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三十一章 大清洗(8)

第九百三十一章 大清洗(8)

        青莲观。

        道道清光从天而降,光中有青莲舒展,灵光四溢,透彻虚空。

        无数长长短短、大大小小的长方形符箓虚影,就在那灵光中若隐若现,宛如天地自然生成的道纹,护住了整个青莲观。

        有数十万身披水火道袍的道人,手持长剑,结阵疯狂攻击青莲观的护山大阵。

        这些道人尽是青莲观水火殿的弟子,他们修炼的水火雷霆之术,阴阳相生,水火相激,生成雷霆,变幻莫测,威能强大。

        尤其一口先天水火元气凝成的元雷淬炼而成的本命飞剑,更是飞行绝迹,声如雷鸣,瞬息千万里,是降妖除魔、击杀敌人的至高手段。

        数十万水火殿的道人联手,就算是全盛时期的妖、魔、鬼、怪四大敌国,都敢去横冲直撞一番。

        这座正被水火殿的道人们驱动的水火激雷大阵,甚至曾经在燧火相传大阵的庇护圈外,硬撼一尊鬼尊数日夜,最终全身而退。

        由此,可见这座大阵的威能之强。

        只是此刻,数十万柄水火道剑化为雷霆,疯狂的撞击青莲观的护山大阵,就看到一柄柄道剑在空中炸得粉碎,护山大阵丝毫不动,连清光中的一朵莲花都没能斩落。

        一群青莲观的核心高层站在一座大殿的屋顶,脸色难看的望着数十万已经筋疲力尽的水火殿道人。

        “雷鸣殿,接替!”青莲观的一位戒律长老怒喝了一声。

        数十万水火殿道人气喘吁吁的从空中落下,远处一片云团腾空而起,同样是数十万身穿紫银色雷霆道袍的道人手持电光闪烁的长剑,朝着头顶的护山大阵就是一通猛攻。

        好些个月了,青莲观碰到了红莲寺一般的麻烦。

        后山的十万老祖不知去向,护山大阵好似疯魔一样,将所有的青莲观道人困在了山门初入不得。

        青莲观的主持和长老们,当机立断,让门人弟子结阵疯狂攻击护山大阵,力求突破屏障,寻求幕后真相。

        但是这大阵,实实在在的坚固得让人绝望,每一条道纹,每一道禁制,每一处阵眼埋伏,都是那样的熟悉、清楚,可是他们就是拿这座浑然天成的护山大阵全无办法。

        “这是哪位,在和我们青莲观开玩笑么?”一名传法长老脸色阴沉的喃喃自语。

        “这不是玩笑,倒是有点像要将我们满门诛绝的意思。”一名护法长老脸色冷厉,阴恻恻的说道:“关门打狗,一个都逃不掉……好大的手笔,就是不知道他们在等什么。”

        青莲观山门外,牌坊下,青莲观这一代的守山人醉佛道人懒洋洋的斜靠在牌坊柱子上,两条长腿懒散的摊开,左手拎着一个酒葫芦,惬意的往嘴里灌着酒。

        偶尔,他会抬头看看头顶的护山大阵。

        偶尔,他会向远处大殿上的那一群同门师兄弟看上一眼。

        只是他目光平和,没有丝毫的涟漪波动,好似外界的一切变故,都无法惊起他的心头波澜。

        浓浓的酒气四散,远近奔走的青莲观弟子们,若是在近处路过,会毕恭毕敬的朝着醉佛道人稽首一礼,然后就当他不存在一般,该干嘛干嘛去,没人会向这位辈分高得离谱的老祖宗咨询什么、请教什么……

        实在是,青莲观的大老道、小老道们都知道,这位醉佛道人,是不管事的。

        守山人,守山人,他就是青莲观镇守山门的一柄利剑,不招惹他,就人畜无害;招惹了他嘛,想想之前的无面佛,就是被这位守山人三两剑劈得昏头转向,这才被人偷袭,丧了金身。

        有人曾私下评论——青莲观的守山人醉佛道人,修为堪称三神宗第一!

        这所谓的三神宗第一,自然是将那些自我封印的老不死们都算了进去。

        数十万自我封闭的老古董都算在内,三神宗这么多惊才绝艳的天才都计算进去,醉佛道人的修为堪称第一!

