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七十六章 不请自来

第九百七十六章 不请自来

        南疆,深山丛林。

        扶风神朝的四皇子扶风逍遥,带着数十名甲士,狼狈的在山林中穿梭着。

        在他们身后,大群木精蹦窜如飞,不时身体化为一缕缕绿光,神乎其神的没入一株株参天古木中,然后瞬间从扶风逍遥等人的前方、侧方闪现。

        木精们并不靠近扶风逍遥等人,他们只是远远的,拉开灵光闪烁的短弓,放出一支支无声的箭矢。

        如此密集的丛林,几乎密不透风的山林里,这些木精射出的淬毒箭矢,就好像活物一样,灵巧的穿过枝叶、藤蔓、树干,狠辣无比的射向扶风逍遥等人的各处要害。

        要不是扶风逍遥他们都有极上品的护体灵宝,他们早就在这狠辣诡变的箭雨中栽了大跟头。

        扶风逍遥也想过和这些木精放手一搏。

        但是他和他的手下,加起来不到百人,而在四周追杀他的木精超过十万。

        更让人头皮发麻的是,天地法则发生了巨变,人族突破神明境的那一重天地枷锁已经荡然无存,这些木精,个个都是神明境的修为。

        虽然只是初入神明境,连神明境一重天都没达到,但是他们的数量太多了。

        多得让平日里心高气傲、受不得半点委屈的扶风逍遥,都只能抱头鼠窜,根本不敢和这些木精纠缠。

        更让人憋屈的是,他们还只敢在山林中狼狈的奔跑。

        他们不敢飞上天空,天空中有数千条主力战舰在沿途追杀。

        他们不敢遁入大地,地下有数量近十万的神明境土精追杀。

        他们不敢遁入水中,水里更有超过十万的神明境水精追杀。

        面对这种三维立体的全面追杀,他们就连建立传送阵,逃回扶风神朝的时间都没有。

        甚至,他们想要烧火,热点干粮、烧烤点兽肉饱饱口福的机会都没有……只要他们敢生活,火焰中就会有大群神明境的火精蜂拥而出,化为滔天火海冲着他们就是一通狂殴。

        “这武国……哪里弄来的这么多的后天精灵?这么多的异族怪胎?”扶风逍遥痛苦不堪的仰天长啸:“本宫这是,捅了马蜂窝了么?”

        不大呼小叫的还好,扶风逍遥这一嗓子吼出来,高空中立刻有几条大型战舰急速的飞了过来,大群生长了五颜六色鳞甲,脑袋尖尖的蝰蛇人趴在船舷护栏上,朝着下方就是一通口水乱喷。

        大片透明的剧毒毒液犹如倾盆大雨一样落下,那些追杀中的木精迅速没入了一株株参天古木中躲避,山林中的树枝树叶被毒液迅速腐蚀,漫天毒液顿时喷了扶风逍遥等人一身一脸。

        一道青光冲天而起,化为大片狂风将落下的毒液一扫而空,扶风逍遥歇斯底里的指着天空的巨舰大吼喝骂:“尔等且等着,灭顶之灾就在眼前,尔等休要猖狂!”

        “这小子还敢嚣张,轰他-丫-的!”一群手舞足蹈的侏儒站在船舷护栏上大声咆哮。

        远远近近,数百条大小战舰同时喷出刺目的光焰。

        巨木中,木精们迅速脱离了炮火覆盖之地,而扶风逍遥等人这几日已经耗费了巨量的精力,他们躲避不及,只能硬扛这些舰船的炮火。

        一座大山被重重叠叠的火光覆盖,巨响不断,高有千丈的山头在短短半盏茶时间内被炸得粉碎,扶风逍遥等人浑身带着烟火气,狼狈的、步伐蹒跚的从火光中冲出,狼狈的冲进了附近的一片山林。

        负责指挥这次追杀的老白神气活现的站在一条旗舰的桅杆顶部,挥动着令旗大声传令:“注意了,别真的把这些混蛋给弄死了……裴凤娘娘有令,抓活的,一定要抓活的!”

        “哎呀嚯,咱们老少爷们还没过几天好日子呢,这就有人看不得我们的好,想要祸水东引,嫁祸给咱们!”老白尖声尖气的嘶声吼叫着:“这叫做什么?狼子野心,其心可诛……抓活的,咱们得一点点的凌迟碎剐了他们!”

