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一章 普济,密报(2)

第九百六十一章 普济,密报(2)

        雨云散开了。

        许久不见的阳光照在山风城上,难民营地里,泥水升腾,蒸得人头脑发晕。

        有年轻力壮的汉子围在水井旁,不断拉起一桶桶清凉的井水放在水车中,然后有人拉动水车,挨家挨户的去送清洁的饮水。

        好些妇人老幼站在自家的木棚、草棚门口,手里端着大大小小的水碗,千恩万谢的从水车里接了清水,给自己的亲人饮用。

        一队负责夜里巡逻的,由普通百姓青壮组成的民兵慢吞吞的走过,见到送水的水车,他们也围了上来,向一旁的妇人们讨了几个水瓢、水碗,大口大口的灌下了清凉的井水,缓解了喉头的灼烧。

        “一夜平安。”一名大汉伸了个懒腰:“哎,这肚子饿了,赶紧去领口粮。”

        民兵们一队队的朝着募兵的小楼跑去。

        他们愿意接受山风城的整编,拿起兵器、穿上甲胄成为民兵,他们的待遇比起难民自然又好了许多。每天早上,他们每个人都能领取一份肉食,一份米面,一份丹药,另外还有一份鸡蛋、牛乳之类的营养品。

        这些东西,可以让他们自己吃得饱饱的,还能让一个普通五六口人的家庭吃饱肚子。

        大群飞舟从南边飞了过来,青衣小帽的小吏们站在飞舟上,不断向下方街区丢下一个个荷叶包。依旧是混了大量麸皮的窝窝头,口感不好,缺少油水,但是起码可以保证难民们的基本生活所需。

        饿不死,在这年头,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了。

        比起那些被魔头们杀死的、掳走的,能够在比较安全的山风城填饱肚皮,这待遇已经很不差了。

        难民们忙而有序的,按照这些日子养成的习惯,逐个的分配小吏们丢下来的窝窝头。没人敢多拿一个,更没人敢抢掠那些老弱妇孺手中的口粮。

        山风城已经宣布军管,在这个时候闹事,是要被砍脑袋的。

        一碗碗井水入腹,一口口窝窝头填了下去。被巫铁改变了性质的‘僵尸丹’药力,就在这些难民的体内缓慢释放。

        城主府最高的一座楼阁顶部,扶风悠然和扶风雅思背着手,眺望着北面城区的动静。

        扶风雅思的手中,把玩着一颗婴孩拳头大的丹丸。

        这颗丹丸通体灰绿色,表面有一颗狰狞的鬼怪面孔若隐若现。这是一枚‘僵尸母丹’,等到城内的所有百姓、难民,那些被舍弃的低阶将士、官吏都服下‘僵尸丹’后,只要捏碎这颗母丹,让药力自行发散。

        就好像一桶火油上面丢下一缕小火苗,僵尸丹的药力将全盘发作。

        山风城将变成群魔乱舞之地,过亿的百姓、将士,纷纷化为刀枪不入、悍不畏死,而且传染烈性极高的僵尸。

        他们当中最弱的婴孩,都会拥有堪比胎藏境体修的杀伤力。

        这样的上亿僵尸大军,绝对会给城外的魔头们一个大惊喜。

        “残酷了一些,但是天地如铜炉,我等为薪柴,这世间,本来就是这般残酷呵。”扶风雅思叹了一口气,摇头道:“皇叔,若干年后,若是我扶风神朝得以幸存,山风城的地方志,当浓墨重彩的写上一笔。”

        “魔头破城,城内义民奋起反击,抛头颅,撒热血,给予魔头重创。”

        “这里,会立下一座丰碑,表彰他们的丰功伟业。”扶风雅思很认真的指了指山风城正核心位置的那个十字街口:“就在那里,会有一座丰碑。”

        扶风悠然眯着眼,冷声道:“其一,我们能扛到最后……其二,这件事情,所有知情人,都必须处理干净了。”

        扶风雅思微笑点头:“皇叔说得极是,当然要处理得干干净净的。我扶风氏皇族,不能沾染半点儿污名哪。”

        扶风悠然看向了城主府的后院方向。

        那里正有微妙的哭喊声、哀求声传来。昨夜去了各处水井下药的小吏们,如今正挨个被扶风雅思带来的帝都禁卫灭口。

        这些修为低微的小吏,怎可能逃脱这些神明境禁卫的屠刀?

