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八十章 收

第九百八十章 收

        逍遥悠然用最快的速度,将魔至尊乍现山风城,且和之前莫名出现的尊级强者动手的消息传回了扶风帝都。

        就在巫铁和公孙三羊、魔至尊在天穹之上交手时,当今扶风神朝的神皇扶风轭,连同扶风神朝一众亲王、大臣,通过传送阵赶到了扶风城。

        扶风轭的亲弟弟,扶风神朝的宜亲王扶风轨,堂堂半步尊级的强者,直接脚踏流云,按照扶风悠然、扶风雅思的指点,顺着公孙三羊和巫铁登天的轨迹,笔直的朝着天空飞腾而起。

        瞬间万里的遁光速度,扶风轨耗费了整整一刻钟时间,攀升到了离地三千万里的高空,碰上了第一道九天罡风之后,就再也无法寸进。

        扶风轨不甘心的驱动一件先天灵宝护体,小心翼翼的,咬着牙向上突破了百丈左右。

        就听青天里一道风吼声犹如雷霆炸响,扶风轨被一道可怕的罡风吹散了浑身法力,手脚抽搐的从三千万里的高空笔直的向下飞坠。

        一边坠落,一边吐血,那一道罡风不仅吹散了扶风轨全身法力,更是侵入了他的身体,直接吹在了他的神魂上。扶风轨的神魂侥幸有一件秘宝镇压,只是伤损了部分本源,并没有性命之忧。

        饶是如此,扶风轨从高空坠落,被一群扶风神朝的高层在半空中救下来后,他的修为已经从半步尊级,硬生生摔到了神明境九重天。

        扶风轭背着手,站在山风城城主府最高的塔楼屋檐上,眺望着青蓝色的天空,不由得一阵喟叹唏嘘:“不成尊级,终是蝼蚁……可是这天地,不允许我人族成就尊级……若是……”

        扶风轭眸子里闪过一抹极其危险的狠辣凶光。

        这一抹凶光只是刚刚出现,就瞬间消失,扶风轭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头:“娲岛……嘿,娲岛……有娲岛压制,就算突破了尊级……可是,如果我真能用那法门突破尊级,娲岛又能奈何?”

        “或许……”

        阴阳道人、沧海道人、五行道人连同六欲魔尊,呼啸着来到山风城上空,然后径直向天穹笔直攀升的时候,扶风轭、扶风轨等一众扶风神朝的高层,正心思复杂的在地面仰望天空。

        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九道强横可怕的陌生气息冲天而起。

        他们一个个浑身战栗,更有甚者被吓得目瞪口呆——这九道气息,绝对从没在无上魔国和扶风神朝出现过。

        那么……他们很可能来自被‘祸水东引’的那一方大陆!

        “夭寿哦……我早就说过,宁可我等出逃,也不能再引狼入户了。现在可好,无上魔国还在一旁虎视眈眈,又有恶狼窥视,我扶风神朝……我扶风神朝……”一名白发苍苍,气息衰败,寿命已经走到尽头的扶风氏宗老气喘吁吁的嘶声怒骂。

        “驱狼吞虎,正是好计策。”扶风轨是‘祸水东引’之计的制定者和主导者,他厉声喝道:“就怕那一方大陆实力太弱,眼下他们也有尊级存在,正好,正好……虎狼相斗,最终,我们才有得利的机会!”

        扶风轨的话刚刚出口,就看到极高的天空之中,黑白二色灵光犹如长鲸吸水倒卷而下,然后山风城北面,三道强大、邪异的魔气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那是……”一众扶风神朝的高层只觉得神魂震荡,一个个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来。

        “那是,血海老祖,还有普度教主、销魂老祖……无上魔国的三个老怪物,就这么……”一名扶风神朝的大将哆哆嗦嗦的尖叫了起来:“我在战场上,曾经见过那三个老怪物出手,他们的气息,定然不会错的。”

        黑白二色灵光倒卷而回,高空中,六道奇异的魔光急速闪烁,恐怖的魔压从极高的天空中碾压了下来,山风城内,扶风神朝的一众半步尊级高手感知敏锐,他们感受着急速冲高的六道魔气,浑身不由得冷汗潺潺,汗水迅速打湿了衣衫。

        “如果他们能两败俱伤……”扶风轭紧握双拳,又是惊惧又是希冀的看着天空。

        “他们必须两败俱伤。”扶风轨咬着牙,低声咕哝道:“若是不能,也就只能孤注一掷……”

