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三十四章 惊蛰

第九百三十四章 惊蛰

        无垠虚空。

        晶石星体突然停滞,极长的晶针探出了数万丈,然后一道粗达百里的七彩洪流呼啸而出。

        七彩洪流中,隐隐可见数千条魁伟的人影。

        诸大神族,万年以来,再一次的大举降临。

        七彩洪流喷出后,晶石星体犹如被发现的贼一样,鬼鬼祟祟的在虚空中左右乱窜,急速的变幻自己的轨道和位置。

        每隔一个时辰,晶石星体会停下一瞬间。

        晶石星体内,会有一道璀璨的神光亮起,伴随着低沉的吟诵声,无数拳头大小的神光凝成的符文从晶石星体中喷出,然后迅速附着在晶针上。

        一道又一道属性不同,强弱不等,包容了诸般奇异大道法则的晶光不断从晶针中喷出。

        一道一道极细的晶光轻轻的点在了姆大陆上方的天穹上,于是乎,在极其遥远的天穹之上,可以看到姆大陆上空一道道庞大的七彩漩涡迅速的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武国,绿柳郡。

        郡城外八千里,一座小镇,镇外一处极大的老宅子里,一名枯朽到了极致的白发老人躺在床榻上,床边围着近百名男男女女,一个个面带悲色。

        老人所在的卧房外,院落中,数百青壮男女聚集在这里,一个个面带愤懑之色,更有一些年轻气盛的少年,眸子里闪烁着嗜血的凶光。

        只是,院落内外,都只能听到老人的喘息咳嗽声,没一个人敢吭声。

        绿柳郡汪氏,原本的绿柳郡第一豪族,有汪半郡之称,也就是半个绿柳郡都是他汪氏的财产。

        汪氏老祖汪德,更是绿柳郡第一高手,领悟了风火大道,踏足胎藏境巅峰境界,已有千多年。

        汪德一辈,更有十八名胎藏境的兄弟,汪氏就凭借这十九名胎藏境的高手,威压全郡,压得下面大大小小数十个豪强家族抬不起头来。

        半个月前,汪德为自己最喜欢的第若干代的长孙举办婚典,邀请了绿柳郡诸多豪强家族的宾客,更有外郡的贵宾远道而来庆贺。

        就在婚典上,绿柳郡排名第三的豪族侯氏太上长老侯密暴起发难,他不知道从哪里得了一件威能极强的先天灵宝,一击重伤了汪德。

        绿柳郡四十七家豪族联手突袭,一场惨烈的火并,汪氏十九位胎藏境老祖陨落十二位,只有汪德和另外六位兄弟,艰难的护着一部分族人逃出了生天。

        那一战,侯密同样被拼死反击的汪德重创,四十七家豪族,也陨落了不少老祖、家主以及大批的族中骨干。

        更有外郡的宾客见到便宜,直接传回信息,让自家的势力侵入绿柳郡,大肆夺取绿柳郡的诸般好处。

        此刻的绿柳郡风雨飘摇,一片混乱,侯密等人忙着和外郡豪强坐地谈判、划分利益,来不及追杀逃亡的汪氏族人。

        所以,汪氏才能在这当年汪氏始祖起家的小镇祖宅内,苟延残喘,眼睁睁的看着被重伤的汪德一天天的向死亡深渊滑落。

        灵丹妙药服用了无数,但是神胎被重伤的汪德元气大损,为了护着一众老小逃脱,汪德在逃亡路上,又被多次重伤。

        此刻汪德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服用再多的灵丹妙药,也只是给破损的灯盏中强行注油,勉强亮起一点灯火,却于根本没有任何好处。

        “尔等记住,老夫死后,就按照各房各支,分散四方。改名换姓,潜伏匿藏。”

        汪德气喘吁吁的,一边咳嗽,一边低沉的叮嘱床榻边围绕着的一众最亲近的儿孙:“小心些,机警些,周密些……心肠,也要狠毒狠辣些。”

        “死守行藏,恢复元气。”

        “各房各支,每六十年联络一次,只管汇总各房各支的高手人数和修为境界,其他一应信息,禁绝交流。”

        “待到若干年后,我汪氏各房各支的胎藏境总人数,是那些仇敌各家各户总人数的两倍以后……召集族人,雷霆一击,将他们满门诛绝,为老夫报仇,为族人雪恨。”

