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四十四章 李二狗子临战

第九百四十四章 李二狗子临战

        作为原本燧朝对抗南方鬼国的战略支撑点之一,杀鬼第一百零八城的规模颇为雄伟。

        厚达三里,高有两里的城墙东西长有三千六百里,南北宽有一百八十里,城内一半面积,由大大小小的军营和配套的设施占据。

        巅峰时期,这一座城池中驻扎了旧燧过千万精锐边军,后方大小军城中,还有百倍以上的预备军团随时可以增援。

        加上城内城外布置的无数阵法、禁制,城墙内无数的机括和各种大型军械,这是座纯粹为了战争而生的杀戮之城。

        在和鬼国对抗的漫长岁月中,哪怕有鬼尊级高手多次亲自突袭,杀鬼第一百零八城也只是被攻破过十三次,却从未沦陷过。

        在这座雄城正中的广场上,有一座战功碑,上面刻了五名鬼尊的尊号。

        在过往的岁月中,有五尊亲身攻城的鬼尊,陨落于此。

        夏侯明德穿着一套低阶将领的铁甲,阴沉着脸,双手抱在胸前,冷眼看着站在南边城墙头上,朝着外面魔军手舞足蹈的李二狗子。

        夏侯明德,镇守杀鬼第一百零八城已经有三千八百年。

        他是夏侯无名的嫡系后裔,堪称夏侯氏少壮派的代表人物。八百年前的一场鬼国突袭战中,他甚至借助薪火相传大阵的威能,一刀斩断过黄泉尸尊的三根手指,一时战绩震动天下。

        这座城,在夏侯明德心中,有着特殊的地位。

        这座城历年来的守将,都是夏侯氏的族人,是他夏侯明德的长辈。

        在这座城中陨落的五位鬼尊,都是他夏侯明德的长辈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亲手斩杀。

        这座城,是一座丰碑,代表了夏侯氏过往的荣耀和尊严。

        可是现在,他夏侯明德的城守之位,却被临时的剥夺了。

        生得猥琐,气质也极其猥琐,言辞之间透着一股子市井无赖奸猾、油滑的特性,让夏侯明德心里很不舒服的李二狗子,暂时取代了他的城守之位。

        穿着校尉小将的铁甲,夏侯明德斜靠在城门楼子三楼的窗口,阴沉着脸,倾听着李二狗子向城外喊话。

        “城外的……好汉们!”

        李二狗子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剂奇药服了下去,已经修炼到了神明境的他,此刻中气亏损,面色憔悴,一张猥琐的面庞发青、发白,眼眶凹陷,眼袋很重,而且很黑。

        配合上他有气无力、沙哑难听的嘶吼声,李二狗子此刻的表现,就和一位酒色过度、半只脚踏入了棺材板的纨绔公子没什么区别。

        “城外的……好汉们……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手!”

        李二狗子披着一套极端华丽,镶嵌了数千颗大小宝石,通体金光闪烁,霞光瑞气隔着三百里地都能亮瞎人眼的金甲,在两个做兵丁大半的俏丽侍女搀扶下,朝着城外大吼着。

        城外,二十七支魔军结成了二十七个尖锥攻击阵型。

        城外,二十七尊巨大的魔傀儡静静的站在百里开外。

        城外,阴乌双带着三万亲卫军,一脸诡异的坐在坐骑上,瞪大眼看着李二狗子身边的两员‘亲兵’!

        虽然穿着甲胄,但是只要没瞎,是人都能看出来,李二狗子身边的那两位‘亲兵’,是两个花枝招展、颇有风情的大姑娘。

        她们白净的面皮上,还擦了胭脂,嘴上还抹了口红,耳朵上的翡翠耳坠都没取下来……真当人人都瞎眼了,看不出她们是女人么?

        虽然不知道武国的民风民俗,但是……阴乌双心里琢磨着,大体上各国的军队,应该都是有同样的规矩——行军打仗的时候,是不允许携带女眷的,否则动摇士气、乱了军心,打了败仗是要被砍脑袋的。

        就连他阴乌双,作为一品魔候阴乌鹫的亲堂弟,以魔头们肆无忌惮的作风,他都只敢偷偷摸摸的勾搭牡丹娘娘,让她在深夜里跑去自己的营帐中胡混一阵就赶紧赶人。

        李二狗子敢堂而皇之的将两个女人做亲兵大半,光天化日下出现在众多守城士卒面前。

        很好,很强大,这武国的军纪……阴乌双突然很是灿烂的咧嘴一笑:“这小子,我喜欢。”