        “只等魔头们来攻城了。”扶风雅思把玩着手中的僵尸母丹,低沉的咕哝道:“稍作抵挡,就破开城门,让魔头们进城罢。”

        咧嘴一笑,扶风雅思轻叹道:“这些魔头,何其歹毒?因为山风城给了他们惨重伤亡,他们进城之后,居然用魔功屠城……甚至用魔功将城内所有子民化为僵尸……”

        扶风悠然抬起头来,看了看天空正在快速消散的雨云。

        朝阳的光从东边透了过来,将雨云的边缘镀上了一层层金边,重重叠叠犹如金色鱼鳞,看上去颇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城北的难民营内,突然有骚动传来。

        扶风悠然和扶风雅思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那边,扶风悠然的脸色微微一变,朝着扶风雅思轻喝道:“是不是丹药失控?是不是提前发作了?”

        扶风雅思急忙摇头:“不可能,这僵尸丹,没有母丹的药力激发,只会潜伏在体内不断积蓄药力,越是囤积得久,爆发后所化僵尸越是厉害。”

        “提前爆发,不可能,不可能有这回事。”扶风雅思很决然的否认了扶风悠然提出的可能。

        扶风悠然的脸色微变,他沉声道:“来人,速速查清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城北,一名面色憔悴,衣衫破烂的妇人,正搂着一个面皮烧得通红的孩童。

        这孩童不知道沾染了什么疫气,已经连续高烧了一天一夜。妇人逃难之时,和家人分散,就她孤零零一个妇人带着一个孩童逃到了山风城,正是山风城的难民中最为弱势、最无依靠的那一类人。

        昏天黑地的逃进了山风城,孩童发起了高烧,她一个没多少见识的妇人,也不知道该找谁求救,四面八方那些青壮汉子看向她的目光,又让她惊惧不已,整个人几乎都崩溃了。

        一大早,浑浑噩噩的接了两碗水给自己和怀中的孩童服下。

        面对几个青壮有意无意瞥过来的怪异目光,妇人哆嗦着抱着孩童,小心翼翼的退到了远处一个草棚和木棚的接角处,借着简陋的檐角遮挡身体。

        烧得通红,已经出现呓语状态的孩童,通红的面皮在一盏茶时间内,已经平复了正常的白净模样。

        他睁开眼,肚皮内一阵‘咕噜噜’的乱响。

        蹬蹬腿,挥挥手,这孩童居然一骨碌的从妇人的怀里挣扎了下来。

        “姨,我肚皮饿!”孩童跺了跺脚,就听‘嘭’的一声,地上铺的厚重青石地砖,居然被孩童轻轻一脚震成了七八片。

        妇人呆住了,附近的男女老少也都呆住了。

        “哎,哎,老夫的这老腰,筋抽了这么多年的……”附近的人还没从这孩童的巨变中回过神来,一名驼背的老人突然发出了怪叫声。

        所有人都听到了这老人高高隆起的驼背中发出的,犹如弓弦震鸣的闷响声。

        ‘嘣嘣’声响中,老人的腰身一点点的直起,他浑身的皮肉蠕动着,老人干瘪的肌肤一点点的丰腴,膨胀,不多时,老人已经彻底挺直了腰身。

        用力的挥拳,踢腿,老人的拳头划动空气,居然发出了沉闷的破空声。

        老人张开嘴,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拳头:“这,这是……老天爷,开眼了?”

        ‘哒哒’几声响,老人嘴里不多的七八颗残缺的大牙脱落,然后他的牙床一阵的酥痒,肉眼可见一点点白晶晶的牙齿尖尖从他牙床上长了出来,不多时就长出了两排雪亮的大牙。

        “我的手,我的手!”蜷缩在路边一个木棚的屋檐下,百无聊赖的啃着窝窝头的一名大汉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

        大汉的右臂本来被人齐着肩膀砍断,胸口更是挨了两刀狠的,深可及骨的刀口上还带着剧毒,大片肌肉腐烂、腐坏,这大汉离死也就只差几口气了的。

        但是他刚刚啃完一个窝窝头,喝了一碗井水,他胸口的刀口内,大量脓血、毒血喷了出来,眼看着两条刀口附近的肌肉急速的蠕动着,伤口在快速愈合。

        更让人惊骇的是,这大汉的右臂伤口冒出一丝丝浅绿色的光芒,眼看着大量肉芽和骨刺不断的从伤口内钻了出来,短短几个呼吸间,他的伤口附近就长出了一寸多长的肉桩子。

        众目睽睽之下,这本来精疲力竭,已经没什么力气动弹的大汉一跃而起,他胡乱的大吼大叫着,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他的整条右臂居然重新生长了出来。

