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七十八章 齐动

第九百七十八章 齐动

        极高的天穹之上。

        黑色魔云翻滚,笼罩了百万里方圆的空域。

        一道道狂暴的九天罡风裹着雷霆,挟持天火,犹如天河奔涌,疯狂的冲刷着这一片魔云,直震得虚空震荡,无数条天火、雷霆肆虐,朝着四面八方乱打。

        漫天都是奇异的流光翻滚,有些元磁属性的流光随着罡风瞬间扩散到数千万、数亿里外,天空中七彩光霞隐隐,好似无数条彩虹在流动。

        数百条长有十几丈到数十丈的金色飞舟,静静的悬浮在十几万里外的虚空中。

        每一条飞舟上,都站着几个到数十个身披重甲,面孔都被金色透明水晶面罩遮挡的神奴。

        这些神奴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那一团翻滚的魔云造成的破坏,一个个不断摇头叹气。

        魔云笼罩范围内,数万座太阳金轮已经被魔云腐蚀,彻底崩坏。

        因为雷霆、天火的冲刷,附近千万里范围内,更多的太阳金轮在剧烈的震荡着,大量太阳金梭犹如成熟后被迫脱落的果子一样,胡乱的坠落大地。

        这些没有经过太阳金轮发射的太阳金梭,只是随风乱飘,天知道它们会飘去哪里,坠落何方,给哪些倒霉蛋造成突兀起来的灭顶之灾。

        更有一些太阳金轮被飓风震荡,偏离了本来的运转轨迹,相互间胡乱撞在了一起。

        有太阳金轮起火爆炸,有太阳金轮,直接从高空坠落。

        一名白发白须,看上去颇有些年龄的神奴一把解下了头盔,气急败坏的跺脚怒骂:“孙子,不要让爷爷在神国见到你们,否则有你们好看的!”

        白发神奴邻近的一条金色飞舟中,另外一名红发红须的老人同样解下头盔,讥诮的连连冷笑:“得了吧,他们是神王级的高手……若是他们愿意舍弃人间的荣华富贵,甘心情愿的投入诸神座下,他们的身份地位也比我们高出数等。”

        昂起头来,红发老人冷然道:“给他们好看?你是想被满门抄斩呢,还是被杀九族呢?”

        白发神奴呆了呆,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真是……没道理了,我们投效我主,兢兢业业为我主效力,这么多年了……”

        红发老人低沉的叹了一口气:“哎,认命吧。我们只是神奴……我们修为低微,更没有那些小崽子那等被诸神重视的妖孽血脉,能够逃脱阳寿极限,能够逍遥长生,还不够么?”

        数百条飞舟上,一众神奴无奈的看着翻滚的魔云。

        突然,一名中年神奴低声的笑了起来:“几位老爷子,这被摧毁的太阳金轮,咱们报多少缺口上去啊?这里面,火耗几成,废品几成,额外消耗又是几成,几位老爷子拿个主意呗?”

        一众神奴一个个喜笑颜开,相互之间相互打眼色、抛媚眼,嘴角都有涎水流了出来。

        魔云中,魔至尊正和五大分身联手围殴公孙三羊。

        巫铁周身翻滚着宛如实质、光辉灿烂的功德金光,苦苦抵挡着那金色剑幕疯狂攻击。

        公孙三羊将那崩碎的掌心佛国压缩,塌陷,化为直径三寸左右的一团金光,直接丢到了燧火真种的石碗中。

        他悍然将这件佛门重宝当做燃料,任凭燧火真种吞噬、燃烧,然后化为无穷无尽的燧火,化为一条条数十丈长的火龙漫天乱舞,和魔至尊以及五大分身纠缠在一起。

        燧火火龙逐渐充塞天地,逐渐笼罩了方圆千里虚空。

        四面八方,浓郁宛如实质的魔云中,九颗硕大的魔龙头低沉的喘息着,他们嘴里不断喷出一道道亮晶晶的黑色魔气,同样化为一条条百丈长短的黑色魔龙,和那燧火火龙疯狂的撞击在一起。

        一块巨大的九龙玉璧悬浮在黑色魔云中,通体魔光闪烁、魔气滔天,隐隐和九颗硕大的龙头气息相合。

        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名魔头藏身在魔云中,手中长幡乱舞,一股股无形无迹的魔力就翻滚袭来,猛地禁锢住一条条燧火火龙,然后将其硬生生撕成粉碎。

        每一条燧火火龙爆碎之时,都化为无数条火星,随着奔涌的魔息撒的漫天都是。

        这些大大小小的火星分散到一定程度,就猛地爆炸开来。炸得四周风云翻滚,炸得虚空都裂开了一条条半透明的若有若无的裂痕。

        好些手持长幡的魔头发出低沉的嘶吼声,被这些火星爆开的力量炸得漫天乱滚,身上的的甲胄不断炸出一条条裂痕,然后又在魔气中急速的愈合。

        公孙三羊苦苦和魔至尊僵持着,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今日,不是你们,就是我……本座,忍了这么多年,实在是忍不得了……娲岛有变,本座今日,一定要元灵合一,一定要将本座得来的这些好东西,彻底化为本座的实力!”