        眨巴了一下眼睛,醉佛道人偷偷摸摸的竖起右手小指。

        ‘嗤’的一声。

        一道极亮,比闪电还要亮上万倍的青色剑光只有韭菜粗细,一尺长短,带着尖锐的细微的破空声直刺天空。

        剑光一闪,重重劈在了青莲观的护山大阵上。

        护山大阵荡起了一丝丝微弱的涟漪,然后剑气就此消散。

        醉佛道人呆了呆,然后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数十万水火殿、雷鸣殿的道人组阵都无法撼动丝毫的大阵,居然被他随手一道剑光轰得轻微震荡,可见这一道剑光之强。

        “可是,改了青莲观大阵的人,更可怕。”醉佛道人喃喃自语:“神王……也就是尊级大能出手。”

        眯了眯眼睛,醉佛道人咧嘴一笑:“可是,管我什么事呢?”

        “你们,都是韭菜……只等镰刀来割。”

        “他们,准备割韭菜了,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醉佛道人吐了一口浓浓的酒气,一直淡泊的面庞上,一道古怪的、复杂的表情一闪而逝。

        仇恨,纠结,畏惧,思慕……

        几个头上挽着双丫髻,生得天真可爱的小道童小心翼翼的从青莲观大门中跑了出来,气喘吁吁的扛着几个大酒葫芦,跑到了醉佛道人身边,将酒葫芦放在了他身边。

        “老祖宗,我们的护山大阵,这是怎么了?”一个面皮通红的小道童很小心的问醉佛道人。

        “听别的小祖宗们说,咱们这是,被强敌困住了?”一个生得粉白粉嫩的小道童低声问醉佛道人。

        醉佛道人沉默。

        又一个生得玉雪可爱,颇为俏丽的女道童用力的挥动着小拳头:“可是我们青莲观这么强,什么敌人都不怕的吧?是吧?老祖宗?”

        醉佛道人看了这小女娃儿一眼,轻轻一巴掌拍在了她-屁股上,轻喝道:“你们吃了几碗白米饭,知道什么呢?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青莲观很强?哼!”

        “去,去,去,不要耽搁老道喝酒……”醉佛道人好像赶小鸡一眼,将几个小道童赶走了。

        看着几个小道童撒腿狂奔的背影,醉佛道人微微一笑,然后笑容骤然凝滞。

        青莲观很强?

        屁!

        如果不是燧朝的燧火相传大阵,来上三五个妖魔鬼怪中的尊级存在,就能屠了青莲观。

        如果放在……放在……

        醉佛道人的脸剧烈的抽搐着,他咬着牙,抬头看着天空,他的实现好像穿透了姆大陆厚厚的大气层,一直穿透了极高极高的天穹,穿透了包裹整个姆大陆的无垠虚空,穿透了黑漆漆的无垠虚空外的‘神之原始胎膜’,穿透了外界的无量鸿蒙世界……

        他好似,看到了那一片广袤无垠的,好似无数肥皂泡一样镶嵌在一起的……

        神域世界!

        “我的家……”醉佛道人一口老酒呛进了气管里,他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咳得眼泪都冒了出来。

        “好久了……”

        醉佛道人喃喃自语:“嚇,百世轮回的惩罚,呵,呵呵!”

        被雷鸣殿的数十万道人结阵攻击,依旧丝毫不动的青莲观的护山大阵,就在醉佛道人身边百丈左右,大阵悄然裂开了一道缝隙,身穿黑色战甲,通体被一层淡淡的黑色魔焰包裹的裴凤,右手按着腰间佩剑的剑柄,步伐轻盈的走了进来。

        在裴凤身后,一裘血色长袍炽烈如燃烧的血浆,顾盼之间双眸中凶光大盛,目光凝实犹如实质,随时可以化为亿万刀剑剿灭众生的血狱,也无声无息的飘了进来。

        醉佛道人骤然惊醒,他身体一晃,丢下手中酒葫芦,凭空在裴凤和血狱面前冒了出来。

        三柄青蓝色,一尺多长的飞剑悬浮在醉佛道人身前,剑芒吞吐不定,缕缕剑意化为肉眼可见的凌厉道纹,迅速向着四周扩散开去。

        顷刻间,周边百丈方圆,尽被一缕缕宛如实质的剑之道纹覆盖。

        剑纹犹如水晶琉璃,化为一个锐气冲天的水晶琉璃罩,将这百丈虚空彻底环绕。

        醉佛道人的身躯,也被无量剑意充斥,他的身躯变成了半透明状,身躯内只见一道道剑光往来流转,无数剑芒交织在一起,在他胸腹之间凝成了一枚人头大小,介于虚实之间的剑印。

        红莲寺的无面佛,在大彻大悟、击杀黑风大王之后,才突然透彻,心境急速拔高,这才凝聚了一枚半虚半实的半成品佛印。

        而醉佛道人这等场景,他应该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凝聚了这枚剑印。

        只是和无面佛一般,醉佛道人的精气神中,有一部分被这一方世界的法则阻碍,无法彻底的融为一体,所以这枚剑印只是半虚半实之间,没能彻底的凝成。

        “裴凤娘娘……血狱大王!”醉佛道人双眸中喷吐着数丈长的剑光,声音也变得极其的尖锐而冷厉:“两位非请自来……这护山大阵,是武王的手笔?”

