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七章 魔皇(2)

第九百六十七章 魔皇(2)

        大中午的,巫铁坐在一个小酒楼里,惬意的看着街上往来的人流。

        无上魔国的攻势突然变得消停了许多,除了一些小规模的斥候队伍还在窥视,不断和山风城的斥候发生冲突,再也不见大规模魔军的行踪。

        山风城内的气氛,也就变得轻松了许多。

        城主府更是下令,打开了南边的城门,一些有门路的城民,居然拿到了通行证,拖家携口的向南方撤退了。

        城内的口粮供给,也突然变得很大方。

        原本那些难民营的难民们,他们每天只有几个窝窝头填肚皮。可是不知道城主扶风悠然是不是发了一笔意外横财,这两个月,难民们每天居然都能得到一大碗红烧肉!

        扶风悠然的民望骤然提升,比之前好了百倍不止。

        而难民们也都将养得身体健康,一个个满面红光。

        伤兵营内,近千万修为强大、有着丰富战争经验的伤兵痊愈,极大的补充了山风城的战力。

        战力强大了,城民的心气也就变得充足了许多。

        市井上也就热闹了起来。

        除了每天深夜的那些出夜摊的小贩们,白天里,市面上的各处酒楼饭庄也都开门营业了。到了夜里,那些曾经空荡荡的青楼,也开始出现了丝竹声。

        只要有利益,人总是敢于冒险的。

        这些青楼的老板,在战争爆发之初,就带人逃离了山风城。

        如今局势刚刚缓和没多久,他们又屁颠屁颠的带着大群花枝招展的姑娘回到了山风城。

        不管这买卖是否正经,反正山风城逐渐变得热闹了起来。

        巫铁这个城门官,也是做得有滋有味的,因为办事努力、勤勉、认真,而且从不欺负那些倒霉哈哈的难民,巫铁在山风城的小吏层面,也有了几分名气。

        正逢休沐之日,巫铁又得了一小笔赏银,他很欢乐的在这小小的太白楼摆了一桌酒席,请了方俊才、汤步云、李飞扬和老铁、老杨几个小吏,大家凑了一桌,美滋滋的吃喝着。

        “这日子,舒坦……”小方喝了一碗酒,惬意的靠在了身后的窗框上,看看窗外大街上的行人,再看看酒楼大堂里的食客,悠然笑道:“哎,若是这魔军,就这么一去不回,多好啊?”

        挠了挠额头上的几颗青春痘,小方很深沉的说道:“我也到娶亲的年纪了……啧,看看我这一脑门的火气!”

        汤步云、李飞扬几个就笑了起来,话里话外的,就直奔下三路去了。

        大家都不是什么太体面的人,只是山风城这数以千计的底层小吏中微不足道的一员。他们做的,都是最卑微最基础的活儿,和他们打交道的,也都是市井红尘中的普通人。

        一群大老爷们凑在一起,总不至于聊什么天下大事。

        就聊点风花雪月,带着点颜色的话题,这是中年大老爷们们最喜欢的调调了。

        巫铁笑呵呵的和小方几个瞎忽悠着。

        八大征讨使在武国南疆一路攻城拔寨,势如破竹,他们也嚣张了好几个月了,刚刚传来的消息,老铁已经顺利的关上了大门。

        呵呵,等到八大征讨使全军覆没,巫铁再把这消息传遍整个无上魔国。

        啧啧,巫铁盘算着,三十六个魔尊,个个都是积年的老怪物,如果他们联手攻打,搞不好武国会有损伤。所以,最好是让他们三五成群的攻入武国,分割而歼灭之,这是最理想的事情了。

        脑子里想着这些足以吓死小方他们的算计,巫铁口花花的,和他们交流着关于女子的心得。

        “话说,这女人若是太多,你们就不怕后院起火么?”巫铁很认真的对一脸憧憬的小方说道:“所以,有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生几个听话、有出息的娃儿,就可以。”

        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巫铁轻叹道:“人啊,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小方舔了舔嘴唇,絮絮叨叨的鼓囊道:“可是,过得太简单了,还有什么意思呢?哎,咱不说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什么的,一妻两妾,这是最基本的吧?”

        汤步云在一旁怪笑:“一妻两妾,外面再养三五房外室,啧,这小日子,美滋滋啊!”

        李飞扬就叹了一口气:“小方,别听老汤的,一妻一妾,已经掏空老子的腰包了……啧,咱们又不是那那群心黑手狠的,没有点外水,养什么外室啊?”

