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二十三章 变心

第九百二十三章 变心

        府邸被围之前,荧龢驸马府内,荧龢驸马正在书房中。

        一只拳头大小,燧朝附庸风雅的有闲权贵们,专门豢养在书案上、笔筒中,增添笔墨情趣的墨猴儿,正蜷缩在一块镇纸上,慵懒的甩着小尾巴。

        一只同样只有拳头大小,浑身白毛,双眼一颗金黄、一颗瓦蓝,生得绝美可爱的小奶猫儿,则是挪动着无力的小腿儿,想要去扑这墨猴儿。

        墨猴儿身躯虽然娇小,却已成年,见到猫儿扑了上来,他当即操起一旁砚台中的一捧墨汁,‘啪’的一下摔在了小奶猫的身上。

        小奶猫吓了一跳,‘嗷’的一声转身就跑。

        荧龢驸马夏如梦‘呵呵’笑了一声,手一指,小奶猫白毛上沾染的墨汁就一滴滴的飞起,重新飞回了砚台中。他伸手戳了戳那墨猴儿,低声骂道:“顽皮!”

        ‘咚’的一声响,书房的大门被人重重撞了一下,还不等夏如梦开门张望,就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迅速远去:“来啊,来啊,抓我啊!”

        夏如梦就笑了。

        定然是那顽皮的老九,又在招惹刚刚学会走路的老十、老十一。

        哎!

        夏如梦不由得站起身来,走到书房的窗前,打开窗子,朝着外面花园里乱跑的老九狗儿呵斥了一声:“小心些,苔藓滑,休要摔跤了找你娘亲哭。”

        一句话出口,夏如梦自己也呆了一下。

        他抬起头来,想起了曾经,在族里的时候,他怎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蛮神一族,重武力。

        蛮神一族的孩童,一如这个‘蛮’字,一个个几乎是刚刚生下来就能满地乱跑,好似野猪崽子一样皮粗肉厚。所有的蛮神一族的族人,都绝对不会对自家的孩童有任何的关心和怜悯。

        他们从小就会打熬力气,从小就舞枪弄棒,从小就相互厮打。

        稍微长成,就会送去野外和野兽厮杀搏命,如此野性的放养一段时间后,等得他们身体长成,就会收回族内,接受一段时间正式军阵合演等等,借着就是送去各处战场浴血厮杀。

        摔跤?

        受伤?

        哭泣?

        因为摔跤而去找母亲哭泣,你不会得到任何的安慰安抚,迎接你的只有当头一闷棍,甚至是当头上百闷棍。有时候碰到族中长者,说不定还会额外赏赐你一顿鞭子。

        只有弱者才会哭泣。

        蛮神一族,个个都是好汉,哪怕摔断了手脚,哪怕肠子都被野兽划拉出来了,也只能忍着,继续战斗,绝对不能哭泣。

        夏如梦的声音变得越发轻柔了一些:“你们两个,老十,老十一,跑慢些……你们快快跟上,快些!”

        几个做宫女打扮的少女急忙跟上了两个踉跄着奔跑的孩童,唯恐他们摔倒了。

        夏如梦心情复杂的看着几个宫女转过假山,直到再也看不到她们的身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燧朝就这么亡了。

        风氏皇族,都别发配去了西北封地。

        荧龢公主和他,素有仁善美名,那位武国尚未举行婚典的裴凤娘娘,估计是女人之间的惺惺相惜,居然给了荧龢公主一份恩典,让她得以连同家人,继续留在武都居住。

        虽然,驸马府名下的那些田产、矿产之类的,都被收走了。

        但是驸马府名下的各处商铺、酒楼、当铺、米行之类的行当,依旧是他驸马府的。所以,驸马府依旧是锦衣玉食,生活质量比起以前,也没什么大的变化。

        宫女、太监、护卫们,都改签了‘雇佣’合同。

        从此他们不再是驸马府的‘私奴’,而是有合同保障的‘平等雇工’了。

        当然,这些对驸马府来说,影响不大。虽然改签了‘雇佣’合同,可是这些宫女、太监和护卫,依旧是忠心耿耿,毕竟他们都受过荧龢公主和夏如梦的恩典。

        驸马府中的事情,是不用操心的。

        安全无虞,生活无忧,日子过得。

        但是,细思这几年来燧朝内部的变化,从大皇子、二皇子争夺神皇大位,到两位皇子远征海外三国大陆,再到风祯的突然退位,大皇子风戎的上位……

        随后就是一阵眼花缭乱的武国逆袭,燧朝落败,风戎刚刚上位又被赶下台,还被血狱当众凌迟处死,燧朝割地给武国,武王居然成了监国亲王,更接下来就是九王作乱,四方妖魔鬼怪联手来袭。

