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四十九章 财力和实力的战争(5)

第九百四十九章 财力和实力的战争(5)

        李二狗子气喘吁吁的站起身来。

        他被弩矢砸碎的脚掌,在几个呼吸间已经重生完成。

        他站在了巨弩旁,眯着眼,朝着阴乌双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然后低声的骂了一句:“贼厮鸟,跑得这么快?狗爷还没发力呢?你就跑了?”

        冷笑了一声,李二狗子拔出一柄匕首,朝着自己左手腕脉晃了晃。

        晃了晃,然后又晃了晃。

        如此晃悠了好几次,李二狗子转过身,朝着身边一名俊俏的‘亲兵’大吼了一嗓子:“你来!”

        生得俊俏窈窕的‘亲兵’呆了呆,眼眶里顿时蒙上了一层水汽。

        李二狗子毫无怜香惜玉之情,他一手掐着这‘亲兵’的脖子,将她送到了巨弩旁,比比划划的嘀咕了一阵子。

        这‘亲兵’泪眼朦胧的,也是哆哆嗦嗦的,手中匕首朝着左手腕脉晃了好几下,在李二狗子不断的催促中,她终于咬着牙,一匕首……轻轻的划在了手腕上。

        一缕鲜血滴在了巨弩上,巨弩顿时发出漫天血光,血光甚至笼罩了整个城池。

        这‘亲兵’咬着牙,在李二狗子的‘指点’下,目光迅速在城外的二十七尊巨型魔傀儡身上转了一圈。

        “牲口!”阴乌双低声咕哝道:“真是一头牲口……不过,如果不是已经下定决心要弄死他,这小子还真是我魔道的好种子啊。”

        “啧,连这点血都舍不得出,让自己身边的侍女献血!”阴乌双用力一拍手,感慨道:“人才,真是人才啊!”

        更远一些的地方,一座林木葱茏的山头上,扶风神朝的金甲青年连同数十名下属,正藏身山林,朝着城池的方向眺望。

        见到那巨弩,一名银甲大汉冷声道:“这玩意,有什么用?而且,让一个小丫头来催动……”

        银甲大汉的话没落音,李二狗子已经推开了手中的‘亲兵’,一脚踹在了巨弩上。

        一声巨响惊天动地,方圆千里内清晰可闻。

        一圈圈气爆朝着四周扩散开来,一道血光撕裂了虚空,城外二十七尊巨型魔傀儡齐声长啸,然后就在众目睽睽下,一点点的崩塌,粉碎。

        包括阴乌双在内,没人看清这一弩矢是如何建功的。

        二十七尊魔傀儡,实力堪比神明境十重天大圆满,通体用珍稀材料铸成,坚固无比的魔傀儡,就这么碎成了一地的渣滓。

        二十七柄魔刀重重的坠落地面,长刀插在地上,比城墙还高出了老大一大截。

        巨弩的光芒黯淡了下去,原本血色的巨弩好似消耗过度一般,通体色泽隐隐有点发白。

        李二狗子心痛的在这巨弩身上摸了又摸,手一挥,将其收起,然后凑到了城墙上,朝着千里外的阴乌双嘶声尖叫:“看到了么?狗爷的厉害?”

        “喂……孙子,来啊,来攻城啊,刚才你不是气势汹汹要自己来攻城么?”

        李二狗子用力的朝着阴乌双勾勾手指:“来啊,来啊,狗爷赏你一箭,你要是不死,狗爷管你的亲儿子叫孙子!”

        阴乌双很是呆滞了一下。

        管他的亲儿子叫孙子?嗯?阴乌双回过神来了。

        “油腔滑调,这样的人,居然能掌控一城……这武国,不亡都没有天理。”阴乌双阴恻恻的说道:“不过,身家如此豪富……啧,可见这武国,肥的流油啊。”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阴乌双嘶声道:“后方大军,怎么还不来?打破城池,打破武国,全都是我的,全都是我的!”

