇’的,气急败坏的大吼大叫着。

        “尔等,休要欺人太甚……”

        巫铁笑着打断了老疙瘩的话:“你们不是人,欺你又如何?老疙瘩,你们恶贯满盈,报应到了。”

        老疙瘩气恼的吼了一声,然后一道墨绿色的妖气撕裂虚空,剧毒道印呼啸着直轰巫铁头顶。道印距离巫铁还有数千里地,方圆千里内,草木尽数枯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