        二十七支魔军的统领没人吭声,这些见多识广,不知道屠戮了多少城池的大魔头们,一个个都有点目瞪口呆的看着李二狗子。

        如此气色,如此做派,居然能够做这么一座雄伟军城的城守……

        这些魔军统领一个个舔着嘴唇,只觉得,这武国这块大肥肉,似乎越发的滋味香浓了。

        “千万别动手……君子动口,不动手啊!”李二狗子喘着气,嘴角一点白色的涎水沫儿挂在那里,他突然咳嗽了起来,身边的一名俏丽的‘亲兵’急忙掏出一颗大红色的丹丸,迅速塞进了他嘴里。

        丹丸入口,浓香四溢,一股热气冲了上来,李二狗子的脸色迅速变得红扑扑的,眼珠都隐隐带上了一层血丝。

        这家伙的手,下意识的顺着两个亲兵腰部的线条向下滑了过去。

        一边动手动脚,这家伙一边朝着城外的魔军大吼:“诸位好汉,这些天,已经占足了便宜了罢?是本将军下令,让下面的兄弟们撤退的时候,一分钱货都不许带走。”

        “九座大城,十八座中城,七十二座小城,镇子村落上千,里面的大小牲口都有几十万头,金银珠宝、粮食药材无数啊!诸位好汉,该吃饱了罢?”

        李二狗子小半截身体从城墙上探了出去,声嘶力竭的朝着城外的魔军嘶吼着。

        阴乌双低沉的呼喝了一声。

        一支万人魔军立刻向前突进了十几里地,摆出了一副气势汹汹立刻攻城的架势。

        李二狗子吓得向后缩了缩。

        他身后的几个长相粗鄙,身上的气质一看就和军伍无关,更多像是市井好汉的粗壮汉子立刻冲上前来,指着城外的魔军就是一通破口大骂。

        更有一个没穿胸甲,里面的战袍也敞开了半截,露出了老大一团胸毛,浑身都是肥肉乱晃,修为只是胎藏境,更像是一个屠夫,却佩戴着高阶将领一应牌符印玺的壮汉,朝着四周的将士大吼了一嗓子。

        于是乎,整座城池的城防大阵立刻开启,一道道厚重的流光冲天而起,在城池上方凝成了数十重厚达百丈的光幢,将整个城池结结实实的护在了里面。

        四方城门楼子上,各有一件气息惊人的先天灵宝腾空而起,向四周释放出庞大的压力。

        城墙上,伴随着低沉的机括轰鸣声,一座座流光溢彩的光炮从城墙内滑了出来,稳稳的杵在了城墙上,长有十几丈的炮管闪耀着夺目的晶光,锁定了城外的魔军。

        大群大群身披各色甲胄,但是明显身材矮小瘦弱,动作不怎么麻溜的士卒,被大群满脸横肉的军官踢打喝骂着,从城墙内的藏兵洞冲了出来,密密麻麻的站在了城墙上。

        有士卒忙不迭的拉开了长弓。

        ‘啪啪啪’连续数十声响处,大群的弓箭手中,有数十名弓箭手的弓弦突然断裂,弓弦反弹了回来,抽得这些士卒满脸是血,一个个抱着血肉横飞的面孔在地上乱滚。

        城外,作势要攻城的魔军傻眼了。

        如此‘精锐’,他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就算是扶风神朝的民兵,似乎都比这些‘精锐’靠谱许多啊!

        李二狗子又凑了上来,他声嘶力竭的呵斥着:“干什么?干什么?要造反啊?大爷我……不,本将军不开口,谁敢下令开战?干什么?干什么?剑拔弩张的?你们想死啊?”

        喘了一口气,李二狗子压低了声音,朝着城外的魔军谄媚的笑着:“各位大爷,大爷嘿,别打,别打,打破了坛坛罐罐的,多心疼啊不是?这个,诸位大爷开个条件,咱什么都好说……”

        干咳了一声,李二狗子眼珠一转,突然朝着东面和西面分别指了一下:“诸位大爷,这样吧,不管诸位是求财还是干其他什么的,东边和西边,离咱这里不过两三万里的地方,还有别的大城呢?”

        李二狗子小心翼翼的说道:“不如,还请诸位大爷开个条件出来,你们绕开本将军的这座城……去打他们如何?”

        阴乌双不由得连连点头:“这小子,我喜欢,如此厚颜无耻,我喜欢……若果不是他厚颜无耻到了一定境界,化为魔头都给我们无上魔国丢脸,我还真想收了他。”

        感慨了一声,阴乌双摇头道:“如果扶风神朝的那些硬骨头,都是这小子这般模样,咱们得省下多少工夫啊?”

