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五十一章 巫铁的刺杀(2)

第九百五十一章 巫铁的刺杀(2)

        面对面的战斗,就这样爆发了。

        攻城锤的威力,并不是真个直接摧毁城墙或者护城大阵,而是每一次攻城锤轰在城墙上,都能让保护城池的大阵发生剧烈的震荡,从而减弱城防大阵的防御力。

        八十座攻城锤整齐划一的冲击,三座阵台剧烈震荡着,每一次冲击到来,阵台中的旗门、牌坊放出的奇光异彩就骤然黯淡一大截。

        每逢此刻,城外百万魔军组成的九座军阵,就会趁机疯狂的攻击。

        九尊巨大的魔神虚影悬浮在军阵上空,巨大的弯刀呼啸着劈下来。

        有魔气凝成的弯刀,真的能够穿透阵法的防护,攻到城墙上头来。

        城头上的守城士卒,当即发生了伤损。

        有人被劈断了身躯。

        有人被斩掉了手臂。

        有人哭喊着向后逃窜,巨大的魔气弯刀几乎是贴着他们的身体落下,弯刀劈在城墙上,气爆将这些胆小逃窜的士卒震得飞起来,吐着血飞下了城墙。

        李二狗子声嘶力竭的尖叫着。

        攻城锤的厢车顶部,和城墙等高的魔军弓箭手们拉开了一张张黑漆漆的重型弓箭。

        和李二狗子麾下那些样子货弓箭手不同,这些魔军弓箭手,个个都是精锐,个个力大无穷。他们手中的弓箭,不论重弓中的阵法和符文加持,单单弓臂纯粹的物理力量,就达到了百万斤以上。

        这样的力道,哪怕不催发重弓中的阵法和符文辅助,也足以将百斤重的精致符文箭矢,直接轰出百多里外。

        一旦重弓被激发,则这些箭矢在三百里内,挡者披靡。

        八十座攻城锤再次重重的轰下,伴随着一声巨响,城墙微微晃动,三座阵台剧烈的震荡着,光芒骤然黯淡,光幢瞬间从里许后变成了十几丈薄。

        数十柄巨大的魔气弯刀呼啸着落下。

        大阵放出的瑞气霞光被劈开了一条条巨大的缺口,数十万精锐魔军弓箭手同时放箭,虚空中骤然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呼啸声。

        那声音,犹如海啸贴着地面席卷而过。

        那声音,宛如飓风擦着头皮飞驰而过。

        那声音,好似死神的镰刀在你耳朵边轻盈的划了过去,轻轻的勾走了你的一丝魂灵儿。

        杀鬼第一百零八城的南边城墙上,大片士卒嘶声惨嚎着,被沉重的箭矢洞穿了身躯。一道道血水从他们的伤口中向后飚射,他们的身体犹如风中的落叶,被箭矢沉重的力道带动着向后飞出老远……老远……

        这些魔军精锐弓箭手的箭矢力道,太狂暴。

        有些箭矢甚至能一连穿透十几名士卒的身躯,在城墙上留下一条条刺目的血痕。

        大片大片的士卒被箭矢冲下了后方城墙,惨嚎着坠入了城中。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李二狗子身边,东西两段城墙被清空了十几里长的两截。

        三座阵台剧烈的颤抖着,一道道霞光瑞气不断的从数十座牌坊中奔涌而出,极力的修复者被巨型魔气弯刀劈开的缺口。

        尖锐的啸声传来,近千名身高丈外,身披重甲,甲胄上密布尖锐的凸起,手持重型狼牙棒的魔军敢死队从攻城锤的厢车顶部,趁着大阵缺口没被修复的一瞬间,直接跳到了城墙上。

        这些深的牛高马大、体型方方正正犹如铁墩子的魔军精锐,一个个犹如猛兽一样嘶吼着。他们跳上城墙后,看看身边被箭雨清空的城墙,然后同时看向了站在城门正上方发呆的李二狗子。

        “抓住他!”一名敢死队统领嘶声吼叫。

        “狗爷的心腹在哪里?”李二狗子吓得浑身直哆嗦,很明显的,他的两条裤管上有水迹出现。

        这厮,居然真的个当着这么多人,直接尿了裤子。

        巫铁在地窟中不由得连连点头,用力的鼓掌赞叹:“妙,妙,必须要说,这件活计,就李二狗子能做。除了他,你们谁也做不到这么彻头彻尾的不要脸。”

        巫铁身边,一众将门、门阀的老祖们一个个低头不语。

        开什么玩笑,他们一个个自幼养尊处优、锦衣玉食的,平日里最重气度、气派、风度、风姿之类的东西,让他们为了迷惑敌人,在大庭广众下尿裤子?

