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七十一章 凶险

第九百七十一章 凶险

        魔至尊带着五个分身走了。

        巫铁想追。

        人道分身挡在了他的面前,脸上的笑容极其慈和,让巫铁很想朝着他的脸轰上一拳。

        “来!”等到魔至尊跑得远了,以巫铁的目力都无法看到他身上那滚滚的魔气了,人道分身这才朝巫铁招了招手:“换个地方说话?”

        巫铁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

        人道分身就骤然化为一道白光,‘唰’的一下冲天而起,顷刻间就冲上了万里高空。

        巫铁冷哼一声,伸手召回了黑剑,身体一晃,一步迈出,他无声无息的原地消失,再出现的时候,他同样到了万里高空之上。

        人道分身的遁光速度快到了极点,分明是佛门秘传的‘心禅遁光’,只要心念足够强大,念头一动,念之所及,身即到达。

        如此遁光,快到了极点,而且声光效果也是华美到了极点。

        他顷刻间遁出万里之遥,身体拉出一道长长的白色光尾,从山风城的城头直冲万里高空,犹如一根白色的烟火在晴空中绽放,随后化为丝丝缕缕温煦的白光扶摇飘散。

        巫铁没有弄这么多花招,他只是催动空间道印,虚空于他就是一张薄薄的纸片。

        无论人道分身冲起来多高,巫铁只是一念之间,他的身体就直接破开虚空,凭空出现在人道分身头顶十几里的高度。

        人道分身带着一丝极细的破空声,万里,十万里,百万里……短短几个呼吸间,他冲上了离地千万里的极高天穹处。

        巫铁则是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身形闪烁间,轻轻松松的跟上了他,同样冲上了千万里的苍穹之上。

        在个高度,天空变成了青蓝色,四周一丝儿云彩都没有,只有极其威猛、凛冽、干干净净的九天罡风呼啸着吹过。虚空中有无穷无尽的雷鸣声不断响起,这是九天罡风相互撞击发出的巨响。

        人道分身停了下来,他脚踏一缕白云,笑看着巫铁点头:“可还能上?可还敢上?”

        巫铁不语,点头。

        人道分身仰天长笑,然后他周身白色佛光奔涌,化为一颗逆天而行的流星,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他再次拉起长长的白色光焰,笔直的冲向了更高的苍穹深处。

        这一次,人道分身肆无忌惮的展示着他磅礴、恢弘的力量,他没有动用‘心禅遁法’,而是用最刚猛的力量,最霸道的力量,强行催动最普通的遁法,硬生生将这最普通的遁法化腐朽为神奇,变得快如闪电,瞬息万里。

        巫铁也仰天一声长啸,他也不再破空挪移,他身体一晃,身体直接化为黑白二色缠绕的双螺旋先天灵光,拉起数万里长短的一道灵光直冲高空。

        向上,向上,不断的向上。

        冲破一重重罡风,冲破一层层浮云,冲破一层层雷霆,冲破一层层元磁、玄冰、极光乃至更高处的沸天流火。

        离地一千万里,两千万里,三千万里……一亿里……

        最终,巫铁和人道分身到了极高极高的天穹处,从这里向下俯瞰,以巫铁的眼里也看不清大地上的细节,只能看到一片茫茫大陆在脚下向四面八方铺开,苍茫久远,无边无际。

        在巫铁和人道分身的头顶,只有数十里高的地方,一枚枚通体黄金色的太阳金轮悬浮在这里,太阳金轮缓缓旋转着,疯狂的吞噬着高空投射下来的金灿灿阳光。

        这些太阳金轮下面,就好像结葡萄一样,一串串的太阳金梭悬挂在一根根极细的金色神光上,每一枚太阳金梭形如橄榄,内部有金色流火翻滚,扩散出强大波动。

        几条体长十几丈的小型飞舟悬浮在这些太阳金轮附近,数十名魁伟大汉身披金色神甲,背上甲胄延伸出金属羽翼,正缓缓拍打着,托起他们的身躯在太阳金轮周边巡视。

        猛不丁的见到巫铁和人道分身冲到了如此高的高度,这些身穿金色神甲,甲胄全封闭,面部都罩着金色水晶面罩的大汉一个个浑身僵硬的悬浮在那里,喉咙里不断发出‘咯咯咯’的怪异声响。

        “他们是什么人?”巫铁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这些大汉。

        “神奴而已……这满天的太阳金轮,平日里都是他们负责维修。”人道分身淡然道:“也不知道你是否知道,这太阳金轮,可是收割性命的一大利器。”

        笑了笑,人道分身悠然道:“姆大陆上空,太阳金轮数以万亿计,这些神奴平日里巡弋一圈,耗时漫长。能够在这山风城的正上方遇到他们,倒也幸运。”

        “原来如此。”巫铁看了看那些神奴,手中黑剑一抖:“滚吧,这里的事情,和你们无关。滚!”