        眸子里魔光闪烁,阴乌双呵斥了一声,座下骷髅马迅速踏着一道狂风向前狂奔而去,几个呼吸间就跑过了百来里距离,来到了城墙下。

        距离李二狗子所在的城墙,直线距离不过十几里地,阴乌双停下了坐骑,朝着李二狗子指了指。

        “你,听好,本将军阴乌双,并非你所想的那打家劫舍的盗匪。”

        抿了抿嘴,阴乌双阴沉而威严的说道:“你下面的人,应该给你汇报了吧?南方深山中,有一座巨型传送阵,我等并非这一方大陆的人,我们来自无上魔国。本将军,无上魔国东南征讨使麾下,先锋大将军阴乌双是也。”

        “这是国战。而你们武国,注定灭亡。”

        阴乌双咧嘴狞笑,看着脸色从红扑扑的又变回了青白色的李二狗子,冷然道:“注定要被灭掉的,你们,若是反抗,都会死。所以,本将军给你一个机会。”

        指了指自己坐下的骷髅马,阴乌双傲然道:“本将军,缺个马夫……看你颇为中意,你若是愿意,本将军也就格外开恩,收下你了。”

        李二狗子呆了呆,他突然怒道:“大爷我亲爹,乃堂堂武国一品公……你让老子,给你牵马?你,你,你可知道,大爷我这城里,有精兵强将多少人么?说出来,吓死你!”

        “精兵强将?”阴乌双斜睨了一眼城墙上那些战战兢兢,气息孱弱的‘精兵强将’,冷然道:“要不,我们打打试试?不过,一旦本将军下令攻城,本将军麾下将士有了伤亡,可就不好收场了。”

        二十七支万人魔军同时大吼一声,猛地向前踏了三步。

        魔云翻滚,二十七座魔军军阵上空,同时凝出了一尊三头六臂,手持奇形长刀的黑色魔影。

        这身高千丈的黑色魔影挥动长刀,顿时漫天都是凄厉的惨嗥声飘出。那惨嚎声凄厉哀婉到了极致,就好像是从人的神魂中直接生出一般。

        哪怕有数十重城防大阵保护,更有先天灵宝镇压住了四方城墙,城墙上的那些‘精兵强将’中,依旧有大群身形寡瘦的士卒齐声哀嚎,一个个口吐鲜血栽倒在地。

        阴乌双明显的呆了呆。

        杀鬼第一百零八城的城防大阵,在他看来,也是颇为牢固的了,起码阴乌双觉得,他麾下的这二十七支魔军想要攻破这城防大阵,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

        这样的城防大阵保护着,李二狗子麾下的军队,居然如此的……无能?

        “这武国,究竟是靠什么立国的?”阴乌双百思不得其解的摇了摇头,他讥诮的看了一眼目瞪口呆、面皮再次发青、发白的李二狗子,冷然道:“本将军,可是要下令攻城了!”

        二十七尊身高千丈的魔傀儡一步步的,一步三五里的,朝着城墙的方向逼近。

        李二狗子的嘴唇都变成了青白色,他额头上大片冷汗渗了出来,他指着城外的阴乌双大声吼道:“慢,慢,好说,什么都好说……您是要灵药,还是灵晶?或者,美人如何?喂,喂,你看看,本将军身边的这两位……怎样?”

        李二狗子身边的两个‘亲兵’顿时吓得面皮惨淡,尖叫了一声软在了地上。

        实在是,阴乌双的那模样,实在是太狰狞了一些,完全不符合这两位‘亲兵’的审美观。

        阴乌双沉吟了片刻,他缓缓摇头:“打破城池后,一切都是我的……要,就全要,干嘛要给你留下一点?”

        阴乌双右手向前一挥,轻喝道:“攻城,除了这小子和美人、俊男,其他鸡犬不留,全部屠了。”

        二十七支魔军大踏步冲向了城墙。

        李二狗子的面孔扭曲,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孩儿们,守住,守住……只要守住一天,王都就有援兵……守住,守住,来人啊,来人啊……将这几年的欠饷,发给兄弟们!”

        阴乌双听了李二狗子的话,差点没一头从坐骑上栽下来。

        ‘欠饷’?

        你搞什么鬼啊这是!

        就算无上魔国,也绝对不会拖欠军饷!

        这小子,比他们这些魔头还要无耻,还要凶残凶狠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