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八十三章 前线督军

第九百八十三章 前线督军

        山风城,城主府,静室中。

        巫铁和三尸分身,以及六欲魔尊围成一个圈,不大的圈子里,魔至尊和公孙三羊蜷缩在地上,身体不自禁的瑟瑟发抖。

        这场景,一如一群饿狼围住了两只小羊羔。

        巫铁盘坐在地上,先天阴阳造化轮转剑阵的阵图化为直径丈许的太极图,在他身后慢悠悠的转动着,一点点的吸纳巫铁囤积的犹如大金饼子的功德之力。

        黑剑、黄剑分别镶嵌在太极图的黑白鱼眼内,剑尖朝下,随着阵图缓慢的转动着,不断放出一波波让人不寒而栗的剑意,在静室中汹涌澎拜。

        黑剑的剑意扫过魔至尊和公孙三羊的身体,两人就忍不住痉挛、抽搐,身体好似被冰冷的电光疯狂鞭挞一样,就连凝聚的一点先天灵光都在战栗抽搐。

        而黄剑的剑意扫过他们的身体,一道道恢弘博大、充满生机的炽烈暖意瞬间充斥全身,将他们绷紧、痉挛、抽搐、战栗的身躯,瞬间变得平静且舒适。

        那感觉,就好似先将人揉捏成卷饼,用万年寒冰冻得硬邦邦后,迅速丢进开水中,‘嚓’的一下将其拉得笔直笔直……

        两种迥然对立的极端剑意绵绵不绝的扫过,无论是肉身还是先天灵光,都在极端的生死对立中,经历一次次宛如地狱轮回的恐怖折磨。

        一根千锤百炼的钢筋,将其不断的弯曲折叠,钢筋都会变得极其脆弱,可以轻松折断。

        魔至尊和公孙三羊的肉身还有先天灵光也是如此,巫铁静静的坐在那里,只是短短一刻钟的功夫,两人的身躯和先天灵光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只要再被两种剑意轮转冲刷个百来遍,他们定然肉身崩溃、魂飞魄散,再也没有踏入六道轮回的半点儿机会!

        ‘咚’的一声,公孙三羊一头磕在了地上。

        目光纯粹纯净的,宛如刚出生的小羊羔一样萌蠢天真的,公孙三羊热泪盈眶的看着巫铁,用尽全部的精气神大声吼道:“巫铁前辈,本座……不,老夫……不,晚辈愿意生生世世,誓死效忠!”

        ‘咚咚咚’,公孙三羊磕头如捣蒜,大声的嘶吼着:“只要您一句话,晚辈……就是您座下一条狗!”

        魔至尊没吭声,只是阴沉着脸盯着公孙三羊。

        巫铁笑呵呵的看着公孙三羊:“你都是轮回中走过一遭的人了,你,怕死?”

        公孙三羊笑着抬起头来,一副赤胆忠心、目光狂热的看着巫铁:“晚辈不敢有丝毫隐瞒,正是因为活过,精彩过,阳寿到了极限过,走过轮回路过,所以,才更加怕死。”

        “晚辈不想死,想活着。想要娇妻美妾,想要百子千孙,想要锦衣玉食,想要骄奢淫逸……晚辈,绝无任何权柄野心,只是想要这些最原始的物质享受……”公孙三羊异常狂热的朝着巫铁哭喊:“只要前辈……不,只要主公您从指头缝里洒下一丝丝好处,臣誓死效忠啊!”

        巫铁笑了笑,看向了魔至尊:“你呢?”

        魔至尊沉吟了一阵,缓缓开口:“我不像他。前世的记忆,我很模糊,记得不多。”

        傲然一笑,魔至尊沉声道:“但是今生,我不弱于任何人。”

        抬起头来,看着静室的天花板,魔至尊沉声道:“若是能活着,自然是好。但是想要让我奴颜婢膝的活着……还是让我死了吧。”

        巫铁笑了,他点着头,轻声道:“奴颜婢膝,你就宁可死么?嗯,可是你死得甘心么?公孙三羊,会吞掉你的先天灵光,让你和他,重新成为一个完整的个体,成为真正的公孙三羊。”

        “唔,你和他重合为一,若是以他为主体,你怎可能不奴颜婢膝呢?”巫铁指了指额头碰得通红的公孙三羊:“你看看,仔细看看,如果是他这等模样,你甘心么?”

        魔至尊傻眼了。

        公孙三羊谄媚的向巫铁笑着:“前辈,主公,要收下属,还是臣这等人好用哪……用着放心,用着舒心,用着贴心,用着暖心哪!”

