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四十六章 财力和实力的战争(2)

第九百四十六章 财力和实力的战争(2)

        阴乌双出离的愤怒。

        在无上魔国,他是阴乌鹫的堂弟,极少有人敢招惹他。

        在扶风神朝,作为阴乌鹫身边最凶残的鹰犬,他凶名赫赫,能治小儿夜啼。

        他从小到大,没被人这样辱骂过。

        “杀了他!”阴乌双低沉的咆哮了一声,然后,他突然咧嘴一笑,摇了摇头:“不,生擒他……这小子虽然猥琐了一些,但是仔细看看,却也细皮嫩肉的。”

        李二狗子在城墙上,清清楚楚的听到了阴乌双对自己的评价。

        他顿时浑身一哆嗦,身上的汗毛一根根的竖了起来。

        “这……驴-攘的。”李二狗子喃喃道:“本以为,你只是窥觑我武国的财富,没想到,你居然还看上了狗爷我的美色?”

        摇摇头,李二狗子突然带着点沾沾自喜的嫣然一笑:“不过,倒也有几分眼力。没想到狗爷我这般潇洒风流、玉树临风,居然只有狗爷的敌人才能赏识。”

        城池地下,巨大的地窟中,巫铁听清了阴乌双的命令,也听到了李二狗子不知羞耻的自吹自擂。他歪歪嘴,心里一阵的腻味:“李二狗子,你若是觉得你真的是倾国倾城……呵呵,爷一脚送你出城如何?”

        巫铁很阴损的说道:“古时,有一种说法,叫和亲……或许把你这潇洒风流、玉树临风的李二狗子送给城外那厮,就能免去这一场大战呢?”

        巫铁的声音阴恻恻的在李二狗子耳朵边响起。

        李二狗子身体猛地一个哆嗦,吓得怪叫了一声,忙不迭的尖叫起来:“不过了,不过了,这日子不过了……混蛋,你们不让狗爷好过,狗爷豁出去全部身家,也要和你们拼一个生死。”

        阴乌双在城外呆了呆。

        ‘豁出去全部身家’?

        这是什么话?

        不应该是——‘豁出去全部的身家性命’来‘拼一个生死’么?

        你单单‘豁出去全部身家’?

        ‘身家’,似乎是,‘财富’的意思?

        阴乌双正计较这说法呢,就看到他的三万亲卫魔军组成的军阵又是重重一击,就听一声巨响,杀鬼第一百零八城的城防大阵,再次被斩破了十几重。

        城墙微微震荡着,刚才两百多座炮台的自爆,不仅仅击杀了万多名魔军,更是对城墙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所以城墙上,有几处禁制符文裂开了细小的缺口,不断有火光从中喷出。

        城防大阵被削弱了不少,亲卫魔军的攻击就变得更有效果。

        阴乌双咧嘴冷笑,他看着城墙上大吼大叫的李二狗子,开始盘算着要如何炮制他。

        亲卫魔军发出低沉的狞笑声,三万魔军齐齐振奋,军阵上巨大的魔神虚影挥动长刀,再次朝着城防大阵劈了下去。

        那些被炮台自爆打得有点迷糊的魔军也重整旗鼓,二十七支魔军迅速的相互组合,从分散的二十七支军阵,组成了三座规模极大、气势极凶的大阵。

        一共四座魔军大阵趁着城防大阵根基动摇的机会,纷纷朝着城池就是一通猛攻猛打。

        眼看着一重重城防大阵所化的光幢炸开,炸成漫天光点飘散。

        阴乌双身后,一名紧跟着他,没有上前参战的心腹将领惊咦了一声:“古怪,这大阵气象非凡,但是防御力,似乎并没有达到应有的水准。”

        话音未落,城墙上,一名白袍阵法师已经踉跄着顺着城墙后的马道冲了上来,朝着李二狗子放声哭喊:“狗爷,狗爷,咱就说过了,城防大阵里的晶石贪墨不得,贪墨不得啊……”

        “大阵里的晶石数量不够,数量不够啊!”

        “城防大阵的威力,只有全盛时的三成!”

        “只有三成啊!”

        白袍阵法师哭得眼泪鼻涕一起都下来了。

        阴乌双呆了呆,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这位心腹将领,龇牙咧嘴无声的冷笑了一声:“对于这武国,诸位兄弟,还有什么想法么?”

        十几个紧紧跟在阴乌双身后的将领沉默了一阵,同时比划了一个割喉的手势。

        如果武国个个都像李二狗子这样……呵呵,呵呵!

