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七十七章 滔天大罪?

第九百七十七章 滔天大罪?

        裴凤正在发呆。

        血狱……天性有点恶劣的血狱,正拿着一堆辅助修炼有神效的大道宝丹,挑起一群小家伙的殴斗。

        一方是来自伏羲神国地下世界铁齿狗头人部族的小家伙,一方是来自原本西方妖国叭儿狗妖族的小妖们。

        姆大陆,盘古人族的各大分支部族,实在是造化神妙、玄妙无穷。

        铁齿狗头人的小家伙们,生而就是狗头人身的模样;而这些叭儿狗妖们,生下来的时候是小狗形状,要修炼有成后,才能化为狗头人身。

        但是殊途同归,无论是天生的狗头人种,还是后天修炼的狗妖部族,他们到了最终的形态,都是一般无二;而且他们修炼到了神明境后,都能彻底的化为人形。

        年有十岁左右,身披铁甲的铁蚩狗头人小家伙们拎着木棒,‘嗷嗷’叫着向前猛冲。

        年有三五十岁,但是刚刚修成狗头人身形态,实力弱小,智商也就和十岁的狗头人差不多的叭儿狗妖们,同样身披铁甲,拎着木棒猛冲猛打。

        木棒乱挥,破风声响处,这些小崽子一个个痛得眼泪吧嗒的‘汪汪’乱叫。

        血狱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笑得嘴角都有口水流出来。

        她兴致勃勃的问坐在一旁发呆的裴凤:“妹子,你说这造化之奇,真是玄妙。那些牛头人,和牛妖们生得一般无二;那些蛇人、蟒人,也和蛇妖、蟒妖们长得一模一样;还有那些羊头人,也和羊妖们一般儿模样……”

        “真是奇怪,这先天的人族亚种,和后天修成的妖族,怎么就走到了一条路子上去呢?”

        裴凤无言翻了个白眼,抢过血狱手上颠来颠去的一把大道宝丹,随手丢给了那群打得满身是汗的小崽子:“赶紧拿回去,让你们爹娘给你们炮制了……记住了,你们修为太低,这大道宝丹,起码要泡一缸药水,每天喝一小盅,就够你们受用了。”

        对于这些实力不过相当于感玄境,连重楼境都没达到的小家伙们来说,一颗大道宝丹的药力过于庞大,一个不小心足以撑爆他们的神魂,爆碎他们的身躯。

        裴凤所说的,是最温和,最安全的服用方法。

        一群小崽子兴奋的将大道宝丹瓜分一空,朝着裴凤和血狱磕了几个头,然后屁颠屁颠的转身就跑。

        “姐姐你有空,去三连城多看看书……那里面,也有阐述天地万物衍生之根源的《造化宝典》,里面可是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姆大陆的生灵,都是盘古圣人精血所化。”

        “一棵草,一株树,一只虫,一条鱼,乃至飞禽走兽、妖魔人族,尽是盘古遗族。我们先天体态千奇百怪,但是修炼到了最后,我们最终是殊途同归。”

        “我们最完美的形态,就是人族本态,这也是当年盘古圣人的模样。”

        “我们所有族群修炼的最终目的,就是在肉身上不断强大,强壮先天灵光,让本体无限的靠近盘古圣人……嗯,若是有可能,我们若是能超越盘古圣人当年的境界……”

        “别说了!头痛!”血狱左手捂着额头,举起右手,挡住了裴凤的嘴:“别说了!我天性不喜欢读书,听到这些我就头疼。”

        “我只管按照血脉传承按模板修炼就是,修炼到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咱是混沌族裔,靠天生的本钱混饭吃就好。”

        “读书识字学文化什么的……我懂这么多干什么啊?”

        血狱用力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放下手,笑吟吟的看着裴凤:“倒是你今天有空陪我闲玩……那些该死的公文都处理完了?哎,巫铁又去外面乱跑了?”

        裴凤摊开手:“今天事情不多,些许公文,已经批复完成。”

        抿嘴一笑,裴凤抬头看着天空的流云,悠然道:“巫铁可不是出去乱跑,南方有大敌图谋不轨,也不知道他们的底细,不知道他们的实力如何,不查探清楚,终究是个隐患。”

        血狱摆了摆手,很有男儿气概的拔出腰间佩剑,一剑将面前极品白玉雕成的护栏劈成了碎片:“妹子放心,管他什么隐患,若有人胆敢犯我武国,姐姐我正手痒,帮你剁了他。”

        眸子里血光闪烁,一股滔天的凶厉杀意翻滚而出,血狱舔着殷红的嘴唇,低声咕哝道:“姐姐我如今也是尊级老怪物呵,奈何天下之大,居然无一敌手……老疙瘩、老网子他们,姐姐我打上门去,他们居然闭门不出,挂了免战牌……”

        “真是,高手寂寞呵!”