        话题到了李飞扬这里,汤步云的脸色就微微一变:“话说,老金他们几个,这几个月,可都是不见了……不仅是老金,还有平日里和我们不对付的那些位,啧……”

        巫铁笑而不语。

        小方几个压低了声音,低声的咕哝起来。

        三个月前,山风城内,有一批低阶的小吏一夜之间,突然就消失了不见了。

        战争时期,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却是不敢追究的。

        今天大家都喝了点酒,小方几个又正好聊到了这话茬上,几个人就低声的猜测起这些突然消失的小吏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他们肯定不会知道,这些小吏是因为半夜跑去散布僵尸丹,被扶风悠然和扶风雅思秘密灭口了。

        他们在猜测,是否有魔军的奸细进城了,又或者,这些家伙勾结魔军,被山风城官方给秘密处置了?这种事情,并不少见,魔军势强,山风城内勾结魔军的人不少,一旦被发现,下场总是很凄惨。

        “要说勾结魔崽子,老金他们还真做得出来。”小方往地上吐了一块骨头,狠狠的说道:“看他们平日里的那德性,他们比起魔崽子,又有什么区别?”

        巫铁笑而不语,夹了一块猪头肉惬意的咀嚼着。

        他的右手边,窗外就是大街,行人往来如织。他的左手边,就是酒楼的大堂,数十张酒桌围满了食客。

        这种平凡、平淡、但是隽永的生活气息,让巫铁感到很轻松,很愉快,有一种真正的,自己活着的快乐感觉。

        在地下世界挣扎求存的时候,没有这种感觉。

        在地面世界勾心斗角的时候,没有这种感觉。

        如今执掌武国,身为武国至高无上的君王,无论是在大殿上俯瞰文武臣子,又或者在深宫中闭关修炼,都没有这种感觉。

        这种烟火气,这种红尘味。

        这种汹涌澎湃、绵绵不绝的‘活着的’气息,让巫铁感动。

        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战栗,一种莫名的波动沟通了巫铁囤积的,那庞大的,堪称无量的功德,丝丝缕缕的功德之力浸润全身。

        身躯中,那一团先天灵光活泼、灵动,同样在功德之力的浸润下,变得越发的强大、灵动、致密、活泼。

        巫铁隐隐感觉到,如果这种状态能持续个一年半载,他就能借助功德之力,再凝聚十枚以上的道印,同时自己如今已经凝聚的道印,起码也能将其推演到尊级的三重天乃至五重天去。

        巫铁笑看着小方几个人。

        他们不是什么大人物,他们的修为也很低微,但是,他们可以算是巫铁的‘朋友’!

        一丝奇异的气息从大街的另外一端狂暴狂野的袭来,在巫铁的感应中,这一条大街上的市井生活,就好像一副明快的画卷,栩栩如生,生气勃勃。

        而这一缕奇异的气息,就好像一坛子粘稠的浓墨,‘啪’的一下将画卷摔了个满面漆黑。

        彻底的粉碎一切,破坏一切,掌控一切,然后吞噬一切。

        这一缕气息,就是如此的霸道、猖狂、邪异、扭曲,这是‘魔’,而且是可怕的尊级大魔!

        巫铁端着小酒杯,顺着大街向北面望了过去。

        身高一丈开外,身穿紫色锦缎长袍,上面用黑色丝线绣了九条张牙舞爪的魔龙,步伐铿锵有力,每一步都好像一柄大刀狠狠的在大地上劈了一刀的魔至尊,正背着手一步一步的顺着大街走来。

        魔至尊走在大街的中线位置,他身边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个直径十几丈的空白地带。

        无论是行人车马,还是街上流窜的猫猫狗狗,全都下意识的避开了魔至尊。

        就连那些巡弋的捕快、士卒,他们的目光,也都下意识的从魔至尊的身上划过,所有人都好像没能看到他一般。

        不是没能看到他。

        而是魔至尊身上那股可怕的气息,强迫所有人‘不能看到他’!

        魔至尊身上的气息,在直白的散发出一个恐怖的意念——没资格的人,不能见,不能闻!