        这些事情,一波接一波,一茬接一茬,让人目不暇接,让人心慌意乱。

        是他们出手了。

        他们要灭杀燧朝,将燧朝的所有人族,当做韭菜一波给收割掉。

        燧朝将不可阻止的陷入巨大的灾难中,哪怕现在武王看似暂时稳定了局势,但是夏如梦知道,更大的灾难、更大的动荡势必来袭。

        夏如梦心知肚明,他是蛮神一族一个微不足道,地位堪比奴婢的普通神‘兵’转世轮回。也是他的造化,他和荧龢公主莫名的对上了眼,加之夏氏家世不错,故此他才尚了公主,成了驸马。

        像他这样的轮回潜入人族的神灵,他不知道有多少。

        但是数量肯定不会少。

        他们潜伏在人族内部,好些人已经成为了人族高层。

        起码二十年前,夏如梦送自己的大儿子、二儿子拜入青莲观的时候,收录他两个儿子的那位青莲观传功长老,一定是神灵轮回转世之躯。

        青莲观的长老中,有神灵潜伏。

        那么更高层呢?

        那么红莲寺呢?

        那么白莲宫呢?

        那么,燧朝的皇族内部呢?燧朝的将门、门阀当中呢?燧朝的各处关键要害之地呢?

        甚至,取代了燧朝的武国呢?

        细思极恐,夏如梦只觉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冲脑门,他禁不住浑身哆嗦起来。

        “不……他们的目标,是几乎让人族灭绝。”夏如梦喃喃自语:“百万人中,只有一个人,可以作为人种活下来,继续在姆大陆上繁衍生息……百万分之一的幸存率!”

        “荧龢,还有我的孩儿们……”夏如梦艰难的吞了一口吐沫,重重的坐在了书案前的大椅上发呆。

        灾难势必降临。

        毁灭就在眼前。

        作为蛮神一族一个地位最低劣的普通士卒,夏如梦根本不敢保证,他是否能够维护妻儿的安全。

        除了荧龢公主和自己的孩儿,他这一世还有父母,还有兄弟,还有姐妹,还有那些个侄儿侄女。

        如果夏氏是一个冷漠无情、内耗极重的门阀,那么,夏如梦也不会对他们产生多少感情和牵挂。

        偏偏夏氏家风醇厚,族人一个个最重亲情。

        夏如梦从小,几乎就是在蜜罐子里长大的,父慈母爱,兄弟姐妹个个友善友爱……

        夏如梦从没体验过的亲情,在这里,他得到了。

        有人会关心他是否饿着,有人会关心他是否冷着,有人会关心他是否心情不好,有人会关心他最近学业如何……

        这些东西,在蛮神一族内,怎可能感受到?

        夏如梦还记得,他曾经拖着重伤的身躯,扛着一头凶兽艰难的回到自家山城,换来的只是一句冷酷的——‘哦,还活着啊?不错,记得,明天还要猎一头大家伙过来……今年纳税的日子快到了。’

        他上一世的父母,蛮神一族的父母,对他或许有这么一丝半点的亲情吧?只是那亲情,已经淡薄得完全感受不到,在夏如梦的心中,他只是家里的人形生产工具之一,仅此而已。

        面对即将到来,注定要到来的毁灭,夏如梦能护住自己的妻儿么?

        能护住,偌大的夏氏么?