        血狱身后,无数条华美的血色孔雀尾羽冉冉绽放开来,无数只血淋淋的眼眸在尾羽上浮现,漫天血光笼罩了小半个后花园,远远近近的女官、内侍、宫女等等,无不敬畏的低下了头。

        “喏,我记得,前几天,不是有一群小牛头刚刚加入禁卫军学习行走么?赶紧选十几个力大的……再去城外西边,让大力牛王,把他家的百岁以下的小崽子送十几个过来。”

        血狱笑得异常的灿烂:“嘻,我今天想玩斗牛的游戏,看看这些小牛头和小牛妖,他们谁的脑袋更硬一些!”

        裴凤无言以对,右手‘啪’的一下拍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就在这时候,武都的宫城内,在地下,某一处秘殿中,一股绝强的空间波动骤然出现,然后迅速向四周扩散开来。

        这空间波动强大异常,几乎凝成了实质,武都内外,无数胎藏境、神明境、尊级的强者,纷纷感应到了这股源自宫城的空间波动,无数条流光冲天而起,悬浮在空中朝着宫城方向看了过来。

        裴凤勃然大怒,她一步就踏上了万丈高空,居高临下俯瞰那座空间波动传来的秘殿方向,冷厉的呵斥声响彻整个武都:“何人胆敢侵我武国?”

        武都城外,数十座大大小小的军营中,一个个占地巨大的泊地内,一条条形如恶鲨,长有百五十丈,通体漆黑的新式战舰腾空而起。

        战舰上,无数战力低微,但是心灵手巧,对各种机械有着天生敏锐力的矮人、侏儒嘶声尖叫着,在各级军官有条不紊的命令声中,密集的战舰犹如活物一样,灵巧无比的,在短短几个呼吸间就在空中编成了整齐的阵型。

        短短七八个呼吸的时间,从武都的四方,起码有十万条新式战舰腾空而起,从四个方向逼近了武都城墙。

        整整十个武国禁卫的十万人方阵,已经密布宫城四周,将偌大的宫城围得水泄不通。

        十个十万人规模的禁卫方阵,组阵的禁卫一水儿都是神明境的修为,而且品阶最差的禁卫都是‘地神’的实力,起码是以五门以上大道入道突破的神明境。

        而每个十万人方阵的统领,全都是巫家的本家兄弟,而且都是之前突破尊级的强者。

        宫城四周,偌大的武都城内,一道道强横无匹的气息冲天而起,化为一道道高有百里的狼烟,犹如旌旗一般矗立在天地之间,散发出让人窒息的庞大压力。

        偌大的武都,数千重城防大阵倾力发动。

        大群大群的巨神兵无声无息的,脚下喷吐着猩红色的幽光,犹如乌云一样腾空而起。他们在十座禁卫方阵的后方排成了整齐而密集的突击阵型。

        这些巨神兵的数量过于庞大,他们密集的聚集在一起,整个武都顿时进入了黑夜状态,再无一丝阳光能够照在武都的地面上。

        巫铁并不喜欢奢华,裴凤也是相同的性子。

        武国的宫城,直接继承了燧朝的皇城,只是里面那些以红色调为主的装饰,那些华丽的玉石、宝石、绫罗绸缎、烛台灯架之类的装饰,大半被巫铁送给了手下的文武大臣,宫城内到处摆满了黑铁铸成的金属架,上面堆满了各色甲胄兵器。

        兵器,金属,冷酷的工业风,这才是巫铁,还有巫铁的那群巫家的老祖、兄弟们最理想的审美风格。

        正因为并没有对宫城大兴土木、大动干戈的关系,燧朝的皇城中,有很多的秘殿,还有很多隐秘的布置,并没有被完全的发现。

        裴凤、血狱带着大群禁卫,包围了宫城靠近后花园的一座大殿。

        这座大殿正微微摇晃着,大殿中心的地面凹陷了下去,伴随着低沉的机括声,一条红玉铺成的阶梯出现,低沉的脚步声传来,一队百多人列队从阶梯中走了出来。

        血狱眉头一挑:“这下面,居然安排了传送阵?”