        ‘呵呵’,就算你是武国至高无上的陛下……也不行啊!

        数百名魔军精锐犹如脱缰的疯狗,嘶吼着,抡着狼牙棒,朝着李二狗子和他身边的数百名心腹将士冲了过去。

        锤死这些李二狗子身边犹如市井无赖的混蛋们,然后,将李二狗子生擒活捉。

        魔军敢死队的统领美滋滋的想着好事,这要是能把李二狗子生擒回去,这份功劳,能得到多少奖赏呢?

        李二狗子犹如沐浴时被人偷窥的少女一样,声嘶力竭的尖叫着,嘶吼着:“狗爷的心腹在哪里?”

        魔军敢死队统领伸出大手,朝着李二狗子抓了过来:“小乖乖,不要叫了,叫破嗓子,也没人……”

        一柄血色飞剑从城墙上的城门楼子里飚射而出,一剑洞穿了这神明境七重天巅峰的魔军敢死队统领的心口。血色飞剑没有半点儿剑光闪烁,三尺多长的飞剑快若闪电,犹如幽灵,瞬间在这统领身上往来洞穿了数千次。

        城内城外,无数人眼睁睁的看着这么魁梧的一条汉子,被那血色飞剑在弹指间削成了一片血雾。

        高三层,宽九里,深一里的城门楼子里,大队身穿黑色长衫,长发用血色丝线绑成了高高的发髻,腰间扎着血色腰带,脚踏血色薄底快靴的男子,面无表情的从城门楼子里窜了出来。

        这一群面色苍白,宛如长年累月不见阳光的僵尸一样惨白的男子,总数不过三千人。

        面对呼啸而来的千多名魔军敢死队精锐,只有十名男子出手。

        同样是血色的飞剑,剑光一闪,千多名魔军敢死队同时喉头飙血,他们一个个丢下手中沉重的狼牙棒,双手死死的捂着喉咙,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些出手狠辣无比的黑衣男子。

        冲进城内的魔军敢死队,一息之间全没。

        一名身材高大,肩膀比寻常人宽了半尺有余,气派很足,但是气息极其阴柔莫测的中年男子缓步走到李二狗子面前,伸出了一根手指:“将军,记住我们出手的价格。”

        李二狗子傲然昂起了头:“老盗,少废话,不就是钱么?你们帮本将军杀人,本将军给你们钱……买卖公平,本将军不是赖账的人。”

        脸一垮,李二狗子压低了声音,轻声咕哝道:“再说了,咱敢欠你一块元晶么?”

        中年男子老盗缓缓点头,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嘴唇微微一扯,露出了一个姑且算是笑的表情。

        “甚好……将军懂规矩,我们盗门也懂规矩。只要钱足够,任谁,我们都帮将军杀了。”

        城外的攻击再次来临。

        攻城锤重重的轰在了城墙上,刚刚回复了七成不到的大阵再次被极大的削弱,一柄柄巨型魔气弯刀轰了下来,大片箭矢犹如暴雨,呼啸着笼罩了过来。

        中年男子老盗咧咧嘴,身体一晃,和他身后三千许男子同时消失。

        下一瞬间,他们居然同时出现在城外的攻城锤厢车顶部。他们的身形如鬼魅,闪烁不定,忽隐忽现,每一次出现,他们手中定然有血色剑光犹如流星一般掠过。

        每一道流星一般的剑光,总能带走十几名甚至是数十名魔军精锐弓箭手的性命。

        三千道流星一般的剑光在攻城锤厢车顶部肆虐,还不等这些魔军阵列中的高阶将领们反应过来,七成左右的精锐弓箭手就已经殒命剑下。

        快,快得让人疯狂的快。

        这些黑衣人的剑,癫狂而冷酷,效率高得近乎邪异。每一剑的轨迹,都直指要害,没有丝毫的偏斜,没有浪费半点儿力气,每一剑的终极,就是为了夺走性命!

        昔日,大魏门阀的盗氏,天下第一的刺客剑道,终于在这正面战场上,爆发出了犹如鬼魅魔神一般可怕的震慑力。

        阴乌双呆呆的看着那群在自家大军中肆虐的剑客。

        “这不是军阵手段,这是刺客……一群身手强得惊人,精通刺杀之道,而且分明有极其可怕刺客传承的刺客!”

