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二章 普济,密报(3)

第九百六十二章 普济,密报(3)

        山风城内,底层的将士和普通百姓还有难民营的难民们,一个个感恩戴德,以为是扶风神朝的高层拿出了珍稀的大道宝丹,给他们疗伤增功。

        山风城内士气高涨,不断有将士,尤其是从伤兵营中痊愈而出的将士向高层请战。

        普通百姓也是情绪激昂,有乡老耆宿向城主府上书,表示出了和山风城同生共死的决心。

        难民中间,大量的青壮纷纷走向募兵处,自愿加入军队。

        短短半日间,山风城内多了近千万伤愈复出,而且修为飙升猛进的精锐将士。逃入城内的数千万难民中,更有过千万青壮自愿加入了军伍。

        一时间,山风城内军力飙升,军民士气大振,人人都有死战之心。

        扶风悠然、扶风雅思瞠目结舌,作声不得,只能十万火急的将山风城内的情势,以及他们的猜测传向了扶风帝都,传向了北面同样被疯狂攻打的几座边疆重镇。

        白天里,阴乌双的军营安静得很。

        魔军士卒们吃肉、喝酒,呼呼大睡,除了几支斥候小队跑去南边窥觑山风城内的动静,这些魔崽子们倒也没惹出什么别的麻烦来。

        不断有阴乌双、阴无智、阴无勇飞书邀约的魔头,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

        阴氏在无上魔国,也是横行一方的顶级门阀,阴氏族中,有一位尊级的老祖坐镇,否则阴乌鹫也不可能成为无上魔国八方征讨使之一。

        阴乌双他们这些阴氏的精英弟子,在阴氏的地盘上,自然是横行无忌,无数托庇在阴氏门下的宗门、家族、散魔等,对他们都是供着、哄着,把他们当大爷一样奉承。

        在这些宗门、家族、散魔中,自然有阴乌双他们平日里极其亲近的,被他们视为羽翼、鹰犬的存在。

        得了他们的飞书传讯,这些宗门、家族、散魔不敢怠慢,一个个按照飞书中的交待,偷偷摸摸的倾巢出动,赶来山风城外和阴乌双三人统辖的大军汇合。

        阴乌双三个也是算计好了时间,他们邀约来的这些魔头,差不多都在一天之内赶到。

        上百个大小魔门,三百多实力不弱的家族,还有数百个大大小小的散魔势力,这些人拼凑在一起,加上他们豢养的私兵、仆役,被他们用魔功掌控的傀儡等等,总人数超过了两百万。

        更让巫铁都感到惊诧的是,这些大小势力加在一起,半步尊级的魔头,总数赫然超过一千人。

        一时间阴乌双的大营上空乌云遮天,滚滚魔气化为无数狰狞的魔神头颅、凶兽虚影在乌云中若隐若现,尖锐的魔神长啸声随风隐隐传到了山风城中。

        山风城内一日数惊,不断有斥候队冲出城外,和阴乌双麾下的斥候爆发剧烈的冲突。

        短短一个白天,双方的斥候就死伤两千多人。

        山风城内,扶风悠然、扶风雅思等人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里,而阴乌双的中军大帐中,黄昏时分,又是一场盛大的酒宴召开,所有奉命前来汇合的魔头势力的首脑,纷纷聚集大帐,和阴乌双三人开怀畅饮。

        阴乌双兄弟三个,就没把山风城当做如今的主要目标。

        他们的全部心思,都集中在了传送门对过的武国身上。

        他们的全部念头,都集中在了武国那位镇守边疆城池,没有什么能为,偏偏身家豪富的‘李二狗子’身上。

        就在阴乌双等人开怀畅饮的时候,阴无智、阴无勇麾下十几名心腹将领统辖的一支五十万人的先锋军团,已经秘密的潜入了传送门,直接传去了武国的南疆。

        酒过三巡,阴乌双重重的将手中酒盏拍在了面前长案上。

        “诸位掌门,诸位家主,诸位道友!”

