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八十四章 前线督军(2)

第九百八十四章 前线督军(2)

        巫铁大步走出静室,魔至尊身披一套黑色甲胄,后面挂着一裘血色披风,双眼闪烁着碎金色的魔光,亦步亦趋的跟在巫铁身边。

        他的气息,比之前更强了数倍。

        公孙三羊那一团先天灵光,居然比魔至尊和其他五大分身加起来还强。

        在六欲魔尊帮助下,吞噬了公孙三羊的先天灵光后,魔至尊神魂本源壮大了十倍有余,凝聚的道印、自身法力,也就水涨船高,随之飙升了一大截。

        到了尊级境界,凝聚道印之后,先天灵光想要壮大一丁点,都需要耗费不菲的资源、漫长的岁月。

        先天灵光一下强大了十倍有余,魔至尊真个是一口吃撑,跟在巫铁身后的他可谓是神采飞扬、踌躇满志,眉目顾盼之间锋芒毕露、威煞惊人。

        扶风轭等人就候在城主府中。

        见到恢复如初、气息比之前更盛数倍的魔至尊走了出来,扶风轭不由得眼珠都突了出来。

        之前巫铁说什么?

        将无上魔国托管给扶风神朝,无上魔国每年的岁入,扶风神朝可拿走一成作为管理费?

        可是,魔至尊完好无损,托管一事从何说起?

        巫铁斜眼看了一眼扶风轭等人,冷声道:“放心吧,无上魔国,还是要交给你们托管的……魔至尊,未来会是我麾下攻伐厮杀的大将,参谋军机的智囊……他和无上魔国,没多大关系了。”

        扶风轭一众人顿时呆在了原地。

        魔至尊被巫铁收服了?

        的确,魔至尊是一员极其合格的冲锋陷阵的大将。

        可是,让他参谋军机?做智囊?魔至尊是这样的人么?他除了杀人放火,他还会什么?

        魔至尊冷厉的望了扶风轭等人一眼,突然讥诮的冷笑起来:“尔等庸庸碌碌,不过圈中猪羊,若非有几个好祖宗留下了一批好宝贝,尔等只是无上魔国口中血食尔。”

        “就凭你们的见识,你们懂什么?”魔至尊很是得意的仰天大笑:“本尊武可攻城拔寨、屠戮苍生,文可参谋大事、计划天下,所谓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这都是小事……你们这等庸碌之辈,懂个屁!”

        扶风轭一众人被骂得面红耳赤,随后脸色一阵阵的发青。

        无论如何,他们也是堂堂一国的高层,被魔至尊用‘猪羊’比喻之,实在是莫大的侮辱。

        但是,唾面自干吧。

        想想魔至尊的实力,再想想自家如今掌握的力量,扶风轭干脆不搭理魔至尊,而是一脸堆笑的向巫铁拱手行了一礼:“巫铁前辈……”

        巫铁轻咳了一声:“我是武国之主。不要老是前辈、前辈的,我的岁数,估计还不到你们的零头。”

        扶风轭顿时笑道:“巫铁陛下,敢问陛下有何吩咐?”

        扶风轭就好像一只弱小的家养宠物,心一横,干脆的摊开四肢、亮出柔软的肚皮,准备任凭巫铁拿捏——你有什么吩咐,你就说吧;你有什么打算,你就做吧;反正无力反抗,咱扶风神朝就豁出去了,什么里子面子的,都不要了。

        生存之道,就在其中。

        眼下,如何沿袭扶风神朝的国祚,如何确保扶风神朝皇族的权力不旁落,利益无损失,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呵。

        “魔至尊,你去收拢无上魔国的兵马。”巫铁回过头来,朝魔至尊吩咐了一声:“所有战事全部停歇……将你无上魔国的那些大小魔头,尤其那些但凡杀戮过甚,用人为材料,炼制过魔宝的,堪称双手血腥、罪恶滔天的,一个不许放过,全部集中在你魔都之内。”

        魔至尊笑得极其灿烂:“主公放心,无上魔国,上上下下,哪怕是魔国大军中一个品阶最低的军官,他是什么德行,本尊都了解得透透彻彻。”

        “符合主公您条件的,一个都跑不掉,您放心,您去魔都时,他们定然都在那里等着。”

        巫铁缓缓点头,然后笑着向扶风轭拱了拱手:“扶风陛下,暂且告辞。我武国境内有事,当先回去处理妥当。等到那边事毕,我带大军到来,清扫了无上魔国那些罪大恶极的魔头后,就请扶风神朝接管魔国。”