        下一刻,李二狗子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不过了,不过了,这日子真的不过了……豁出去全部身家……豁出去,全部,身家啊!”

        李二狗子手一挥,一颗水缸大小,通体墨绿色,表面凹凸,有一条条拇指粗细血管浮现的肉球,就从他手指上的指环中飞出,重重的落下了地上。

        “这是……”阴乌双呆了呆,他身后的十几个心腹将领也都呆了呆。

        ‘嘭’的一声闷响,这颗墨绿色的肉球炸开,大片墨绿色的浓烟喷出,顷刻间笼罩了一支九万人魔军组成的军阵。

        ‘嗤嗤’声中,当即就有千多名靠得最近的魔军嘶吼着倒下,他们身上的甲胄、皮肉,顷刻间被腐蚀得稀烂,尤其是他们的皮肉,纷纷变成了绿色的毒水,喷洒得到处都是。

        然后有三四千魔军吸入了这墨绿色的浓烟,他们的七窍中当即就有绿色的毒水洒了出来。

        “毒!剧毒!”掌控这支军阵的九位魔军统领齐齐嘶声大吼:“服下解毒丹!”

        作为无上魔国的精锐军队,这支魔军的装备精良,后勤供应也是一等一的。

        被墨绿色浓烟笼罩的数万魔军纷纷掏出药品,取出一颗颗统一制式,拇指大小,色泽赤红,表面有一缕缕红色烟气缭绕的解毒丹,用最快的速度放进嘴里。

        “没用的!”李二狗子大半个身体都从城墙垛儿上探了出去,他歇斯底里的尖叫着:“没用的……穷鬼!你们的这解毒丹,如果不是大道宝丹,就等死吧!”

        李二狗子大声咆哮:“这是你家狗爷用来配制‘千毒万瘴回阳丹’的主药,千万年修为的地底黒眚鬼面墨蛛的内丹啊!”

        “要么是神明境十重天、金刚不坏之躯的修为,要么是专门解毒的大道宝丹……否则,等死吧!”

        李二狗子用力的拍打着胸膛,他甚至脱掉了胸甲,解开了衣衫,露出了白花花一片但是皮包骨头,一根根肋骨看得清清楚楚的胸膛,歇斯底里的朝着城外咆哮着。

        “这一颗内丹,就价值三个郡!”

        “狗爷我就这么丢出来,我就这么丢出来了!”

        “狗爷我眨眼了么?没有!”

        口水四溅的李二狗子歇斯底里的尖叫着:“狗爷我没眨眼,没眨眼……狗爷我就这么大方的,丢出来了!随手一丢,哗啦啦,你们死了这么多人!”

        “爽不爽啊?”

        “嗨不嗨啊?”

        “还要不要啊?”

        李二狗子跳上了城墙垛儿,极其风骚的开始摇摆着干瘪的臀部朝着城外大吼:“狗爷就在这里……求狗爷啊,让狗爷再给你们一点点厉害尝尝啊!”

        下方被墨绿色浓烟笼罩的魔军,已经接二连三倒下了一万多人,所有人都是七窍喷出毒水,然后身体迅速的化为一滩剧毒的脓血喷得到处都是。

        “撤!”阴乌双阴冷的呵斥了一声。

        这支被毒烟笼罩的魔军迅速的向后方撤退,一边退,还一边有魔军士卒倒地身亡。等他们退出浓烟笼罩的范围后,剩下的魔军只有不到六万人。

        并且这六万人也都人人中毒,他们的面皮发绿,毛孔内不断有毒水渗出。

        阴乌双阴沉着脸看着这些中毒的士卒,他沉默了一阵,沉声道:“死一半,总比全死好。”

        他举起右手,向下一挥。

        就听一片惨嚎传来,撤出来的这一支魔军中,恰恰一半魔军同时化为脓水喷溅。

        剩下的一半魔军,则是瞬间变得伤势全无,体内毒气彻底消失。不仅如此,他们的精气神还骤然拔高了一大截,所有人的修为都在快速的提升。

        这些魔军精锐,本来都是胎藏境高阶到胎藏境巅峰的实力。

        阴乌双用极其歹毒的魔功,直接献祭了一半魔军,让他们承受了所有的剧毒伤害。被牺牲的一半魔军,他们的精气神,他们的修为,全都一对一的转移到了身边的同僚体内。

        那些胎藏境高阶的魔军,大部分突飞猛进,直接抵达了胎藏境巅峰。

        而千多名胎藏境巅峰的魔军,他们的气息骤然突破,一道道黑色魔气冲天而起,这些魔军体表一条条狰狞扭曲的魔道道纹蜿蜒流转,他们瞬间跨过了神明境的门槛。

        阴乌双抬起头来,朝着李二狗子冷笑:“有劳了……牺牲三万胎藏境,得到一千许神明境,这一波买卖,本将军,不亏本啊!”