        “本座,将成为有熊氏的人王。”

        “本座,将成为全人族的人皇!”

        “本座,要让娲岛的那群疯婆子,一个个跪在本座面前,像那些青楼里的小娘儿一样,任凭本座为所欲为!”

        公孙三羊咬着牙,双眼充血的盯着魔至尊:“你们,绝对不会知道,本座从娲岛,从轮回谷,究竟得了多少好东西……嘻,嘻嘻,嘻嘻嘻!”

        公孙三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他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

        他原本就干瘪萎缩的身躯,再一次的缩水。

        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咆哮声,一尊看似粗陋的石雕从公孙三羊的体内飞了出来。这石雕龙头、狮身、虎尾,背生双翼,全身蜷缩、匍匐在地。

        乍一看去,这就是一尊用普通花岗岩雕成的粗陋石雕。

        但是仔细看去,这石雕身上,每一条刻痕,每一条纹路,都浑然天成,隐隐和虚空中满天星辰的运动轨迹吻合。

        一丝丝灵动的光芒在这石雕中闪烁,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兽吼声,这石雕突然动了起来。

        长有十几丈的石雕骤然就化为血肉之躯,然后一个飞扑,就将魔至尊的畜生道分身压在了身体下面,一对儿粗壮的前爪疯狂的撕扯着,三两下就将畜生道分身撕得遍体鳞伤。

        畜生道分身痛得嘶声大吼,浑身喷着黑血,吐着黑气,翻滚着和这石雕滚入了漫天黑云中。

        “这是太古伏羲氏,陵墓前一座镇墓的神兽。”公孙三羊喘着气,‘嗤嗤’的笑着:“谁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呢?不过,毕竟是为太古圣人镇墓的玩意儿,哪怕本座能提供的精血有限,他的威力也不小吧?”

        喘着气,公孙三羊掏出了一个小巧的丹瓶,取出三颗血色的丹丸,一口吞了下去。

        他干瘪萎缩的身躯犹如充气一样迅速的丰盈起来。

        他‘咯咯’的笑着:“本座有多少底蕴,你们想不到,你们根本想不到。嘿,嘿嘿,本座千辛万苦,冒了那天大的风险,才有了今日的机缘……你们休想破坏本座的大计。”

        巫铁干脆盘坐在了半空中,任凭金色剑幕悬浮在头顶。

        他催动功德金光,一丝一缕的侵入金色剑幕中,同时在身边布下了重重叠叠的时空迷宫,将自己遮护得严严实实。

        这时空迷宫,挡不住金色剑幕释放出的剑意剑气,但是巫铁相信,如果魔至尊他们想要偷袭自己,这时空迷宫绝对会给他们一个好看。

        骤然间一声惨嚎传来,手持一柄白骨幡,鬼魅一样闪到公孙三羊身后,想要偷袭他的地狱道分身,莫名的被一柄通体烈焰缠绕,手柄成莲花状的金刚刺洞穿了身体。

        红色的火焰裹着地狱道分身疯狂的燃烧,地狱道分身歇斯底里的惨号着,嘴里大口大口的喷出红色火焰组成的烈焰红莲,痛苦万分的在空中翻滚挣扎起来。

        身躯刚刚丰盈了许多的公孙三羊,他的左臂彻底变成了一根细细的芦柴棒。

        很显然,为了催动这柄金刚刺,他付出了一条左臂作为代价。而战果就是,地狱道分身一时间完全丧失了战斗力。这柄金刚刺,显然是公孙三羊为了对付地狱道分身,不知道准备了多久的秘宝。

        魔至尊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他挥动着大斧,疯狂的朝着公孙三羊一通猛剁。

        公孙三羊周身被厚厚的燧火笼罩,大斧劈砍在燧火上溅起漫天火星,震得公孙三羊鼻孔里不断流淌出粘稠的血水,但是一时半会的,魔至尊居然无法攻破这一层燧火。

        “混蛋,我才是本尊,我才是本尊,我才是本尊啊!”魔至尊感到了一阵阵的心寒、心惊,他歇斯底里的朝着公孙三羊咆哮着。

        “不,你我都是本尊……只有他们五个,才是真正的彻底的纯粹的分身。”公孙三羊目光阴狠的盯着魔至尊:“一个人,怎么能有两个本尊呢?所以,你还是赶紧,和我重新融为一体罢。”

        魔至尊头顶一面魔旗冉冉飞起,他看着公孙三羊沉声道:“不,我才是魔皇,我才是至尊,我当为主!”

