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七十四章 圣兵,魔聚

第九百七十四章 圣兵,魔聚

        魔至尊站在一朵漆黑的魔云上面,俯瞰着下方深深的幽谷。

        幽谷内,十几座超巨型传送阵正闪烁着淡淡的光芒,大群大群的巨神兵站在传送阵边缘,抵挡着数以百万计的魔军的疯狂攻击。

        这些巨神兵紧紧的、肩并肩的站在一起,动作整齐划一,宛如一个人一般挥动着手中长枪。

        高亢的枪鸣声犹如猛虎咆哮,撕裂了空气,在空气中荡起一圈圈白色的气爆。在内整齐划一的、高亢如云的枪鸣声中,大群大群冲来的魔军士卒粉身碎骨。

        长枪击穿这些魔军士卒的甲胄,撕开他们的身体,贯穿他们的躯体。随后枪头上可怕的气爆音鸣炸开,将他们的身躯炸成一团团血雾,将地面染成了血色。

        有神明境的魔军将领纠集军阵,数万、十几万魔军士卒的法力灌注体内,带动高有万丈的魔影朝着巨神兵的军阵冲杀而来。

        数量同样过百万的巨神兵整齐划一的抬起头来,他们的眸子里猩红色的光芒一闪,细细的,绿豆粗细的红光攒***准无比的命中这些冲锋在前的魔军将领。

        面对百万规模巨神兵的精准打击,这些魔军将领的护身魔宝犹如烈日下的冰霜一样急速融化,甲胄被破开硕大的窟窿,然后他们千锤百炼的魔躯就在红光攒射产生的可怕高温中瞬间汽化。

        每隔一刻钟的时间,当幽谷中的魔军士卒密度增加到一定阈值时,这些巨神兵的胸甲就左右挪开,露出里面密集的发射巢,大片手指粗细、尺许长段的混沌火弩就呼啸而出。

        伴随而来的密集爆炸化为一团团浓密的火光,大群大群的魔军士卒就在火光中炸成粉碎。

        阴乌鹫等八大征讨使留在幽谷中的殿后部队,只是实力最弱的三流军团,算是魔军正规军中的辅兵部队,更夹杂了大量的后勤兵种,辅助以各种杂役力夫等等。

        这些三流军团的战力极其有限,面对这些动作整齐如一人,毫无感情,冷漠无情,不知道恐惧、不知道激动、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巨神兵,他们就好像一块块主动冲向刀锋的五花肉,被轻松的切成了粉碎。

        数十枚碟形法器悬浮在这些巨神兵的头顶。

        战死的魔军将士,他们的神魂和精血气息都被这些碟形法器吸纳一空,只有一点点极其黯淡、极其弱小的先天灵光被纵放,遁入了轮回之中。

        魔至尊俯瞰着幽谷中的战斗,冷飕飕的冲自己身边的五具分身冷笑:“看看,看看,这就是贪心的下场……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魔崽子,呵呵,被人断了后路,就等着全军覆没罢。”

        摇摇头,魔至尊轻叹道:“哎,这些魔崽子里面,还有几个是我看好的小崽子,本来想把那些嫁不出去的女儿、孙女送给他们呢?现在好了,没戏了。”

        饿鬼道分身贪婪的舔了舔嘴角:“话说,对面的那武国,是不是和我们一般,也是魔道出身?”

        饿鬼道分身看着那些悬浮在巨神兵军阵上空的碟形法器,低声的咕哝道:“这些宝贝,在战场上堂而皇之的收集神魂和精血……他们也准备将这些当做祭品么?”

        魔至尊眯着眼,打量了一阵战场上的战事,轻轻的摇了摇头:“给八大征讨使家里传个话,就说他们族里最出色的一群小崽子,就要被人给灭了……让他们家的老鬼们出手罢……”

        “呵呵,八大魔尊联手,对面是个什么情况,多少也能探察出一些。”

        抬起头来,魔至尊眺望了一眼巫铁和公孙三羊正在撕扯的天穹方位,喃喃道:“倒是,今天那厮又是发了什么疯?唔,传我旨意,让血海宫、普度教、销魂楼的三个老鬼出手,灭了扶风神朝。”

        “想要祸水东引?呵,先灭了他们这点念想吧。扶风神朝,早就该灭了……唔,记住了,他们的宗室女眷,全都要全须全尾的……全都干干净净的送去宫城里。”

