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五十八章 恩义(2)

第九百五十八章 恩义(2)

        身穿青衣小帽,手持一柄铁尺,巫铁正儿八经的杵在了山风城刚刚修好的城门外。

        完美比例的丈六金身,巫铁比身边的其他小吏和将士高出了一大截。

        这些寻常小吏也就罢了,平均七八尺的身高,饶是那些军中的猛将,身高过丈的,也不过是一丈一二尺的水平,比起巫铁还是矮了一大截。

        所以,分明是低阶小吏的制服,穿在巫铁身上,硬是被衬托出了一股子器宇轩昂、非同寻常的气度。

        甚至那些逃难而来的难民,路过巫铁的时候,一个个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低头不敢直视他。

        山风城的城门半开,大队难民有序的登记身份,进入城中。

        城门两侧的城墙,正在紧张的修补。前几天巫铁进城的那个城墙缺口,已经被修复一新。几个手段不错的阵法师,正在城墙上布置新的防御禁制。

        几条小型快船从城内飞出,快速朝着北方阴乌双的营地方向飞去。

        这是山风城的斥候飞舟,阴乌双连续好几天没有攻来,山风城内的高层心中忐忑,不知道这魔头又在打什么鬼主意,这些天斥候营的斥候们,不断的被派了出去哨探军情。

        巫铁眯着眼,看着飞出城外的飞舟,笑着摇了摇头。

        这些斥候,还是胆小了些,他们如果敢真个靠近阴乌双的营寨,就会发现那营寨几乎都空了。

        “可惜我志不在此啊,否则,带着一队斥候冲进去,一把火烧了那座营寨,倒也是一份天大的功劳。”巫铁笑得很灿烂。

        前几天夜里,他和小方几个人套上了交情。

        山风城缺人手,缺得厉害。

        巫铁这么个有着胎藏境修为,而且修炼的佛门功法,对魔功天生克制的‘人才’,又是城主府的几个小吏出面推荐的,巫铁很顺利的得了个城门官的职司。

        他这个城门官,不负责守城战斗,专责这些逃难的难民。

        清点人口,登记户籍,这是极轻松的活计。当然,如果心黑一些,就和另外几个城门官那般施为,这还是一个极有油水的位置。

        逃难的难民,所谓穷家富路,身上多少都会带着一些浮财。

        尤其是难民离了故土,没了根基,最是容易被欺负。这些城门官只要施展些许手段,不难从他们身上压榨出好处来。

        对此,巫铁有时候管一管,有时候就任他们去了,完全凭心情做事。

        一样水土养百样人,山风城内有小方、汤步云、李飞扬这样的人,当然也少不了一些心黑手辣、品德败坏之辈。

        巫铁在观察山风城,通过观察山风城,来观察整个扶风神朝。

        扶风神朝想要祸水东引,将无上魔国这个祸害引去武国,这是和巫铁结仇了的。没得说,大家肯定是结仇了的。

        但是如何对待扶风神朝,巫铁还没敲定决心。

        对土地,对子民,对财富,巫铁并没有太大的贪念。就现在武国的疆域和子民数量,巫铁已经觉得有点头疼了……没见他,把朝政都甩手给了裴凤这个大管家么?

        是否要吞并扶风神朝,巫铁大概率觉得,自己是不会这么做的。

        但是也不能太轻松放过他们。

        如果扶风神朝是‘好人’,那么对付他们的时候,就温柔一些。

        如果他们是‘坏人’嘛,那么……呵呵,巫铁不介意把老疙瘩啊、沙君啊、老榔头啊、刺皇啊这群妖魔鬼怪丢到扶风神朝来,专门和他们的皇族扶风氏捣乱。

        斜靠在城门的门框上,巫铁抓着铁尺,百无聊赖的戳了戳鼻头。

        “喂,赶紧的,他们一看就是善良人家,你们呱噪个什么?”巫铁突然拎起铁尺,重重的在城门上敲了几下,直打得火星四溅,城门洞里都回荡着他的呵斥声。

        一个负责登记难民信息的小吏脖子缩了缩,看了看站在方桌前的惴惴不安的十几个男女,悻悻然的回头看了巫铁一眼:“巫铁,你说他们是善良人家,他们就是善良人家?万一……”

        “他们如果是魔头探子,我把自己的眼珠子给挖了去。”巫铁瞪了这小吏一眼:“如果不是,我挖了你眼珠子怎样?”