        裴凤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如果有传送阵,这里早就被填平了。正因为这下面没有任何阵法布置,只是一个普通的地下大殿,所以这里才留了下来。”

        偌大的武国宫城,真正的主人只有巫铁和裴凤两个。

        无数的宫殿楼阁,他们两个哪里住得过来?更不要说,巫铁时常在外乱跑,常年只有裴凤一人驻守。

        所以这些被发现的,但是没有什么阵法布置,看上去普通寻常的秘殿、秘阁什么的,裴凤就任凭它们空闲在那里,也没有大动土木的去填埋或者修缮。

        留着就留着,未来当库房也不错,这就是裴凤的想法。

        但是没想到,这座大殿下方,这么一座看上去普通寻常的秘殿内,今天居然爆发出这么庞大的空间波动,然后有这么一群人走了出来。

        “布置这里的人,厉害啊……起码,比墨家的那群老家伙厉害。”血狱低声吐槽:“墨家的老家伙们,可是将这宫城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一遍,居然没发现,这里留下了别人的布置。”

        裴凤微微摇头:“不能怪墨家,他们精通阵法、铸造,但是很多诡异的手段,他们并不见得通晓。”

        微微顿了顿,裴凤低沉道:“毕竟,燧朝的修炼文明,比当年三国要高出一大截……这里的布置,或许来自比燧朝更高的地方。”

        血狱就闭上了嘴。

        她和巫铁这么熟,她自然听说过娲岛的存在。

        娲岛,隐隐有姆大陆人族圣地的意思,在暗中掌控了整个人族的命运轨迹。她们代表了人族最强的力量,最先进的文明。如果这秘殿中的布置来自类似的势力,武国墨家的那群老祖发现不了异常,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一队百多人走出了大殿。

        四面八方,无数禁卫、巨神兵将虚空填得严严实实。

        这一队人中,一名身穿粗麻布衣,长发用一条麻绳扎了个大马尾挂在脑后,身高一丈五尺开外,相貌威严,器宇轩昂的中年男子大踏步向前走了两步。

        裴凤、血狱等人同时发现,这中年男子赤着双脚,脚上并没有鞋袜。

        他身上的麻布裤子,也仅仅到了膝盖下三寸的位置,袒露出了老长一段小腿。

        但是他的腿脚上,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灰尘。

        血狱撇了撇嘴:“故弄玄虚!”

        裴凤冷着脸,看着这中年男子冷声问道:“尔等何人,为何侵我武国?”

        那中年男子眉头一挑,抬起头来冷声道:“这里,是燧朝皇城,哪里来的武国?”

        血狱飞快的抢过了话题:“啊,你说那燧朝啊?那燧朝上上下下一群废物,将国事弄得一团糟,差点被彻底颠覆,亿万黎民差点沦入水深火热、无间地狱呢……”

        “武国武王和我的妹子裴凤,英明睿智、英明神武,平定了燧朝内乱,扫平了燧朝四方的妖魔鬼怪,还黎民一个朗朗青天、太平世界,所以燧朝的燧皇自觉无能,强行禅让,将燧朝让给了武王。”

        血狱眯着眼,冷笑看着这群人:“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完了……嗯,现在赶紧老实交代,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为什么侵入武国内廷?如何侵入的?对了,先放下所有兵器,将所有藏着掖着的军械甲胄全部掏出来,否则的话……”

        中年男子抬头冷笑:“否则如何?原来,你们鸩占鹊巢,已经吞并了燧朝!”

        中年男子突然狠狠一跺脚,大地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四周数十座华丽的宫殿楼阁顿时坍塌,一圈圈赤红色的火浪翻滚着朝四周涌出。

        中年男子怒吼道:“尔等好大的胆子……我知道娲岛让某个自称武王的幸运小儿,成了燧朝的监国亲王……可他真正是狗胆包天,他怎么就敢篡夺燧朝的国祚?”

        宫城内的防御大阵骤然亮起,无数条瑞气霞光护住了四周完好的宫殿楼阁。

        一圈圈火浪撞击在宫城内的防御大阵上,就听雷鸣声阵阵,大地剧烈颤抖,热浪直冲高空,高温蒸得隔壁宫城后花园内无数繁花纷纷干瘪枯萎。

        裴凤的脸色骤然一变:“拿下!”

        四周十个禁卫军阵中,十名巫家尊级高手的气息冲天而起。

        那中年男子脸色骤然一变,然后眸子里精光一闪,歇斯底里,同时兴奋异常的尖声高呼:“尔等……人族的尊级?你们犯下了滔天重罪,娲岛,娲岛不会放过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