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八十一章 正面

第九百八十一章 正面

        被九位实打实的尊级强敌包围着,自身的一应魔宝都被掠走,九龙沦丧碑也在阴阳二气瓶的压制下苦苦挣扎,魔至尊完全失去了放手一搏的勇气。

        他,毕竟是魔皇。

        不是冲锋陷阵的将领。

        他可以高高在上威凌弱小。

        但是他不可能浴血奋战、以寡敌众的拼死一搏。

        所以他让五大分身护住了自己本尊,放出无量的魔气,疯狂注入九龙沦丧碑,强行催动九条挣扎怒龙的魔龙负隅顽抗。

        九条魔龙身上粉碎的鳞甲急速的重生,然后又被沧海神珠结成的大阵压力碾成粉碎。重生,粉碎,粉碎,重生,九条魔龙好似被无限次的凌迟碎剐,他们发出的龙吟声中,充满了滔天的怨念和恶毒。

        如果不是九龙沦丧碑主宰了他们的一切,这九条被如此压榨的魔龙,已经忍不住反噬魔至尊。

        六欲魔尊轻轻松松的笑着,他们的笑声就好似调皮的小火苗,总能引发魔至尊和五大分身体内的邪火,不断的灼烧、损耗他们的精气神,弄得他们浑身瘫软无力,法力急速的流逝。

        阴阳道人、沧海道人、五行道人,则是成品字形站在虚空中,各自施展手段,防范魔至尊有压箱底的本领或者魔宝,猛不丁的逃出他们的包围圈。

        巫铁则是好整以暇的,走到了阴阳道人身边,伸手从阴阳二气瓶中勾出了一丝先天阴阳二气本源。

        将这一丝比头发丝还要细百倍的阴阳二气本源握在手中,巫铁一声低沉的嘶吼,身躯化为九万丈高下,化身盘古真身,盘坐在了虚空中。

        黑剑、黄剑悬浮在身边急速游走,巫铁双手握拳,重重的一拳轰在了虚空中。空间大道凝成的道印出现在头顶,道印闪烁,一道道混沌的空间波动席卷而出,化为可怕的虚空切割,狠狠的劈砍在了姆大陆坚固的空间结构上。

        ‘咔嚓’一声,虚空粉碎,一道道湍急、混乱的虚空乱流裹着驳杂的能量潮汐蜂拥而出。

        凝聚道印后,巫铁对天地间一切能量波动的感应敏锐到了极点。虚空乱流奔涌出来的时候,巫铁分明感受到,虚空乱流中裹挟的能量潮汐,庞大、恢弘、但是分明比巫铁预想的,那种浩浩荡荡、无穷无尽的混沌乱流弱小了万亿倍。

        这感觉就好像,巫铁破开了一道万丈高的堤坝,想要从中引出滔天大水。

        结果堤坝破开了,从中引出的水流,只是头发丝这般粗细的,微不足道的一小缕水流。

        凝聚道印后,巫铁还是第一次尝试着破碎虚空,但是他失望了。

        这一道道扑面而来,弱小得让人无言以对的能量潮汐,巫铁摇着头,叹着气,将其强行打入了手中的那一丝先天阴阳二气本源中。

        黑白分明,宛如灵蛇一般在掌心萦绕的阴阳二气本源开始缓慢的壮大,但是壮大的速度远不如巫铁预期。

        巫铁抬起头来,仰面看着更高处黑漆漆一片、无边无垠的虚空,喃喃道:“白鹇说得没错,我们这世界,的确被封住了。”

        庞大的神魂力量犹如海啸一样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顷刻间席卷方圆数亿里的虚空。

        一座座光芒夺目、金光璀璨的太阳金轮发出刺耳的爆裂声,数以百万计的太阳金轮通体喷洒着刺目的火光,身不由己的朝着巫铁飞了过来。

        虚空中,那些站在金色飞舟上的神奴们发出凄厉的惊呼声,手足无措的看着四面八方无数的太阳金轮飞蛾扑火一般冲向了巫铁,然后在靠近他还有数千里的时候,就开始猛烈的塌缩、缩小。

