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七十章 人道分身

第九百七十章 人道分身

        白色的佛光护住了魔至尊一众。

        七窍流血的魔至尊深深的呼吸着,他的体表有一缕缕黑气升腾而起。

        一枚黑色的,表面有十八重地狱图纹的道印在黑气中凝聚,魔至尊体内大量精血不断流出,缓缓缠绕在了道印上。

        过了一盏茶时间,被巫铁功德金光打得灰飞烟灭的地狱道分身,重新凝聚了出来。

        只是很明显,新凝聚的地狱道分身,比之前的那具弱了数倍,只是刚刚、勉强突破到了尊级。而且他的身形也是模糊飘忽,就好像一具人形的黑影。

        巫铁没有打扰地狱道分身的重新凝聚。

        等到这尊分身重聚后,巫铁这才看向了坐在白色宝幢上的青年:“刚刚我的问题,阁下听清了么?”

        那白衣青年缓缓吐出了一口气,他低头看着巫铁,缓缓说道:“听清了。但是,我存在的意义不是为了无上魔国的那些魔头,我存在的意义,是为了渡化他们。”

        白衣青年朝着白色佛光笼罩中的魔至尊和几座分身指了指。

        巫铁愕然。

        魔至尊则是大声狂笑起来:“哈哈哈,每次听到你这话,实在是让人失笑……你不过是我的人道化身,你却说什么,你要渡化我这本尊?”

        摇着头,魔至尊朝着巫铁沉声道:“没错,我承认,这人道分身,之所以选择修佛,就是为了算计无上魔国的那些老魔头。”

        傲然昂起头来,魔至尊冷声道:“一人独尊,可比三十六人分享权位来得痛快……所以,我的人道化身,选择了修佛,本意就是为了,瞅准时机,给那些老家伙狠狠来上一下。”

        “无上魔国,是我一人的无上魔国。那些老家伙,他们老了,他们该死,他们凭什么分享我的东西?”

        摊开双手,魔至尊微笑看着巫铁:“放下刚才的事情吧,刚才对你的袭杀,只是一次考验。很不错,你通过了我的考验,你……有资格和我合作。”

        目光中闪烁着碎金色的魔焰,魔至尊嘶声道:“来吧,和我结盟,干掉扶风神朝,干掉无上魔国的那些老家伙,这块大陆,我分给你一半……”

        “然后,你和我,再决出胜负生死,赢者全赢,输者全输。”

        “是不是很刺激?是不是很过瘾?”

        “你,有资格和我结盟,有资格和我合作,有资格和我争夺这一方大陆!”

        “想想看,你很有可能赢!你若是赢了,这广袤疆域,无数子民,任凭你生杀予夺,一声令下,则无数人头落地,这是何等快活、何等荣耀之事?”

        魔至尊身边的天道、阿修罗道、饿鬼道、地狱道、畜生道的五大分身,同时‘桀桀’怪笑。

        盘坐在白色宝幢上的那白衣青年看了看巫铁,又看看浑身魔气翻滚的魔至尊等人,幽幽叹了一口气,然后护着他们的白色佛光骤然消失。

        巫铁身后奔涌的无量金光立刻笼罩在了魔至尊等人身上。

        一声声惨嚎不断响起,措手不及的魔至尊和他五大分身通体燃起了金色烈焰,疯狂的焚烧他们的魔躯,将他们烧得皮开肉绽,尤其是刚刚重新凝聚的地狱道分身,更是顷刻间被焚烧了九成九以上,只剩下一缕淡淡的黑烟飘浮在半空。

        “混蛋!”魔至尊嘶声怒吼,他头顶一面黑漆漆、暗沉沉、表面有无数魔神狰狞面孔若隐若现、不断发出千奇百怪诡异狰狞嘶吼声的大旗凭空浮现。

        这大旗一出,顿时天地间魔气奔涌、日月无光,整个山风城微微颤抖了一下,城内所有人,从最弱小的孩童到最强大的扶风悠然、扶风雅思等半步尊级高手,齐齐昏厥倒地。

        悬浮在山风城城主府上空的那面千丈长短的碧玉芭蕉扇,更是发出尖锐的悲鸣声,一道道青色流光化为细小的羊角旋风飞旋缠绕,一蓬碧绿色的灵光勉强笼罩住了城主府,护住了城主府内昏厥的众多人等。