        用力的挥了挥手,巫铁沉声道:“下着雨呢,有老有小的,淋了雨受了寒,病了可怎么整?赶紧让他们进去……”

        那方桌后的小吏撇了撇嘴,看了看巫铁比寻常人高出一倍的魁梧身躯,嘴唇蠕动着,无声的骂咧了几句,挥挥手,让这一户逃难的百姓进城了。

        巫铁对面,靠在另外一侧城门门框上的,同样身穿青衣小帽,但是资历比巫铁老得多的一个城门官轻咳了一声。

        “巫铁兄弟,你这般做,可不行。”那城门官阴阳怪气的笑了几声:“这兵荒马乱的,兄弟们捞点好处傍身,这是天经地义的……皇帝还不差饿兵呢?”

        “你倒是做好人了……”这城门官轻轻的哼了一声,指了指城门口坐着的那一排小吏,沉声道:“可是,你也把兄弟们都得罪了。”

        巫铁翻了个白眼,抬头看着远处灰蒙蒙雨云翻滚的天空,懒得搭理这群货色。

        那城门官看巫铁不搭理自己,顿时脸色更加的难看。

        他冷哼了一声,正要倚老卖老的再教训巫铁几句,远处几条喷着黑烟的飞舟一路颠簸的,宛如风中落叶一样上下乱晃的朝着这边疾飞了过来。

        远远的,就有尖锐的哨子声从飞舟上传来。

        “敌袭!魔军来了!敌袭!”

        一道道红光从飞舟上冲天飞起,然后在半空中炸开,炸出漫天血色光焰,伴随着雷鸣巨响,城门外大队大队的难民顿时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快让我们进去!”

        “各位老爷,让我们进去!”

        “魔崽子来了,让我们进城,进城啊!”

        巫铁对面的那城门官则是脸色骤变,他大声的呼喝起来:“关门,关门,关上城门!”

        城门洞内,一队将士冲了出来,一名身披铜甲的大汉厉声呵斥:“关门,快!”

        这大汉手持一面青色大旗,朝着城门外用力一抖。

        一股罡风平地而起,城门外拥挤的难民纷纷尖叫惊呼,被狂风卷得飞起,身不由己的向后飞出了数十丈远,城门口顿时为之一清。

        ‘嗡嗡’声中,城内的城防大阵已经开启。

        城墙上,一道道如同蛟龙的风纹开始亮起,大片狂风呼啸着直冲高空,在城墙外凝成一座厚重的风盾。

        一众小吏丢下方桌,抱起刚刚登记过的难民户籍档案,撒腿就往城门内逃去。

        厚达数尺的城门缓缓关闭,城门上亮起了夺目的光芒。

        手持青色大旗的大汉朝着巫铁大吼了一嗓子:“巫铁,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进城……娘-的,这几天没见那群魔崽子,他们果然不安分。”

        巫铁沉吟片刻,向后退了几步,退进了城门中。

        刚刚出言教训巫铁的那城门官斜眼看了巫铁一眼,冷笑了一声:“喏,还以为巫铁你大善人,要在城外护着那群逃难的呢?”

        巫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不说话。

        倒是那将领狠狠的瞪了这城门官一眼:“老金,怎么说话的呢?是咱们……无能哪。”

        这将领的官职比巫铁和那老金都高出一大截,被这将领训斥了一句,老金顿时不敢再多话。

        城门重重的关闭,城内传来了低沉的破空声,成群结队的士卒组成了军阵,脚踏流云冲上了城墙,迅速在城墙上布下了方向。

        巫铁走出城门洞,到了城墙后的一座瞭望塔上,朝着远处眺望了过去。

        几条被打得冒烟喷火的飞舟逃入了城内,远处天边,数百条千丈长短的魔舟犹如噩梦,慢吞吞的撞碎了天空的雨云,从极高的高空降落到了离地不过两里许的低空处。

        这些魔舟一字儿排开,慢悠悠的向山风城的方向飞了过来。

        距离山风城还有百来里地,这些魔舟纷纷打横排列在半空中,侧方甲板无声的滑开,露出了一门门造型古朴的符文炮。

        下一瞬间,数万门大小符文炮发出低沉的轰鸣声,一道道流光裹着一颗颗大如水缸、小也有海碗大小的符文炮弹,呼啸着划过了百里虚空,重重的撞在了山风城还没修缮完成的城墙上。

