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二十二章 身份问题

第九百二十二章 身份问题

        武国大体,风平浪静。

        除了一些旧燧朝的门阀贵族,一时间认不清形势,在黄瑯手下的官吏上门登记他们的田地、矿脉等不动产,准备将这些土地资产收归国有的时候,和这些官吏发生了小小的冲突。

        巫铁没有动用精锐的禁军天武军,也没有动用巫家儿郎,更没有动用巨神兵。

        他只是让猪刚鬣带着一群猪类的妖帝、妖王、巨妖、大妖,带着无数‘嗯啊、嗯啊’、‘哼哼哼哼’的猪族小妖,挨个去这些认不清形势的旧燧朝门阀贵族家登门拜访了一下。

        很显然,猪刚鬣当面,这些门阀贵族,是打不过的,是不敢打的。

        不敢打,更不敢关门谢客,就只能任凭猪刚鬣帮助那些武国官吏调解纠纷……猪刚鬣帮忙调解,他带来的大猪小猪们就要吃喝拉撒。

        猪的特长,是吃。

        肠胃极大,能吃。

        猪刚鬣每每在一户门阀贵族的家里面调解一天,他带去的大猪小猪们,就能将那门阀贵族吃破产!

        难得有这么胡吃海塞的机会呵……猪刚鬣带去的上亿猪妖,那是撒着欢儿、打着饱嗝的暴饮暴食。

        甚至有人塞得直接呕吐,但是呕吐过后,他们继续往肚皮里狂塞。

        他们吃米饭,吃面条,吃窝窝,吃点心,吃果子,吃蜜饯,吃黄酒,吃白酒,各色果子酒也丝毫不嫌弃……

        他们吃光了这些贵族门阀粮仓里的粮食后,就跑去他们的牧场、牲口圈里自己抓活的炖了、烤了的下酒。

        当牧场、牲口圈的吃光了,他们就逼着这些贵族门阀的管家们拿出真金白银去采购。

        当采购来的粮食吃光了,这些贵族门阀的流动资金,手头上的活钱被他们吃得一分钱都不剩了,他们就逼着他们的家主、长老、世子、嫡子、亲眷、朋友等,用自己的名义去借债,去赊账,以填满他们无底洞一样的肠胃。

        猪刚鬣笑呵呵的任凭这些猪子猪孙施为,一天时间吃垮一个积年的豪门,对这些猪崽子来说,还真不是一件难事。

        如此一个月后,当三十几家旧燧朝出名的豪门贵族被吃得变卖家产以还债后,旧燧朝的权贵们全都老实了下来。黄瑯手下的官吏上门清点、没收那些土地,他们也都乖乖的配合了。

        猪刚鬣带着一群活蹦乱跳的猪崽子,很惬意的在武国的大地上,犹如一群幽灵一样游走着。

        他们一路行来,但凡旧燧朝的大小世家门阀,有任何违纪违法之处,也不喊打喊杀,就是一通狂吃。反正有猪刚鬣这妖尊带队,没人敢拒绝猪刚鬣登门拜访的要求。

        老实了,彻底老实了。

        旧燧朝的权贵们,乖乖的交出了自己名下的田地、牧场、矿场、渔场等等土地资产,只保留了巫铁允许他们保留的宅邸、别墅、商铺、酒楼等。

        他们府邸中的那些家生子的奴婢、丫鬟、侍女、家丁、护卫等等,全都按照巫铁的圣旨,纷纷发放了契书,变成了自由民。

        自有各地官员,为这些新出现的自由民分配土地、住宅,分配各色生产资料,让他们组建新的村镇、城池。

        因为不用和四方敌国开战了,武国各方面的开销相比燧朝骤然少了九成以上。武国继承的燧朝国库颇为充实,各色物资堆积如山,所以巫铁很慷慨的补充了谕令,免去了这些新编的村镇、城池十年的赋税。