        老铁、李二狗子等人开始关门打狗后,老白就统辖一支规模极大的军队,开始对扶风逍遥一行人穷追猛打,势必要生擒活捉他们。

        这次,扶风逍遥是在武国的南疆深处开辟了一个传送阵,引来了无上魔国的魔军。

        南疆荒僻,更有大军驻扎,魔军造成的危害不大。

        如果扶风逍遥跑去武国人烟密集的繁华地带,同样开辟几个传送阵,那造成的杀伤会有多少?会有多少无辜的武国子民被他害死?

        所以,主持武国朝政的裴凤下了命令,一定不能让扶风逍遥他们再有捣乱的机会。同时,也要尽可能的生擒活捉扶风逍遥一行人,用武国的律法对他们严加惩罚。

        老白指挥大军追杀扶风逍遥时,老铁指挥的巨神兵大军,已经在那十几座巨型传送阵旁,建造了一圈儿巍峨的城墙。

        长宽都有六百里的城墙,通体用金属浇铸而成,厚十里,高二十里,内部密布阵法、禁制,动用了近百件先天灵兵作为大阵的镇压核心,更有三十六名尊级高手在内主持大阵。

        这座由墨家在后方模块化浇铸,然后动用大军在这里搭建而成的城墙,单从防御力上来说,就算是尊级的高手,一时半会也难以攻破。

        武国上下,都心知肚明尊级的破坏力有多强。

        如果无上魔国有尊级老怪从这里突入,一旦被他们闯入武国腹地,这些心狠手辣、行事不择手段的老魔所能造成的杀伤,定然堪比天灾。

        所以老铁占领了这些传送阵后,就立刻建造了这么一座坚固的城墙,封锁了这一片区域。

        长宽六百里的封锁区域中,地面是厚达百丈的黄沙,茫茫黄沙中,一根根高有十里的巨型仙人柱密密麻麻的杵在那里。

        这些巨型仙人柱上,生长了无数密集的长刺,一点点七彩的粘稠毒液附着在长刺上,在阳光下闪烁着让人心寒的彩光。

        城墙上,密密麻麻站满了无数的巨神兵。

        这些巨神兵比穿过传送阵,跑去无上魔国那边的巨神兵体型更大,力量更强,他们单凭物理力量,就足以和神明境一二重天的体修正面对抗。

        老铁盘坐在正北面的城墙正中,双手抚摸着水火神枪,低声的咕哝着:“尽量减少人员伤亡……呵呵,巨神兵可从来不怕伤亡。”

        “嚇,大铁恢复的速度还是太慢,太慢,什么时候,他才能造出尊级的巨神兵?”

        一股股凶厉、惨烈的阴邪气息从一座巨型传送门中呼啸着冲出,大片五颜六色的魔云从传送门中喷了出来,随之喷出的,还有大量巨神兵的残肢断臂。

        ‘叮叮当当’的撞击声中,大片金属残肢喷溅而出,撞在了沙地中的巨型仙人柱上,这些巨型仙人柱受到震荡,长刺上的毒液颤抖着溅落,在黄沙中腐蚀出了一缕缕青色的毒烟。

        “哈哈哈,且让我等看看,这是一方何等的疆域,是一方何等的国朝。”一个阴柔的声音从巨型传送门中传来:“看得出来,你们也有几分手段。”

        一个犹如火山爆发一般粗豪的声音‘隆隆’响起:“能够困住那一群吃里扒外忘记祖宗的狗崽子,你们也有几分手段,起码比扶风神朝强多了……可是,就这群破铜烂铁,可不够!”

        一名身高两丈开外,虬髯如狮,身形如熊,气息狂躁暴虐,浑身肌肉凸起的老人,一手拎着一具破烂的巨神兵残骸,大踏步的从传送门中走出。

        这老人袒露上身,胸口镶嵌着一面青铜护心镜,腰间只是缠着一件齐膝盖的青铜战裙,赤着脚,步伐沉重的踏在了厚厚的黄沙上。他双眸向四周扫了一眼,双手重重的将两具巨神兵残骸摔在了地上。

        “嚯嚯,阵仗不小嘛……这都筑城围上了嘿?”魁梧老人大声狂笑:“嗯,不错,不错,这阵仗,可以杀个痛快,爷爷我喜欢,我喜欢!”

