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四十二章 无上魔国

第九百四十二章 无上魔国

        杀鬼第一百零八城中,巫铁看着悬浮在面前的一面青铜镜,不屑的撇了撇嘴。

        “真是呱噪的很!效率,效率,这些魔头,不懂效率何解么?”

        把玩着一颗铁核桃,巫铁喃喃道:“浪费我们的时间,就是浪费我们的生命,这是……重罪啊!”

        老铁等一众人眯着眼看着铜镜中闪烁的画面,同时摇头。

        “魔,就是魔……魔心,就是欲念……”躺在巫铁身边的猪刚鬣‘吧唧、吧唧’的啃着木瓜,含含糊糊的咕哝着:“想要他们折腾个结果出来,还得逼一逼才是。”

        作为曾经西方妖国最顶尖的几位老祖之一,和东方魔国打过无数次交道,猪刚鬣明白这些魔头都是群什么玩意儿。

        牡丹娘娘硬生生被自己的‘同伴’拦截了回去,严禁她执行潜入武都、魅惑当今武王巫铁的计划。

        新闯过来的十几个魔头,则是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高矮胖瘦各自不同,气息也都迥然百变。有人气质清雅如仙,有人气质狠戾如鬼,更有人面容扭曲变幻,莫测犹如传说中的天魔一般。

        将近二十个魔头聚集在扶风神朝金甲青年布置的传送阵前,激烈的争论着。

        他们的思维很跳跃,很跳脱,很没有逻辑可言,所以他们的语词极端激烈,上言不搭下语,让人听得一头雾水,唯有他们自己能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说些什么。

        “这里,好地方,要独占。”

        “独占,你不怕军规处置?”

        “嚇,军规,好吓人啊,我好害怕……啧,这大阵,是扶风神朝的人布置的?他们死了?”

        “哦,扶风神朝的人?被你们抓了?还是被你们杀了?”

        “他们不是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啧,不知道这块地盘,肥不肥啊?”

        “哎,你们说,如果现在毁了这传送大阵?”

        “老夫的小妾,刚刚为老夫生了一对龙凤胎……老夫舍不得那些孙子。”

        “少啰嗦,抢地盘去,你们去不去?”

        夹七夹八,胡言乱语一般的争论了一阵,突然有人暴起发难,一群魔头相互之间‘噼里啪啦’的乱打了一阵,当即就有一个老人、一个少女、一个青年口吐鲜血,踉跄着向一旁逃出了数十里地。

        “不许跑,没商量出个结果之前,谁敢泄露这里的事情,谁死!”

        “少废话,赶紧做决定……这等大肥肉,能多吃一口是一口。”

        “可不是么?再有人来,就分的薄了!”

        “哎,本公子倒是不在乎家里的那些坛坛罐罐、妻妾儿女之类的……只要这里有大好处,直接留在这边倒也不错。”

        “我们这点人,够干什么?”

        “人少才是王道……蠢货!”

        刀光剑影骤然再起,一名白发苍苍、态度最为激烈的老妪被七八个魔头联手围攻,骤然被打碎了身躯,一道先天灵光冲天而起想要遁走,却被十几件魔气升腾的兵器凌空打落。

        如此,巫铁等人静静的透过青铜宝镜,看着这些魔头纠缠了小半个时辰。

        一条长有七百多丈,曾经的三国大陆三国军队装备的旧式旗舰慢悠悠的开了过来……这条旗舰,为了尽显它的破旧,出发前还专门让人在上面劈砍了一阵,用法术破坏了数十处。

        外部装甲板密布伤痕,船腹的几座浮空阵法偶尔爆发出大片火星,船尾拖着一缕缕淡淡的黑烟,好似随时可能高空解体的旗舰慢悠悠的靠近了万化风雷大阵。

        隔着三百多里的距离,这条旗舰的船艏主炮猛地探出,然后‘嗖嗖嗖’的冲着万化风雷大阵核心部位的巨型传送门就是连续数十道光柱轰出。

        舰艏主炮攻击的时候,主炮炮管根部的一座座蓄能阵法火星四溅、流光四射,一副阵法超负荷运转,已经不堪重负、随时可能爆炸的模样。

        地面上,十几个魔头反应极快,他们猛地冲天而起,十几件黑气升腾的魔宝一字儿排开挡在了巨型传送阵前。

        这些三国军队的旧式旗舰,其威力最强的主炮攻击,也不过是胎藏境巅峰极致的水平。

        数十道光柱轰出,被这些魔头轻轻松松的挡住。

        一众魔头呆了呆,然后歇斯底里的狂笑了起来。

        刚刚牡丹娘娘几个,向他们形容了一番武国南方边疆驻军的‘强大战力’,如今他们亲眼目睹了这条‘大型旗舰’的‘超强攻击力’,他们心里顿时有谱了。

        “这里军力如此孱弱,我们似乎可以……”一名黑袍老人摸了摸下巴上半黑半白的长须,笑呵呵的说道:“不如,我们割据一方,各自称宗道祖……”