        汪德咳了一口血。

        他强打着精神,指指点点的,将族中在祖宅附近历年来积攒的资源和财富,一一分配给了各房各支的负责人。

        然后他让这些子孙,就在他的床榻前跪下,一个个发下了最恶毒的血誓。

        他们发誓,他们永远不忘自家的出身来历,永远不忘这血海深仇,永远不兄弟阋墙,永远不家族内乱——他们将卧薪藏胆,低调小心,积攒实力,复仇雪恨。

        汪德满意的笑着。

        家族被重创了,但是家族的凝聚力越发强大,汪氏,还有希望。

        虽然自己是看不到了,但是只要自己的子孙争气,那么……

        猛不丁的,汪德身体突然一个哆嗦。

        他骤然感受到,千多年来,一直压在他神胎上的,那一种可怕的,灭顶之灾随时可能降临的庞大威胁感不见了,消失了,彻底的蒸发了。

        滚滚的天地元能向自己汇聚了过来,他的身体莫名的变得轻松而空乏,好似一个巨大的黑洞,开始自行的牵引天地元能汇入体内。

        虚空中,有某些奇异的变化,产生了。

        “那颗老夫舍不得服用的大道宝炎涅槃丹呢?”汪德猛地鼓起体内最后一丝元气,双眼雪亮的盯着自己的大儿子。

        汪德的大儿子汪有德哆嗦了一下,火速的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一尺见方的玉匣子,飞快的打开了玉匣,掏出了里面的丹瓶,倒了一颗拇指大小,通体烈焰飞腾,隐隐有凤凰虚影在火焰中闪烁的大道宝丹。

        汪德张开嘴,将这颗大道宝丹吞了下去。

        一股庞大的药力翻滚而出,虽然没能对汪德的伤势有任何好处,但是庞然药力硬生生撑起了汪德,让他凭空回复了不少的精气神。

        他一骨碌的从床榻上跳了起来,大踏步的冲出了卧室。

        外面院落里,汪氏的子孙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大惊小怪的指着天空。

        高空中,极高极高的,普通神明境大能都无法想象的,高到了极处的天穹上,一道道巨大的七彩漩涡急速的旋转着,一波波庞大的天道法则波纹向四周扩散开来,天地都在微微的震荡。

        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某种枷锁消失了,心灵一片的轻松。

        淬体境、感玄境、重楼境、命池境的修士还无法感受得太清晰,但是胎藏境,尤其是胎藏境巅峰的这些修士,无不感受到自己身躯和神胎上发生的巨变。

        “这是……”汪德嘶声大吼:“这是天地开恩!”

        汪德兴奋得大吼大叫,他密布裂痕,到处都是巨大缺口的神胎上,两条大道锁链突然亮起。

        风火大道化为两条蛟龙般光影,一点点的从他的神胎中飞出,慢慢的缠绕在他的身躯上。

        当第一枚大道符文烙印在密布暗伤几乎崩解的身躯上,汪德的身躯就骤然模糊了一下,然后方圆千里内,一波波天地元能犹如潮水一样涌来,迅速没入他的身体。

        汪德仰天长啸一声,啸声如龙吟,震得虚空中片片白云粉碎。

        高空中,七彩漩涡放出的大道波纹相互撞击,发出一声声巨大的雷鸣。虚空中,到处都是雷鸣声,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雷光横贯虚空,犹如巨龙一样在天穹之上翻滚。

        雷声,惊动了姆大陆上所有的智慧生灵,所有有修行的生命,都感受到了某种枷锁的突然消失。

        汪德嘶声狂笑。

        随着一枚枚大道符文不断的烙印在身躯上,他几乎崩解的身体内,暗伤瞬间消失,身躯状态恢复到了极致。一股勃勃生机从他体内荡漾开来,化为一波波炽热的洪流席卷全身。

        无穷无尽的生命能量滋生,从胎藏境,一步跃升到神明境,这是生命层次的进化,这是生命层次的飞跃,更可说,这是一次生命层次的巨大‘突变’!

        青色的风,红色的火,风火相生,在汪德身后化为一对儿巨大的风火羽翼。

        庞大的压力让宅子里汪氏的子孙一个个立足不稳,一个个跪倒在地,兴奋如狂的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着自家的老祖。

        “这,这是……老祖要……要成神!”

        汪有德嘶声尖叫:“老天开眼啊……爹,一定要成功啊!”

        就算绿柳郡这等乡下地方,这些豪门大族的高层都听说过‘神劫’的可怕。除非得到天神令,否则自行渡神劫者,基本上有死无生。

        可是天神令,那是过去的三国高层都要用尽权谋去争夺的东西。

        而绿柳郡一个是乡下地方,一个的确他们的资源不丰,他们就算想要搜集资源向诸神献祭……他们一个不知道如何构造祭坛,一个,他们也凑不齐这么多祭品。

        所以,绿柳郡过去数十万年,一个神明境都没有。

        一个都没有!