        “三千年前,我被扶风神朝的十二位镇国公围攻,挨了他们一百七十二剑,那时候我发誓说,我要睡遍他们全家的女人,说到就要做到,男人,要言而有信。”

        沉吟了一阵,魔至尊摸了摸左手中指上戴着的那枚黑龙造型的大戒指,眯着眼睛轻声道:“另外,偷偷的,把皇城地下秘窟里的那几个老家伙,弄出来吧……”

        魔至尊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他低声笑道:“只要我能得了好处,我管他无上魔国的气运、根基或者国运什么的……啧,被镇压了无数年的魔龙龙魂,配上九龙沦丧碑,我就不信,压不住那厮手中的那宝贝……”

        “呵呵,人道圣兵啊……若是能够将其魔化,炼化……呵呵。”魔至尊笑得很是和蔼:“这些年,那厮老和我为难,我这分裂的先天元灵,也该重合为一了。”

        几乎崩碎的掌心佛国内,巫铁看着当头落下的辉煌剑幕,不由得嘶声惊呼:“功德神器,人族圣兵!”

        那金灿灿犹如天河倒卷的剑幕中,有无数城池村庄,有无数黎民百姓,有男女老幼,有士农工商。他们在那无边无际的山川河岳中,繁衍,生息,起居,劳作。

        面朝黄土背朝天,弯曲的脊梁上满是汗水的老农。

        面色酡红而稚嫩,腰杆挺直身披重甲手持兵器的士兵。

        手持书卷,在桃红柳绿中吟诵文字的书生。

        满脸风尘,衣衫褴褛,奔走在山林中的猎人。

        一脸水锈,满脸笑容,唱着渔歌在湖面上穿梭的渔人。

        衣冠禽兽,一脸正气,在朝堂上大声争论,乃至以头击柱,满脸是血的士大夫。

        有慷慨悲歌的侠客,有拼命一击的刺客,有倾国倾城的美人,有醉戏王侯的名士……

        他们,都是人。

        他们,组成了人族。

        他们的身影,投射在这金色的剑幕中。

        辉煌,壮大,浩浩荡荡,永无止息。剑幕落下,就好似整个天地都随之落下。

        人道,在这姆大陆,就是天道的投影,就是天地的关注,就是这一方天地的主角。

        这一道剑幕中,没有任何天地宇宙的力量气息,没有任何天地法则的道韵灌注,但是这一道剑幕落下,天地宇宙随之而动,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旁门的力量,就随着这一道剑幕浩浩荡荡的冲刷了下来。

        巫铁站在这一道剑幕下,就是在与这一方天地为敌!

        公孙三羊心痛如绞的看着巫铁,清秀的面庞上带着一丝扭曲的笑容:“催动此宝,太过艰难,故此,本座只能用掌心佛国困住你、延缓你,只能用言语拖延你的行动。”

        “不过,本座刚才所言,大半真实。”

        “娲岛,轮回谷,人族的逆天算计,你临死之前能得知这等惊天秘闻,你也应当死得瞑目了。”

        公孙三羊放声大笑,笑声中,他身后原本还比较浓密的功德金光被抽得干干净净,消失得无影无踪。

        金色剑幕浩浩汤汤的冲刷下来,剑幕的速度并不快,但是巫铁却丝毫动弹不得。剑幕距离巫铁还有十几里高下,巫铁的皮肤上,已经裂开了无数方方正正的剑痕。

        这一剑的气息,如此堂堂正正,就连在巫铁身上留下的剑痕,都是四平八稳,方方正正犹如一枚尺子。

        巫铁大声长笑:“人道的功德神器,岂能斩我这等功德无量之人?”

        那块硕大的,宛如大金饼子的功德金光在巫铁身后轰然浮现,漫天的金光紫气顿时几乎化为实质,浩瀚如烈日的功德金轮腾空而起,朝着那一道剑幕迎了上去。

        公孙三羊咧嘴微笑:“旁的功德神器,或许不能斩你……但是这圣兵,在那轮回之中,已经和本座心神相连,被六道气息侵染,他是人道圣兵,更是本座的本命魔兵,斩你,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一声巨响,剑幕撕开了巫铁头顶凝成实质的功德金轮,一丝丝、一寸寸的,不断向巫铁头顶落下。

        与此同时,功德金轮中炽烈如岩浆的金光紫气不断侵入这一道剑幕,不断的灌注其中。剑幕中,那有点生涩僵硬的山川河岳、城池村镇、士农工商、男女老幼等等,就这么一丝丝、一点点的点亮,变得生动灵活起来。