        他这一世的父母,他的兄弟,他的姐妹,他的那么多亲眷族人……

        寒意一波波的袭来,夏如梦喉咙里发出了‘咯咯’的声音,他莫名的想要呕吐。

        蛮神一族,力强者王,强大的蛮神,可以肆意的剥夺下位者的一切——他们的财富,他们的妻女,乃至他们的荣耀,他们的生命。

        在夏如梦心中,荧龢公主无疑是世上最美丽的女人。

        除了荧龢公主,在夏如梦心中,他的几个女儿,就是世界上仅次于她的美人。

        除了几个女儿,他的母亲,他的姐妹们,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女人。

        那一朵朵娇嫩的花朵,是他要维护,要保护的人儿,他绝对无法容忍自己的妻子,自己女儿,自己的母亲和姐妹们,受到任何的伤害。

        但是蛮神一族呵……

        呵呵,呵呵,呵呵……

        成功轮回到燧朝后,夏如梦也读了不少书,他也多了很多知识。

        他明白,按照燧朝那些老夫子总结出来的文明类型,蛮神一族,大概就是‘奴隶制部落’和‘原始领主’类型的文明吧。

        他们拥有强大可怕的个体力量,但是他们在族群的社会结构上,无比的原始、野蛮、落后、残暴。

        蛮神一族甚至还保留了‘初--夜--权’,上位者可以肆意的夺取下属女性的一切,粗暴的对待她们。

        夏如梦吹了一声口哨,墨猴儿麻溜的窜了起来,跑到书案一角,搬起一个小茶壶,给夏如梦倒了一杯温热的香茶,然后屁颠屁颠的抱着茶盏跑了过来,递到了夏如梦的手中。

        小奶猫‘嗷嗷’的叫嚷着,想要追上墨猴儿,却被动作麻溜的他甩下了老远。

        夏如梦喝了一口香茶。

        馥郁,清新,一缕清和之气直透肺腑,随后唇齿流香,浑身都飘飘然好不舒服。

        这香茶,蛮神一族是没有的。

        或许有,但是以他的身份地位,是不可知的。

        那些高高在上的神王、神将们,那些大领主们,他们的吃喝用度,是他们这些下层小卒子难以想象的。

        至于……

        夏如梦看了看自己身上华美的绫罗绸缎,还有柔软的丝履上,那几颗银色的亮闪闪的宝珠……这样的衣饰,这样的装束,他上辈子,真的连做梦都无法想象。

        更不要说,如此广袤的一座驸马府。

        更不要说,有数千人、数万人,围绕着他来尽心尽力的服侍。

        在蛮神一族,作为地位最低的小卒子,他能得到什么?一间充满脚臭味的营房,就是这样了。

        管吃,管喝,没有任何薪水报酬,漫长的寿命,只是为了给那些高高在上的神王、领主们卖命,为他们厮杀,征战,抢夺更多的地盘、更大的利益。

        等到领主老爷们心情好的时候,或许会给他赏赐一个已经被老爷们玩腻的侍女或者其他什么的女人,然后他就带着这个女人,带着一身暗伤,返回先祖居住的地方,建一座小房子,生几个孩子。

        男孩子,继续为神王、领主们厮杀征战。

        女儿们,继续被神王、领主们肆意玩弄。

        一代又一代,一辈子又一辈子,血脉决定了他和他的后代们,永远不可能成为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卑贱如泥泞。

        永世不超生。

        ‘哈哈哈’的笑声传来,老九狗儿又跑了过来,他身后跟着几条毛色黝黑的细犬,兴奋得活蹦乱跳的跟着小主人瞎跑。

        夏如梦笑了。

        这样的生活,他想一直过下去。

        “谁不想过更好的日子呢?我也想吃香的喝辣的,我也想穿金戴银绫罗绸缎,我也想我的儿女可以昂首挺胸的行进在所有人的面前。”

        夏如梦歪着头,想起了好多年以前,他第一次追随蛮神一族的一位大人物,降临某个附庸部族的时候。

        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光鲜亮丽的迎接亿万附庸族群的欢呼和膜拜,他们尽情的在那些附庸族群的子民中,挑选俊男美女肆意的受用。

        而夏如梦那时候,作为最卑贱的小卒子,他负责扛着一面大旗,远远的站在一旁做背景。

        因为腰身不够挺拔,他还挨了领军的小队长一鞭子。

        人家,烈火烹油,鲜花着锦,而他,就是一面旗帜,一个背景。

        “我不想一辈子做背景……我的妻儿老小,也不能……也不能。”

        然后,夏如梦就听到了自家大门被人踹飞的巨响,听到了红莲魔尊的狂笑声。

        他身体剧烈的哆嗦了一下,他猛地跳了起来,从书房的墙壁上摘下了一口悬挂的宝剑,大踏步的向前院跑去。

        一直以来,夏如梦都隐藏了自己的修为。

        但是这一次,他在全力奔跑。

        所以他只用了一个弹指的时间,就出现在了一片混乱的前院中。

        他一眼看到了背着双手的巫铁,看到了巫铁身边站着的那些气息可怕的高手。

        夏如梦身体剧烈的哆嗦了一下,他丢下手中宝剑,肃然跪倒在地:“蛮神一族,下位卒乌三九五七七一,愿为武王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