        黑色魔旗化为一个硕大的黑色太极图,从头顶缓缓向公孙三羊压下。

        虚空扭动,气息扭曲,无数拳头大小形如骷髅的黑色雷光从太极图中倾泻而出,犹如暴风骤雨,狠狠打在公孙三羊体外的燧火上。

        黑色骷髅附着在燧火上,就自行消散。

        每一颗黑色骷髅雷火消散,都会带走等同体积的燧火。

        无数黑色骷髅状的雷火落下,公孙三羊护体的燧火就被一层层的消磨掉。

        公孙三羊目光深沉的看着魔至尊:“嚇,想不到,还是被你成了气候,可是,我才是本尊呵!”

        公孙三羊咬着牙,右手轻轻一挥,一根长有三尺许,色泽青金的桑树枝条被他挥出,只是一击,这桑树枝条上腾起金灿灿的火焰,将头顶落下的黑色骷髅雷火悉数打得粉碎。

        魔至尊一口老血喷出,他咬着牙,越发疯狂的挥动大斧,朝着公孙三羊猛攻。

        与此同时,天道、阿修罗道、饿鬼道的分身也是蜂拥而上,他们各自手持魔宝,朝着公孙三羊就是一通歇斯底里的狂轰滥炸。

        毕竟是无上魔国的魔皇,魔至尊和他的五大分身手上,好东西真心不少。

        每一件魔宝,都是顶级的凶器,威能堪比上品的先天灵物。

        巫铁盘坐在一旁,干脆闭上了眼睛。

        远在武国武都,宫城中,巫铁三打分身闭关祭炼那条巨型飞舟的地宫内,阴阳道人、沧海道人、五行道人同时睁开眼睛,他们齐齐一声大吼,将那条巨型的飞舟强行镇压在了大道熔炉中。

        三道流光冲出地宫,阴阳道人的呵斥声响彻整个武都:“六欲魔尊,随我等出去一趟……唔,这群朋友不怎么友好么?管他们是什么来路,先生擒活捉,打入天牢。”

        “唔,有劳几位老祖,将这些自命不凡的朋友肚子里的牛黄马宝,全给我掏出来。”

        六道森森魔光从武都城内冲天而起,六欲魔尊嘶声尖啸着,发出让人心烦意乱的怪笑声,紧随着阴阳道人三人冲进了武都城外一座军营。

        军营内,庞大的传送阵运转开来,阴阳道人三人连同六欲魔尊,就从武都,直接来到了南疆那座新建的,专门为了无上魔国大军而准备的雄伟军城中。

        九条流光冲出军城,一个闪烁,就到了巫金兄弟三个正在鏖战的战场,阴阳道人呼啸一声,九条流光同时闯入了巨型的传送门。

        穷畸等八位无上魔国的魔尊齐声惊呼:“九大尊者?加上你们……”

        穷畸几人色变,转身就要遁入传送门内。

        但是他们刚刚抬起脚步,这座军城内,一股可怕的诅咒巫力横扫而出,八大征讨使家族的八位魔尊齐声闷哼,七窍中就有五颜六色、色泽古怪至极的血浆不断吐出,他们身上更是百病齐生,更有上千种稀奇古怪的巫蛊剧毒凭空降临,结结实实的强行侵入了他们的身体。

        巫金大斧一斧头劈出,直接将面前的一名魔尊打得一声惨嚎,大口吐血倒在了地上。

        “巫铁……你捣什么乱?”巫金扛着大斧头仰天怒骂:“哥哥我好容易找个好对手……妈-的,一群软蛋,这就瘫下了?”

        穷畸气急败坏的,一边吐血,一边嘶声怒骂:“我们伤势未愈……你们,你们到底有多少尊级?你们的这巫咒……威力大的有点离谱……你们到底,动用了多少尊级?”

        巫狱很有点不要脸的声音从城墙内传来。

        “似乎,有点欺负你们……但是,我们巫家老小,打仗向来如此。你一个人得罪了我们巫族,我们阖族老小和你拼命……你的人数比我们多十倍、百倍,我们阖族老小和你们拼命。”

        “嗯,我们阖族上下,有尊级三百余……你们若是能凑齐三千尊级来欺负我们,我们巫家也绝对软蛋,豁出去和你们拼命了!”

        八大魔尊齐齐吐血。

        这话,也太不要脸了。他们从哪里去凑三千尊级?

        九道流光冲出了传送阵,顷刻间到了山风城上空,然后一个闪烁,一步百万里的,笔直的冲向了极高的天穹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