        这些剑幕中的图影,原本是金色,却被蒙上了一层暗影。

        可是随着巫铁功德之力的疯狂注入,这些图影迅速变亮,而起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刺目金光。

        公孙三羊的脸色变得极其诡异:“你,想要抢夺本座的圣兵?给我斩,斩,斩……”

        公孙三羊张开嘴,随着三声‘斩’字,他也吐出了三口精血,喷在了那下降的速度越来越慢的剑幕上。

        “巫铁,不管你究竟是谁,不管你来这里的目的究竟为何……我绝对不能让你生离此处。”公孙三羊歇斯底里的尖叫着,终于说出了他心底的那一句真话:“本座,绝对不能让娲岛的那群疯婆子,知道我在这里,知道本尊转世轮回在这里!”

        “本座从轮回谷,带走了人族的气运圣兵,本座的图谋,尚未完成……本座,绝对不能让那群娲岛的疯婆子,知晓本座在这里!”

        “该死的扶风神朝,该死的魔至尊,该死的……该死的……你们都该死!”

        公孙三羊歇斯底里的尖叫着:“如果不是这圣兵催动太慢,之前就不该是六道宝轮,而是直接应该一剑斩了你!”

        巫铁恍然看着公孙三羊:“原来如此,闹了这么多玄虚,你是要杀人灭口么?呵呵,你怕因为我,让娲岛发现你的踪影?你是,盗取了人族圣兵,通过六道轮回,逃来此处的?”

        一声巨响,掌心佛国所化的百里小世界被一股巨力强行破开。

        四面八方一片漆黑,浓密犹如实质的魔云翻滚,九颗硕大的,目光猩红的魔龙头在魔云中若隐若现,这九颗魔龙的头颅,每一颗直径都在万里上下,其身躯不知道多长,隐藏在魔云中盘旋翻滚,给人一种莫名的绝望和压迫感。

        天地之间,充斥着一股歇斯底里的疯狂、暴虐、反复不定、扭曲混乱的气息。

        这是魔的气息。

        ‘呼哈’一声大吼传来,在那浓密犹如实质的魔云中,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名身高一丈八尺,身披厚重的黑色甲胄,双眼和那魔龙一般喷吐着血光的魔头显出身形。

        这些魔头手持高有十几丈的长幡,轻轻一晃中,每一面魔幡上都有无数扭曲的狰狞的惨白面孔浮现。

        公孙三羊吓得一哆嗦:“混账……你想要做什么?”

        魔至尊和他五大分身逐次在魔云中浮现,魔至尊目光幽深的看着天空缓缓落下的那一道剑幕,悠然道:“哎唷,我还说,为什么我对你区区一人道分身,从来没有任何的掌控之力……感情,你私藏了这件宝贝啊?”

        ‘咯咯’笑了一声,魔至尊悠然道:“这么一来,我都弄不清,究竟你是本尊,还是我才是本尊了。”

        “嗯,要不然,我们今天,说个清楚明白?”

        公孙三羊抬头看着那金色的剑幕。

        辉煌博大的剑幕和巫铁的功德金轮僵持在一起,无量功德之力正疯狂注入剑幕中。

        随着功德之力的不断注入,剑幕下降的速度越来越慢。

        哪怕有了公孙三羊三口精血的注入,剑幕也只是越发宏大了倍许,但是下降的速度并没有任何的增加。

        剑幕距离巫铁的头顶,还有十几丈。

        但是看眼下这下降的速度,没有一刻钟的功夫,剑幕根本不可能落在巫铁头上。

        ‘嗤嗤’声中,无形的剑意不断划过巫铁的身体,在他体表留下一条条方方正正的剑痕,削去一条条方方正正的血肉。

        巫铁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庞大的精血之力翻滚,剑痕急速的愈合,然后不断的出现新的剑痕。

        看着面色扭曲的公孙三羊,巫铁不由得大笑了起来:“想不到,这次来扶风神朝,居然能看到这样的一场好戏。两位呵,你们分说一个明白,我也很好奇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哩。”

        一声低沉的嘶吼,巫铁手中黑剑光芒大盛,滔天的杀意化为一片黑色剑幕腾空而起,强行顶住了缓缓下降的金色剑幕。

        黑色和金色的剑幕顿时僵持在了半空,金色剑幕不得丝毫下降,黑色剑幕也不得丝毫上升。

        公孙三羊的脸色,一时间惨白如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