        一众魔头眼睛骤然一亮,齐齐鼓掌叫好。

        “不管这里,扶风神朝的人是如何找到的,不管他们布置这传送阵是为了什么……总之,到了嘴边的肥肉,若是不吃,真是对不起祖宗……”

        一名身穿浅绿色长裙,生得玉雪可爱,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的小丫头眸子里喷吐着浓烈的黑色魔焰,大声笑着:“所以,刚刚那位孙子说得对,家里的坛坛罐罐什么的,还要来做什么?”

        小丫头兴奋得手舞足蹈:“如此广袤疆域,大有可为,大有可为,我们……”

        一声低沉冷厉的断喝声从光幕后传来。

        “广袤疆域,大有可为?尔等,意欲何为?”

        十几个魔头身体同时一僵,一个个面容扭曲的向光幕看了过去。

        低沉的脚步声传来,大群大群队列整齐,身披黑色重甲,甲胄上密布着扭曲的魔神浮雕装饰,看上去端的狰狞霸道的甲士闯了过来。

        一名身高三丈开外,通体被一层灰色魔焰缠绕,身上披挂着黑色重甲,脖颈上系着一条血色长巾,面容呈青灰色,嘴里四颗獠牙探出嘴唇外,獠牙上同样是魔焰升腾的壮汉,骑着一头独角的骷髅马,一马当先的冲在了大群甲士的最前面。

        十几个争吵不休、一直没做决断的魔头身体僵硬,悬浮在半空中不敢动弹。

        过了一个呼吸的时间,那玉雪可爱的小丫头第一个‘咚’的一声跪倒在地,朝着那骑着骷髅马的壮汉跪拜了下去:“阴将军,下官的意思是……”

        黑甲壮汉阴将军手中一缕魔焰喷出,凝成一根拳头粗细,十几丈长,密布倒刺的长鞭,‘啪’的一声巨响重重的抽在了这小丫头的身上。

        一声惨嚎,这小丫头大口吐着血,被一鞭子抽飞了数百丈外,一头撞在了一根万化风雷大阵的玉柱上,所有人头听到了她身上骨骼碎裂的声音。

        “尔等散魔,走狗鹰犬一般的人物,也有资格自称‘下官’?”

        阴将军冷冷的呵斥了一声,抬头看向了三百里外半空中浑身破烂的那条旗舰。他的语气变得极其的古怪:“你们,有异心,都该死。”

        光幕中更多的黑甲甲士冲了过来,不多时已经有上万气息强大,尽是神明境以上的甲士闯入了这里。

        十几个魔头全都跪在了地上,牡丹娘娘娇滴滴的抱怨着:“阴将军,小女子怎敢有异心呢?冤枉,冤枉呀……我们这不是……”

        阴将军挥了挥手,冷酷的说道:“不容狡辩,本将军说你们有异心,就是有异心……若非不然,你们第一时间发现了这里,已经应该发出魔信向本将军汇报,为何迟迟没有动静?”

        牡丹娘娘一众人呆了呆。

        阴将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讥诮的看着跪在自己马前的十几个魔头,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自己感受一下这里的天地气息……你们的魔气已经扩散出了数百里,你们在这里,起码有了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不向本将军做任何汇报……你们,有异心!你们,想独吞这里的发现!你们,对无上魔国不忠!”