        一时间,武国民间民心大定,民意鼎沸,无数子民主动的为巫铁歌功颂德,各种万民书之类的东西,通过各层官府,也不知道往武都送了多少。

        巫铁对这些万民书之类的歌功颂德之物没什么感觉,倒是裴凤笑吟吟的,让人将这些东西全都仔细的收藏了起来,还专门拨了几座大库房认真保存。

        武国上下政务步入了正轨。

        巫铁在三国大陆收服了好些世家门阀,这些世家门阀传承久远,族中弟子人数众多,有些门阀分出的分支分脉就有上万房之众。

        在三国大陆的时候,巫铁的武国根本用不上这么多门阀这么多分支的族人,好些颇有才干的门阀子弟,依旧只能在家中赋闲,一个个混吃等死,被家族供养着混日子。

        但是巫铁以暴力推倒了旧燧朝的官僚体系,整个武国在旧燧朝的官府机构为之一空,追随巫铁的旧三国体系下的门阀子弟们,纷纷出仕,最差最差都能混到一城之主。

        巫铁大封群臣,追随他的各个将门、各个门阀各房各支各宗脉的中青年弟子,只要品行无差的,全都出仕,成了武国的官员。

        旧燧朝民间武力强横,远胜三国旧地,甚至一座县衙的一个捕头,都是神明境的高手——哪怕只是劣神,那也是神明境高手!

        而这些武国的门阀子弟们,好些人还只是胎藏境的修为呢。

        所以这些新出仕的武国官员们,行事谨慎而周密,唯恐激发民乱,不仅仅官位不保,连自家性命都堪忧。

        尤其他们被当做猪崽子一样养了这么多年,骤然间有了大显身手的机会,哪个人不想着出人头地,在族人面前好好的露一把脸呢?

        在他们兢兢业业、小心谨慎的工作态度下,武国各方面自然运转流畅,一切都井井有条。

        老铁和夏侯无名调拨大军,新编的武国军队开赴四面八方,进驻一座座城池。更有巫金、巫银、巫铜等尊级的巫家儿郎,分别统辖精锐天武军巡弋四方,随时准备讨伐不臣。

        如此,禅让大典之后,整个武国风平浪静,平安无事,市井繁荣,一切都蒸蒸日上。

        被九王之乱摧毁的城池也都在重建,武国正在从那一场动荡中急速的恢复。

        就在这一片祥和安宁的气氛中,巫铁亲自带着大队人马,于深夜布下大阵,将武都城内一座豪门大宅围得水泄不通。

        朱漆大门,鎏金门楣,打磨得油光水亮的红玉门槛,门前一左一右两尊高有数丈的镇宅玉麒麟气息威猛,内有无数符文禁制,一波波肉眼可见的淡红色灵光不断向四周扩散开来。

        这座高门大第气息肃然,透着一股子不容侵犯的高贵味道,放在旧燧朝那时候,燧都的普通百姓,都是不敢从这门前路过的……单单这门前两尊玉麒麟散发出的富贵压力,就不是普通百姓能承受的。

        “荧龢(he)驸马府。”巫铁喃喃念出了大门上那一块大红色匾额上的五个鎏金大字,然后摇头道:“我觉得,这宅子的风水不好,门匾啊,怎么用大红色呢?血光之灾,大为不吉。”

        站在巫铁身边的迷雾、幻雾兄弟两个同时嘴角抽了抽。

        这大红色的门匾……他们倒是不觉得没什么不好,但是你堂堂武王,半夜三更亲自带着大军包围了这座府邸,这府邸的风水再好,也变得大凶大恶了。

        “陛下金口玉言,说得极是。这府邸……大凶,一定有血光之灾。”换上了一条粉色长裙,带着面纱的莲影‘咯咯’笑着,有意无意的向巫铁抛着媚眼。

        “小心裴凤挖出你的眼珠子……别瞎丢秋波。”巫铁‘呵呵’了一声,看着眼前的荧龢驸马府,喃喃道:“荧龢公主的驸马,居然是蛮神一族的转世之躯?”

        “你们诸神,连姆大陆的轮回法则,都侵蚀到这等程度了么?”

        巫铁很感慨的叹了一口气:“你们不说,谁能知道,就在这武都,就有诸神的轮回之身一百七十二人……那么,偌大的武国,那些旧燧朝的门阀权贵之家中……青莲、红莲、白莲的高层中,那些看似人模人样的‘人’里面,有多少是你们这些……‘神灵’?”

        摇摇头,巫铁不解的问道:“轮回啊,这是何等玄妙之事,这些轮回潜入人类之中的诸神,他们就不怕出点什么纰漏……让他们……再也回不去么?”

        幻雾、莲影没吭声。

        迷雾轻声笑道:“陛下,也只有那些地位最卑贱的神,才会被送入轮回,执行这个计划。像我们这些血脉尊贵,地位尊崇的神,怎可能舍弃自己的权位,冒这个风险?”