        扶风轨的目光骤然变得冷漠、阴冷,犹如刀锋,偷偷扫过了在场的一众扶风神朝的文武大臣,乃至扶风氏的一众宗老、亲王。

        极高的天穹上,一百零八颗沧海神珠冲着公孙三羊就是一通乱劈乱打。

        公孙三羊在极短时间内,就取出了十几件威力极大的功德圣器、佛门佛宝等稀罕物件,倾尽全力的抵挡了一番。

        只是他受伤不轻,元气消耗极大,沧海神珠的威能又极大的超出了寻常灵宝,只是短短一盏茶时间,公孙三羊的一应圣器、佛宝都被沧海神珠强行击破,然后被大道熔炉一口吞下。

        五行道人、阴阳道人配合沧海道人悍然出手,三人一通围攻,硬生生打得公孙三羊大口吐血,最后一丝法力都被彻底耗尽,最终被阴阳道人的宝瓶一骨碌的卷了进去。

        凛冽的魔云中,也就只剩下了九龙沦丧碑掩护下的魔至尊一人和他的五大分身。

        阴阳道人、沧海道人、五行道人连同六欲魔尊,一个个面带微笑的围了上去,六欲魔尊的嗓门粗细不一、高低不等,但是整齐划一的笑着:“降了吧,何必苦苦挣扎?九打一,你莫非还有胜算么?”

        “降了吧……咱们,优待俘虏。”六欲魔尊诡异、刺耳的笑声再次响起,不断勾动着魔至尊体内的魔焰,烧得他精血沸腾,身躯在急速的枯萎干瘪:“何必苦苦挣扎?多难受不是啊?降了吧,何必呢?”

        一百零八颗沧海神珠在虚空中按照天罡地煞方位布下了阵势,一百零八个沧海世界的压力轰然落下。

        惨厉的龙吟声冲天而起,护住魔至尊和五大分身的九条魔龙身躯骤然缩小了大半,浑身厚重的黑色龙鳞在刺耳的碎裂声中炸成了无数碎片,黑漆漆的龙皮都被这股可怖的压力撕裂,犹如瀑布一样的黑色龙血洒得漫天都是。

        五行道人身后五彩神光浩瀚如海,奔涌不息。

        一株参天巨木悬浮在五行道人头顶,那只重凝了肉身的三足金乌有牛犊子大小,他懒洋洋的趴在巨桑的树梢头,一对儿小眼睛里不断喷出丝丝金光,在九条魔龙身上不断烧出一个个拳头大小的窟窿。

        阴阳道人头顶阴阳二气瓶静静悬浮,黑白二色灵气在他身后急速的盘旋,化为一个直径万里的太极阴阳鱼旋转不休。

        一股绝大的力量从太极双鱼中涌出,禁锢了时间,禁锢了空间,锁定了阴阳五行。

        这一方虚空都被阴阳道人的先天阴阳二气定住,一应寻常的遁法遁术都彻底封禁。

        六欲魔尊还在‘和颜悦色’的,不断的劝说魔至尊。

        他们的魔音,每一声都能勾起人心底最黑暗、最深层的欲-念,引动无形魔焰焚烧一切,摧毁一切。

        他们的攻击虽然没有巫铁那等血肉搏杀的硬碰硬,也没有各种雷霆法术的绚丽多彩,但是伤人于无形,坏人根基于无声之中,更加歹毒,更加邪恶,更加的让人防不胜防。

        魔至尊和他的五大分身本身就在阴阳道人他们的攻击下难以消受,再被这六欲魔尊一通攻伐,顿时阵脚大乱。

        沧海道人眉头一挑,手指轻轻一点,十二颗沧海神珠瞅准了九条魔龙的一个纰漏,再次灵动的跳跃而去,再一次重重的击打在魔至尊的身上。

        刚刚魔至尊就被打得浑身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再被这十二颗沧海神珠猛击,就听魔至尊发出凄厉的痛呼声,两条手臂、两条腿全都被沧海神珠一击粉碎。

        “尔等……”魔至尊想要放点狠话后就全力突围。

        可是沧海神珠连放狠话的机会都不给他,一颗神珠一闪即至,重重击打在魔至尊的嘴巴上。

        牙碎如粉,血如泉涌,魔至尊嘶声痛呼,用力的摇晃着脑袋,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大道熔炉缓缓飞来,大口朝下悬浮在了九龙沦丧碑上空。

        九龙沦丧碑发出低沉的咆哮声,九条魔龙再也顾不得魔至尊和五大分身的死活,纷纷抬起头来,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大道熔炉上。