        巫铁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魔至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点头:“这是,给我一个选择么?要么投靠你,要么,让我变成他,然后投靠你?然后,我就和他这样,就和一个阉人一样,奴颜婢膝、低声下气的伺候你。”

        巫铁笑着点头:“选吧。你毕竟是魔皇,你,毕竟前世是人族的首领之一……杀了你,太浪费。无论是你作为一个魔皇的实力和智慧,或者你前世的那些知识和记忆,对我都很有价值。”

        “按理,我是要将你打得魂飞魄散,或者干脆拿来祭炼各种秘宝秘术。”巫铁摇头道:“你无上魔国的其他魔尊,我是一个都不打算放过,三十几位魔尊,可以让我武国多出不少尊级高手。”

        “但是你,因为你的身份,你的头脑,你的力量,你这辈子的经验和经历,我愿意让你活下去。只要你踏踏实实的为我做事,哪怕不是很恭谨,不是很恭顺,你可以活下去。”

        巫铁摇头道:“当然,不可能放纵你的自由,你的生死,必须掌控在我的手中。”

        魔至尊沉默许久。

        公孙三羊在一旁面无人色的,只是不断的向巫铁磕头。

        巫铁不看魔至尊,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公孙三羊,不断的摇头叹气:“你说,你说,你好好的人族一部领袖,何至于此?”

        公孙三羊哆哆嗦嗦的抬起头来,一脸极其扭曲的难以形容的怪异表情,同样直勾勾的盯着巫铁:“可是,你能理解么?我曾经高高在上啊……我曾经,掌控亿万子民的生死荣辱……我曾经,那等风光……我舍不得死,我不想死啊!”

        巫铁叹了一口气:“我想,我如今掌握的疆域,比你的雷泽城要宽广……我掌控的子民,比你的部族要多出千百倍。我……”

        公孙三羊声嘶力竭的尖叫着:“可是你如今年轻力壮、年富力强……你有过百岁么?你过了百岁么?我,我,我,我极力挣扎,我极力挣扎到了阳寿的最极限处,我看到了死亡的阴影,我最终亲自走过了混乱、危险的轮回道路……我,我,我险死还生,我……”

        魔至尊在一旁转过头来,‘呸’的一声往公孙三羊脸上吐了一口吐沫:“还不够丢人的么?你我本一体……你可以不要脸,不要脏了我的名头!我是无上魔尊无上魔皇魔至尊!”

        魔至尊回过头来,望着巫铁厉声吼道:“休要……休要折辱我,否则……”

        巫铁看着魔至尊:“放心,我没有折辱人的习惯……你看,六欲魔尊在我手下,也过得逍遥自在。”

        盘坐在一旁的六欲魔尊就‘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只是一笑,魔至尊和公孙三羊齐齐吐血。

        魔至尊怒骂了一句极其难听的脏话,然后他重重的点头:“有什么手段,施展罢……我,降了。”

        狠狠的看着巫铁,魔至尊怒道:“我降了,不是因为我怕死,而是因为,我怕我死了也不得干净……所以,我宁可忍气吞声的活着,也不愿意,死后被人骂我。”

        巫铁就笑了。

        公孙三羊突然一跃而起,双手闪耀着淡淡的佛光,声嘶力竭的掐向了魔至尊的喉咙。

        巫铁身后剑阵阵图稍微加快了一丝旋转速度,公孙三羊的肉身‘嘭’的一声炸开,无形的剑意瞬间摧毁了他的肉身,重创了他海碗大小的那一团灵动明亮的先天灵光。

        魔至尊张开嘴,深深的一吸。

        他将公孙三羊的那一团先天灵光吸进嘴里,然后朝巫铁冷声道:“有什么手段,只管施展,我的生死,任凭你掌控……但是你要帮我,将他脑子里的每一丝牛黄马宝,都给压榨干净。”

        巫铁笑着点头:“放心,放心,公孙三羊的……或者说,你的前世记忆,对我很有用。”

        娲岛,或者说人族的命场,乃至整个人族的大势,巫铁真正的是非常的好奇呢。他曾经接触过娲岛的大主母,那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让他记忆尤深。

        他很好奇,娲岛,乃至现在的整个人族,究竟是何等形状?