        阴乌双笑着向李二狗子指了指:“倒是你这颗千万年的墨蛛内丹,有点可惜了。完全没对本将军的儿郎,造成半点儿杀伤嘛。”

        李二狗子的脸色微微一变,他冷笑道:“你这一支九万大军,只剩下不到三万人,六万多人被狗爷我干翻了,你说没有半点儿杀伤?”

        阴乌双冷笑连连:“我无上魔国,最重实利,不在乎虚名。一千多神明境,价值比百万胎藏境还要强出一大截,所以,这一波,本将军,赚了!”

        李二狗子骇然看着阴乌双:“六万多人命呢?”

        阴乌双喜笑颜开的看着李二狗子:“你当本将军,你当我无上魔国,在乎这区区六万人?”

        阴乌双通体黑气弥漫,一张生得颇为狰狞的脸上,一丝极其阴冷的笑容浮现:“你以为,什么是魔?”

        “继续进攻!”阴乌双怪笑了几声,右手向着城墙用力的一挥。

        千多名正在突破境界的魔军没有动弹,剩下的两万多魔军一声呐喊,分成了两队,融入了另外两支九万魔军组成的军阵,继续向城池发动了猛攻。

        白袍阵法师声嘶力竭的尖叫着:“狗爷,挡不住的,挡不住的……”

        李二狗子一脚将这白袍阵法师踹飞了出去,指着他厉声呵斥:“混账东西,如果你不是狗爷第九十八房小妾的第五个通房丫头的亲爹,狗爷这就剁了你。”

        “哭什么?喊什么?哭丧啊?狗爷还没死呢!狗爷我活得龙精虎猛呢!”

        李二狗子厉声喝道:“你们这群蠢货,一个个睁大眼睛看着,看狗爷是如何克敌制胜,战胜强敌的!”

        咬着牙,李二狗子喃喃咕哝道:“这一仗打赢了,陛下不给咱封个公爵,真是折本了。”

        地下,地窟中,巫铁翻了个白眼。

        城墙下,刚刚那颗内丹爆炸开来,墨绿色的浓烟只是笼罩方圆数里的范围,这团浓烟稠密异常,性质沉重而阴柔,就算是狂风吹过,这浓烟也是丝毫不动。

        三支魔军军阵避开了这团浓烟的笼罩范围,冲着护城大阵又是一通乱劈乱砍。

        眼看着城防大阵一层层光幢破开,眼看着城防大阵回力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两三重光幢都要分崩离析的样子,李二狗子再次狂吼了一嗓子:“不过了,不过了……败家子又如何?狗爷我就败家子了……谁让狗爷我是独子?”

        “万亩田里一棵苗……狗爷我就败家了!”

        一声大吼,李二狗子抖手,向城外丢了几颗水缸大小的物事。

        一声呐喊,城外三支攻城的魔军向后急退。

        ‘咚咚咚’几声闷响,几颗水缸大小的物事落地,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三支魔军来去如风,他们向后退却,顷刻间就退出了近百里地,然后二十几万魔军同时回头望了过来,顿时一个个脸色精彩到了极点。

        那是……一大堆一大堆分红粉绿的肚兜、汗巾,用一条条色泽暧昧、气息浓香的软绳索缠在一起,紧紧绑扎成的水缸大小的‘锦缎绣球’。

        在那几颗绣球上,分明还黏着大量来历不明的胭脂水粉的痕迹,更有一些不明所以的……怪异的痕迹密布其上。

        包括阴乌双在内,一众魔军的脸色都变得极其的精彩。

        李二狗子呆了呆,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狗爷果然是天才,哈哈哈,这些物件,是狗爷的相好们送给狗爷留个念想的好宝贝,居然能把你们给吓跑。”

        “二十几万彪形大汉,居然被一群娘儿的物件吓跑。”

        李二狗子指着城外的魔军,大声吼道:“你们,还有脸来攻城么?”

        有脸没脸,阴乌双的脸已经气得漆黑。

        他拔出腰间佩刀,一声大吼,亲自策骑朝着城池冲了过来。

        二十几万被弄得没头没脸的魔军阴沉着脸,一个个好似和李二狗子有杀父之仇一般,嘶声咆哮着朝着城墙猛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