        漫天黑气化为无数狰狞的魔神,龇牙咧嘴的朝着城主府上空的碧绿色灵光一通乱扑乱打,直打得碧玉芭蕉扇本体‘铿铿’鸣叫,不断炸出无数条碧绿色火星。

        魔至尊和五大分身被黑色魔旗笼罩,滚滚魔气不断涌入他们身躯,被打得几乎消泯的地狱道分身迅速回复了元气,而且气息比之前更加的强大、更加阴邪。

        “你干什么?”魔至尊抬起头来,朝着盘坐在白色宝幢上的人道分身嘶声怒吼。

        人道分身没吭声,只是目光清澈的俯瞰着魔至尊,他手中多了一串白玉雕成的莲花状的佛珠,手指轻轻捻动佛珠,发出‘叮叮’脆响。

        极其轻微的‘叮叮’声响,却有一种晨钟暮鼓的博大浩瀚,气焰滔天的黑色魔旗表面浮现出了一层极淡的白光,原本肆虐虚空的黑色魔气顿时气焰大消,山风城内那碧玉芭蕉扇的碧绿灵光骤然炽烈,升腾而起的碧绿色光芒勉强护住了小半个山风城。

        巫铁右手向下一挥,黑剑化为无数条剑芒穿梭虚空,在山风城上空化为一道极大的剑幕,将整个山风城遮挡了下来。滚滚魔气不断侵蚀,却都被黑色剑芒轻松湮灭。

        “这邪了门了,你……你……你简直……”魔至尊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家的人道分身:“早知道,当年就应该让你也主修魔功!简直,简直……”

        巫铁笑吟吟的看着魔至尊和他的人道分身。

        实在是有趣,巫铁记忆中有无数稀奇古怪的分身、化身之类的神通秘术,他自己修炼的一气化三清,就是其中最强大、最神奇的大道神通。

        但是无论是魔道、佛门、道家、妖法,乃至其他各种稀奇古怪的流派的分身法门中,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现——自己斩出的、凝化的分身,居然和自己对着干?

        而且,魔至尊这个本尊,似乎还拿自己的这具人道分身,没有半点儿办法?

        啧啧,稀奇,真稀奇。

        巫铁的眸子里金光大盛,他眉心裂开,混沌色的法眼中七彩灵光闪烁,狠狠的朝着魔至尊的人道分身望了一眼。

        嗯,纯正无邪的佛门气息,不仅仅毫无血孽、阴邪之气,也极少因果,更加神奇的是,这尊人道分身的脑后,居然也有一轮三尺功德金光盘旋。

        虽然和巫铁这宛如大金饼子的功德金轮完全无法相比,但是三尺功德金光,也证明在这人道分身手下,起码救护了数以千万的黎民百姓,有数以千万的生灵因为他逃开了各种生死劫难。

        这就很不容易了。

        起码在原本燧朝的护国三神宗中,包括红莲寺的那些大和尚们,你就找不到一个积攒的功德能赶得上眼前这人道分身的人来。

        这就真的很不容易了。

        更加奇妙的是,魔至尊的本体,对他真的没有一点约束力!

        “不是你让我修炼什么,而是我自己决定我要修炼什么。”人道分身看着魔至尊,轻声叹道:“你,还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这巫铁,和你绝对不是同路人。”

        魔至尊死死的盯了人道分身一眼,悻悻然的看了一眼巫铁,再低头看看笼罩在整个山风城上空,那让他都感到一阵阵寒意直透心头的黑色剑幕,最后回头看了看元气大伤的五大分身,不由得咬着牙,狠狠的跺了跺脚。

        “嘿嘿,嘿嘿,好,好,好……不是同路人,就当我这次白来了一趟。”魔至尊指着巫铁厉声喝道:“既然不是我的同路人,那就是我的敌人……等着我无上魔国的滔天怒火罢!”

        魔至尊古怪的抿嘴一笑:“巫铁,既然你不识抬举,那我无上魔国,就要全力毁了你……嘻,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无上魔国的那些老魔头联手来杀你的时候,你再不情愿,也得帮我对付他们!”

        “嘻,管你愿意不愿意,你终究要帮我对付他们!”魔至尊用力鼓掌、放声狂笑:“哈哈,你的实力,我大致估算出来了,我不会让他们联手,我会逐个让那些老家伙来对付你,嘻……多有趣的事情啊!”

        大袖一甩,魔至尊哼着小调转身就走:“此行不虚,不亏……哈哈哈,先天八宝如意扇,给我过来!”