        太阳金轮通体用极其珍贵的珍稀材料铸造而成,使用的还是诸神传下来的铸造技巧,通体坚固无比,单纯从质地上,堪比地面世界人族修士淬炼的天道神兵。

        每一座太阳金轮,都重达上亿斤,数百万太阳金轮的总重量、所耗费的珍稀材料的总量可想而知。

        巨量的、蕴藏了庞大元力的珍稀金属在巫铁的掌心塌缩,塌缩,疯狂的塌缩,不断的向内塌陷,然后粉碎,粉碎,不断的粉碎,直到它们粉碎成了最细小的能量粒子。

        那一丝先天阴阳二气本源犹如贪婪的巨蛇,一口将这些坍塌粉碎的能量粒子吞了下去。

        方圆数亿里内的太阳金轮被一扫而空,这一条细细的先天阴阳二气本源,也膨胀到了十几丈长,手指粗细。

        巫铁皱了皱眉,这点本源,可不足以让他布出那座理想中的剑阵。

        沉吟片刻,巫铁向阴阳道人笑了笑。

        阴阳道人点点头,阴阳二气瓶放开了九龙沦丧碑,瓶口朝下,黑白二色气流呼啸着冲向了大地。

        黑白二气犹如巨龙,从离地亿万里的虚空中笔直的俯冲下去,顷刻间就是千万里,几个呼吸后就俯冲到了地面,化为一团巨大的黑白二色龙卷风,绕着山风城旋转起来。

        肥沃的土壤丝毫未动,山风城北面和南边的广大平原寸草不伤,但是山风城所在的这一条绵延亿万里的山脉,一座座山头拔地而起,伴随着低沉的破风声直冲高空。

        山风城内,扶风轭、扶风轨、扶风悠然、扶风雅思等高层一个个目瞪口呆,他们下意识的飞上天空,看着黑白二色龙卷将远远近近的一座座山头直接吸得无影无踪。

        半个时辰后,原本扶风神朝中南地带,横贯东西,堪称扶风帝都北方屏障的这一片山系消失了。

        数亿座大大小小的山峰,矮的有数千丈高下,高的有数万丈大小,连同山脉中布置的一座座禁空阵法,各种监察监视的禁制等等,连同山脉中的无数座金属矿脉、元晶矿脉等等,都被吸走了。

        扶风神朝,多了一片一望无际的广袤平原。

        空荡荡的,平坦如镜,上面一根草都没有。

        一座座山峰呼啸着直冲高空,迅速融入巫铁手中的黑白二色本源。

        一个时辰后,黑白二色本源膨胀到了水缸粗细、百丈长短。巫铁满意的点了点头,双手将这条本源之气用力一搓,就听一声巨响,巫铁脚下凭空炸开了一座直径百丈的先天太极图。

        凝聚了无铸杀意,杀气几乎凝成实质的黑剑悬浮在了太极图的白色鱼眼上。

        通体金光璀璨,散发出堂堂正正浩然之气,能引动天地巨力的人道圣兵,被巫铁简称为黄剑的,则是悬浮在了太极图的黑色鱼眼上。

        巫铁双手结印,十根手指荡起了千万条残影,无数印诀犹如暴风雨一样喷泄而出,不断融入缓缓旋转、介乎于半虚半实之间的太极图中。于是太极图就一点点的凝实,逐渐有灵动的光芒亮起。

        大道熔炉‘轰’的一声巨响,刚刚被大道熔炉吞入的魔骨塔、魔旗、无上魔国的传承印玺等魔宝,已经在大道熔炉和燧火真种的疯狂煅烧下融化成汁。

        一缕缕喷吐着白光热浪,温度高得吓人的金属汁液从大道熔炉口中喷出,迅速融入了太极图内。

        黑剑、黄剑微微震荡着,神兵有灵,他们自行放出一丝丝一缕缕的剑气,按照巫铁的印诀指引,在逐渐凝成实质的太极图内勾勒出一道道曼妙无方的剑痕道纹。

        天地间,一道道可怕的剑意冲天而起。

        剑意有生有死,生死相依,生死轮回,相互之间轮转不休,充满了阴阳变幻、造化万物的天地玄机。

        魔至尊和五大分身则是浑身一阵阵的发寒,魔至尊不自禁的声嘶力竭的大吼着:“你想要做什么?巫铁,你意欲何为?你在炼制什么鬼东西?你在……”

        巫铁没搭理魔至尊,就在魔至尊歇斯底里的吼叫声中,太极图成型,一道道黑色、金色的剑芒犹如蛟龙狂舞,直冲起来数万里高。

        巫铁一声长啸,双手结印,剑指朝着两柄神兵轻轻一挥。

        九条黑色金色纠缠在一起,带着一股浓郁的太极轮回、阴阳变幻的先天道韵,疯狂盘绕成双螺旋的剑芒流光飞掠而出,带着刺耳的、可怕的裂空声横扫虚空。

        九龙沦丧碑内发出惊天动地的龙吟悲鸣。

        九条苦苦护着魔至尊和五大分身的魔龙,九颗硕大的龙头无声无息的脱落,随后黑色的龙血喷洒如泉涌,巫铁一声长啸,他脚下吞入了大量融化的魔宝精华,已经膨胀到千丈直径的太极图,就将那漫天奔涌的龙血一口吞了下去。

