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九十四章 燧火炼神(2)

第九百九十四章 燧火炼神(2)

        圣戎的羽翼张开,银白色的羽翼变成了纯银色,一个个直径数尺大小的圆形神阵喷涌着银白色的神光,在他身后不断浮现,占据了大片天空,将他衬托得好似一头华丽的孔雀。

        “破阵!”

        圣戎朝着远处的燧火结界指了一指。

        两名光之神族的族人身后猛地涌出了华丽的翅膀,和圣戎的羽翼不同,他们虽然都是三对翅膀,但是一人翅膀如蝴蝶,一人翅膀如蜻蜓,同样的光芒四溢,同样的神纹闪烁。

        两名光之神族的飞行速度极快,比寻常神明的遁法快了起码十倍。

        他们化身流光,犹如两枚光之箭矢顷刻间就到了燧火结界前,手中长剑带起漫天剑芒,重重的刺在了看似薄薄的燧火结界上。

        细细的火苗组成的燧火结界微微荡漾着,然后伴随着低沉的轰鸣声,大地一阵阵的颤抖蠕动,高空大片风云舞动,燧火结界内外,一层一层华丽的光幕浮现。

        大地消失了,天空消失了。

        天地都变成了青白色的厚厚云层,两片云层之间只有区区百丈高下的空间,平坦的云层无边无际,平坦如砥,向着四面八方很平滑的延伸了过去,莫名给人一种极其可怕的压抑感。

        四周隐隐有风雨雷霆、地水火风诸般结界浮现。

        这些结界无声无色、无形无迹,极其微妙的隐藏在了两片云层中。

        在这厚厚的云层内,时间凝固,空间凝滞,天地法则变得晦涩而不可捉摸。更有一波波微弱的神魂波动扩散开来,让人头颅有点沉重,想要舒舒服服的瞌睡一场。

        两个光明神族的攻击逐渐变得有气无力,到了最后,他们手中的长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他们空着手,呆呆的回头看着圣戎。

        他们的攻击没有任何效果,反而是体内的神力在不正常的快速流逝。他们每挥出一剑,消耗都是平日里的上千倍,他们疯狂攻击了没两下,体内所有神力都已经消耗殆尽。

        “生死幻灭两仪杀阵。”巫铁喃喃咕哝着这个传承至老铁的数据库,来自上古神话时代,据说可以重新衍化洪荒,重新开辟宇宙,重新敲定地水火风的强大阵法的名字。

        在这座大阵中,就连天地法则都随着布阵之人的心意发生了扭曲。

        扭曲大道法则,这种力量实在不是区区尊级的巫铁能够掌握的,他只是借用阵法之力,初步接触了这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如今的巫铁很富有。

        他手握两块大陆,一个无比庞大的国朝。

        他接收了燧朝的国库,更有无数燧朝的旧官吏被他贬为平民,那些豪门世家的私库,也都成了他的战利品。

        各色奇珍堆积如山,各种修炼资源数不胜数。

        这些资源和奇珍,配合上巫铁脑海中的庞大数据库,就激活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他尝试了一下,居然就炼成了这座上古之时颇有名气的杀阵。

        而且还不用他动手,自然有李玄龟、袁麒麟、墨雾等人效力。

        此次,是这座杀阵第一次运用,看来效果不错。两名神明境十重天的光之神族,硬生生被弄得丢掉了兵器,一脑壳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大阵的效果,真的不错。

        只可惜,巫铁还没有实力绘刻出这座大阵的精髓部分——镇压天地大道、牵引天地之力的一枚‘先天两仪仙符’,那必须是尊级之上的存在才有能力绘刻这样强大的仙符。

        饶是如此,眼下这座大阵也依旧够用,起码对付尊级存在,是够用了。

        没有先天两仪仙符镇压阵眼,大阵有点根基不稳。但是巫铁将黑剑和黄剑以先天阴阳造化轮转剑阵的路子,将两件杀伤力极大,同样对应先天阴阳两仪之道的神兵融入了阵图,似乎也能勉强支撑。

        双手轻轻一搓,朝着大阵内一放,就听一声雷鸣响起,无边无际的厚厚云层中,一左一右一黑一金两道光柱就凭空出现。

        两片云层之间只有百丈高度,诸神也之能看到这两根高有百丈,但是粗达千丈的光柱矗立在半空中,一道道气息森严的剑芒不断的从光柱中飞出,犹如一群群灵活的游鱼,迅速钻入了厚厚的云层里。

        原本就给人极大压抑感的青白色云层,此刻就凭空多了一股可怕的凌厉杀意。

        “你们,停手!”圣戎怒声大吼。

        乌头和乌嶟还在挥动兵器疯狂砍杀,恐怖的撞击声震得虚空都在摇晃,他们完全忽略了外界的变化,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圣戎的怒吼声,并没有惊醒两人,甚至那些观战的蛮神们,也都忽略了四周的动静,忽略了圣戎的咆哮,一个个手舞足蹈的,歇斯底里的在为乌头和乌嶟鼓劲加油。

