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三十八章 生存,死亡

第九百三十八章 生存,死亡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除非真正圣人,谁敢轻忽生死?

        于是,数日后,武都城内,巫铁满意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前,心甘情愿被自己下了禁制,同时签署了各种投名状、效忠书、盟约书等等,任何一份泄露,都足以让对方死无葬身之地的乌头。

        乌头,连同他带下来的,六千六百名蛮神一族的蛮神,尽归巫铁麾下。

        身披重甲,脸上戴了一块恶鬼面具,挡住了自己本来面目的乌头站在巫铁面前,瓮声瓮气的低声咆哮着:“不要忘记你的许诺……我,不可能真正成为你的奴隶!”

        巫铁笑着向乌头点头:“放心,放心,乌头殿下,我们是盟友,我并没有让你终生为我奴役的意思。”

        笑看着天穹,巫铁悠悠道:“等我……完成了我想要做的事情。你会得到自由。你会带着高人一等的力量回归你的祖地,称王称霸,称宗道祖!”

        乌头闷闷的哼了一声,转过头去,朝着站在一旁的迷雾等人狠狠的瞪了一眼。

        他没说话,但是在心里,他已经将这些家伙狠狠记了一笔。

        迟早,这笔账,他要和这些家伙好好算清楚。

        和巫铁结盟……或者说,实际上就是被巫铁逼着和巫铁合作,这对乌头来说,是极其不甘心的事情。

        他自信,他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自己的能力手段,是可以干掉炽巟,争夺蛮神一族在观察前哨的掌控权的。他甚至,已经在私下里做了一些事情。

        但是现在么。

        看了看巫铁,乌头将心头所有的不甘心、不情愿,都化为一道沉重的吐息吐得干干净净。

        人在矮檐下,得低头。

        裴凤站在巫铁的身后。

        在她身边,跟着泫洺,以及其他几个经历类似的轮回神灵。

        说起来,这些高高在上的诸神,他们惩罚那些不从者的手段,也真正是简单,粗暴。和泫洺一般,有几个冒犯、冲撞了上位神灵的女神,同样被贬入了姆大陆的人族轮回。

        她们也是苦楚万分。

        在裴凤带人上门后,没有太多的言辞,她们已经纷纷宣誓效忠。

        而裴凤,也是借用灭世魔凤的涅槃之力,将她们天人涅槃,重新恢复女子之躯,更让她们的实力更进一步。

        因为心中对诸神浓烈的恨意,这些仇恨,已经转化为最踏实的忠诚。

        泫洺等几人站在裴凤身后,目光森严,气息冷肃,时刻等待着裴凤的一声令下……她们对巫铁,那是看都不看一眼的。

        天下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除了她们,无面佛、夏如梦等在燧朝大陆轮回的诸神,总数一千零七十七个,也都整整齐齐的列阵前方。

        他们当中,好些人都是三大神宗的高层。

        在他们的里应外合下,裴凤统辖大军,已经将三神宗仔仔细细的梳理了一遍。

        顺者昌,逆者亡。

        如今三神宗,已经彻头彻尾的变成了武国的护国三神宗,从上到下,从老祖到杂役,全都宣誓向巫铁效忠。

        如今三神宗的弟子,正在巫铁麾下众多尊级大能的统辖下,清点武国疆域上所有的新晋神明境高手。

        一如巫铁所下的命令,愿意加入武国大军,为武国效力者,尽数整编。

        不愿意加入武国军队,自持实力要在地方上称王称霸者,则悉数斩杀。

        武国,正急速的化为一个整体,一块毫无缝隙的铜墙铁壁。

        巫铁满意的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些人,他笑着点了点头,沉声道:“现在,我们要做点什么了。有人,想要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那么,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我们就让他们死得……干干净净。”

        巫铁的笑声中寒意冷冽,就连乌头都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只觉得从骨髓里一股寒意渗了出来。

        在燧朝大陆的南方,无垠海域中,巨大的礁石上,数千头金线绿头鳌懒洋洋的趴在那里,眯着眼享受着阳光带来的温暖。

        礁石附近的海水中,数以十万计的金线绿头鳌的幼崽在珊瑚礁中欢快的穿梭着,追杀着倒霉靠近的鱼虾,啃食着鲜嫩的海藻,偶尔这些长有丈许的幼崽会相互厮打,绿色的脑袋犹如铜锤一样互相撞击,发出沉闷如雷鸣的声响。