        九条龙躯也一点点的,被强行拖拽着飞入了缓缓旋转的太极图。

        魔至尊发出一声不敢置信的疯狂大吼。

        巫铁手指轻挑,朝阴阳道人、沧海道人、五行道人还有六欲魔尊笑了笑:“还请助我一臂之力。”

        九大尊级高手同时落入太极图中的剑阵,九道恢弘的法力涌入太极图。

        无论是阴阳道人他们三人纯正至极的一气化三清道力,还是六欲魔尊阴邪诡变得魔力,这太极图轻轻一旋,就将这些法力尽数化为精纯无比的先天阴阳二气,然后转化为刺目的黑色、金色剑芒。

        巫铁手一指。

        一柄半边漆黑无光、半边金光璀璨的巨剑冲天飞起,荡起一抹极大的弧光,重重的劈在了九龙沦丧碑上。

        这件无上魔国的镇国之宝,被斩去了最重要的九道魔龙龙魂,已经气息衰败了大半。

        再被巫铁刚刚炼成的‘先天阴阳造化轮转剑阵’一斩,九龙沦丧碑就发出一声凄厉的哀鸣,直接被一剑劈成了两片。然后剑光再次落下,巨大的九龙沦丧碑‘嚓嚓嚓嚓’的被劈成了数万片魔气喷涌,不断爆发出夺目闪光的碎片。

        大道熔炉欢快的欢呼一声,一道红彤彤的燧火喷出,将漫天碎片一口吞了下去。

        大道熔炉轻轻的晃了晃,很满足的飞到了巫铁的身边,绕着他轻快的飞旋起来。

        还不等魔至尊和五大分身反应过来,巫铁挥手处,魔至尊的五大分身被无数条金色、黑色纠缠在一起的螺旋剑光劈得四分五裂,然后黑金二色剑光向内一合,将五大分身一并斩杀。

        硕大的,金饼子一般的功德金轮悬浮在巫铁身后,一道道流金般功德之力不断注入刚刚铸成的先天阴阳造化轮转剑阵中,这座剑阵的气息也就缓缓发生着变化,黑剑的凶煞之气越发炽烈,黄剑的宏大正气也越发的浩荡。

        这就是这座剑阵的威力所在。

        让好的更好,坏的更坏,造化轮转,生成对立属性的天地极致的极端力量。

        “你……”魔至尊嘶声怒嚎。

        巫铁手指轻弹,无数条极细的剑芒横扫而出,洞穿了魔至尊的周身要害。就听魔至尊体内一道道沉闷的雷鸣般碎裂声不断响起,他融入体内的一道道大道道纹被巫铁暴力摧毁,他凝聚的十三颗道印也都被轰得粉碎。

        魔至尊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双眸光芒骤然黯淡下来。

        他的修为从尊级三重,一路衰减到了神明境一重天,然后在神明境一重天短暂的停留了一下,就衰弱到了胎藏境……但是他此刻先天灵光受到极大损害,他根本无法凝聚神胎,直接又从胎藏境摔到了命池境。

        到了命池境,巫铁往魔至尊体内打了一道先天甲木生气,勉强提出了他的一丝生机。

        魔至尊喘着气,在体内勉强凝聚了一个直径三寸的命池。

        这或许是姆大陆有史以来,修士凝聚的最小的命池……

        “你,究竟……想要……”魔至尊瘫在虚空中,气喘吁吁的问巫铁。

        “其实我没想做什么,是你和公孙三羊在这里兴风作浪。”巫铁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本来,只是来打探一下动静,看看你们这边到底是什么情况,根本就没想过和你们正面硬扛啊。”

        巫铁很坦诚的告诉魔至尊:“我连你们修为到了什么境界,有多少尊级老怪都不清楚,我一个人孤家寡人的,怎可能主动挑起是非?是你们自己,非要赶鸭子上架,和我动手,这能怪我么?”

        魔至尊咬着牙,不吭声。

        一刻钟后,巫铁脚踏流云,从高空笔直降落,来到了山风城上空。

        扶风轭、扶风轨等人咬着牙,硬着头皮,纷纷退腾空而起,朝着巫铁一行迎了上来。

        满脸是笑的扶风轭远远的,就主动向巫铁深深稽首一礼:“前辈,朕乃……”

        扶风轭的话突然全憋回了嗓子眼里。

        他看着巫铁手中拎着的四肢全无,浑身是血的魔至尊,一时间就这么傻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