        神魂之力犹如流水,轻松的侵入了这些维修太阳金轮的神奴甲胄,巫铁发现,这些所谓的神奴,都是纯粹的人族,并非冰灵神族、蛮神一族的那些所谓的‘神灵’。

        所以,他没有冲这些神奴下手,只是冲着他们呵斥了一声。

        数十名神奴一哄而散,他们飞快的窜回了那几条小型飞舟。

        ‘啪啪啪’几声脆响传来,小型飞舟内伸出了十几根细细的金色杠杆,上面张开了一面面半透明的金色三角帆。虚空中太阳光照在这些三角帆上,船帆亮起夺目的光芒,小小的飞舟就好似受惊的飞鱼,‘唰’的一下带起一道道茫茫金光,迅速窜出了老远。

        这飞舟的速度,可比普通七八重天的神明境飞得快多了,几个呼吸后,虚空中就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你,有何话说。”巫铁不搭理这些逃窜的神奴,而是肃然看着人道分身。

        这厮,跑到这么高的地方。

        说实话,想想自己下方,是亿万里的虚空,自己站在如此高的高处,巫铁头皮和心口都有点发麻。

        这种事情,他从没做过。

        这么高的地方……巫铁突然发现,自己在这么高的地方,居然感到了一丝丝畏惧,更感到了一丝丝异样的刺激。

        他抬头向太阳金轮之上的苍穹望了过去。

        那是一片迷离的黑色,无边无际的纯黑色,虽然有璀璨的金色阳光从高空洒落,但是在这个高度,眺望更高的虚空,所见的居然是一片漆黑。

        很不合理,巫铁咕哝道:“居然见不到一颗星星?”

        人道分身淡然道:“在这里,当然见不到星星……不过,这事情并不重要。我们的先辈,已经这样过了无数年。”

        巫铁抬头看着黑茫茫的虚空:“太阳和月亮呢?”

        人道分身沉声道:“这个问题,有意义么?我们连突破这一层天穹都做不到,你管他太阳和月亮是否是‘真实’的存在呢?”

        巫铁收起黑剑,摊开手看着人道分身:“那么,你带我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人道分身沉默了一阵,闭上了眼睛。他双手捻动那一串白玉莲花状的佛珠,过了好一阵子,他才悠然道:“我姓公孙。”

        “公孙氏?”巫铁沉声道:“老姓,姬氏的后裔就有公孙氏这一支……唔,你是说你的出身?”

        人道分身点了点头:“公孙三羊,这是我的本名。”

        巫铁笑了:“你不是魔至尊么?你是无上魔国的魔皇分身,你是魔姓……至于说你的名字,‘至尊’,呵呵,给你起这名的人,不觉得尴尬么?”

        人道分身公孙三羊没好气的瞪了巫铁一眼:“无上魔国的魔皇,名字动辄就是‘独霸’、‘至尊’、‘无上’之类,尴尬什么的,呵呵……我本名,公孙三羊。”

        巫铁的脸色终于变得严肃起来。

        公孙三羊一次又一次的强调他的本名,巫铁沉声道:“你是公孙三羊,不是魔至尊?”

        公孙三羊沉吟了一阵,缓缓摇头:“我也是魔至尊,但是我本来是公孙三羊……或者说,我的前世是公孙三羊,有熊部雷泽城的首席大巫祭。”

        巫铁沉默,只是上下打量着公孙三羊。

        公孙三羊看着巫铁微笑:“想知道更多么?那就,不要被我打死了。”

        微笑中,公孙三羊体表放出强烈的白光,他的身形丝毫不变,但是无量白光在他身周凝成了一尊高有数万丈的盘坐佛像。

        整座佛像都是白茫茫如水晶一般澄净的佛光凝成,公孙三羊就恰好站在了这尊巨大佛像的心口位置。

        “巫铁,接我这一招六道轮回!”

        如斯巨大的一尊佛像凝成之后,佛像身后,伴随着低沉的梵唱声,急速生出了四条手臂,一共六条长达万丈的巨手捻起佛印,放出无量光芒。

        有如实质的佛光发出金属构件撞击拼凑的‘铿锵’声,在这尊佛像身后,凝成了一座六辐的巨型宝轮。

        直径十万丈的宝轮缓缓旋转着,宝轮边缘出现了六种奇异的生灵形象。

        人、天人、阿修罗、饿鬼、兽形、地狱众生。

        一股庞大的天道威压当头碾压下来,宝轮旋转,巫铁就感觉自己体内的那一团先天灵光微微一震,一股巨力袭来,就要将他的先天灵光撕成六片,吸入那六辐宝轮中。

        “莫名其妙,你以为,你是谁?”巫铁眼角眉梢一片冷意:“你说放走魔至尊,我也没有穷追猛打。你说换个地方说话,我跟你来了这里。你一通故弄玄虚的说话,还想考校我的实力……你以为,你是谁?”