        魔至尊带着五大分身转身就走,刚刚走了几步,他猛地低头,一把朝着山风城上空的那碧玉芭蕉扇抓了过去。

        魔至尊头顶的黑色魔旗一阵剧烈的震荡,随着他的一把抓下,黑色魔旗中一尊三头六臂、高有万丈的巨型魔影冉冉浮现,一条黑漆漆的巨型手臂和魔至尊的动作一般无二的,一掌抓向了地面。

        巫铁黑剑布下的剑幕骤然震荡,漫天黑色剑芒腾空而起,凝成一条黑色剑龙呼啸着斩向了魔至尊的手臂。

        巫铁冷哼一声,他浑身燃烧着璀璨的、犹如黄金熔液一般的功德金光,挥手一拳朝着魔至尊的后背打了过去。

        人道分身轻叹了一声,他手中的莲花状佛珠突然散开,一百零八颗拇指大小的白玉莲花佛珠同时膨胀到水缸大小,然后带着漫天梵唱声,犹如雨点一样落下,重重劈向了魔至尊和他的五大分身。

        巫铁一边出拳,一边瞪大眼叹为观止的看着人道分身。

        厉害,真厉害。

        稀奇,真稀奇。

        自家分身和本尊闹翻脸已经足够古怪了,自家分身悍然朝着本尊出手……啧啧,乖乖隆个洞,巫铁这辈子算是真的长见识了。

        黑色剑龙凌厉无匹,漫天杀意凝成了实质,让魔至尊都不由得胆战心惊。

        巨大魔影探出的手臂重重的轰在了黑色剑龙上,一声巨响,龙吟一般的剑鸣声响彻云霄,魔旗中的三头六臂巨大魔神发出震耳欲聋的痛呼声,他的一条黑色手臂被黑剑所化的剑龙彻底绞碎,直接湮灭。

        不等魔至尊回过神来,巫铁的重拳已经撕裂了他的护体魔气,重重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每一拳都响彻云霄,每一拳都在魔至尊身上撕开了一个深深的窟窿,巫铁的重拳犹如太古雷神震怒,挥动星辰一般大小的雷锤全力轰击,闪烁着金光的拳头在魔至尊身上不断炸开一团团刺目的金光。

        魔至尊连续挨了十几拳,他嘶声怒吼,腰间一道血色剑芒横扫而出,狠辣无比的划向了巫铁的脖颈要害。

        但是剑光刚刚出现,巫铁刚刚闻到剑芒上那浓郁的刺鼻的血腥味,一百零八团白色佛光凌空洒落,沉甸甸的落在了魔至尊和他的五大分身上。

        每一击都沉重无比,好似亿万座大山当头砸下,其中更蕴藏了专门克制各种魔功邪术的佛门绝顶神通。

        魔至尊和五大分身被打得浑身骨裂声不断,一个个嘶声叫骂着,身体骤然消失,然后狼狈无比的在钱多里外凭空出现。

        “你……混蛋!”魔至尊气急败坏的跳着脚,指着自家的人道分身破口大骂:“你我本为一体,你想要自尽么?”

        人道分身深沉的看了魔至尊一眼,挥了挥手,收回了一百零八颗佛珠。

        “去吧,去吧,回你该去的地方。”人道分身淡然道:“我暂且留在这里,我和巫铁,还有一些话要说。”

        魔至尊的脸色扭曲得厉害。

        他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的人道分身,目光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狂怒和滔天的杀意。

        巫铁也是一脸古怪,一会看看魔至尊,一会儿看看他的人道分身。

        这事情……怎么说呢。

        这种事情,巫铁也是第一次碰到啊。

        魔至尊的人道分身,让他的本尊从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而他的人道分身,居然要和巫铁商量事情。

        这就好像,你行走在路上,对面走过来一头撒着欢的二哈,在它疯疯癫癫的跑过你身边的时候,他犹如风车一样摇晃的尾巴,突然一本正经的对你说:“你好,吃了么?”

        巫铁眨巴着眼睛,然后很认真的眨巴着眼睛,很认真的对人道分身提议:“不如,这位道友,我们……把你的本尊超度了吧?就在这里,就在今日,你我联手……做了他?你看看,他实在不是一个好人,留着他,未来怕是……”

        人道分身一脸古怪的看着巫铁:“呵呵,巫铁道友说笑了,我怎可能帮你对付我的本尊呢?”

        巫铁顿时有一种被疯狗狂咬了一通的感觉。

        ‘呵呵’,你不对付自己的本尊,那你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