        阴乌双嘶声咆哮的时候,刚才他的亲卫魔军布下的传送阵中,一波波身披黑色甲胄,通体煞气冲天的魔军犹如一条大河,呼啸着涌了出来。

        浩浩荡荡的百万魔军迅速在城前列阵。

        各色大型攻城器械,伴随着低沉的轰鸣声从传送阵中行出,每一座大型器械旁,都犹如蚂蚁抬大虫子一样,挤满了黑压压的魔军士卒。

        地面微微震荡着,无上魔国以魔道治国,魔的性格多肆意猖狂、恣意跋扈,他们制造的攻城器械,也都秉承了魔应有的性格。

        大,巨大,非常的庞大。

        出现在李二狗子面前的重型鬼头攻城锤,其主体就是一座宽数十丈,高两里,长有四五里的巨型金属厢车。在厢车的中间位置,三根粗重的铁链,悬挂着一根十几丈粗细,长有三里的鬼头撞锤。

        杀鬼第一百零八城的城墙,也不过两里高。

        这攻城锤,就已经和城墙等高。站在厢车上的魔军士卒,甚至可以平视城墙上的守城士卒。

        这样的攻城锤,一字儿排开了一百辆,每一辆攻城锤上上下下,簇拥着、站满了三五万的士卒和杂役力夫。

        那些身披黑甲的魔军士卒也就罢了,这些杂役力夫,一个个犹如牲口一样,浑身上下一丝不着,通体皮肤漆黑,也不知道服用了什么秘药,他们一个个身高一丈五六尺,浑身肌肉虬结,皮肤下隐隐可见淡红色的纹路反射血光。

        这些杂役力夫面无表情,目光呆滞,他们绷紧身躯,双手紧紧握住攻城锤两侧的一根根金属杆,奋力的将攻城锤一点点的推向城墙。

        城墙上,无数守城士兵惊慌失措的拉弓,放箭。

        箭矢如年老体衰的老人喷出去的尿水,稀稀拉拉,歪歪斜斜,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的落了下去。

        一百辆攻城锤上的魔军士卒手持重盾,轻轻巧巧的遮挡住了这软弱无力的箭雨。

        李二狗子麾下的守城士卒的表现,实在是让人无语——落在攻城锤上的箭矢被重盾防住也就罢了,好些箭矢落在了下方推车的力夫身上,居然在他们黑漆漆的皮肤上全都反弹了出来。

        “这……”李二狗子站在城墙上有点发傻。

        “大人……穿不透啊!”一名体型肥硕犹如屠夫,偏偏生了一对儿老鼠眼,脸上挂着两撇老鼠须的大汉,一脸‘贼眉鼠眼’的朝着李二狗子大声叫嚷:“大人,这些魔崽子,他们皮粗肉厚的,我们的箭……”

        “闭嘴!”李二狗子反身就是一耳光,将这鼠眼大汉接下来的话憋回了他嗓子眼里。

        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数十支城墙上落下的箭矢就送到了阴乌双手中。

        阴乌双认真的检查这些箭矢,然后不由得晒然一笑。

        这些箭矢,看上去油光水滑、光芒闪烁,但是箭矢通体都是用普通杂铁锻造而成,材质低劣到了极点。箭矢上本该有的各种穿透、坚韧等等辅助符文,全都是用小刻刀雕刻在表面,纯粹是样子货,根本没有半点儿效力。

        一支能够在战场上,对重楼境、命池境的修士造成足够威胁的符文箭矢,造价大概在一百枚普通元晶左右。

        而这种低劣的杂铁箭矢,连一个有效的辅助符文都没有的杂铁箭矢,一个元晶兑换成俗世金银,大概能锻造上千支。如果再克扣一些报酬,一个元晶锻造两三千支也有可能。

        ‘呵呵’!

        阴乌双笑了起来:“本将军,算是知道这小儿的身家,是从何而来了。”

        如此一座大城,起码要驻守千万士卒。

        就算有三成弓箭手,那也就是三百万弓箭手,每人常备一千支符文箭矢,单单箭矢所需的成本就是三千亿元晶上下。

        这还只是普通的符文箭矢,如果再来一些威力强大的特制箭矢,足以对胎藏境甚至是神明境高手造成威胁的高级符文箭矢,那成本更能翻上数十倍。

        可是换成这种杂铁箭矢嘛……

        箭矢的成本不过区区三百万。

        从三千亿到三百万……

        当然,武国和无上魔国的行情不同,这个价格会有一些波动,但是大体是这个道理,是这个数字。

        阴乌双很快算清了这笔账,他手中的箭矢‘啪’的一下炸碎,他目露奇光的盯着城墙上的李二狗子,喃喃道:“这符文箭矢,是消耗品,日常训练都会与损耗的,每年都要补充……这厮,在这城里,做了多少年守将?”

