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一十七章 天命所归

第九百一十七章 天命所归

        毒印袭来,巫铁面前一圈圈灰茫茫的涟漪荡开。

        空间折叠,时间放缓,更有阴阳二气疯狂绞杀,五行之力如巨大磨盘,一点点的剥夺毒印上凝聚的天地之力。

        一道道狂雷从天而降,疯狂的劈在这颗毒印上。

        每一道雷霆落下,毒印都发出低沉的轰鸣声,大片毒气升腾而起,然后被大道熔炉一口吞下。

        巫铁站在武舟的龙头上,就这么看着毒印一丝丝的逼近自己。

        ‘锵’的一声,高亢枪鸣震荡天地,通体散发出可怕杀意和沙场煞气的老铁,犹如一杆铁枪的身躯凭空出现在巫铁面前,手中水火神枪喷吐森森寒芒,一枪点在了毒印上。

        一声巨响,毒印炸碎。

        大道熔炉内赤红色火焰席卷虚空,将毒印炸碎后所化的漫天毒气一口吞了下去。

        老疙瘩‘呱’的叫了一声,两颗硕大的眼珠几乎从眼眶里弹了出来,直勾勾的盯着老铁:“好凌厉的枪……你,报上名来!老祖手下,不杀无名之辈。”

        老铁放声狂笑,挺起水火神枪就朝老疙瘩冲了过去。

        “放屁……你这辈子杀的人,还少么?不杀无名之辈?嘿,老子就不告诉你老子的名字,憋死你这专门会放屁毒人的老东西!”

        低沉的,好似直透灵魂的枪鸣声响起,起初在场的人还能听出一枪和一枪之间的空隙,到了后来,枪鸣声就连成了一片,漫天都是寒芒闪烁,漫天都是沉闷的枪鸣声震荡,无数寒芒将老疙瘩整个包裹了进去。

        老网子和老疙瘩关系最是亲近,感受到老铁枪芒中那几乎能粉碎一切的惨烈战意和杀意,他不由得怪叫了一声:“老疙瘩不是对手……这厮是哪里冒出来的?”

        老网子张开无数银红色的透明触手,化为一张大网就要笼向老铁。

        漫天黄沙从地下冲天而起,黄沙呼啸,将老网子卷入其中。老网子气急败坏的怒骂了起来:“沙君,你这老不要脸的……你居然投靠了这小子……你……”

        话音未落,一片血影突兀的从黄沙中喷出,无声无息宛如鬼魅的穿过了老网子的身躯。

        老网子的气息骤然衰弱了一成左右,他满身精血、还有本源之力被那血影骤然夺走了一成上下。老网子嘶声尖叫:“血海魔祖……你……你……你还要脸么?”

        “脸这种东西……”血海魔祖此次居然罕见的化为一名身披血色长袍,身高三丈左右的魁梧男子,正儿八经的出现在老网子的面前。

        眸子里闪烁着癫狂的魔焰,血海魔祖阴恻恻的说道:“老祖我就是不要脸了,老祖我就是投靠武王了,老祖我就是奴颜婢膝,做他的鹰犬爪牙了……怎么的吧?”

        猛地举起双手,背后漫天血海喷薄而出,血海魔祖嘶声吼道:“老祖我是魔……魔道行事,随心所欲,你管老祖我要不要脸呢?”

        漫天黄沙,漫天血海,一下子就合在一起,犹如阴阳太极,两种迥然的魔力、怪力,将老网子死死的禁锢在了里面。

        老网子气得咆哮怒吼,但是面对两个修为比他都高出一截的老怪老魔的联手,任凭他拼命挣扎,但是哪里逃得脱这两位的手段?

        老榔头脸色阴沉的看着巫铁,他仰天嘶吼一声,化为白头蜜獾的原形,体长百里的白头蜜獾嘶声咆哮着,死死咬着满口又尖又细的小白牙,‘嗷嗷’叫着朝着巫铁冲了过来。

        刚刚冲出没两步,‘嘭’的一声巨响,一株株巨大的仙人柱凭空在虚空中生长出来,无数仙人柱化为一座重重叠叠的仙人柱林,将老榔头整个包裹了起来。

        老榔头冲着这些巨型仙人柱就是一通乱抓乱咬,顷刻间将无数仙人柱撕得粉碎。

        就在他疯狂的和刺皇较劲的时候,一道魔光冲天而起,一颗直径百里上下的巨型骷髅头扑到了老榔头的身躯上,张开嘴对着他的身躯就是一通乱啃乱咬。

        饶是老榔头皮粗肉厚在整个四方妖魔鬼怪国度都是出了名的,玄骨魔祖这一口也犹如恶狗,一口咬下入骨三分,痛得老榔头嘶声惨嚎,嘴里不断喷白沫。

        “玄骨魔祖……你们……你们两个……还要脸么?”仅剩的妖尊老锯子眼角都在乱跳:“听说你们召集无数魔头,想要和武王决一死战……”

        玄骨魔祖张开嘴,一团团漆黑的魔焰打得老榔头浑身乱颤,魔焰爆炸开来,连带着刺皇无数的巨型仙人柱分身都被轰得支离破碎。

        一边疯狂猛攻,玄骨魔祖一边冷笑:“没错啊,召集无数魔头决一死战……决一死战的是他们,和老祖我有半根毛的关系?”