        类似的事情,在整个难民营内不断的发生。

        逃难来山风城的人,要么饥餐露宿受了风寒,都有疾病在身;还有人受了轻重不等的伤势,进城后也没有得到及时的医治;还有人是其他州郡逃跑的逃兵,他们的伤势更重,不少人都和这壮汉一样缺胳膊少腿的。

        但是此刻,他们的伤病都在急速的消失。

        还有那些风烛残年的老人,他们不仅仅是伤病消散了,就连他们本身因为年老体衰而生的各种慢性病和其他老伤,也都在极短的时间内消失得无影无踪。

        行走不便的老人,如今一个个生龙活虎的,挥拳踢腿都虎虎生威,端的好似恢复到了青春壮年。

        更惊人的是,山风城内的伤兵营中,躺着足足有近千万被魔功、魔法重伤的老卒。

        这些老卒的肢体残缺得厉害,更有人神魂受损,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但是他们在用过今天的早餐后,居然也都纷纷复原。

        有些领兵打仗的山风城将领,他们的肢体残缺得厉害,有些人仅仅剩下了头颅和小半截身躯,不经过漫长时间的调养,不大量服用大道宝丹修复肢体,他们是完全不可能恢复的了。

        但是,只是喝了早上的一碗吊命的药汤,吃了几块面饼之后,他们的伤势也急速的愈合。

        不仅如此,这些将士多为体修,他们当中修为强大的,有神明境的修为;修为最弱的,也能有命池境的水准。

        可是在一顿莫名的早餐后,他们的炼体境界突飞猛进,最弱的士卒其肉身强度,都足以和胎藏境高阶的体修相提并论。

        近千万原本只能躺在伤兵营内等死的重伤将士,在一刻钟内悉数复原,而且全都功力突飞猛进,整体战力比之前提升了数倍不止。

        四面八方的消息不断的传回城主府,扶风悠然、扶风雅思听得是目瞪口呆,平日里风度雍容、风姿翩翩的两位宗室大人,此刻汗流浃背,额头上更是不断有油汗渗出来。

        僵尸丹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效力。

        有人,有人在背后做了手脚。

        在他们不知不觉之中,僵尸丹的药效完全被人篡改了,改成了对人无害,反而有极大补益的神丹。

        可是谁有这样的本领?

        谁又能有这样的手段?

        僵尸丹一直在扶风雅思的掌握中……

        “皇,皇叔……雅思年少浅薄,对宗族秘闻所知不多,我扶风氏皇族中,可有这等逆天的前辈?”扶风雅思哆哆嗦嗦的掏出了几颗存留的僵尸丹,呆呆的问扶风悠然:“这丹,可是这丹……”

        扶风悠然用袖子不断的擦拭额头上的油汗。

        他干巴巴的对扶风雅思苦笑:“雅思,皇叔比你略大一些,但是你是扶风氏的主支,你有亲王的封爵,皇叔也不过是一个普通封王,领的镇国将军的实衔儿……本家有什么隐秘,有什么隐居的前辈,不应该是你比皇叔更清楚么?”

        指着扶风雅思手中的僵尸丹,扶风悠然干巴巴的笑道:“不如,找两个死刑犯试试?”

        说试试就试试,山风城的死牢中,也有那种为非作歹、罪不可赦的歹徒。

        十几个早就判了死罪的歹徒被带了上来,扶风雅思切了一颗僵尸丹,取了一些药粉给这些歹徒灌了下去。

        半盏茶的时间都不到,这些歹徒因为严刑拷打而出的伤势彻底愈合,而且他们的修为突飞猛进,肉身都隐隐泛出了一层润泽的金属光泽。

        “邀天之幸,我扶风神朝,或许……”扶风悠然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或许,有救了。”

        扶风雅思想得更多,他哭丧着脸看着自家的皇叔:“可是这事体,显然那位前辈,对我们昨夜商量的计策大有不满……否则怎会玩这么一出好戏?”

        “皇叔,这是我扶风神朝的机缘,可是,搞不好就是你我的……天大的祸事啊!”

        扶风雅思的脑子,还是蛮清醒的。

        扶风悠然的脸色骤然变得更加古怪:“除了山风城,我们北方几大重镇,是否也要做同样的事情?赶紧,赶紧让他们停手,赶紧传信,让他们停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