        微微一顿,巫铁向扶风悠然笑道:“这些日子,我在山风城中,倒也交了几个好友。方俊才、汤步云、杨云飞几个,他们人品不差。不要在你们扶风神朝,就在你们接管无上魔国的衙门机构里,给他们安排一下。”

        巫铁凝视着扶风悠然,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我要他们一个个都好好的。他们有一个不好,你们就全都不好了。”

        魔至尊在巫铁身后迅速补了一句:“但凡主公觉得你们有一点不好……本尊保证,本尊会亲自和你们亲热亲热……嘿嘿,你们扶风氏上上下下的事情,本尊知道得清清楚楚。包括扶风悠然你在外面有十九处外宅,养了三十九个私生子,本尊就没有不清楚的。”

        扶风悠然脸色惨变,犹如见鬼一样看着魔至尊。

        扶风轭、扶风雅思等人也都一个个面皮抽搐,目光骇然的看着魔至尊。

        扶风悠然在外养了多少外宅,这等机密的事情,都被魔至尊掌握得清清楚楚——无上魔国在扶风神朝内部有多少耳目、奸细?或者说,扶风神朝内部,有多少文武官员投靠了无上魔国?

        细思恐极……

        如果不是巫铁,怕是扶风神朝真个就要呜呼哀哉了。

        巫铁笑着拍了拍扶风轭的肩膀:“对了,还有一事,你扶风神朝妄图祸水东引,让无上魔国祸害我武国,这件事情,事后扶风陛下一定要给我一个交代。”

        “嗯,扶风神朝立国无数年,想来库房中串铜钱的绳子都要发霉了罢?能够用钱解决的事情,就不是事情,是不是这个道理?”巫铁用力的拍了扶风轭的肩膀三下,沉声道:“做错了事情,就要心甘情愿的认罚。”

        “好了,也就是几天的功夫,我们在无上魔国的魔都碰头吧!”巫铁笑吟吟的朝心里纠结,却硬要堆砌一脸扭曲笑容的扶风轭拱了拱手:“处置无上魔国那些魔头的时候,陛下可以多带文武官员、大军士卒,前往观礼。”

        笑声中,巫铁冲天飞起,一步就迈出上万里,然后径直落向了那一处幽谷。

        三尸分身、六道分身、六欲魔尊同时化为流光冲上高空,一个闪烁,就跟着巫铁消失得无影无踪。

        魔至尊双手叉腰,杵在扶风轭面前,笑声如雷,震得偌大的扶风城都在颤抖:“扶风轭,你们这帮子就知道用阴谋诡计小心思的软蛋,哈哈哈,准备好压箱底的钱,来平息我主公的怒火罢!”

        魔至尊轻轻一跺脚,就听偌大的山风城地下一连串的低沉爆裂声传来。

        偌大的山风城,所有的防御阵法、城防禁制都被魔至尊一脚震得粉碎。

        魔至尊狂笑着,化为一道魔云冲天飞起,大笑着朝无上魔国魔都的方向飞去:“啧,天下太平喽,嚯嚯嚯,就为了这份天下太平,你们也该好好的出一笔钱才对啊。”

        扶风轭抬着头,看着北方疏朗的天空,轻声叹道:“做错了事情,要认罚……要认罚啊……呵呵,不是做错了事情,而是,我们没有实力,就必须认罚。”

        扶风悠然和扶风雅思凑到了扶风轭面前,低声的问他:“陛下?”

        扶风轭抖了抖袖子,淡然道:“平息一位尊级神皇的怒火,需要多少资源,大家筹谋一个数字出来吧……啧,你们说,这位巫铁陛下,他是如何成为尊级的呢?”

        扶风悠然和扶风雅思沉默不语,眸子里目光闪烁,只是不敢看扶风轭。

        “礼崩乐坏之时,必有妖孽啊。”扶风轭背着手,抬头看着天,很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妖孽啊!”扶风悠然和扶风雅思附和着扶风轭,同时叹了一口气。