        玄骨魔祖嘶声尖叫道:“我们魔道中人,行事百无禁忌,有好处我占,有祸事你去……这是我们最习以为常的操作,你以为?”

        老锯子张开嘴,半天没能说出话来。

        这话,太有道理了,太符合他们魔道中人的行事准则了……这,这,这,老锯子居然发现,他竟然没能说出半句反驳之语!

        巫铁在一旁微笑不语。

        魔国,是被彻底荡平了,无数魔头,都成了祭品,唯有这两尊魔祖,一如他们自己所言,他们怕死,他们虽然凶残狠戾、残暴无比,但是他们也怕死。

        他们可以让无数魔头牺牲,来和巫铁决一死战。

        但是你永远别想他们两个和巫铁真个拼命,所以当老铁他们突破成为尊级,一拥而上配合沙君、刺皇围攻的时候,两大老魔顿时降了。

        他们投降的速度,比摩云鹫王他们还要快了不少,连丝毫的犹豫都没有,老铁他们还没来得及动手,他们就第一时间投降了。

        老铁困住了老疙瘩一通狂殴。

        沙君、血海魔祖困住了老网子疯狂殴打。

        刺皇、玄骨魔尊也以压倒性的优势碾压了玄骨魔祖。

        仅剩下的妖尊老锯子面皮剧烈的哆嗦着,他向城寨方向望了一眼,看到无数的大妖小妖全都跪在了地上,一个个目光闪烁的不敢看自己。

        老锯子的身体晃了晃,他猛地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你们,起来反抗啊……反抗啊!”

        “我们锻造的万妖骨舟,就要完成了……只要拖延一点点时间,只要一个月,一个月……我们就可以带着你们,去找另外一块足够我们……”

        一名生得膘肥体壮,浑身黑毛的野猪抬起头来,‘哼哧哼哧’的嘟囔着:“反抗你-妹-啊,三百多大尊啊……反抗就是死啊……反抗,能有绫罗绸缎么?反抗,能有美酒佳肴么?反抗,能有发簪项链么?反抗,能有帽子靴子么?”

        摊开双手,这野猪很耿直的,隔着老远的问老锯子:“老祖,我们为什么要反抗呢?好日子等着我们呢,我们用一些树根树皮,就能换到我们之前要疯狂杀人、掳掠才能得到的东西……”

        “虽然说,掳掠、劫掠,那是没本钱买卖……可是,燧朝也不是善茬啊……我的大哥、二哥、三哥、四哥……六弟、七弟、八弟他们,都为了去燧朝抢人、抢东西,被乱刀剁死了。”

        “老子胆小,不敢去,苟活了下来。”

        “可是武王来了,我们不用去拼命,不用去送死,就能用那些我们用不上的树根草皮,兽角兽牙,换无数的好东西。甚至我家小猪崽子拉出来的猪粪,人家武王都用粮食来换啊!”

        黑毛野猪很认真的看着老锯子:“就这几个月的功夫,咱家的几头婆娘,肚皮都大了,眼看咱就能添丁进口了……老祖啊,咱还不想死呢。”

        老锯子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些跪在地上,整整齐齐的朝着巫铁跪拜下去的妖众。

        他沉默了许久,这才喃喃道:“你们忘记了么?我们是妖,妖,是以人族为血食的……猎杀人族,向圣祖献祭,才能让我妖族繁衍壮大、生生不息……”

        一头鼻梁骨上顶起了三根尖角的巨犀牛昂起头来,低沉而不耐烦的咆哮着:“圣祖?圣祖在哪里?”

        老锯子一口血喷了出来,他嘶声吼道:“你们这群……该死的东西!”

        老锯子长达数千里的庞然身躯两侧,腕足荡起了无数条空间裂痕,然后呼啸着朝着这些跪地投降的妖族斩杀了过来:“你们,悖逆了圣祖之言,你们就去死!”