        骤然一声巨大的雷霆轰鸣声响起,一道狂雷从天而降,重重的轰在了一座方圆数十里的礁石上。

        数十头趴在这块礁石上晒太阳的金线绿头鳌发出凄厉的吼叫声,它们抬起头来,巨大的龟甲上一条条金线亮起,四周海水掀起了滔天巨浪朝着天空落下的狂雷冲去。

        狂雷呼啸席卷,巨浪被轰得粉碎,数十头体长数百丈的金线绿头鳌被轰得稀烂,漫天血肉炸开,整块巨大的礁石都被雷火轰得乱石飞溅,突出海面近百丈的礁石被轰得崩塌大半。

        狂雷落下,数十条身披重甲,手持长戟的男子狼狈的从雷光中滚了出来。

        大口大口的咳嗽着,咳着咳着就从嘴里咳出了鲜血和内脏碎片。有七八个重甲男子直接瘫在了地上,气息全无,已然死去。

        其他男子艰难的撑起了身体,朝着四周张望着。

        被雷火惊动的数千头体型巨大的金线绿头鳌同时发出低沉的咆哮声,它们怒视这些打扰了自己安宁,击杀了自家同伴的男子,纷纷抬起头来,眸子里凶光四射,嘴里不断有粘稠的涎水流淌下来。

        “滚!”

        一名面如冠玉,身披金甲,胸前胸后、双肩、双膝上都有麒麟头浮雕,英姿勃发、神武非凡的男子擦了擦嘴角血水,手中长戟重重的向地上一杵。

        ‘轰’的一声巨响,长戟爆发出无数条雷光向四周乱打。

        数千头金线绿头鳌被雷霆打得血肉横飞,一个个身不由己的从礁石上飞起,血水如喷泉一样轰出,被轰飞百里,重重的摔进了海水中。

        四周数以十万计的幼崽吓得转身就走,纷纷离开了这片礁石群,尽可能的快的远离这群凶神恶煞。

        青年男子放下手中长戟,掏出了一个沉重的黄铜罗盘,放在地上,然后将罗盘上的几根指针拨动了一下。几根颀长的指针一阵急速的旋转,最终同时指向了燧朝大陆的方向。

        “啊,找到了!”青年男子吐了一口血,惨然一笑:“地字乙五号战场……距离我们地字乙六号最近的,四战之地。同为人族,同根同源,这等做法,实在卑劣……”

        “可是我,我扶风神朝倾覆在即……为我扶风神朝亿万黎民计,为我扶风氏苗裔传承计,祸水东引,也只能是……”

        收起罗盘,青年男子喃喃道:“牺牲了这么多兄弟,耗费了这么大代价,九个月的倾力搜寻,总算是让我立下这满是血腥的功劳……”

        数十名浑身伤痕累累的甲士同时单膝跪地,齐声呐喊:“殿下,不可犹豫!”

        青年男子缓缓点头:“我当然知道不可犹豫……来,全力赶去地字乙五号战场,布下虚空之门,让那无上魔国的魔头们,尽快的发现地字乙五号的存在。”

        一条长不过二十丈的奇形飞舟凭空冒出,青年男子带着一众下属跳上飞舟,淡青色的飞舟骤然被一缕缕湍急的流风包裹,‘唰’的一下朝着燧朝大陆的方向飚射。

        这飞舟看上去轻巧纤薄,好似不堪一击的模样,但是它飞行的速度,却是巫铁如今改良后的制式战舰的百倍以上。

        如此快的飞行速度,真个犹如流光,只是一闪就是数万里,一个呼吸就是近百万里被丢在了后方。

        如此,只用了短短一刻钟,这条飞舟就从大洋之中来到了燧朝大陆南方。

        南方,本来是鬼国领地,平日里阴气冲天,无数厉鬼恶鬼充斥其中,白日里都可见万鬼呼啸而过,到了夜间更是群鬼出动,无边无际的鬼物乱走,那场景足以吓死胆小的人。

        只是如今鬼国,已经被巫铁用大神通彻底的超度一空,那些阴气森森的巨型鬼窟,也被扫荡一空。

        飞舟一路行来,只看到下方崇山峻岭中隐隐有丝丝缕缕残留的阴气浮现,除此之外,千山万林之中,居然极少见到鸟兽或者其他活物。

        “这里,似乎有点古怪。”金甲青年站在飞舟船头,愕然俯瞰着下方茫茫山岭。

        “看这架势,这里应该是群鬼聚居之地……但是,似乎有极强的佛门禅力残留。”金甲青年喃喃道:“有佛门大能,扫荡了这一方鬼蜮?”

