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五十九章 恩义(3)

第九百五十九章 恩义(3)

        小方他们醉了。

        汤步云、李飞扬几个,都是有家室的。

        巫铁托了隔壁桌坐着的小吏、老卒,将这几个大醉的家伙送回了他们家里。

        小方是个单身光棍,父母早已病逝的,孤家寡人一个,平日里就住在城主府专门给低级小吏分配的小院里。

        巫铁扛着死猪一样的小方,将他丢上了床,用一床薄被,将他裹得和蚕宝宝一样。

        出门的时候,巫铁听到小方含含糊糊的咕哝声:“俺娘,不会骗俺……咱,真是那老-王-八的儿子?”

        巫铁呆了呆,然后摇头一笑。

        这家伙,心里怨气重的很啊。

        不过,骂自己的亲爹是‘老-王-八’,实实在在是骂得精彩。

        关上小方的房门,巫铁站在屋檐下,静静的发了一阵子呆。

        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点打在屋瓦上,声音很沉闷。雨点落在院子里的几颗大芭蕉叶片上,声音很是清脆。

        几只流浪的猫儿鬼鬼祟祟的从芭蕉树下窜了出来,瞪大惨绿色的眸子,朝着四周梭巡着,寻找一切可以果腹的东西。

        一头养来看护院子的大狼狗蹲在院子角落里,同样鬼鬼祟祟的,眯着阴狠的狗眼,偷偷摸摸的窥视着几只流浪猫。

        想来一会儿,这里就会爆发一场大战。

        巫铁、小方居住的小院还比较安静,左右几间房间内,小吏们都睡了。

        那几个品性有问题,在城门口习惯刁难难民,从他们身上刮油水的城门官,他们住在隔壁的一个小院里。已经是深夜了,那小院还热闹得很。

        巫铁听到了好几个不同女子发出的低声呻-吟,这几个不成器的家伙,又从外面叫了姑娘来快活。索性高高在上的城主和其他的高级官员,没事也不会来这些低阶小吏居住的院落。

        这几个家伙,简直将这院子变成了聚众快活的-淫-窝。

        “临死之前,疯狂一把?”巫铁摇摇头,随手扯下一根头发轻轻一晃。

        这根头发就化为了和巫铁一般无二的模样,步伐沉重的走到了分配给他的屋子门口,开门,关门,重重的躺上床,呼噜惊天动地的睡了过去。

        巫铁本尊则是骤然没入空气中,隐身朝着城主府的后院核心要地走了过去。

        沿途轻松破开一座座大阵,一处处禁制,避开了往来巡弋的城主府护卫的耳目,犹如直入无人之境般,轻轻松松的就来到了城主府的后院重地。

        四周松柏浓郁,高有数十丈的古松古柏中间,矗立着一座青石搭建的殿堂,厚重而浑朴,岁月留下的斑驳痕迹,更让这座占地不过亩许的殿堂凭空多了几分极重的威煞之气。

        一队队身披重甲,手持长刀,眸子里精光四射,修为平均都在神明境一二重天的禁卫站在松柏林中,将这座殿堂守得水泄不通。

        一层微光笼罩了整个殿堂,通过敞开的大殿正门,可以清晰的看到殿堂内的场景,但是所有的声音都被这层微光隔绝了,外面的人根本不可能听到殿堂内的半点儿动静。

        山风城的城主扶风悠然是一个极有气质,蓄了一部美须,举手投足间大有名仕之风的中年男子。

        他穿着一裘宽松的白袍,眯着眼,忧心忡忡的看着坐在他对面,身穿暗青色风龙袍的俊美青年。

        “这事,真要这么做?”

        身穿风龙袍,生得面如冠玉、贵气逼人的俊美青年,正是扶风神朝的乐亲王扶风雅思。

        平日里雍容恢弘,颇有‘仁义’、‘亲民’美誉的扶风雅思,此刻面皮僵硬,惨白一片,在青红色的灯火照耀下,竟然不带一丝人气,反而有点像是积年的老僵尸诈尸重返人间一般,给人莫名的狰狞和凶厉的感觉。