        “以那些卑贱之人的身份,他们一辈子,或许就只能是一个最底层的士卒,绝无任何上升的机会。”

        “但是如果他们能够在这计划中,立下些许功劳,他们或许就能得到足够的人族血脉精华的赏赐,就有机会改变命运……所以,他们很多人都愿意冒风险试一试。”

        笑了笑,迷雾冷然道:“就算他们不愿意,神谕之下,由得他们反对么?”

        巫铁缓缓点头:“就是不知道,你们送了多少神灵下来?”

        迷雾、幻雾、莲影同时皱起了眉头,他们暗自思忖了一阵,然后异口同声的说道:“百万总有的。”

        三人相互望了一眼,莲影抢先回答道:“就在观察前哨,就有数百大小神族,每个神族起码都送了数千最低等的神灵进入姆大陆的轮回。”

        “就算他们当中有人运气不好,被轮回之力洗去了记忆,或者干脆被姆大陆的意志同化,但是总有成功者,能够清晰的记得自己的身份,能够迅速的找回自己的力量,能够顺利的在姆大陆的人类群中潜伏下来。”

        幻雾又抢着说道:“这是我智慧神族的某位神王,三万年前视察观察前哨时制定的计划……潜入人族内部,混入人族高层,从根基上瓦解人族的一切反抗之力,让姆大陆彻底成为诸神的猎场。”

        “这个计划,已经执行了三万年……”巫铁的脸抽了抽:“所以,你们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具体都是什么身份?”

        迷雾轻咳了一声:“若是见面,我们是一定能认出来的。毕竟他们在进入轮回之前,都被至尊神器标识过……也只有我们这些高位神灵,才能一眼认出他们的身份。”

        巫铁缓缓点头,看了看四周已经严丝合缝,里里外外近百重的封印大阵,向府邸大门挥了挥手:“敲门,进去。”

        一直站在巫铁身后的红莲魔尊、黄泉尸尊同时冲了出去,一人一脚,分别踹在了大门的左右两扇门户上。一声巨响,大门飞进了府邸,当即就有门房的呵斥声传来。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这里是荧龢公主居所,哪怕是前朝宗室……你们也太欺人太甚。”

        “什么玩意儿?”黄泉尸尊通体散发出可怖的阴气、邪气,大踏步的闯入了府邸,他的咆哮声震得地面都在颤抖:“欺人太甚?哈,老祖爷爷喜欢的就是欺人太甚?就是欺负你了,就是欺凌你了,就是不讲道理了,你能奈我何?”

        “嘎,嘎嘎,放在燧朝,你们这驸马府倒也是风光显赫,但是如今燧朝垮台了,现如今是武国的天下……看看,看看,认识这块牌子么?”

        一声沉闷的耳光声传来。

        “什么?不认识?”

        “天武秘卫第九枢机统领的腰牌,不认识?”

        “说,你故意说不认识这块牌子,是不是不给你老祖爷爷面子?”

        “不给老子面子,你去死吧……嗯,给老子乖乖躺着吧!”

        黄泉尸尊低沉的咆哮了一声,宅邸里就传来了沉闷的身体倒地声。

        巫铁眉头一挑,带着大队人马缓步走进了驸马府,就看到黄泉尸尊正咧嘴狞笑,目光凶狠的盯着地上躺着的十几条胳膊腿都被折断的魁梧汉子。

        见到巫铁进来,黄泉尸尊急忙举起了双手:“主上,咱可没胡乱杀人……您看,重伤,不死,就是吃点苦头……嘿嘿,他们不认识咱这枢机统领的腰牌,这是不给天武秘卫面子啊!”

        “天武秘卫可是裴凤娘娘一手搭建的,不给天武秘卫面子,就是不给裴凤娘娘面子!”

        “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巫铁斜了黄泉尸尊一眼,沉声道:“荧龢公主和公主驸马,当为燧朝宗亲,他们怎么没被送去西北封地?”

        一个冷静的声音从阴影中传来:“回禀陛下,裴凤娘娘以为,旧燧朝的那些公主,既然已经出嫁,就和风氏皇族没有了多大关系……荧龢公主和荧龢驸马,往日里颇有‘仁善’美名,故此额外施恩。”

        巫铁笑了起来:“裴凤说的?那就这样吧……不过,她额外施恩,却是施错了对象。谁能想到,这驸马,居然不是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