        阴乌双气得浑身都在哆嗦:“这个混账东西,他贪墨军资、军饷,让麾下士卒犹如乞丐叫花子一般不堪……他居然豢养……刺客?”

        阴乌双的眉头突然一挑,眸子里一抹饶有兴致的精光闪烁:“不对,私下豢养刺客?这怕还不是刺客,这是死士……啧啧,私蓄死士啊,这小子,有谋反之心?”

        “就是不知道,他是想要在自家家族中争霸,还是想要谋取这个武国的天下呢?”

        “这么高明的刺客,想要请动他们,代价不菲啊!”

        阴乌双赞叹了几句,然后向前一挥手:“动用七十二面混元地煞魔旗,圈死这些刺客,大军围攻……将他们的脑袋带来,摆下京观!”

        阴乌双的命令得到了贯彻,七十二面方圆千丈,通体黑气缭绕的巨型军旗冲天而起,化为一片黑茫茫的天幕朝着城池笼罩了过去。

        但是老盗带着一众盗氏刺客,悍然击杀了城外的那些魔军弓箭手后,丝毫不恋战的转身就走。

        七十二面混元地煞魔旗刚刚飞到城外,老盗他们就已经回到了城墙上,三座阵台喷吐着祥光瑞气,刚刚被破开的大阵缺口,已经被彻底修复。

        李二狗子再次神气活现的朝着城外嘶吼起来:“狗爷就在这里,有种,你们来打我啊?来啊,来打我啊!”

        李二狗子用力的拍打着胸膛,然后朝着城外伸出了一根小手指,轻蔑的晃了晃:“不是狗爷看不起你们……你们就是一群鸟毛,懂么?鸟毛……何为鸟毛?”

        “你们懂不懂啊?”

        李二狗子很威武的向城外一挥手:“狗爷一口气,就能吹得你们漫天乱飞……所谓,乱臣贼子,不堪一击!”

        老盗低沉的咳嗽了一声:“将军,您这词,用错了。他们不是武国臣子,不能用乱臣贼子来形容。”

        李二狗子斜睨了老盗一眼,掏出了一块极品元晶上下抛了抛。

        老盗顿时嫣然一笑:“您是爷,您说了算!他们就是一群,鸟毛一般的乱臣贼子!”

        攻城在继续。

        一个时辰后,二十门黑色光炮再次齐射,将城外的攻城锤灭杀了二十座。

        但是阴乌双麾下的魔军,已经架设了另外一座足够巨大的传送阵,一条一条长达千丈的黑色魔舟,一尊一尊高有千丈的魔傀儡,正缓缓的从这座传送阵中飞出。

        随着手上军力的不断增强,阴乌双冷笑了起来:“就这般一个纨绔废物,本将军倒是要看看,他能挺多久才是。”

        用力向前一挥手,阴乌双冷声道:“继续攻击,全力攻击,本将军真不信,这厮能有胆气和底气,和本将军熬到最后。”

        攻城战越发的如火如荼。

        李二狗子不断的从城内调来一波波衣甲稀烂的士卒,不断填入城头,然后被魔军的攻击一波波的打垮。

        李二狗子不断的掏出一些稀奇古怪,但是毫无疑问造价高昂的军械,配合三千多点的盗氏刺客,对城外的魔军造成了巨大的杀伤。

        一百座攻城锤被彻底摧毁,十几条巨型魔舟从高空被击落。

        三十几头巨型魔傀儡被李二狗子丢出去的一把舍利子炸得稀烂,连带着七八万魔军被舍利子放出的佛光灼烧,一个个哭天喊地的倒在了地上抽搐。

        阴乌双只是不断的催促麾下的魔军,不断的疯狂进攻,歇斯底里的进攻。

        而李二狗子就好像一块发臭的牛皮胶,坚韧的黏在城墙上,总有古怪的手段应付阴乌双的一切攻势。

        终于,在三天三夜看不到什么希望的损耗后,阴乌双不得不下令全军暂时撤退。

        实在是,他带来的魔军,在短短三天内已经战损了七成,饶是阴乌双不把这些魔军士卒当做一回事,他也有点胆战心惊,不敢再攻下去了。

        呆呆的站在山头上,阴乌双有点不解的自言自语:“本将军,什么时候沦落到,连一个纨绔子都无法击败的程度了?”

        就在阴乌双陷入了对人生的深深质疑时,巫铁已经来到了他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