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二十五章 大清洗(2)

第九百二十五章 大清洗(2)

        武都,皇城,天武殿中。

        裴凤静静的坐在巫铁身边,一脸的笑容端庄而威严,笑容中透着一股凛冽刺骨的寒意。

        她微微侧过头,一对儿黑白分明的妙眸静静的盯着巫铁。

        就这么静静的盯着,不说话,不动作,只是这样子看着。

        她心知肚明,巫铁如今在作甚。

        那等危险的事情,前所未有,危险到了极点。

        饶是裴凤自幼性格倔强,一身硬骨头比男儿更甚,她都感到了莫名的恐惧。

        她恐惧,她害怕,但是她不说。

        她甚至都不提起她构思了不下一万次的婚典。

        她……每个细胞都渴望能有一场热热闹闹的,让天下人都参加,都知道的婚典。她希望她能按照最古老的人族风俗,凤冠霞帔,鼓号齐鸣,在无数子民的欢呼和祝福中风风光光的嫁给巫铁。

        但是,她不说。

        一个字都不提。

        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巫铁。

        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看着他能呼吸,能眨眼,能说话,肤色红白,气色安健……她就忍不住想要笑——这就很好,很好,很好,很好,很好了。

        对抗漫天的神灵啊!

        裴凤表面上是一个能够扛着黑凤军浴血厮杀的女汉子,但是她骨子里,是一个不择不扣的、纯粹的、源自骨子里的小女人。

        她只想就这么岁月静好,就这样逍遥度日。

        她其实,没有太大的奢求。包括当年她以稚龄少女的身份,带着黑凤军的一群老爷叔们,慷慨走向了大泽州的蛮荒边境,硬生生杀出了一小片生存的天空。

        那也只是,她不想辜负自己的父亲,不想看着这么多的老爷叔一辈子的辛苦、辛劳和洒血牺牲,就这样被人平白无故的侵占,就这样被人毫不留情的扫地出门。

        所以,她豁出去了。

        虽然那时候她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她带着黑凤军离开裴家封地的时候,其实她也很害怕。

        一个稚龄少女,谁愿意拎着刀枪在战场上和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拼命呢?

        但是裴凤就这样做了。

        可是说心里话,她那时候希望的,是有一个男人,能够和她父亲一样,为她遮风挡雨,为她营造一个温暖的、舒适的、无忧无虑的小小巢穴。

        她从没有对巫铁说,她更喜欢吟诗作对,更喜欢水墨丹青,更喜欢品茗下棋,更喜欢游山玩水……她从来,绝对,根本没有过,从无对战场有任何的好感和向往。

        巫铁出现了。

        巫铁,撑起了一片天。

        先是撑起了大泽州和黑凤军,然后他撑起了玉州,撑起了武国,撑起了三国大地,现在他撑起了整个旧燧和三国旧地组成的新武国。

        裴凤竭力的在帮巫铁做事。

        其实整个武国的事务,巫铁又真的做过什么呢?他又管过什么呢?

        很多时候,巫铁在外厮混浪荡,所有的行政,包括武国的行政体系,乃至秘谍系统,监察系统,密探系统等等,全都是裴凤一手打造。

        累……当然。

        可是裴凤忍下来了。

        她默默地站在巫铁身后。

        反正这辈子,活着也是他,死了也是他。

        他要为善,裴凤为他布施粥汤药衣;他要为恶,裴凤就给他手中递杀猪刀。

        如果他要和漫天神灵为敌,那么裴凤就默默的跟着他向漫天神灵开战;如果他输了,那么裴凤肯定比他早一步死掉。

        “我的男人!”裴凤红唇微微一撇,笑了。

        她微微低头,冷厉的目光扫过满大殿的文武大臣。

        包括巫铁最亲近的老臣,从大泽州一并追随的黄瑯、李二狗子等人,他们如今不怕巫铁,但是面对裴凤冷厉的目光,他们浑身下意识的一哆嗦,不由自主的微微弯腰,向巫铁和裴凤表达了最深的敬畏。

        低沉的脚步声响起。

        身披重甲的夏如梦带着一百二十七名劲装汉子,大踏步的走进了天武殿。

        距离巫铁还有数百丈远,他们就重重的跪倒在地,额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向巫铁大礼参拜。

        “陛下!”

        夏如梦带着一百二十七名劲装汉子大礼参拜,毕恭毕敬,诚惶诚恐。

        原本燧朝境内,夏如梦能找到的,轮回转世潜入人族的各族神灵们,尽在于此。

        当然,夏如梦的交际有限,他能找到的,只是他之前在燧朝权贵圈子里,相互有感应的那一批人。

        让人诧异的是,无论是出自哪一个神族,这些转世成人的神灵们,他们全都放弃了自己的任务,放弃了自己上一世的身份,以一种莫名的决然,在夏如梦带人找上门后,只是招呼了一声,他们就决定投入巫铁麾下。

        巫铁俯瞰着这些神灵。

        他们的信息,已然在巫铁手中。

        他们当中,有风氏皇族宗室,有高官后人,有门阀子弟,更有普通人家出身,但是依靠自身努力,在燧朝军中、官场崭露头角的青年俊彦。

        他们的年龄,从万数千岁到数十岁不等。

        其中有几个资历极深的,已经在人族内轮回了十几世,历经了若干个猎场和战场。

        让人诧异的事情就在这里,这些轮回转世的神灵们,他们轮回了十几次,他们也只是经历了猎场和战场。

        他们没有一人,能够在‘命场’轮回过。

        似乎命场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笼罩了,这股力量甚至隔绝了‘轮回之力’。

        当然,巫铁更乐意想象,是娲岛的力量,他们同样在渗入轮回法则,在这些神灵轮回之时,他们的神魂有异,故而被筛选掉了,只能在普通的猎场和战场轮回。

        “尔等,都是旧燧的良臣干将。”巫铁俯瞰着大殿中跪着的,连带夏如梦在内一共一百二十八人。

        “虽然,你们不在左武相的保荐名单内,但是本王……从不浪费真正的人才。”巫铁在这里打了个马虎眼,他不可能告诉武国的臣子这一百二十八命武神军将领的真正来历。

        所以,巫铁只能用‘真正的人才’这个借口,给他们一个合情合理的出仕理由。

        “是人才,就要用……建功了,才能赏。”

        巫铁俯瞰着跪在地上的这些轮回的神灵:“或者说,一个投名状也好。”

        巫铁挥了挥手,轻声道:“青莲观、红莲寺、白莲宫……乃国之毒瘤,你们领兵,为本王消泯了这三个毒瘤吧。”

        巫铁想起了前燧护国三神宗后山中,那一个个自我封禁在棺材中的老不死,语气变得极其的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