        只是,扶风雅思的叹息中,也透着一丝幽怨。

        而扶风悠然的叹息声中,就带上了一层不明显的喜色。他目光幽微的,看向了自家城主府那些小吏居住的院落,好似在黑暗中看到了灯塔,好似在饥荒中见到了一片肥美的地瓜田……

        洒满了巨神兵残肢断臂的传送阵外,六欲魔尊带着刺耳的尖笑声落下。

        他们化为六条人形魔光,悬浮在幽谷中,一丝丝诡异的神魂冲击,将十几个巨型传送阵包围了起来。

        巫铁带着三尸分身和六道分身,大踏步的走进了传送阵,一阵轻微的空间扭曲之后,他们回到了武国南疆,听到了巫金、巫银、巫铜兄弟一伙的大声战吼。

        穷畸等八名无上魔国的老祖,此刻遍体鳞伤,体内百病齐发,更有各种虚弱、疲惫负面状态加持,一身战力百不存一。

        巫金、巫银、巫铜,还有其他十几个巫家兄弟丢下兵器,赤手空拳,施展了法天象地神通,和八位精疲力竭的魔尊打成了一团……哦,是他们赤手空拳,将八位魔尊打成了一团。

        可怜八位魔尊,被一尊尊身高百丈的小巨人拎在手中一顿毒打,然后重重的拍在地上。

        不等他们回过气来,就换了一尊小巨人上来,继续冲着他们就是劈头盖脸一通爆锤。偶尔他们回过一口气来,倾尽全力放出一道魔法攻击,也被这些皮粗肉厚的小巨人,硬生生用肉身承受下来。

        “大哥,二哥,三哥,你们慢慢玩……无上魔国那边,扶风神朝那边,已经稳了。”巫铁笑着向巫金打了个招呼:“这八位,头顶血光冲天,冤孽之气缠身,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只要不打死,随便你们折腾就是。”

        巫铁向八位魔尊看了看,摇摇头,一道流光朝着北方飞去。

        通过传送阵,巫铁回到了武都,直达自家攻城。

        恢弘巍峨,通体青黑色,内部装饰以一架架巨大的兵器架,上面布满了各种甲胄军械的天武殿内,巫铁居中高座,裴凤坐在巫铁身边,大殿内,大群武国的文武臣子聚集了起来。

        百来个身穿粗麻布衣,鼻青脸肿,有几个人更被打得手臂断裂的大汉,被强行按着跪倒在地,朝着巫铁跪拜。

        这些大汉都被封禁了法力,他们都是半步尊级的修为,但是巫铁麾下半步尊级的高手也不少,三五人伺候一个,强行将他们按得跪在地上,任凭他们挣扎,只是白白浪费力气罢了。

        那位气度非凡的公孙白马跪在最前方,他咬着牙,额头上青筋凸起,挺直了腰身,狠狠的盯着巫铁。

        “公孙白马?”巫铁面无表情的望着对方:“好名字……嗯,公孙三羊,你听说过么?”

        公孙白马呆了呆,他做梦也没想到,巫铁会用这句话开始双方的正式交流。

        呆了一下,公孙白马警惕的看着巫铁:“你问的这人……你认识他?你知道他?你怎么知道,怎么认识的?”

        巫铁心中恍然,看来,公孙三羊是真的在娲岛轮回谷闯了大祸逃出来的。

        笑了笑,巫铁摇头道:“我不认识他,只是听说过……”

        巫铁在心里沉吟,那柄人道圣兵,是不能就这样拿出去的了,非得从扶风神朝多弄点好材料,将其改头换面,换一个模样才能拿出去应敌、见人。

        这是赃物,拿在手中,多少有点烫手。

        毕竟,娲岛的老主母们,对巫铁不坏。

        轻咳了一声,巫铁转过了话题:“你是,前线督军?哪里来的前线,你督的什么军?”

        公孙白马皱起了眉头,虽然被强迫跪在地上,但是他和身后的同伴不一样,并没有歇斯底里的挣扎反抗。

        他冷哼了一声,沉声道:“人族领地大乱,天外邪魔要杀尽我人族,短短数年时间,已经有大量人族聚居地沦丧,我人族子民,被屠戮殆尽……娲岛焦虑,命我等人族命场挑选精英人马,进驻人族各大国朝,监督尔等反抗邪魔爪牙。”

        公孙白马冷声道:“这燧朝……”

        巫铁打断了公孙白马的话:“现在,没什么燧朝了,是武国。我武国,将燧朝取而代之了。”

        公孙白马的脸剧烈的抽了一下:“好,这武国,东南西北有四大妖魔鬼怪敌国,敌人有数十名尊级强者,你武国略有不慎,就有国破人亡之忧……我们来此,是帮你们对付……”

        巫铁再次打断了公孙白马的话:“我们不需要你们的帮助……为什么是说我们犯下了滔天罪孽?嗯?平白无故的,为什么给我们扣黑锅?”

        公孙白马太阳穴上一根根血管立刻膨胀起来,他厉声喝道:“难道不是么?你们身为人族,如何突破的尊级屏障?如何拥有的尊级修为?你们,你们,你们屠戮了多少人族黎民,才有了今日的修为?”

        “尔等,尽是叛逆邪魔,娲岛绝对不会放过你们!”公孙白马嘶声咆哮,嘴里吐沫星子喷出来能有十几丈远,差点就喷在了巫铁的靴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