        阴乌双站起身来,朝着大帐内的数百名各方势力的头脑拱了拱手:“本将军此番,有一番荣华富贵,与你们共享之。”

        轻咳了一声,阴乌双眯着眼冷声道:“只是,我等魔道中人,丑话说在前面……本将军给你们好处,你们就得马首是瞻、惟命是从……谁若是敢胡作非为,坏了本将军的好事,嘿嘿。”

        阴无智在一旁敲边鼓:“无双大哥的意思,就是我们兄弟两的意思。这次给诸位的好处,很大,很大,大得一口就足以让大家肥的流油。”

        阴无勇冷然道:“所以,大家首先要做的,就是管好自己的嘴。若是这里的消息有任何泄露……嘿嘿,好处自然是没有了,事后追究起来,可不要怪咱们兄弟几个心狠。”

        大帐内,原本热闹的气氛骤然僵硬。

        一众修为惊人的魔头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知肚明,这三位邀约诸位来此的阴氏大将,这是要准备挑明了此行的来意了。

        一名出身散魔,在无上魔国也是颇有一点威名,在扶风神朝更是凶名昭著,曾经屠戮一郡以祭炼魔宝,生得慈眉善目,一对儿碧绿色的眼眸宛如猫儿眼,人称‘碧睛佛’的老人微微一笑,轻声问道:“敢问三位将军,是什么天大的好处?轻轻一口,就能让我们肥的流油……”

        碧睛佛向身边坐着的几个同为散魔出身的老相好轻笑道:“难不成,我们要去洗劫扶风神朝的……国库么?”

        大帐内,大大小小的魔头们同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无上魔国和扶风神朝相爱相杀无数年,无上魔国以残酷的、严苛的律法治理魔国,魔国子民被整治得民不聊生,真个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魔国的经济等各方面,都是远不如扶风神朝的。

        同样的一个州,同样的疆域,同样的子民,无上魔国的出产,就只有扶风神朝的百分之三左右。

        所以,扶风神朝富庶,无上魔国凋敝,这是两国高层心知肚明的事情。

        如果能抢劫扶风神朝的国库……啧啧,大帐内的一众魔头激动得浑身直哆嗦,好些人端起酒盏,‘咕咚咕咚’的就连续灌了十几口。

        阴乌双掏出了一张龙皮制成,通体黑气缭绕,黑色的材质下隐隐镶嵌了无数血色纹路,散发出让人窒息的恐怖魔压的卷轴。

        轻轻抚摸着这个卷轴,阴乌双冷声道:“诸位呵,今日能够到这大帐中来的,都是我们三兄弟平日里交好的,信得过的老友。”

        “只是,我无上魔国嘛,什么礼仪道德、诚信人伦,都是狗屁。”

        “所以,还请诸位签了这份同心契,我们兄弟三个,才好和诸位分享这份天大的福缘。”

        “嗯,不仅仅是在大帐内的诸位,还有诸位带来的门人弟子、走狗鹰犬中,所有命池境以上的,全都要签署同心契。”

        “不签的,就去死吧!”阴乌双赤-裸-裸的,毫不掩饰的说出了极其凶残无情的话:“既然来了这里,证明大家对我们兄弟三个,还是信服的……但是既然来了,又不签署同心契,就证明你们并不是真的和我们兄弟三个一条心啊!”

        “既然如此,你们还活着干什么?”

        “是不是这个道理?”

        阴乌双笑得很灿烂。

        阴无智笑得很温和。

        阴无勇笑得很狰狞。

        三人‘呵呵呵’的笑着,就好像三个略有智障的白痴一样。

        大帐内,一众魔头们相互望了一眼,外面突然传来了阴乌双、阴无智、阴无勇麾下大军低沉的嘶吼声。

        数百万精锐魔军的气息连为一体,化为一座沉甸甸的大山笼罩了整个大营。

        碧睛佛第一个站了起来:“签,嘿嘿……三位将军看得起老朽,给老朽这么一个飞黄腾达的机会,不签老朽还是人么?嘿嘿,谁不签,就请三位将军慷慨,将他的血魂赐给老朽吧。”

        碧睛佛大踏步走到了阴乌双面前,咬破指尖,点出一点本命精血,在龙皮卷轴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回头看着大帐内的众多魔头,微笑道:“老朽的那件魔宝,还正缺数十道半步尊级的主魂镇压呢。”

        一众魔头相互望了望,纷纷起身,和碧睛佛一般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们生于无上魔国,心知肚明既然进了这大帐,就免不了签署这同心契。不签,真会被灭门的。

        签了这同心契,对大家其实都有好处。

        起码阴乌双他们,不能随心所欲的把他们这些魔头当做炮灰,让他们去白白送死了。

        签了这同心契,起码大家在行军打仗的时候,不用‘太过小心’被人背后捅一刀了。

        签了这同心契,在外执行各种任务的时候,起码不用学猫头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一众魔头络绎有序的签下了同心契,然后逐次的将自己带来的门人弟子、走狗鹰犬中,那些修为达到了命池境、胎藏境、神明境的,逐个叫到了大帐中,同样签下了同心契。

        巫铁不由得连连点头。

        这叫怎么回事呢?看这些魔头们签署同心契的爽快模样……越是无法无天、混乱漆黑的地方,越是看重这种‘契约’。

        ‘契约’精神很可贵?