        “一年单单箭矢就贪墨三千亿普通元晶……还有其他的甲胄,兵器,丹药,城防器械,大型光炮,乃至城防大阵……”阴乌双激动得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统军打仗,一路烧杀抢掠,在扶风神朝犯下了滔天罪孽,杀人放火无数,他如今的身家,还不到李二狗子可能贪墨的,一年箭矢所耗的元晶数!

        毕竟,他阴乌双要养亲兵,要养死士,要养族人,要自己修炼,还要各种奢华享受,他抢掠来的财富,大头还要上缴给无上魔国,他能落下多少?

        所以,阴乌双浑身都燃起了贪婪的火焰。

        他嘶声裂肺的尖叫着:“攻破这城,无论死伤多大,攻破他。这小子,不是人,他是……他是元晶垒成的山啊!”

        相距颇远的另外一座山头,扶风神朝的金甲青年,同样拿到了几支李二狗子麾下士卒放出去的箭矢。

        他也差不多得到了和阴乌双同样的判断。

        金甲青年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扶风神朝如今被无上魔国逼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军费的压力越来越大。

        可是李二狗子,他真不是一个人,他是一座人形的矿山啊!

        “想办法,城破之时,我只要那小子。”金甲青年咬着牙,沉声道:“不,不对……赶紧向家里发信,看看能否来两位老祖,将这武国的国库给……”

        金甲青年兴奋得面皮通红。

        武国的一座南疆边城,其守将都能豪阔如斯,那么武国能有多富庶?

        如果能抢了武国的国库……对如今财力枯竭的扶风神朝来说,无疑是一针强心剂啊!

        城墙上,李二狗子一耳光将鼠眼汉子抽得原地打了几个圈儿。

        他又将半截身躯探出了城墙垛儿外,朝着城外不断逼近的攻城锤嘶声怒吼:“你们以为,你们赢定了么?你们赢定了么?放屁,做梦!”

        “狗爷豁出去了,豁出去了,不活了,不活了!”

        “狗爷的全部身家,全部身家啊!”

        “来人啊,上诛神丧魂炮!”

        李二狗子嘶声尖叫着,他大袖一挥,就有整整二十门数丈大小,通体漆黑的炮台落在了城墙上。

        和之前杀鬼第一百零八城的城墙上标配的大型炮台相比,这二十门小型炮台的体积小了数十倍,但是它们造型狰狞,黑漆漆的炮身内,无数蠕动的符文犹如云霞一样一片片的翻卷滚动,给人一种绵绵不绝、恒古不息的错觉。

        这样一门所谓的‘诛神丧魂炮’的炮身内的符文阵法,总数起码是那些标配大型炮台的上千倍。

        阴乌双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这二十门小型炮台,给他的感觉很不好。他仔细的回想了一阵,似乎,在无上魔国,也没有符文阵法的密度达到如此程度的光炮。

        甚至,矗立在无上魔国魔都城墙上,用来捍卫魔都的那几门威力最大的主炮,符文阵法的密度,似乎也只有这二十门小型炮台的一成?

        一成?

        一成?

        一成?

        阴乌双后背上无数汗毛一根根竖起,每一根汗毛下面,都缓慢的渗出了一滴细小的白毛汗。

        “这孙子!”阴乌双的眼珠子一阵阵的发亮:“这孙子!”

        这些小型光炮,是他阴乌双的了,肯定是他阴乌双的了!

        这些小型光炮,究竟能爆发出多强的杀伤力?哎,哎,这,这……阴乌双居然莫名的有点期待,期待这些光炮在他麾下的魔军身上,展示一下它们的威能。

        城墙上,一块块金属浇铸的地砖无声的滑开,一根根闪烁着晶光的金属管道从城墙中延展了出来,‘铿锵’声中,这些粗细不一的金属管道犹如活物,灵性十足的接驳在了二十门小型光炮上。

        除了李二狗子丢出来的三套阵台,整个杀鬼第一百零八城的城防大阵消失了。

        城防大阵所有的能量,无论是燃烧元晶带来的能量,还是从地脉中抽取的能量,全部化为一道道刺目的能量洪流,顺着一根根金属管道注入了二十门小型光炮中。

        黑漆漆的小型光炮开始冒出淡淡的黑色幽光。

        犹如薄雾的黑色幽光在光炮上盘旋浮动,渐渐地,小型光炮发出‘铿锵’轰鸣,二十根七八丈长短的尖锥形晶体炮管从炮台中缓缓探了出来。

        充能一刻钟后,二十道拳头粗细的黑色晶光喷薄而出。

        城外二十团蘑菇云腾空而起,黑色晶光命中了二十座巨大的攻城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