        不要说绿柳郡,周边的数十个郡治,一个都没有。

        嗯,周边的数十个州治,也没有一个神明境,最强的就是胎藏境巅峰的存在。

        如果汪德能够成神!

        ‘哈’的一声大吼。

        新生的神躯内,庞大的生命能量反哺几乎崩碎的神胎,神胎当即放出灿灿灵光,风火之力大盛,顷刻间神胎就一点点的愈合,汪德感受到了体内那股新生的,庞大的,和胎藏境法力迥然不同的力量。

        “神力?”汪德猛地低头,朝着自家的儿孙们大吼:“尔等,一起攻击老夫!”

        一众汪氏族人呆了呆,过了一会儿,在汪德的催促下,他们纷纷腾空而起,倾尽全力的向汪德发动了疯狂的攻击。

        汪氏功法,尽是风、火属性。

        一时间漫天风刀乱斩,漫天火团乱飞。

        但是风刀、火团碰触到汪德身躯,就无声无息的湮灭了——凡人,怎可能伤害神明?

        汪德仰天狂啸:“孩儿们,随老夫,反攻绿柳郡城!当日伤我族人者,灭九族……胆敢阻挠者,杀无赦!”

        狂啸了几声后,汪德忍不住破口大骂:“他-妈-的,没有神劫,没有神劫……哪个丧天良的,说胎藏境巅峰踏入神明境是必死无疑?谁说的,给老夫滚出来!”

        仰天跳着脚痛骂了几句后,汪德卷起一道狂风,带着祖宅内外的数万族人,浩浩荡荡的杀向了绿柳郡城。

        一刻钟后,绿柳郡城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除开汪氏,绿柳郡所有豪族被一扫而空,所有男丁老弱被斩杀一空,所有如花美眷,尽成了汪氏私藏。

        虚空中,七彩漩涡在不断的扩大,一个个七彩漩涡中,一道道清晰的、强大的天道波动一圈圈的扩散开来。

        巨大的雷鸣声震动天地,震得大地都在不断的颤抖。

        一如惊蛰时分,这天地的异变,当即惊动了无数生灵。

        就在绿柳郡不远处,荒山中,一座不知道密封了多少年的古洞内,一口厚重的青铜棺木被一拳轰碎。

        一名身高一丈开外,通体死气沉沉,只有心口一点生命火焰还在微弱延续,浑身皮包骨的躯体艰难的从棺木中爬了出来,歇斯底里的尖叫着:“天地造化……天地开恩……老夫,终究要回归人间!”

        “老夫的妻,老夫的儿,老夫的后生晚辈……老夫的那些仇敌!”

        “老夫……回来了!”

        山洞内,天地元能疯狂奔涌,属性不同的天地元能相互摩擦,无数条拇指粗细的电光在山洞内一阵乱劈乱闪,电光劈在了这人的身上,顿时眼看着他身上一层满是灰尘的老皮脱落、崩碎,他干瘪的身躯上,一块块丰满的、鲜嫩的肌肉快速的生长了出来。

        微弱如火苗的生命之火瞬间膨胀了万亿倍。

        这从棺木中艰难爬出的人体,他身上赫然有三十六道大道道纹在蜿蜒游走。

        以三十六门大道入道,放在燧朝,这也是‘天神’序列中的好手,足以担任一州之主。

        “老夫,回来了……多少年了?十万年?还是百万年?老夫的家,还在么?”

        山洞所在的荒山,彻底崩毁,一条高大魁梧的人影一声长啸,冲天而起。

        这样的啸声,在三国大陆各处响起,在燧朝大陆各地响起,在姆大陆的各处荒山野地里响起。

        山峰崩塌,河流崩裂,湖泊干涸,大海被掀了个底朝天……一条条气息雄浑的人影横空出世,一个个笑得无比痴狂。

        这是过往的那些老鬼,他们自知无法度过神劫,所以干脆自我封闭,以延缓寿命。

        而在三国大陆的北方,那一片雪原秘境中,司马无忧麾下的禁军军团内,一道道强横无比的气息冲天而起。

        短短一刻钟间,当天空第一声雷鸣响起,司马无忧的麾下禁军内,三万将领腾空,齐齐化凡而神!

        羲武乐掌控的伏羲神国地面疆域中,超过十万胎藏境巅峰的高手,同时腾空而起。

        巫铁直接掌控的原本大魏、大武的疆域中,更有超过五十万各门阀、各将门、各部落的将领,同时吞纳天地,原地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