        呵呵,如果人人都一诺千金,人人都道德修养足够高尚到不会违逆任何诺言的话,还需要这种‘契约’?

        一条体积硕大,与其说是飞舟,不如说是一座小型城池,造型也四四方方,外侧甲板上装饰以无数巨型骷髅头的庞然大物,慢吞吞的撞碎了风云,从北面靠近了阴乌双的军营。

        这条长宽都在十里上下的庞然大物在营寨上方停下,不容阴乌双等人出去迎接,一股邪诡多变的魔息急速破开了大营中的一重重大阵、禁制,顷刻间就直接闯入了中军大帐。

        阴乌双的脸色骤然变得极其难看,他厉声喝道:“是谁,胆敢擅闯军营?”

        一抹血光在大帐内闪了闪,一名身高一丈三四尺,身披猩红道袍,背后背着一个硕大的血色葫芦,双眼、眉毛、长发都殷红如血,嘴唇更是好似刚刚涂了一层血浆的青年男子悄然出现在大帐正中。

        “唷,正热闹着呢?”这青年男子的嗓音低沉、沙哑,充满了一种绵绵不绝、引人堕落的奇异魔韵。他看了看大帐中众多魔头,‘咯咯’笑道:“三位将军,怎么有兴致凑到一块儿了?”

        阴乌双、阴无智、阴无勇呆了呆,同时冷哼了一声,目光不善的看着这青年。

        “血鸦道人,你不在大哥身边伺候,来这里做什么?”阴乌双冷笑道:“你懂行军打仗?”

        血鸦道人微微一笑,抖手将一块令牌丢给了阴乌双:“贫道不会行军打仗,只会杀人放火……嚇,不说这些废话,你们看不惯贫道,贫道也看不惯你们这些阴氏的公子哥,大家相看两相厌,还是少碰面的好……”

        ‘桀桀’怪笑一声,血鸦道人悠然道:“不然哪天,贫道忍不住,把你们打死打残几个……征讨使那边,我也交代不过去,是不是这个道理?”

        阴乌双兄弟三个齐齐色变,大帐内,数百修为惊人的魔头同时轻哼一声,一股股强大的魔压径直朝着血鸦道人碾压了过去。

        血鸦道人微微一笑,朝着四周魔头扫了一眼:“贫道乃征讨使身边首席供奉,贫道师祖,是血海宫血海老祖……你们……都想死么?”

        数百道强大的魔压瞬间消失,大帐内的众多魔头纷纷露出了谄媚的笑容,朝着血鸦道人点头致意。

        看这些魔头的模样,他们也就是没长尾巴,若是他们长了尾巴,他们已经忍不住跑去血鸦道人身边摇头摆尾的献媚讨好了。

        血鸦道人是阴乌鹫身边的首席供奉,这一点,在场的好些魔头都是知道的。

        但是阴乌鹫的首席供奉又如何?

        有阴乌双他们当后台,阴乌鹫的首席供奉,他们也敢坑杀。

        可是血海老祖的门人弟子……呵呵,无上魔国三十六位尊级老怪物之一的血海老祖,而且在三十六位魔尊中实力都能排入前列的血海老祖的门人……给这些魔头换上十颗狗胆,他们也不敢龇牙啊。

        无上魔国的魔头们,就是这样的欺软怕硬……这一点儿都不奇怪。

        “征讨使说了,他对现在的战局很不满意。”血鸦道人冷声道:“其他几位征讨使,有几位已经尽了全功,他们负责攻略的扶风神朝的疆域,已经被他们彻底打了下来。”

        “还有几位征讨使,他们负责攻打扶风神朝北域的几个特大宗门,大林寺、黄花观等几个扎手的宗门,已经被彻底剿灭。”

        “唯有咱们大人负责的这几路兵马,进展有点缓慢。”

        血鸦道人悠然道:“征讨使大人说了,等他统辖的主力军团,彻底剿灭了‘紫烟谷’后,如果几位先锋大人这里,还不能攻入扶风神朝天风大平原,那么……大人就亲自来干。”

        血鸦道人冷然道:“到时候,几位将军……就可以回家吃闲饭去了。”

        血鸦道人‘咯咯’笑了一声,然后冲天而起,化为一座血光,将中军大帐冲出了老大一个缺口,闪烁间就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