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五十六章 山风城(3)

第九百五十六章 山风城(3)

        山风城,毕竟是通衢要塞,在无上魔国全面攻来之前,繁华得很,富庶得很,城中多巨商。

        战事起,国势乱。

        山风城中的巨商豪富们,早早的带着家人逃去了南方,逃去扶风神朝的核心区域躲避战火。

        城南,曾经的山风城头面人物聚居之地,一套套占地面积极大,极尽华丽精巧的宅邸空荡荡的,只是偶尔有留守的家仆打着灯笼,小心翼翼的走过黑漆漆的庭院。

        一座豪宅中,巫铁大马金刀的坐在一座占地能有七八亩的书房中,数十本书籍悬浮在他面前,书页无风自动,‘唰唰唰’的不断翻着页。

        一本书翻完,这书就自行飞到后方的书架上,然后就有新的书本从书架上飞出,悬浮在巫铁面前继续翻动。

        巫铁面前的书案上,摆着一个造型古拙、颇有雅趣的紫砂壶,巫铁从书房一角的多宝阁里,找到了小半斤极好的红茶,他很不客气的将茶叶泡上,如今缕缕白气从壶嘴里喷出,整个书房内都茶香飘逸。

        端起紫砂壶,也不用茶杯,直接凑到壶嘴喝了一口滚烫浓香的茶水,巫铁满意的吐了一口气。

        “虽然是附庸风雅,不过这宅子的主人,藏书真是丰富。”

        巫铁笑呵呵的看着面前一本本自行翻动的书本,笑着摇头。

        这些书的书页雪白、笔挺,书页干干净净的,连一点儿翻动过的痕迹都没有。摆明了这些书的主人,只是将这些藏书放在书架上,用来证明自家很有文化底蕴。

        由此可见,这户人家,当为暴发户。

        但是暴发户也有暴发户的好处,因为不懂书,所以什么书都放肆采购,天文地理、历史人文、民俗风情、渔农牧林等,各色书籍应有尽有。

        翻阅了小半个时辰,巫铁已经对扶风神朝和无上魔国,有了初步的了解。

        这片大陆,无上魔国将其称之为‘罗睺’,扶风神朝将其称之为‘天风’。

        在这片大陆上,扶风神朝是最强大的人族帝国,乃上古扶风氏苗裔,族人天生有御风神通,偶有变异血脉,能掌控风雨雷霆,神通手段都非同小可。

        扶风神朝更有一面,据说是用太古天皇治世之时,被斩杀的古神扶风氏的脊椎骨为主要材料,用无量功德铸造的‘天地清风旗’。

        这是一件后天铸造的灵宝,因为其材质和融入的无量功德的缘故,‘天地清风旗’的威能远超普通古宝。扶风神朝就是依仗此宝立国,更依仗这件宝贝,在偌大的疆域中布下了大阵。

        这座大阵,和燧朝的薪火相传大阵如出一辙,但凡魔道中人踏入扶风神朝疆域一步,一身实力十不存一,更有各种风灾、风劫于冥冥中生出,就算是尊级老魔,也曾经不小心被这座大阵斩杀了好些。

        而无上魔国,一如曾经燧朝周边的妖魔鬼怪四大敌国,乃扶风神朝的死对头,无数万年的血仇。

        最无上魔国而言,疆域广大、子民众多的扶风神朝,乃他们天然的猎场,无数歹毒狠戾的魔功修炼,都需要人族的精血、魂灵儿做材料,好些魔头的修炼,更是需要从扶风神朝掳掠炉鼎,以便让自己的修为突飞猛进。

        无数年来,两国之间战火绵延,就没有一年是太平的。

        只是凭借‘天地清风旗’,凭借那座镇国大阵,扶风神朝牢牢的扎紧了藩篱,将无上魔国的爪子拒之门外。

        奈何数年前,扶风神朝某位亲王勾结无上魔国,无上魔国现有的所有三十六位尊级老魔,包括无上魔国当代魔皇在内,齐齐潜入扶风神朝皇城,突袭之下,扶风神朝当代神皇重伤濒死,一众良臣干将死伤惨重。

        更要命的是,‘天地清风旗’被无上魔国夺走。

        扶风神朝镇国大阵失去镇压的神器,当即崩溃。

        无上魔国八方征讨使联手,统辖大军全面来袭,短短年余时间,扶风神朝丢掉了七八成的疆域,魔军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扶风神朝死伤惨重,单单陨落的宗室王爵就有数百人之众。

        如果不是皇城一战,无上魔国的三十六位魔尊也都人人重伤,并没有出现在战场上,扶风神朝早就呜呼哀哉,根本轮不到他们执行那祸水东引的计策。

        巫铁不紧不慢的翻阅着书房中的书籍。

        书房中,还有扶风神朝的邸报,更有这套宅子的主人和皇城某些关系户往来的书信等物。

        这些邸报和书信,将这一场大战的前因后果说得清清楚楚,巫铁算是比较全面的了解了扶风神朝如今的局势。

        “三十六位魔尊……不知道修为如何。不过,数量倒是不多。”

        “可是你们祸水东引,你们以为,武国就能应付这些魔尊么?”