        “不然呢?”扶风雅思双手放在座椅的扶手上,十指犹如发鸡爪疯一样,不断的敲击着扶手,发出密集的‘咯咯咯咯咯咯’的声响。

        “破了山风城,向南三百万里,就是扶风帝都。”扶风雅思的手指痉挛抽搐,身体也犹如发了癫痫一样,不断的轻微颤抖着。

        “不瞒皇叔你,如今扶风帝都,除了镇守皇城的百万禁卫,是再也抽不出半点儿兵力了。”扶风雅思的嘴唇微微哆嗦着,嘴角有一丝白色的涎水不自觉的流淌了出来。

        平日里,扶风雅思最重风仪气度,就算是被自己的王妃拎着棍棒追打的时候,就算是被打得满地乱逃,他逃跑的时候也是风度翩翩、不失从容。

        就算被自家王妃逼着,跪在地上求饶认错的时候,下跪的乐亲王扶风雅思,那也是跪得一个潇洒从容、每一个动作都完美优雅无可挑剔。

        但是现在,他居然不自禁的流口水了……这种有失体统的事情,证明他的心绪已经彻底乱了。

        “之前说的那计划呢?”扶风悠然猛地站起来,在大殿内往来疾走了几圈。

        他猛地回头看向了扶风雅思:“那个,祸水东引的计划呢?派出去的几位皇子,都是我扶风氏的俊彦人物,难道他们……就没一个成功的?”

        扶风雅思缓缓的喘了一口气:“阴乌双居然还在统兵攻城,就证明,计划没有成功。”

        举起双手,用力的揉搓着自己的左右太阳穴,扶风雅思的手指用力过猛,小半截指头都嵌入了自己的太阳穴中,太阳穴附近一根根血管暴起,绷得亮晶晶的好似随时都能爆炸开来,那场景看得扶风悠然都不由得面皮乱抽。

        “帝都传来的消息,扶风逍遥,他是找到了地字乙五号战场……而且已经布下了传送阵。”

        扶风雅思咬着牙,双手用力的在头上揉动着:“可是,可是……阴乌双他们还是打过来了……他们……”

        扶风雅思咬着牙,双眼通红的看向了扶风悠然:“我们只能拼命。必须在山风城重创阴乌双,逼着他,去挑软柿子掐。我们必须逼他们去攻打地字乙五号战场……”

        “时间,扶风神朝需要时间。整蓄士卒,回复元气。”

        “只要,只要我们能得回天地清风旗,扶风神朝就还有救……如果不能夺回天地清风旗,那么,地字乙五号战场,起码也能给我们扶风神朝,一个,一个……寻找退路的时间。”

        扶风悠然沉默。

        他沉默了许久,最终才犹犹豫豫的说道:“可是,也不必用这等手段……我扶风神朝的儿郎,想来,可以和魔崽子们决一死战。”

        扶风雅思放下双手,他站起身来,低头,吐了一口血。

        他抬起头来,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水,淡然道:“太急了,急火攻心,吐几口血,只有好处……悠然皇叔对山风城的子民有信心?可是,宗老们,还有,帝都的大人们不这么想。”

        冷笑了一声,扶风雅思喃喃道:“就这些日子,山风城收拢了多少难民?三五千万总有吧?”

        扶风雅思抬起头来,看着大殿的青石屋顶上雕刻的风龙浮雕,喃喃道:“他们,也都是我扶风神朝的子民啊……他们的城被魔崽子攻破了,他们可没有决一死战。”

        “他们能够丢弃家乡,逃来山风城。他们也就能丢弃山风城,继续逃跑。”

        “与其让他们逃跑,不如用他们,和魔崽子们在山风城,好好的打上一场决战。”

        说着说着,扶风雅思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

        他掏出了一颗宝丹,随手丢进了嘴里,又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白天强行催动先天如意扇,撼动了伤势,呵呵,吐几口血,倒也有好处。”

        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扶风雅思沉声道:“这些百姓,世代受我扶风神朝恩典,沐浴天恩,当思报效。”

        背起双手,扶风雅思看向了扶风悠然:“皇叔白日里已经做出了封门的决定,怎生现在又犹豫了呢?”

        扶风悠然苦笑:“白日里封城,只是想要和魔崽子决一死战。但是,雅思你刚才说的那计划……实在是,有点耸人听闻,若是传出去,我扶风神朝的名声……”

        扶风雅思肃然看着扶风悠然:“皇叔,你错了,这件事情,和我扶风神朝能有什么干系?这都是那些心狠手辣、丧心病狂的魔崽子的奸细做的。和我扶风神朝,能有半点干系么?”

        冷然一笑,扶风雅思沉声道:“这种事情,就算爆出去了,世人会相信我们的解释,还是那些魔崽子的?”