        魔至尊放出了自己的先天灵光,六欲魔尊齐齐狂啸,一波波可怕的神念波动化为滔天魔光,将魔至尊和公孙三羊的先天灵光包裹在内。

        魔至尊开始吞噬公孙三羊的先天灵光,或者说,是魔至尊开始融合真正的自己。

        公孙三羊疯狂的反抗、挣扎,但是六欲魔尊对人的神魂把控何等微妙,他的反抗、挣扎一丝丝的被消融,他的先天元灵一点点被魔至尊吞噬,他的记忆、他的经验、他先天灵光中蕴藏的庞大力量,都被魔至尊快速的消化吸收。

        原本就是本尊和分身、本我和自我的关系,两者相合,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巫铁结印,一重重玄妙的巫印秘咒不断的烙印在魔至尊毫无反抗的先天灵管中。阴阳道人、沧海道人、五行道人掏出一枚枚大道宝丹,不断注入魔至尊受损严重、几乎崩碎的肉身内。

        静室外,扶风轭等扶风神朝的高层,倾尽全力,催动山风城的所有大阵,疯狂的吞吐天地元能,将其化为肉眼可见的一条元能大河,不断注入静室中。

        魔至尊受损严重的身躯快速的愈合,一点点的,他身上的气息就变得越来越庞大。

        一轮六辐宝轮在魔至尊身后浮现,宝轮上六条虚影若隐若现,一股股玄妙神奇的力量不断扩散开来,一条条宛如实质的轮回道韵充斥静室。

        巫铁微笑着,他头顶一枚新的道印悄然浮现。

        距离第一次凝聚道印,消耗了巨量的精气神,休养了这么长时间,巫铁精血充盈、神魂饱满,先天元灵也恢复如初,这一次,巫铁凝聚的道印,正是轮回大道。

        魔至尊敞开胸怀,在巫铁面前尽情演绎六道轮回的玄妙。

        巫铁本身修炼《元始经》,对轮回大道的道理道韵剖析得极其详细,极其透彻。得了魔至尊的这一番现场演绎,他身后一枚六道宝轮也冉冉凝聚出来。

        ‘哈哈’一声大笑。

        巫铁体内精血骤然消耗了九成左右,伴随一声低沉的雷鸣声,六条身穿黑色道袍,披散长发,生得一般无二,气息略有些阴冷诡邪的道人从六道宝轮中翻滚而出。

        一道道功德金光从功德宝轮中涌出,不断注入这六个黑袍道人的身体。

        六人身上阴冷诡邪的气息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通体宝光四溢、清气流淌,一副道德之相,浑身隐隐有无量清光直冲虚空。

        魔至尊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

        同样的六道分身大神通,为何他凝聚的分身要么丑陋狰狞,要么干脆就反噬本尊。

        而巫铁凝聚的这六条六道分身,就好似仙佛一般?

        这……这……这……魔至尊心头隐藏的,那一丝对巫铁的不忿之气,终于因为巫铁当面凝聚的六道分身,彻底的消失了。

        巫铁的六道分身相互看了看,同时放声轻笑,然后同时向巫铁稽首一礼:“道友。”

        巫铁笑着点头,消耗了巨量精血的他掏出大把大把的宝丹,流水一样塞进嘴里。

        六道分身又向三尸分身望了过去,六人朝着三人望了一阵子,略微感受了一下相互之间的实力差距,六人的笑容微微一敛,向阴阳道人、沧海道人、五行道人稽首行了一礼:“见过三位前辈道友!”

        ‘前辈’二字,六道分身说得颇为清晰。

        阴阳道人三人微笑着颔首致意,还了他们一礼:“六位道友安好!”

        六道分身就不吭声了,他们一排儿排开在巫铁身后,眯着眼,开始吸收静室中越发浓郁的天地元能,极力的补充自身法力。

        他们头顶,隐隐有道印虚影浮现。

        他们正要分别凝聚,轮回大道之下的,对应了天人道、阿修罗道、人间道、饿鬼道、畜生道、地狱道的一应大道法则。

        其他不说,单单地狱道就分十八重地狱,有刀山、剑林、油锅、火海、玄冰、石磨等诸般酷刑,每一道酷刑都是一条大道法则,拢共要凝聚的道印得有近百枚之巨。

        以六道分身的实力,他们踏入尊级是稳妥的,但是想要凝聚自身对应的诸般大道道印,真正达到这具分身应有的极限实力,需要的时间无疑不短。

        与此同时,武国,武都,宫城内,百来个身穿粗麻布衣的粗壮汉子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每个人都是鼻青脸肿,地上到处都可见被抽碎的牙齿碎片。

        一名气势非凡、脑袋肿得如南瓜的中年男子趴在地上,气急败坏的咆哮着:“吾乃娲岛钦点,地字乙五号战场前线督军公孙白马……你们,焉敢如此无礼?你们,要背叛整个人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