        魁梧老人一声大笑,他右手猛地握拳,然后很随意的,一拳朝着老铁所在的正北方城墙轰了过来。

        一声极其惨厉的兽吼声响起,一道血色魔气化为一个狰狞的巨兽骷髅拳印,快若闪电的向北疾飞。

        一根粗达百丈的巨型仙人柱凭空从沙地里长了出来,血光喷涌的骷髅拳印重重的轰在了巨型仙人柱上,就听一声巨响,巨型仙人柱被炸开了一个巨大的洞穿的窟窿,而那拳印也被生生抵消。

        魁梧老人呆了呆,眸子里凶光一闪,厉声喝道:“老祖穷畸(ji),乃无上魔国穷氏之祖……”

        穷畸正大吼时,巨大的传送门光幕闪烁,另外七条人影在魔云魔焰的包裹中,快若闪电般冲了出来。

        就在这七条人影冲出的时候,四面八方无数的巨型仙人柱同时蠕动了一下,这些粗壮的仙人柱向内塌缩了几圈,然后猛地膨胀起来。

        无数牛毛一般细,一尺多长的长刺发出极其尖细、几乎不可听闻的破空声,用一种极其可怕的速度,铺天盖地的朝着巨型传送阵覆盖了过来。

        穷畸和其他七位魔尊同时被漫天的长刺覆盖。

        八人同时怒火咆哮:“道友也是我道中人,为何暗中出手……”

        大片魔焰飞旋,八件气息强横的魔宝化为翻滚的烟云冲出,将漫天乱打的长刺搅得粉碎。这些长刺每一根都附着了尊级的力量,长刺碎裂时,每一根碎裂都发出雷鸣般巨响,虚空中都有一圈气爆轰然扩散。

        刺皇呆板的声音在整片沙地上响起:“我,就在,你们,眼前……你们,瞎了眼,看不见,能怪谁?”

        八大魔尊瞳孔微微一凝,同时向四周密密麻麻的巨型仙人柱望了过去。

        “这是……什么妖魔鬼怪?”八大魔尊有点傻眼。

        扶风神朝所在的那一方大陆,并没有怪异滋生,故此,他们从没有和‘怪’打过交道,他们真的一时半会,辨识不出刺皇的出身来历,弄不清他的力量特性。

        平地里有风卷了起来。

        沙地中,一缕缕极细极细的,比粉尘还要细百倍的黄沙被劲风吹动,丝丝缕缕的升腾而起,犹如一场黄色的雾气,慢慢的越长越高。

        ‘咚’的一声巨响,身躯魁梧的巫金左手持盾,右手握斧,从东边的城墙上猛地跳了下来。

        “沙君,刺皇,两位前辈且慢动手。”巫金右手斧头轻轻的敲击左手的盾牌,他沉声道:“巫铁在前方和人搏杀、争斗,我这做兄长的,岂能躲在后面坐享其成?”

        “几位不请自来的老魔崽子,你们的魔崽子们,被我们圈在了后面,正和我们对峙呢。”巫金一步一步的走向穷畸等八大魔尊:“想要救他们?打赢我们兄弟再说!”

        巫银、巫铜也身披重甲,手持重兵,从城墙上跳了下来。

        他们一左一右,跟在巫金的身后,大踏步的向一众魔尊走了过去。巫银一脸憨厚的笑着:“我们兄弟,刚刚晋级没几天,所以,我们一个对一个啊……你们可不能依仗人多,欺负咱们人少。”

        穷畸古怪的笑了一声,他感受了一下巫金兄弟三个散发出的气息,摇了摇头:“老祖一人足够,你们三个小兔崽子,嘻,你们的生命气息,如此的青春鲜嫩,却都到了尊级?啧,你们的心肝,一定大补,老祖就不……”

        穷畸话没说完,他身后三条魔影已经笔直的飞扑了出去。

        “老穷,你就闭嘴吧……这等小嫩肉,就归我们尝鲜了。”

        虚空巨震,巫金兄弟三个,迅速和三条魔影搅成了一团。

        厚重的围墙中,一处暗窟内,巫狱背着手,和数十名巫族老祖站在一座造型狰狞诡秘的巫坛前。倾听着围墙内的战斗巨响,巫狱悠然自得的笑着:“小心些,三个娃娃顶不住,就下狠手咒他们。”

        “嘿,不请自来,是为恶客……恶客么,咱们也就不讲什么公平道义,直接下狠手弄死他们算-逑!”

        巫狱重重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怪声笑道:“就算他们比咱们修行的岁月长,我们这么多人联手,还咒不死他们么?”

        数十名巫族长老,还有秘库中的数千名巫族神明境高手齐声怪笑。

        就在巫狱他们准备巫咒,巫金兄弟三个和三尊老魔鏖战之时,武国皇城突然微微颤抖了一下。

        一道极强的空间波动,从皇城深处传播开来。

        裴凤的呵斥声响彻云霄:“何人胆敢侵我武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