        黑剑发出一声高亢的鸣叫,漫天黑色剑芒带起无量杀意,顷刻间凝成一条剑芒风暴,朝着公孙三羊席卷而去。

        巫铁头顶,十枚道印同时跳跃而出,虚空凝固,时间倒流,漫天雷霆翻滚,更有黑白和五彩一共七色神光横扫虚空。巫铁的体型也化为数万丈高下,手持黑剑,蛮横无比的一剑朝着公孙三羊劈了下去。

        天穹之上,数十万太阳金轮轰然崩碎,炸成了漫天金色流火。

        巫铁的剑芒混着各色雷霆,犹如暴风骤雨一样劈在六道宝轮上。直径十万丈的白色宝轮剧烈的颤抖着,不断发出沉闷的轰鸣声,阴阳二气一层层的刷去了巨型佛像身上的白色佛光,五彩神光则是疯狂的冲击着巨大的佛像,犹如巨大的磨盘将他一点点的粉碎。

        “破!”公孙三羊站在巨大佛像的心口位置,右手一掌,轻轻的拍向了巫铁。

        一掌高有万丈的巨型掌印重重的拍在了巫铁的心口。

        巫铁冷哼一声,身躯微微一晃,右手握剑猛劈,左手一掌刺在了巨大佛像的心口处,就听惊天动地一声巨响,宛如白色水晶凝成的巨大佛像从心口处崩裂开了无数条巨大的裂痕。

        ‘咔咔咔’一连串巨响传来,巫铁的倾力一击,将公孙三羊凝聚的这一尊佛像轰得粉碎。

        六辐的白色宝轮也轰然碎裂,以此同时,六道极细的白光无声无息的,直接侵入了巫铁的头部。

        巫铁体内一点先天灵光骤然震荡,六道白光笼罩在巫铁的先天灵光上,一股股庞大的奇异力量碾压下来,犹如海啸一般,就要抹杀巫铁的灵智,抹掉他的一切记忆。

        巫铁只觉一阵剧痛袭来,他凝聚的一点先天灵光骤然黯淡,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害。

        太初冕骤然发出低沉的轰鸣声,一圈圈无形的时间波动荡漾开来,护住了巫铁的那一点先天灵光,将那六道细细的、诡谲而危险的白光挡在了时间长河之外。

        巫铁又惊又怒的看着面色慈和的公孙三羊。

        尊级的存在,最紧要的就是这一点先天灵光,这先天灵光受到任何一点伤害,都比肉身残缺一条胳膊腿儿更加的严重百倍。

        公孙三羊手段莫测,分明是巫铁占了上风,可是实际上巫铁最终的伤势,居然比公孙三羊重了十倍不止!

        更险恶的是,巫铁感受到,公孙三羊居然要抹杀他的灵智,消灭他的记忆,将他的这一点先天灵光变成一片空白!

        这是,要将巫铁炼成傀儡!

        “混账东西!”巫铁怒极攻心,黑剑毫不留手,一剑朝着公孙三羊的脖颈划了过去。

        犹如实质的杀意凝固了虚空,凝固的时间,凝固了一切神魂的念头,灭绝一切的惨烈杀意横扫而来,剑锋距离公孙三羊还有老远,他身上的僧衣、手中的佛珠,已经被撕成了粉碎。

        那九重舍利宝幢升腾而起,化为重重宝光护住了公孙三羊。

        黑剑席卷而来,九重舍利宝幢上一颗颗舍利接踵粉碎,白色宝幢‘嘎吱’一声,被气极的巫铁一剑劈成了两片,然后炸成了漫天白光消散。

        公孙三羊猛地瞪大眼睛看着巫铁,然后他倾力大吼:“为扶风神朝、无上魔国亿万子民,你不能杀我!”

        巫铁阴着脸,黑剑继续划了下去。

        公孙三羊惊呼,心口一枚悬挂着的金色万字吊坠爆发出夺目的金光,一重高有十丈的金色佛影笼罩住了他的身体。

        黑剑重重劈在了佛影上。

        佛影粉碎,金色万字吊坠炸成了一缕青烟,公孙三羊大口大口的吐着血,浑身喷洒着鲜血,凭空出现在千里之外。

        “有话好说……巫铁,你听我说!”公孙三羊嘶声大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