        大街上,这么多行人中,就只有巫铁一眼看到了魔至尊。

        然后魔至尊即刻感受到了巫铁的目光,隔着十几里地,他顺着巫铁的目光追溯了过来,他的眸子里,金色的魔光一闪,狠狠的瞪了巫铁一眼。

        巫铁微微一笑。

        他指尖的酒杯无声无息的化为一缕青烟飘散。

        虚空中,漫天横扫而来的金色魔光碰触到巫铁的身体,然后就无声无息的彻底消失。

        下一瞬间,在山风城北面的魔军大营上空,一个无形的虚空裂痕凭空出现,漫天金色魔光清晰而下,将占地近千里的魔军大营瞬间湮灭。

        阴乌双等人留在营寨中的数万魔军,就连同整个营寨一并化为齑粉。

        巫铁笑着向魔至尊点了点头。

        魔至尊的脸微微抽了抽,下一瞬间,他直接来到了巫铁的酒桌旁,沉声道:“好雅兴啊,只是,这酒菜太差了一些,这陪你喝酒的人……啧啧,龙,岂能与草蛇厮混在一起?”

        小方等人正惊骇于巫铁手中酒杯的突然消失,魔至尊突兀的出现在他们酒桌旁,一波波足以瞬间将他们湮灭的恐怖魔息翻滚碾压下来,他们只觉眼前一黑,从肉身到神魂顿时到了湮灭的边缘。

        巫铁右手轻轻一挥,重重叠叠的虚空屏障裹住了整个酒楼,裹住了酒楼中的所有食客,更是护住了近在咫尺的小方等人。

        “龙?草蛇?呵呵,哪里有这么夸张?曾几何时,我连草蛇还不如呢。”巫铁笑得很灿烂。他是说真话,当年他在巫家石堡,还是一个孩童的时候,天生体弱的他,哪里能和小方这些命池境的小吏相比?

        魔至尊周身放出一圈圈黑色、金色交杂的魔光,犹如海啸一般重重叠叠的向四周轰去。

        但是巫铁的虚空屏障重重叠叠、无穷无尽,魔焰刚刚碰触巫铁组织的虚空屏障,就立刻被挪移得无影无踪。

        山风城北面,那一片魔军营地所在的地盘已经被一波波魔光轰得稀烂,原地出现了一个方圆千里、深达百里的大坑,而且这大坑还在不断的加深。

        魔至尊气息骤然一敛,他沉声道:“好手段。”

        巫铁笑看着魔至尊:“敢问尊姓大名?”

        小方等人战战兢兢的看着魔至尊,这紫色长袍的样式,还有长袍上那九条黑龙的纹饰,作为扶风神朝的底层小吏,他们对于扶风神朝的死敌无上魔国,自然有着足够的了解。

        紫袍、黑龙纹饰,这是无上魔国皇族高层的专利。

        九条黑龙,代表了无上魔国的镇国魔宝九龙沦丧碑,唯有无上魔国的魔皇,才能在袍服上使用九条黑龙纹。

        荒唐,简直荒唐。

        无上魔国的魔皇,怎可能孤身一人跑来山风城?

        但是,一点也不荒唐啊!

        放在以前,自然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但是现在,扶风神朝的天地清风旗都被无上魔国夺走,扶风神朝完全没有对付这些魔尊的手段,人家就算堂而皇之的来了,扶风神朝又能把他们怎样?

        “我,魔至尊,无上魔国当今魔皇就是。”魔至尊傲然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小方几个人眼前一黑。

        真是魔至尊!

        居然真是他!

        传说中杀人无数,每天都要吃人心、喝人血、用人皮做衣甲的魔皇魔至尊,居然真的、活生生的站在了自己面前。

        那么,能够让魔至尊亲自找上门来的,又能是什么人?

        小方几个人面色呆滞的看着巫铁,他们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什么。

        巫铁叹了一口气,伸手在小方他们眉心轻轻一点,分别按照他们各自的属性和之前修炼的功法,将几部足以让他们修炼到神明境巅峰的绝品功法传了过去。

        “你们,很好。”巫铁笑看着小方他们:“乱世啊,人命如草芥,但是只要心中还有一份善良,就勇敢的、继续的活下去。”

        “挺直了腰杆活下去。这世道,总归会越变越好,不会变得更差的。”巫铁站起身来,朝着小方他们笑道:“你们看,我在努力的帮你们把这个世道变得更好一些,你们自己也要努力才是。”

        魔至尊在一旁冷笑:“你以为,你是谁?你说这世道能变好,就能变好?你以为你是……”

        巫铁的笑容骤然一敛,然后一拳轰在了魔至尊的脸上。

        一声巨响,魔至尊满口大牙同时炸开,半边脸被巫铁一拳打得整个凹陷了下去。

        “呱噪,以为你是魔皇,老子就不敢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