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五十七章 恩义

第九百五十七章 恩义

        邻近午夜,天空细雨蒙蒙。

        几个出夜摊的小贩头顶的大雨棚被雨点打得‘簌簌’作响,每张小方桌上都撑着一个简陋的油纸棚儿,勉强为食客遮风挡雨,同样被雨点打得乱响。

        巫铁站在雨地里,身上的粗麻布长衫被雨点打得湿透了。

        他的面色很憔悴,脸色青白,一副寒气侵体、即将大病一场的倒霉模样。

        几个小吏下意识的看了巫铁一眼,有了几分酒意的小方笑着一拍胸膛:“说得哪里话,一碗酒当得什么事情?这位兄弟,只管坐下来,一起,一起。”

        那满脸虬髯的小吏抓着巫铁的胳膊,将他按在了自己所在的长凳上。

        面皮白皙的小吏从摊贩那里讨了一副碗筷,给巫铁斟满了一碗烈酒。

        几个小吏很豪爽的端起了酒碗,和巫铁碰了一下,然后大口大口的灌了下去。

        巫铁笑着吃肉喝酒,和这群小吏胡扯了起来。

        酒不算好酒,但是下酒菜很是不错。

        扶风神朝的口味,比起武国和之前的燧朝,都要清淡一些。包括那些猪头肉、卤大肠之类的小菜,其汤卤中多用草药调味,没有武国的菜肴那般浓油重酱。

        巫铁吃了几片猪头肉,吃了一段卤大肠,又啃了几个鸡爪子、鸭脑壳之类的,只觉滋味颇好,别有风味,不由得连连点头。

        这青年小吏,叫方俊才。

        那白皙中年,叫汤步云。

        那虬髯汉子,叫李飞扬。

        还有两个小吏,一个姓铁、一个姓杨,他们性格则是拘谨一些,小心一些,有了巫铁这个外人在场,他们的话就变得少了许多,只是微笑着喝酒吃肉,静静聆听。

        “你们不信?还不信?到了这份上,我小方说谎,有意思么?”

        小方有点喝多了,舌头有点大的,夹七夹八的开始胡言乱语:“我给几位哥哥说,我真是柳大老爷的亲儿子……这是咱娘临死前给咱说的,能错么?”

        “嚇,只可惜咱娘出身低,柳大老爷又是个惧内的,咱娘硬生生被赶了出来。”

        摇摇头,小方突然‘嗤嗤’笑着:“不过,说起来,我们山风城还真是邪门了,一个个老爷、大人、将军、夫子的,个个都是怕老婆的!”

        几个小吏没把小方说他是所谓柳大老爷亲儿子的事情当真,但是对于小方的这句调侃,他们纷纷诡秘的笑了起来。

        板着手指数一数,似乎还真是这样。

        从山风城的城主大人开始算,山风城的这一群文武官员,从上到下的,极少不怕老婆的。

        甚至是……

        “甚至,如今坐镇山风城的乐亲王,听闻也是个怕老婆的。”满脸虬髯的李飞扬压低了声音,鬼鬼祟祟的笑着:“咱家邻居李大娘的三侄儿的老相好的弟弟,不是在乐亲王的行辕打更么?”

        “听说,乐亲王曾经被他那位王妃,拎着一根棍棒从三门内直打到大门口。”

        “啧啧……说是那位乐王妃,一条棍棒在手中,好似蛟龙出海,气势非凡。”

        “乐亲王,堂堂半步尊级的大能哪,硬是被打得鼻青脸肿,两三天不敢出来见人……啧,这就不是咱山风城的毛病了,咱扶风神朝的男儿汉们,怎么都是这般模样?”

        几个小吏长吁短叹,然后他们开始劝说小方,说单身也是蛮好的,能不成亲还是不成亲的好。

        不成亲呢,可以找想好的娘儿,随意的放纵快活。

        但是成亲了嘛……呵呵,万一找个比乐王妃更彪猛彪悍的,岂不是天天挨揍?

        看看山风城的城主大人,每年他家后院的葡萄架,起码要倒五六次,啧啧,带着满脸血印子出来见人,很荣耀么?很有面子么?

        小方端着酒碗,犹犹豫豫的不做声。

        “男人怕老婆,有时候是好事。”巫铁轻笑着,眯着眼轻声道:“这证明啊,起码你很爱你的夫人,你才会怕他。”

        “否则的话,扶风神朝也好,其他地方也好,这官位、军权什么的,都是男儿掌管。要论修为,强大的大修,也多为男子……若是不爱他夫人,又怎会怕她?”

        “人啊,尤其是身居高位的男人,怕老婆是好事。”

        “只要心中有所敬畏,哪怕是怕老婆呢?遇事的时候,总会多琢磨一下,多思虑一二。如此,说不得就能免去很多麻烦,免掉杀身之祸,这是好事。”

        巫铁筷子上夹了一片苦肝,一本正经的朝着小方等人说教。

        “似乎,是这个道理。”小方几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李飞扬就瞪大了眼睛看着巫铁:“这位兄弟,还没问你尊姓大名。啧,看你这般见识,你出身当是不错。可是你这衣饰打扮,你是遭了魔灾?”

        巫铁微微一笑,直接从袖子里掏出了入城时的那块铜牌,轻轻的放在了方桌上。

        “然也,因为那些魔头,我才来了山风城。”

        指了指桌子上的铜牌,巫铁淡然笑道:“按理说,我该在城北的难民营里,只是,那窝窝头油水不够,所以我出来,找几位大人打打秋风。”

        几个小吏相互望了一眼,同时看了看巫铁放在桌上的铜牌。

        小方就笑了起来:“哈,巫铁兄弟,你倒是个不安分的。不过,也不算什么大事,那难民营么,许进不许出,也是啪魔崽子们在城内捣乱。”

        李飞扬上下打量了巫铁一阵子,点头说道:“看巫铁兄弟这模样,器宇轩昂,不该是魔崽子的奸细……嗯,来,今夜好生喝一顿,天亮了,咱们兄弟几个,给巫铁兄弟琢磨一条好路子。”

        汤步云轻笑道:“能拿到铜牌,巫铁兄弟的修为不低呵。山风城内,如今各处衙门都缺人,给巫铁兄弟谋一个清闲的好位置,倒也不难。”

        小方则是严肃的看着巫铁,脑袋一晃一晃的,随时可能一头栽倒在地。

        他很严肃的对巫铁说道:“虽然如此,但是一旦进了衙门,魔崽子若是来袭,巫铁兄弟,咱们这些人,可都是要去城墙上拼命的。”

        巫铁微微一笑,端起酒碗笑道:“到也不怕,魔崽子来了,和他们做过一场就是。”

        巫铁的笑容,很有深意。

        阴乌双,怕是没工夫来攻打山风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