        摇摇头,金甲青年淡然一笑:“也好。我扶风神朝,佛门传承残破、势力低微……但是佛门,乃是魔头的天敌克星。将那无上魔国的魔头们引来这里,若是这里有强大的佛宗传承……也好,也好。”

        金甲青年幽幽叹了一口气:“如此,我倒也不用太过于自责。毕竟,你们若是有强大的佛门撑腰,倒还有一线生机。”

        一名甲士站在金甲青年身后,听到他的喃喃自语,不由得笑了起来:“殿下宅心仁厚。”

        金甲青年摇头,轻叹道:“只是于心不忍罢了……毕竟,人家地字乙五号战场想来这些日子也不太平,我们又将无上魔国引来此处,怕是雪上加霜……我,真是于心不忍。”

        叹了一口气:“但是,为了我扶风神朝的亿万黎民百姓……哪怕再心有戚戚然,也只能……”

        飞舟速度极快,只用了小半日时间,就从鬼国疆土,逼近了如今的武国边境。

        武国南方边境,之前鬼国大举入侵,好些军城、堡垒都被摧毁。

        金甲青年们到的时候,边境上各州郡的地方官,还有驻军的将领们,正发动了民夫,调动了大量资源,在这里重铸城墙,布置各种城防大阵,平整城外被破坏的农田、林地等等。

        一座座城池正在重建,无数百姓往来,倒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模样。

        因为南方鬼国已经被一扫而空,边境城池再无威胁,裴凤只是在每个城池派驻了一小队天武军精锐作为监督,新整编的天武军主力,还有那些尊级高手,并没有派来这里。

        这些边境城池中的驻军,还是以当初的燧朝边军为主。

        而旧燧的边军,无论是修为还是装备,比起旧燧的禁军都有不小的差距,更是比不上如今正在重新整编的天武军主力。

        金甲青年站在船头上,双眸灵光闪烁,用秘术朝着这些城池窥视了一阵,然后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这地字乙五号战场的人族大军,无论修为装备,都比我扶风神朝略弱了一等。”

        “尤其是……他们的城防大阵,比起我扶风神朝的阵法传承,大有不如。”

        “他们怕是……难以抵挡无上魔国的进攻。”

        “但是,仅仅是给我扶风神朝争取一点时间……想来是足够了。”

        金甲青年喃喃道:“只是争取一点时间,那是足够了。毕竟,兄弟们还在搜寻其他的战场、猎场,想来,近日都会有结果。”

        仰面看天,金甲青年喃喃道:“母后为了扶风神朝,不惜犯了天大的忌讳……这娲岛……哼,哼,为了扶风神朝的生存,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人的死活?”

        咬着牙,金甲青年向下一挥手,飞舟急速从空中坠入群山之中。

        一根根造型古朴的青色玉柱不断浮现,被金甲青年安放在了山岭之中,一万两千九百六十根高有百丈的巨柱,很快就在山岭之中布下了一座古朴玄妙的大阵。

        大阵中,更被金甲青年布下了一座极大的传送阵,传送阵的正中,矗立着两根高有千丈、相距万丈的巨型门柱。

        数十名甲士站在半空中,手上的手镯里,潮水一样的灵晶‘哗啦啦’的坠落下来,不断的堆积在这座巨大的传送阵上。

        传送阵逐渐开启,山峰一样的灵晶急速的化为灰烬。

        数十名甲士不断的向传送阵中投入巨量的灵晶,无数灵晶被大阵一卷,顷刻间化为乌有。

        一刻钟,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十个时辰……

        如此,这座巨大的传送阵足足吞噬了三天三夜的灵晶,大阵上的阵纹这才全部亮起。

        ‘嘎吱’一声沉闷的门轴响声传来,两根相距万丈的门柱中,一丝丝光雾开始浮现,然后光雾相互纠缠,逐渐化为一道道明亮的流光。

        金甲青年轻轻的喘了一口气,他沉声道:“现在,我们,守住这里。”

        “只要守到有魔国的魔头过来……我们的计划,就成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