        一众魔头吓得浑身直哆嗦,最是媚视烟行、平日里最是轻浮跳脱的牡丹娘娘,也变得面如死灰,说不出话来。

        “你们,本来是奉诏,被强制征召入军、随军效力的散魔,猪狗一般的存在……居然还敢生出这等大逆不道的异心……嗯,从今日起,你们从散魔营,转入敢死营。”

        阴将军手中长鞭挥动,挨个抽打着跪在地上的一众魔头。

        “牡丹,你例外……你来本将军大帐中伺候……嗯,其他人,全都去敢死营。”阴将军咧开嘴,嘴里喷出了大片浓郁的灰色魔云,迅速朝着四周扩散开来。

        一众魔头被打得哭天喊地,在地上疯狂的翻滚抽搐。

        唯有牡丹娘娘没有被鞭打,她妙眸一旋,立刻站了起来,笑吟吟的凑到了阴将军的马前,双手抱住了他穿着金属战靴的小腿。

        “将军啊,奴家才是第一个发现这里的……嘻,说起来有趣,这里啊,是一个叫做武国的神朝,他们的军力,差劲得很哩。”

        牡丹娘娘‘啪啪啪啪’的,将一行十几个魔头来到这里后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添油加醋的说给了阴将军听。尤其是某些个魔头想要摧毁巨型传送阵,想要独占这一方疆域的事情,更是狠狠的打了一份小报告。

        阴将军若有所思的向四周张望了一阵子,然后他一挥手:“拆掉这该死的万化风雷大阵,赶紧的……布下九杀阴魔大阵,守住这里,还有对面,同样布下九杀阴魔大阵。”

        “用最快的速度,向魔候大人传信,就说……咱们发现了一块大肥肉!”

        阴将军弯腰,在牡丹娘娘的俏脸上用力的抓了一把,然后厉声喝道:“你们这些散魔,就是瞻前顾后、胆小如鼠……管他这里是否扶风神朝的阴谋,我无上魔国,怕什么阴谋诡计?”

        “这块大肥肉,我们吃定了!”

        远处高空中,还在持续开火的七百丈长短的旗舰‘轰’的一声,主炮的蓄能阵法终于在超负荷的压迫下爆炸了。

        巨大的船艏被炸掉了一大块,隐隐可见一些残肢断臂什么的喷了出来。

        旗舰下方的浮空阵法当即爆炸了数十座,旗舰喷吐着浓烟烈火,缓缓的向下方坠落。

        旗舰上,数千士卒嘶声尖叫着,在一名半步神明境的将领带领下飞快的飞出了旗舰。

        一道玉符在那将领的腰间亮起,一蓬光雨裹住了数千士卒,‘唰’的一下划过虚空,快若闪电的向着北方逃去。

        旗舰重重的落在了山岭中,一声巨响,火光冲天,一朵小小的蘑菇云冲起来千多丈高,七八个山头被爆炸的旗舰彻底夷为平地。

        阴将军若有所思的看着逃跑的那些武国士卒:“牡丹,你说得……没错啊,他们逃命的本领很不错,这遁光速度,就是本将军都追不上。”

        沉吟片刻,这阴将军突然咧嘴笑了起来:“难不成,这武国军队上下,他们最擅长的,就是逃命么?呵呵,他们那破烂战舰,嘿嘿,这等破烂玩意儿……”

        上万黑甲甲士忙碌着,他们迅速拆掉了万化风雷大阵,然后用一根根巨大的,通体磷光闪烁的白骨为阵基,在那巨型传送门周边布下了一座煞气冲天的诡异大阵。

        两个时辰后,光幕中开始有大量的黑甲甲士有如潮水一样流了出来。

        四个时辰后,几条长达千丈,通体漆黑,造型狰狞、到处都装饰以扭曲的痛苦的魔神面孔,到处都挂着大大小小各色骷髅头的战舰,无声无息的从光幕中飞出。

        ‘咚、咚、咚’……

        一尊尊身高千丈上下,通体用金属铸成,体表魔焰升腾,气息强得可怕的巨型傀儡慢吞吞的挪动着步伐,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光幕。

        更多的,浑身光溜溜的,身上密布着各色疤痕的壮汉面无表情的从光幕中跑了出来,他们扛着各色材料,开始围绕着这座巨型传送阵构建营地、挖掘地基。

        如此又过了一天一夜,一座长宽三百里的军城赫然矗立在了山岭之中。

        然后更多的壮汉从光幕中冲出,他们犹如辛勤的工蚁,日夜不停的忙碌着,在那长宽三百里的军城外面,他们又建造了一列一列的城墙,布下了一座一座的军营,构建了无数的阵法和禁制。

        一根用法力支撑,高有万丈,水缸粗细的旗杆在一座高山之巅矗立起来,旗杆顶部,一面长有三千丈、宽有两百多丈的巨型军旗迎风狂舞。

        ‘无上魔国东南征讨使一品魔候阴乌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