        裴凤轻轻鼓掌,凝视着醉佛道人轻笑道:“果然聪颖,不错,这护山大阵,是咱家巫铁的手段。”

        血狱在裴凤身后,轻轻的吹了一声口哨。

        醉佛道人身上皱巴巴满是窟窿眼,到处都是酒水留下的痕迹的道袍轻轻浮动,他看着裴凤,肃然道:“是要灭我青莲一脉么?”

        裴凤笑看着醉佛道人:“巫铁怎么想,我不管……我的任务,是冲你来的。”

        醉佛道人沉默了一阵:“老道,只是一个无心世事的老酒鬼,裴凤娘娘身份尊贵,老道我……”

        “谦虚,太谦虚了……嘻嘻!”

        奸猾的笑声犹如一条滑腻腻的鼻涕虫一般,猛不丁的钻进了醉佛道人的耳朵。

        醉佛道人的身体抽了抽,皱眉道:“何人?”

        迷雾笑呵呵的,穿着一件前燧宫廷太监大总管的绯红色官服,一脸谄媚的走了进来。他先是谄媚的向裴凤深深行了一礼,然后一脸小心的向浑身杀意凛然的血狱鞠了一躬。

        他这才直起了身体,谄媚的笑容消失了,一脸的威严、神圣骤然浮现。

        “泫洺……你还记得,这个名字么?”

        迷雾身上,一股极其尊贵的血脉威压隐隐扩散开来。

        醉佛道人凝炼犹如实质的剑意一阵震荡,差点凭空崩碎。他骇然看着迷雾,身体踉跄着倒退了几步,腰身下意识的一弯,就要向迷雾鞠躬行礼。

        但是很快的,腰身刚刚弯下去不到十度,醉佛道人就一点一点极其缓慢的挺直了腰身。

        松动的剑意凝聚,眸子里剑光越发凌厉,浑身气息犹如万载冰山,醉佛道人死死的盯着迷雾,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阴谋神族……神王血脉。”

        迷雾一脸恼火的低声咆哮着:“智慧神族!该死的东西!”

        醉佛道人死死的盯着迷雾:“神王血脉,奈何只是中位神将的修为,呵呵,以老道如今半步神王境的实力,一剑可斩之……跪下,否则……”

        迷雾双腿骤然一软,差点就真的跪倒在地。

        实在是,他不擅长和人正面的硬碰硬的交锋啊。醉佛道人凌厉的剑意已经浸透了他的身躯,面对一心决然的醉佛道人,迷雾心中一点底气都没有。

        醉佛道人,真的能够一剑斩了他。

        而且,迷雾好容易查出来的资料告诉他——这醉佛道人,还真不怕一剑斩了他。

        于是,迷雾迅速缩到了裴凤身后,小心翼翼的说道:“尊贵的裴凤陛下,这位就是泫洺,冰灵神族高等神将血脉,信奉的是冰灵神族冰川神系的冰川女神……”

        干咳了一声,迷雾轻声道:“早在那个大规模的轮回侵蚀计划之前,大概三十万年前,泫洺因为拒绝了一位高等神王后裔的求爱,还一剑伤了他的……不可言的要害……那位神王后裔惩罚她……轮回百世,而且百世都是男子。”

        身体打了个哆嗦,迷雾喃喃道:“神魂记忆、感情感观都是女子,但是身躯是男子……啧,真是可怕的经历呵!”

        摇摇头,迷雾轻声道:“尤其重要的是,泫洺的爱人,她真正的爱人,被那位神王后裔彻底湮灭……他要惩罚她,生生世世作为男子,永恒思念自己的爱人,却只能沉浸在无穷尽的绝望和后悔之中。”

        醉佛道人身前悬浮着的三柄飞剑剧烈的震荡着,不断发出极其高亢尖锐的剑鸣声。

        他的脸色变得漆黑如墨,声嘶力竭的朝着迷雾怒吼:“报上你的神名,无论你是阴谋神族哪一位,我一定要斩了你!”

        裴凤摇了摇头:“醉佛,不,泫洺,想要恢复女子之躯么?想要……复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