        脑子里转过无数个念头,巫铁笑着摇了摇头:“嗯,怕是还有了驱狼吞虎的心思……想来你们算定,武国周边定有无上魔国一般的邪魔势力,想要让无上魔国和他们起冲突?”

        “呵呵,不管是无上魔国的魔尊们被武国吸引住了,还是武国周边的那些邪魔大尊被引来了这里。对你扶风神朝来说,局势已经绝望,再也坏不到哪里去了。”

        “或许,你们还存了让无上魔国和人家两败俱伤的心思?”

        巫铁揣摩着扶风神朝高层的诸般想法。

        端起茶壶,将浓香的茶水一饮而尽,巫铁倾倒出了茶壶里的茶叶,把玩了一阵茶壶,将它塞进了袖子里。

        “唔,蛮好的壶,若是战火绵延,打碎了倒也可惜。”

        巫铁摇着头,他站起身来,数十本书悬浮在他身边飞快的翻动着,他在书房里绕了一圈,将他认为有价值的书籍统统收了起来。

        ‘当啷当’一声响从书房外的院子里传来。

        一个沙哑、哆嗦的声音远远的响起:“谁,谁在书房里?不管是哪条道上的好汉,可知道咱家老爷的威名么?”

        “速速退去,就算兵荒马乱的,咱们罗家也不是你们这些城狐社鼠讨野火的地方。”

        有烈性犬的嘶吼声传来。

        巫铁笑了笑,朝书房外望了一眼,大袖一挥,干脆将书房里的所有书架统统收走。

        ‘噗’的一声,书房里的所有烛火同时熄灭,巫铁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过了大概半刻钟的功夫,十几个手持棍棒,浑身哆嗦的壮汉在两个老苍头的带领下,小心翼翼的推开了书房的房门。

        “夭寿哦……杀千刀的……这些是老爷好容易积攒的,我们罗家的书种子啊!”

        凄厉的喊叫声撕破了夜晚的宁静,几条夜间巡逻的快舟从低空中呼啸而来,大队甲士纷纷从飞舟上跳下,将这座宅邸团团包围了起来。

        巫铁背着手,缓步行走在光线暗淡的大街上。

        街边两侧,多有酒楼饭庄等建筑,但是神魂之力透入,这些酒楼饭庄早就人去楼空,桌椅上都积下了厚厚的灰尘。

        还不到午夜时分,前方一条横街上,几个身穿青衣小帽的小吏伸着懒腰,慢吞吞的走了过来。

        “这日子,啥时候才是个头哦。”

        一个面容白皙的中年小吏轻声喟叹:“也不知道那些魔崽子,又在计算着什么狠毒计策。这几日,怎么不见人来攻城?”

        一个满脸虬髯的小吏低沉的咕哝道:“还不好么?他们不来攻城,正好抢修一下城墙和城门。”

        苦笑一声,这大胡子小吏沉声道:“前些日子,是真的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眼看着就挡不住了,他们最多再攻两天,山风城就完了。谁知道,他们这几日,居然不见了动静。”

        “嘿,又能多活几天了。”一个面色惨淡的青年小吏咕哝道:“咱还没成亲呢。”

        几个小吏同时笑了起来。

        那面容白皙的中年小吏笑道:“小方,就你最抠门,你积攒下来的那些薪饷,说是要留着娶媳妇的。可是这战乱一来啊,呵呵,娶媳妇……”

        摇头晃脑的叹着气,这白皙小吏低声抱怨道:“不知道,咱们还能活几天?小方啊,你积攒的那些金银啊、元晶啊,赶紧拿出去,找几个半掩门的大姐,能快活,就尽早快活吧。”

        大胡子小吏很是猥琐的‘嚇嚇嚇’的笑着:“可不是么,若是到了阎王爷那边,你还是一个青头小子,岂不是丢人现眼得很?”