        一颗颗符文炮弹轰然炸开,一团团腐蚀性极强、蕴藏剧毒的黑云爆开,将城墙外的风盾腐蚀得‘嗤嗤’直响。

        城墙剧烈的颤抖着,恐怖的冲击波透过了城防大阵一波波的袭来。

        城防大阵削弱了冲击波九成以上的杀伤力,透进来的冲击波依旧震得城墙上大群士卒口吐鲜血,一个个踉跄着向后不断倒退。

        实在是,山风城内的精锐士卒死伤惨重,后方增援的士卒,全都是没什么战力的新兵。

        一波波符文炮弹呼啸着袭来,魔舟上没有一个人影出现,就是不断的将无数的符文炮弹倾泻在山风城的城墙上。

        城墙剧烈的颤抖着,到处都出现了一条条狰狞的裂痕。

        ‘轰’的一声巨响,长有十几丈的一段城墙支撑不住如此猛烈的攒射,终于在一波符文炮弹的爆炸中坍塌、粉碎,数十名站在这城墙上的士卒一声都没吭的,直接被炸成了一团血雾。

        ‘咚’的一声闷响传来。

        山风城内,让巫铁都感到了一丝丝威胁的那股气息骤然冲天而起。

        一柄色泽苍翠的碧玉芭蕉扇从城主府的方向腾空而起,长有万丈,通体密布着无数符文,周身有烟云缠绕的碧玉芭蕉扇用力的向下一扇。

        一道恶风冲天而起。

        天地间顿时一片黑暗,飞沙走石,砂石都变成了穿透力极强的箭矢,带着刺耳的啸声朝着城外的魔舟冲了过去。

        这股风是如此的凶狠,城内好些建筑的屋顶直接被掀飞,大片建筑被夷为平地。

        巫铁愕然看着这一幕。

        感情山风城内到处都是残破的建筑,这不仅仅是魔军攻打的缘故,还有这面芭蕉扇的功劳?

        恶风如龙,嘶吼着冲出了山风城,将城外的土地直接铲平了一大层,更有好些逃难的难民嘶吼着,被恶风直接卷了进去,顷刻间就炸成了粉碎。

        就连巫铁都没来得及出手救援。

        山风城内操控这件碧玉芭蕉扇的人出手太果决,太突然,巫铁也没想到,他们会用这么不分敌我的招数。

        恶风席卷百里,一口将那数百条魔舟吞了下去。

        无数砂石砖瓦以极高的速度,疯狂的冲刷着这些魔舟。眼看着魔舟表面溅起了无数火光,魔舟的防御大阵剧烈的震荡着,不断荡起刺目的涟漪。

        数百条如斯巨大的魔舟,居然被这一扇卷得漫天乱晃,一点点的不断向后倒退。

        偌大的魔舟在倒退的同时,不断有防御阵法被恶风摧毁,百多条冲在最前面的魔舟喷出了火光、浓烟,伴随着沉闷的爆炸声,庞大的船体从空中缓缓的坠落地面。

        阴乌双的声音远远传来:“嘿,要不是有这柄先天如意扇,你们山风城,能扛这么久?”

        “嘿嘿,不过,看你们还能催动几次?”

        “咱们啊,走着瞧!”

        一条条硕大的魔舟向后撤退,趁着恶风的风势,魔舟撤退的速度极快,几个呼吸后就不见了踪影。

        巫铁看着撤退的魔舟,不由得咧嘴一笑。

        阴乌双,这是拉来了援兵了?

        站在瞭望塔上,巫铁眸子里精光闪烁,清楚的看到北面阴乌双的军营中,正有大队大队的魔军入驻,更有各种大型的军械源源不断的驶入空荡荡的军营。

        不多时,在那军营内的中军大帐外,就挂起了三面主将的将旗。

        一堆堆篝火熊熊燃烧,魔军士卒们嘶声欢笑着,屠猪宰羊,挑出了无数的酒水,在营地里尽情的欢宴起来。

        中军大帐外密布着大群的魔军亲卫,不断有士卒将各色美食流水一样的送入大帐。

        在巫铁惊人的视力下,这一切如掌上观文,看得清清楚楚。

        当天夜里,又在那一处大宅院的门外平地上,夜市摊上,巫铁和小方几个坐在了一起。

        “这次,怕是山风城守不住了。”汤步云的脸色难看得很,作为城主府的小吏,他们的消息毫无疑问是最灵通的:“乐亲王和城主,已经叫人封了南边城门,这是要死守到底了。”

        巫铁缓缓道:“死守到底?”

        汤步云干笑了一声,端起酒一饮而尽:“乐亲王说,城内子民,世代受扶风神朝恩典,故此,当殉城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