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二十六章 大清洗(3)

第九百二十六章 大清洗(3)

        红莲寺,红莲殿。

        这是红莲寺中最大的主殿,平日里供奉了红莲寺中地位最高的红莲过往、现在、未来三世佛的佛像,更是红莲寺核心高层的议事之地。

        赤铜铸成的莲花座上,红莲三世佛的佛像面带慈悲之色,俯瞰庞大的殿堂。

        红莲寺当代主持,现世三佛陀之首的无面佛,以及三佛陀之一的怒面佛,连同数百名长老、监寺、堂主、殿首、阁主等等,一个个身披猩猩红的袈裟,神色肃穆的站在大殿中。

        一颗颗最小也有拳头大小的舍利子悬浮在半空,放出各色光芒,照得大殿一片通明。

        数千舍利子放出的佛光禅光,足以确保这座大殿内绝无邪祟,更能破一切隐身遁法。

        除非有人的修为比这数百大和尚加起来还要强出百倍,否则这大殿内的一言一句,都不可能泄露出去。

        无面佛的气息微弱。

        之前燧朝大皇子、二皇子争位,风戎依靠非常手段,突兀的继承了皇位。无面佛气急败坏,亲自出山为二皇子风熵争一个道理。

        结果他被青莲观设计,青莲观守山人醉佛正面邀战,又有不知名大能高手偷袭,无面佛金身被毁,只余舍利破空遁回,在红莲寺巴宝池中好容易重铸了金身。

        重铸的金身,自然没有自己千锤百炼的那具原始金身强大。

        如今的无面佛不仅气息虚弱得很,就连实力都只有巅峰时期的一成不到。但是他在红莲寺中积威极重,在场的数百红莲寺高层,一个个对他依旧恭顺、恭谨。

        “后山的老祖们,的确是殁了。”无面佛面皮上一层淡淡的佛光萦绕,让人看不清他的五官面孔。他的声音浑厚而平稳,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让人听不清他的情绪变化。

        “我红莲寺的天,塌了一半。”

        无面佛手中佛珠串一颗颗的从指尖划过:“不过,也只是塌了一半而已……老僧一直说,那些老祖,都是祸害,没有了他们,红莲寺只会更好,不会更差。”

        冷哼了一声,无面佛沉沉道:“他们殁了,老僧心中,是高兴的。你们想来也应该如此,毕竟再无人在我们头上指手画脚,颐指气使的呼喝下令了。”

        “一群早就该死的人,他们其实就该老老实实的死掉,干嘛还和后辈弟子为难呢?”

        无面佛的话,有点刻薄。

        但是大殿内鸦雀无声,这些红莲寺的高层一个个宝相庄严,脸上皮肉动都不动一点。

        无面佛环顾四周,认真的看过这些师兄弟们的面皮,然后缓缓点头:“看来,诸位师兄和老僧也是一般想法,如此,甚好。”

        “那么,说说眼下最实在的问题。”

        无面佛突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藏经阁主,性痴师兄,我红莲寺护山大阵的异变缘由,还是没找到么?我们居然,还是无法进出山门?”

        大殿内的气氛,骤然变得无比的压抑。

        明明是这些老和尚一个个表情丝毫没有变化,身上气机也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大殿中无形的压力骤然飙升了数万倍。

        若是一个修为稍有不如的小和尚在这里,怕是已经被这突兀增加的压力碾得魂飞魄散了。

        一名面皮白净,满脸愁苦之色,额头上密密麻麻有着十几条皱纹,一丝丝灵光犹如香火青烟一样不断从头顶向天空冉冉升起的老僧向前行了一步,向无面佛合十行礼。

        “师兄,师弟无能。这大阵,依旧是我红莲寺的护山大阵,每一处阵基,每一处禁制,每一个阵眼,每一个阵盘,每一阵旗、阵旗、各处镇压的灵宝、佛器,师弟都逐次检查过了。”

        “就连一条阵纹都没有变化。”

        “但是这大阵,就是不听我们使唤,我们的一切禁制腰牌,都失去了功效……我们,的的确确是被自家的护山大阵给禁锢、镇压、封锁、隔绝了。”

        性痴老和尚苦笑:“而且这大阵变得……变得威能更加庞大,更加变幻精妙。我们的一切法信都无法传出,外界的一切信息都无法传入……此事,细思恐极。”

        性痴老和尚喃喃道:“师弟我,自诩将我红莲寺所有秘传经典全都读得烂熟,一切阵法传承……甚至孩儿们从青莲观、白莲宫偷偷弄回的阵法典籍,师弟我也读得烂熟,更推陈出新,推衍出无数新奇阵法。”

        比出三根手指,性痴老和尚肃然道:“师弟以为,整个燧朝,若论阵法修为,师弟当为顶尖的三人之列。”

        “白莲宫或许有一人,能够在阵法修为上,能和师弟我比肩;也唯有青莲观,或许有一人的阵法修为,能比师弟我略强一丝。”

        闭上眼,认真的思索了一阵,性痴老和尚喃喃道:“白莲宫不以阵法为重,也不说他,毕竟这是奇技淫巧,那群正人君子不屑钻研精熟。”

        “我红莲寺诸位先辈,他们更注重佛法的威能无限,更看重佛法的法力无边……阵法之道,我红莲寺的诸位老祖们,他们也不看重。”

        “青莲观多有老祖精研阵法……但是师弟我敢以佛心发誓,就算青莲观的那些老祖……师弟我多次破开青莲观的护山大阵,潜入他青莲观各处秘境窥视,可见青莲观的大阵,在师弟我这里,也不过如此。”

        “所以,师弟我敢言,偌大的燧朝大陆,古往今来,师弟我的阵法造诣,可进前三之列……”

        无面佛的声音依旧没有任何情绪变化:“饶是如此,你依旧无法破开如今困住我红莲寺满门的变异大阵?”

        性痴老和尚面皮微红,向无面佛合十行礼,苦笑道:“师弟,无能。”

        无面佛轻轻说道:“不是你无能,是敌人太高明……看来,我红莲寺诸位老祖的殒没,和他脱不开关系。那么,他想要干什么呢?你们说说,他想要干什么呢?”

        一众大和尚没吭声。

        细思恐极。

        真个细思恐极——某个人,潜入红莲寺后山,将红莲寺自我封禁的老祖们统统干掉,一根头发都没剩下……抱歉,红莲寺的老祖们,本来就没头发。

        然后,他用莫名的手段,改变了红莲寺的护山大阵。

        于是乎,红莲寺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内,内外隔绝,音讯全无,没人能够踏出山门一步,红莲寺在外布置的那些暗子,也没有一个人返回山门报信。

        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外面究竟是什么情况?

        一群已经修炼得心如死水、毫无波澜的大和尚,都不由得心肝儿发颤。

        这等手段,如果那人想要灭了红莲寺,想来不难?

        正思忖间,突然就听到了红莲寺山门口的钟鼓楼里,传来了惊天动地的钟声、鼓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