        巫狱等一众巫族老祖、巫族儿郎纷纷赢了上去,三百多位尊级同时出手,饶是他们都是刚刚晋升的尊级,他们布下巫阵,联手一击,依旧轻轻松松的将这满天空间裂痕挡了下来。

        巫铁摇了摇头,沉声道:“妖族和鬼、怪、魔不同,妖族有血有肉,可为我人族羽翼……所以,尽可能的生擒活捉,尽可能的驯化共生,就不要大开杀戒了。”

        冷哼一声,巫铁的语气变得极其的冷厉:“但是尔等,无论妖尊还是妖帝、妖王、巨妖、大妖,都给本王听着……未来,有人族一口肉吃,就少不了你们的肉汤。但是你们谁敢伤我人族一人,我灭他九族!”

        冷笑一声,巫铁右手轻轻一挥,黑剑化为一柄长达千里的巨型光剑,重重的劈在了巫铁面前的城寨上。

        西方妖国花费无数心力,死伤无数,好容易修建起来的这座城寨方向,就在巫铁的剑下瞬间的汽化。

        “揍他们,揍到服气为止!”巫铁目光闪烁,看向了四位负隅顽抗的妖尊。

        “嗯,就算服气了,继续揍……等到各位长老、诸位兄弟,熟悉了新晋的力量了,再放开他们。”巫铁笑得……很有点不要脸。

        实际上,四位妖尊没用多少时间就彻底服气了。

        又被巫狱、巫金等人联手殴打了一通,彻底熟悉了自己新得到的庞大力量后,四位妖尊也加入了巫铁麾下。

        四大妖尊都降了,他们麾下的那些妖帝、妖王、巨妖、大妖们……所谓良禽择木而栖,巫铁身边的那些巫族儿郎,那些五行精灵,那些武国的将门、门阀的精英子弟,自然而然都是一根根上好的木头啊!

        都是良木!

        所以,整个西方妖国,都开开心心的‘栖’了。

        燧朝,燧都。

        都城内人气惨淡,已经有六成的居民逃之夭夭,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燧都内驻扎的禁军,已经被夏侯无名派去了四周弹压九王之乱。但是九王军中多高手,麾下军队精良程度不弱于禁军,更有极擅长行军布阵的军师在军中运筹帷幄。

        根据消息灵通的人从军部得来的消息,夏侯无名派出去的禁军,有半数被歼灭,其他一半中,又有四成投靠了叛王。

        如今夏侯无名正和几个老臣苦苦支撑着朝局,绞尽脑汁的筹集军力,新编禁军,力求将九王的气焰打下去。

        但是让燧朝子民心惊胆战的是,新编禁军的工作,很不顺利。

        有神秘高手不断来袭,新编禁军的大统领,短短三个月,连换了二十七个……二十七个大统领,都是在自己的营帐中被人暴力刺杀,更有无数军械辎重、粮草药品被焚烧一空。

        燧朝,似乎已经失去了对天下的掌控。

        而九王的叛军,似乎已经变成了恶魔,各地都有九王叛军屠城的消息不断传来。

        没有缘由,没有说法,好些直接开门投降的城池,在城防军解除武装后,直接被九王下令屠灭。

        上到耄耋老人,下到新生婴孩,无一幸免,全部被杀。

        有胆大的民间高手,偷偷靠近被屠灭的城池,他们亲眼看到,血色的城池中,矗立着一座座诡异的祭坛。

        民心震动,谣言满天飞,整个燧朝一片风雨飘摇。

        就在这风雨飘摇之际,巫铁穿了一件普普通通的青色长衫,左手杵着一根竹杖,披散着长发,犹如一个普普通通的旅人一般,漫步进了燧都。

        他登堂入室,直入燧都皇城,站在了正在处理朝政军务的夏侯无名和一众燧朝臣子的面前。

        “武王!”夏侯无名猛地站起身来,他死死的盯着巫铁,脸色无比的复杂。

        过了许久,他才沉声问道:“听闻,武王已经平定了北方怪国,东方魔国,南方鬼国……我燧朝三边的边军何在?”

        巫铁看着夏侯无名,沉声道:“西方妖国,昨日也彻底平定了,燧朝的四方边军,是奉我命令,原地驻扎不动。”

        夏侯无名呆了呆,他和一众臣子同时呵斥:“你,意欲何为?”

        巫铁看着夏侯无名,向他拱了拱手:“我觉得,天命在我……这燧朝,不如就并入武国吧。夏侯老哥,你以为呢?”

        满朝文武齐声怒骂。

        巫铁身上一股可怕的气机冲天而起,满朝文武齐齐吐血跪倒在地,犹如被泰山压顶,一个个动弹不得。

        巫铁笑看着夏侯无名:“老哥哥,我只问你,他们的意见,不重要!”

        “天命在你?”夏侯无名轻声问巫铁。

        “天命在我!”巫铁笑着向夏侯无名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