        扶风悠然沉默不语。

        扶风雅思轻声道:“所以,皇叔,稍后,派出城主府的心腹人手,在城内的水源中,在分发给那些难民的口粮里,加入‘僵尸丹’罢。”

        “服下僵尸丹,普通重楼境修士可力敌胎藏境体修……而胎藏境修士,可对抗神明境高手。”扶风雅思沉声道:“山风城内,加上那些难民,总人口过亿。”

        “过亿能够匹敌胎藏境的强大僵尸,我们可以给阴乌双一个惨重的教训。”

        “我们,可以逼迫阴乌双,逼迫他们身后的无上魔国,去挑软柿子去捏。”

        “我们,可以为扶风神朝,争取更多的时间。”

        ‘咚’的一声,扶风雅思掏出了一个色泽青黑,三尺见方的药鼎,重重的杵在了地上。

        药鼎中,丝丝缕缕让人心头发闷、浑身隐隐有麻痹感的古怪香气扩散出来,扶风悠然、扶风雅思的脸色都微微一变。随后,扶风雅思看着扶风悠然沉声道:“皇叔若是下不去手,雅思让人去办就是。”

        扶风悠然沉默了一阵,他缓缓摇头:“罢了,罢了……或许,你说得没错,这些百姓世代沐我扶风氏天恩,此刻也到了他们报效的时候。”

        “唉,只希望,只希望……”沉默了一会儿,扶风悠然皱着眉头,看向了扶风雅思:“这僵尸丹,炼制可难否?若是能大量供应,或许,我们这些日子,要主动派出斥候舰队,多收拢一些难民才好。”

        扶风雅思顿时笑了起来:“皇叔,这僵尸丹炼制倒也不难,可以巨量提供。”

        扶风悠然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他好似放下了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沉声道:“如此,就好,如此,甚好。”

        巫铁背着手,静静的站在大殿的角落里,将扶风悠然和扶风雅思的所言所行听得清清楚楚。

        僵尸丹,将满城的子民变成实力飙升的僵尸,以此来拖延城外阴乌双大军的进攻步伐,给扶风神朝的皇族和那些大臣们,那些权贵世家争取更多的时间么?

        巫铁摇摇头,缓步走到了扶风悠然和扶风雅思身边,手指轻轻一弹。

        扶风悠然和扶风雅思顿时僵硬在原地,身体丝毫动弹不得,就连神魂都被封冻,一个念头都生不出来。

        巫铁盘坐在了那诡异的药鼎旁,随手打了个禁制上去,将药鼎四周禁锢住,一丝儿药气都无法泄露。

        小心的打开药鼎,就露出了药鼎里上千颗拇指大小,色泽青黑,散发出庞然药力的诡异丹丸。这些丹丸通体密布着细细的黑色纹路,在丹丸上勾勒出了一张张扭曲的狰狞面孔。

        单看这丹丸的卖相,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东西。

        巫铁皱着眉,沉吟了片刻,取出一颗丹丸,放在鼻头前嗅了嗅,又刮下了一丝药粉,放在舌头尖尖上品了品。

        巫铁已经踏入尊级,而且他凝聚阴阳五行七枚道印,天地间的药理变化,归根到底,就脱不了阴阳五行的约束。所以随着修为的提升,巫铁在丹道上的造诣也是水涨船高。

        僵尸丹药性诡异恐怖,但是药理并不算太高深。

        只用了一刻钟的功夫,巫铁就剖析出了僵尸丹的药方子,明白了僵尸丹的作用原理。

        沉吟了一阵子,巫铁掏出了数十种灵药,双手一拍,在这口药鼎内燃起了丹火,一点点的将他取出的灵药放入丹鼎,一点点的对这些僵尸丹进行修改。

        如此小半个时辰后,丹鼎内的僵尸丹乍一看去,无论是气味还是色泽,都和之前是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变化。

        但是如果有精通丹道的宗师级丹师,就能发现,这些外形没有丝毫变化的僵尸丹,其‘气质’,已经和之前有了天翻地覆的巨变。

        这是一种极难揣测的境界,丹药也有‘气质’?

        巫铁满意的看着这一炉已经被发生彻底变化的僵尸丹:“嗯,想来你们是没有这本领的……呵呵,沐你扶风氏天恩,就要为你们扶风氏去死?”

        “你们扶风氏怎么不想想,这么多年来,这些平民对你扶风氏的供养之恩?”

        “没有这些黎民百姓,你们扶风氏吃西北风么?”

        “简直是,不知羞耻……嗯,事后,要从你们骨头缝里多榨些油水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