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三十章 大清洗(7)

第九百三十章 大清洗(7)

        黑风大王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歇斯底里的嚎叫着。

        一刻钟后,他难听至极的惨嗥声终于消失。浑身是血的夏如梦喘着气,缓缓直起了腰身,很是雍容的挥了挥手中银色的长剑,朝着无面佛笑了笑。

        居移气养移体,这一世夏如梦出身尊贵,成为驸马后更是锦衣玉食,荣养至极。

        此刻的他,哪里看得出上一世那蛮神一族底层小卒子的狼狈模样,举手投足之间,尽显顶级大贵族应有的雍容和华贵,哪怕浑身是血,依旧从容优雅得很。

        弹去了长剑剑尖挂着的一滴鲜血,手掌一翻,长剑化为一抹剑芒没入手臂。

        夏如梦背着手,染了几点鲜血的面庞抬起,看着天空悠然笑着:“大方丈,我们再无回头之路。”

        无面佛冷肃的看着夏如梦:“是啊,驸马殿下,我们再无回头之路。”

        他们似乎忘记了,他们是嫡亲的堂兄弟。

        他们故意忘记了,他们是嫡亲的堂兄弟。

        昨日之事,如凋零黄花,终究要被忘记。

        他们现在,一个是位高权重的红莲寺方丈,一个是尊贵至极的燧朝驸马……哦,不,尊贵至极的武国一品公爵。

        镇蛮公爵,名字粗陋了一些,但是韵味深长,夏如梦如得珍宝,珍惜的很、爱护的很。

        无面佛也是如此。

        夏如梦心中所想,和他心中所想,是一模一样的。

        再没有乌多少多少号编号的堂兄弟了,前世已经彻底成了梦幻,只有眼下的生活,才是真实。

        “陛下说,要我们处理好一切后续。”夏如梦的神魂之力犹如水波,笼罩了整个郡城。郡城内一片凋零,子民十不存一,留下的都是被逼从贼的青壮。

        其他老弱妇孺,或者城破之日直接被斩杀,或者这些日子不堪凌辱已经死去。

        剩下的青壮,也都一个个神色惊惶,好些人眼神散乱而癫狂,已然精神分裂,彻底的崩溃。

        “这些尊贵的、高高在上的神灵,他们惹出来的祸,我们得收尾。”无面佛叹了一口气:“这就是因果,若是没有我们的庇护,我们的纵容,他们的精血分身,怎可能在燧朝闹出这么大的乱子?”

        一声长叹之后,无面佛飞上了高空。

        他脑后一轮金光裹着大片紫气升腾而起,直径百丈的功德金轮冉冉浮现,金光紫气犹如烈日,照耀了方圆数万里的虚空。

        和巫铁脑后那块大金饼相比,无面佛的功德金光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差了数万倍,但是直径百丈的功德金轮,也着实的惊人。

        实实在在是,作为红莲寺的方丈,想要作恶,固然可以罪恶滔天;若要为善,那功德自然是滚滚而来,甚至不用和尚亲自出手。

        “这功德,贫僧愧领,今日,就还给你们。”

        无面佛大喝了一声,然后开始诵读红莲寺的超度经文。无数比芝麻粒还要小的金光凝成宛如实质的文字,暴雨一样从他嘴里喷出,落向了四面八方被黑风老寨攻下的数十个郡县。

        黑风大王只是攻下了这些郡县肆意作恶,肆意为恶,并没有抽取这些普通百姓的神魂和精血。

        数十个郡县化为死域,天地之间阴气浓郁至极,无数被杀百姓的神魂被阴气纠缠,滞留残垣断壁之间,并没能第一时间进入轮回。

        漫天金光落下,每一粒金光文字都融入了一条神魂之中。

        一道道半透明,通体被淡淡金光包裹的神魂微笑着,冉冉从废墟中飞起,远远的向无面佛跪拜行礼,然后悄无声息的消融在虚空中。

        无面佛身后的功德金轮一丝丝的缩小,数十个郡县的被杀百姓,在极短时间内被超度妥当。有了无面佛牺牲的一丝功德金光加持,这些百姓来世的天赋资质,定然超脱同侪。

        城内,那些侥幸存活的青壮,同样被金光入体。

        他们一个个面带微笑,表情骤然变得极其放松,一个个肌肉松懈下来,歪倒在地上,沉沉的睡了过去。他们心中的一切负面能量都被功德金光消泯,他们未来,可以很顺当的活下去。

        数十个原本阴风愁云、一片惨淡的郡县,很快就变得风和日丽,一片生机祥和。

        无面佛和夏如梦朝废墟中沉睡的那些青壮行了一礼,然后转身,飘然踏云离去。

        “贫僧,乃红莲寺现世三佛陀无面佛……见过驸马殿下。”

        “大和尚客气,以后,我等还当多多往来才是。”

        “正是这个道理……驸马,请!”

        “请,下一处,也就是小半日的路程。”

        无垠虚空,黑漆漆的空间中,一座在虚空中急速飞行的巨型山脉内,一座座造型简陋,但是体积巨大的宫殿巍然矗立。

        蛮神一族分有若干个神系,按照血脉划分,他们分别信奉战争之神、暴力之神、杀戮之神、残虐之神、勇气之神等等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蛮神。

        供奉暴力之神的神殿外,一座不大不小,占地亩许的小小殿堂内,一声气急败坏的怒吼声猛地传来。下一瞬间,可怕的骨骼碎裂声响起,几个生得姿容姣好的人族少女肢体扭曲,划出一道凌厉的抛物线,从殿堂中被丢了出来。

        “卑贱的……卑贱的……”

        一尊身高七八丈,通体肌肉虬结,皮肤青绿,一根根海碗粗细的血管从皮肤下凸起,犹如大蟒一样跳动着的巨汉从殿堂中冲了出来,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叛徒,该死的叛徒……乌……乌……乌……该死的,他们是乌多少来着?”

        巨汉愤怒的用拳头敲打着自己的脑袋,直打得‘轰轰’作响,直好似雷鸣。

        乌头慢悠悠的从暴力神殿中走出,歪着脑袋看着巨汉:“乌琽(du),你仅存的那一点微不足道的脑浆,也都被你喷出去了么?你这是发了傻了?你想敲碎自己的脑袋,自杀么?”

        乌头身形一闪,突兀的到了乌琽身边,然后一脚将他踢飞了出去。

        “如果你想死,我帮你!”乌头‘嘎嘎’狂笑着。

        乌琽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半天没能爬起来。听到乌头的话,他哆嗦了一下,声嘶力竭的尖叫着:“不,尊敬的殿下,两个卑贱的下等战士,他们背叛了强大的蛮神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