        巫铁盘坐在半空中,金色的剑幕失去了公孙三羊的操控,下逼的势头骤然放缓。

        巫铁抬起头来,低沉的朝那金色剑幕说道:“圣兵有灵,你当能感受我的功德,你当能感应我的本心。”

        金色剑幕爆发出的剑意、剑气骤然凝滞,不断在巫铁身上切割出一条条正正方方剑痕的剑芒瞬间消失。金色剑幕发出低沉的剑鸣声,辉煌庞大的剑幕开始向中间塌缩。

        随着剑幕的塌缩,剑幕就好像一道铁闸,闸门悄然的开启,巫铁的功德之力就犹如潺潺溪水注入其中。

        短短几个呼吸后,巫铁的功德之力就变得好似破堤洪水,呼啸着涌入金色剑幕。

        金色剑幕塌缩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一刻钟后,当巫铁积攒的庞大功德硬生生消耗了一半之后,一柄通体犹如黄铜铸成,造型古朴,气息方正,恢弘威严,神光自隐的长剑,就从消失的剑幕中凭空跳了出来,自行跳入了巫铁手中。

        巫铁握住剑柄,手指在剑锋上轻轻一弹。

        ‘嗡’的一声闷响,这柄圣剑的剑锋给巫铁一种极其厚钝的感觉,并无一般兵器那般寒光四射、锋芒凌人的模样。

        但是巫铁能感受到,蕴藏在这柄长剑中的那股强大可怕的伟力。

        与此同时,这柄长剑,隐隐还沟通天地,好似整个天地都在围绕着这柄长剑在转动。

        相比这柄剑,失去了对头之后,重新凝聚本体的黑剑,则是那般的锋芒万丈、那样的凌厉刺骨,而且他和这一方天地是如此的格格不入,孤傲绝世、不屑于和这一方天地有任何的交流和沟通。

        “你是一柄绝世的杀剑,孤傲,冷肃。”巫铁拍了拍悬浮在自己面前,不断发出尖锐剑鸣声,剑尖直指巫铁右手握着的圣剑,跃跃欲试随时可能扑上去的黑剑。

        “而你,是真正的皇者之兵,堂堂正正,浩瀚浩大,且能驱动天地之力,如皇者一声令下,自有亿万黎民追随。”巫铁左手握着黑剑,右手握着黄剑,微笑道:“都好,都好,都是……”

        巫铁突然好似牙疼一样,轻轻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脑子里,有无数的剑阵阵图喷涌了出来。这是老铁传承的庞大数据库中,太古神话时代那些威力最为强大、最为庞然的剑阵阵图。

        有些剑阵阵图,都是神话传说中才有的玩意儿。

        巫铁近乎本能的在这么多的阵图中,灵光一闪,径直选中了一份阵图。

        挥动一下左手凌厉无比、杀意绝世、好似要屠戮苍生灭绝人间的黑剑,再挥动一下右手浩浩荡荡、堂堂正正、蕴藏无穷功德无穷造化的圣兵。

        巫铁喃喃道:“一杀,一治;一死,一活;一凋零,一繁华;一灭绝,一繁衍……这是生死对立,也是阴阳转化。”

        巫铁又看向了阴阳道人头顶的阴阳二气瓶。

        阴阳道人的面皮重重的抽搐了一下,手一指,阴阳二气瓶就‘唰’的一下冲回了他的身体。阴阳道人朝着巫铁干笑:“道友,贫道就这一瓶子,道友还是放过他罢!”

        巫铁缓缓点头:“啊,我没想过抢你的宝贝啊……只是,需要一团先天阴阳二气本源……嗯,还有,这黑剑的根基,还是太差了一些。”

        黑剑骤然发出一声尖锐高亢的剑鸣,他的剑身剧烈的跳动蠕动着,一抹剑光就要劈向巫铁右手的圣剑。

        “那,那,那,不是说你不好……你的确只是本体的一块碎片铸成……而这圣兵,他起码是一件无上圣器的三成残躯铸造而成……你的本源比他厉害,但是谁让你残缺得太厉害了呢?”

        “嗯,放心,放心,我马上就帮你多恢复一点元气。”

        巫铁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看了看一脸血水的魔至尊,又低头看了看下方的姆大陆。

        “嗯,无上魔国的国库,加上扶风神朝的赔偿……肯定能让你威能大进,赶上你的这位好兄弟,好搭档!”

        ‘好兄弟、好搭档’这话刚出口,黑剑和黄剑同时震荡、轰鸣,似乎都颇为不满,颇为不愿。

        巫铁则是笑着,轻轻的挥动他们,一步步的走向了魔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