        面色惨淡的小吏小方舔舔嘴唇,颇为意动的向大街两侧的那些楼宇扫了几眼。

        “哎,可惜了,万花楼的姑娘们……都被金嬷嬷带着去南边了,不然……咱怎么,第一次,也得找个万花楼的红牌阿姑吧?”小方用力的揉搓着手掌。

        一众小吏都笑了起来。

        前面街上,一座紧闭大门的宅子门前,一片不小的平地上,几个夜摊上,几个灯笼放出黯淡的光芒,照亮了那一片平地。

        十几张小方桌,胡乱的摆在那里,桌边有长凳,几个小吏,几个老卒,几个穿长袍但是袍服洗得发白的斯文人,正坐在桌边,或者米线、或者面条、或者馄饨,正‘稀里哗啦’的吃得痛快。

        几个一路说笑的小吏停下脚,找了一张空桌子做了下来。

        小方咬咬牙,轻轻的拍了拍小小的擦拭得很是干净的木桌:“诸位哥哥,平日里都是吃诸位哥哥的东道,今天咱小方也大方一把……”

        带着一种明儿个说不定就要死了,积攒的薪饷还不知道便宜了谁的豁出去的心理,小方很大方的让一个卤肉摊的老板切了几斤猪头肉,切了一大盘肥肠,切了几只猪耳朵,又切了一大盘苦肝片,其他零零碎碎的下酒菜也弄了一些。

        一坛开了封,已经卖了七八斤的老酒,被小方整个要了下来。

        几只大碗里倒满了不够醇香、但是足够浓烈的老酒,小方和几个交好的小吏低声笑着,用力的将酒碗一碰,然后大口大口的吞了下去。

        巫铁站在街角,背着手,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几个修为不高,不过命池境,在这样的战争中,犹如野草一样随时可能被战火烧成飞灰的小吏。

        他们谈天说地,低声交流着听来的各种奇闻异事,各种风流八卦。

        谁家的儿子又挨揍了,谁家的姑娘又给邻居的少年郎丢了个香囊。

        山风城的城主大人,昨天夜里因为操心战事,火气攻心晕了头,居然朝着自家那头母老虎咆哮了一声,然后被抓了满脸的血印子……

        统辖山风城城防军第一营的统领大人,咬着牙将自己牙牙学语的幼子,交给家仆送去了南方。而这位统领大人,他之前有九个成年的儿子,如今已经全部战没在了城墙上……

        城主府的主薄大人,万年的老好人,这辈子没和人红过脸、吵过嘴的主薄大人,居然偷偷摸摸的修炼禁忌之术……他超量服用各色丹药,庞大的药力以禁忌秘法囤在体内,将自己变成了一颗威力惊人的人形炸弹……

        这位老好人,已经做好了城破之后,与魔国大军同归于尽的准备。

        还有,山风城内书院那位最古板、最守规矩的老夫子,居然当着自家学生的面,向隔壁家那位寡妇提亲了。

        这位恪守了一辈子清规戒律的老夫子,在魔国大军进攻时,当众立誓要与城池共存亡的老夫子,居然脑壳开窍了,知道要挽回过去那一段错过的情缘。

        “老树开花。”有了几分醉意的小方‘嘻嘻’笑着:“就这两日,怕是夫子要摆酒了……当年他戒尺打得咱好不狼狈,这次夫子摆酒,咱一定要去送一份厚礼,看他羞不羞。”

        几个小吏也都‘嘻嘻’笑着。

        他们开始讨论,那些跟着家族,逃去了南方的城中大户人家的那些千金小姐们。

        “罗家的小姐,那可是一头胭脂虎,脾气暴躁得很,比城主夫人,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满脸虬髯的小吏‘呵呵’笑着:“可惜咱的身份,和她天差地远的……啧,若是能搂着她香一个……咱粉身碎骨了,也心甘情愿。”

        “要说宜室宜家,有大家风范的,还是得数梅家的七小姐。”面容白皙的小吏轻叹道:“哎,三年前,元宵灯会上惊鸿一瞥啊,就觉得自家的婆-娘,都成了心口的一抹蚊子血……”

        几个小吏再次嬉笑起来。

        一队巡逻的士卒,步伐沉重的,从大街上走过。

        空中,数十条飞舟在往来梭巡,悄无声息的追查侵入罗家大宅,抢走了所有藏书的‘雅贼’。

        巫铁笑看着那几个有点醉意的小吏,迈着四方步,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他们桌边。

        “夜色微凉,水汽沁人,在下囊中羞涩,可否赐酒一碗?驱驱寒气,散散湿气。”巫铁文绉绉的,向几个小吏拱了拱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