        圣戎怒极,他一只羽翼轻轻一抖,‘唰’的一声,乌头和乌嶟的脚下同时亮起了一个直径丈许的白色神阵,一道道柔和的白光从神阵中涌出,化为强大的禁锢力场将两人牢牢束缚。

        乌头和乌嶟嘶声怒吼,他们的身躯急速膨胀,周身血气奔涌,血管犹如一条条小蛇一样急速的挣扎跳动。一股可怕的蛮力爆发,就听一声巨响,他们身上的白色神光被震得粉碎。

        “谁敢破坏最神圣的荣耀决斗?”乌头和乌嶟放弃了自己的对手,同时朝着圣戎看了过来。

        一万五千名蛮神,无论是乌头阵营的,还是乌嶟阵营的,或者是中立阵营的,他们同时转过身,一个个双眼通红的盯着圣戎。

        ‘铿锵’声中,有高阶蛮神将领拔出了兵器,朝着圣戎的方向逼近了几步。

        蛮神一族的传统不容侮辱,谁敢破坏深深的荣耀决斗,那就是整个蛮神一族的敌人。万多名蛮神一族血色的双眸中凶光萦荡,一个个咬牙切齿的盯着圣戎的时候,圣戎也下意识的感到双腿发软。

        幸好他坐在神光凝成的宝座上,他这才没有任何的丢脸、失态之举。

        干咳了一声,圣戎指了指头顶和脚下的云层:“我们被一座大阵困住了……不是我破坏了神圣的荣耀决斗,而是有别的人破坏了神圣的荣耀决斗……所以……”

        圣戎的话刚出口,巫铁的声音就好似雷霆一般,从上下两片云层中同时响起。

        “不,我并没有破坏神圣的荣耀决斗……尊敬的蛮神一族,你们可以继续你们的决斗……难道你们决斗的时候,我在附近摆下一座人畜无害的大阵,这算是破坏么?”

        “我没有阻挠你们的决斗,我没有中断你们的决斗,我只是很简单的,布下了一座没有对你们的决斗有任何妨碍的大阵而已。”

        “相反,真正出手打破你们决斗的是这位尊贵的殿下……他叫什么名字?”

        圣戎的脸色发黑:“我是光之神族在观察前哨的统领圣戎,卑鄙无耻的家伙,你敢说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么?我只是为在场所有的神明的生命负责而已。”

        巫铁笑了,他笑得很轻松:“反正,我没有破坏神圣的荣耀决斗,事实如此,不容狡辩。”

        不容圣戎开口,巫铁淡然道:“两位,继续决斗吧。我,绝对不会对你们有任何影响。”

        巫铁的声音消失了,诸神面面相觑,一个个都不吭声。

        红着眼珠的乌头喘了几口气,眸子里的血色越发的炽烈,他盯着乌嶟冷声道:“那么,荣耀决斗不容破坏,我们必须继续……至于打断荣耀决斗的仇恨,胜利者事后向圣戎讨还。”

        圣戎怒了,他嘶声咆哮:“我没有……”

        乌嶟打断了圣戎的话:“事实上你破坏了我们的决斗,所以,你是我们的敌人……乌头,我一定会砍下你的脑袋,我会让你的父亲、母亲,抱着你的头颅哭泣流泪。”

        一声大吼,乌头和乌嶟化身雷霆暴风,继续缠斗在一起。

        一万五千名蛮神狠狠的瞪了圣戎一眼,转过头去,继续为两个神王血脉的尊贵殿下的决斗鼓劲加油。

        看热闹的熔岩巨神、天晶神族众多神明有点尴尬的放下了手中的金属疙瘩、水晶块,放下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酒坛子。一尊身高百丈的熔岩巨神用力的拍打着脑袋,瓮声瓮气的说道:“事情有点不对,我们被阵法困住了?”

        一名同样身高百丈,身体由七彩晶石凝成,大脑和心脏内都有淡淡的光团跳动,周身不断散发出一圈圈凌厉波动的天晶神族丢下酒坛子,沉声道:“不要慌,阵法、炼器,这是我们天晶神族的强项。”

        “所谓的阵法,不过是对天地法则、对能量法力的一种模块化的运用。只要是人为的运用,就一定有破解的方法……这是无数年来的征战中,我们天晶神族总结出的真理。”

        这尊天晶神族右手一挥,一颗直径数十丈的黑色水晶球凭空浮现。

        一道道奇异的彩光从这天晶神族的眼眶里和心口喷出,连接了水晶球。黑漆漆的水晶球面亮起,无数奇异的、边缘极其锋利的天晶神族特有神文犹如瀑布一样滑落。

        “啊哈,这是生死幻灭两仪杀阵……该死的,这是人族掌握的,最复杂的阵法,而且它的阵图并不固定,可以随着布阵人自身擅长的神通秘术,发生不可测的变化。”

        “我讨厌这种极度变化的阵法……不过,我们的先祖,曾经破解过这座大阵……在太古第一次降临神战中,我们的先祖曾经破开过生死幻灭两仪杀阵,攻入了太古人族的一座大宗门,屠灭了他们的苗裔传承……”

        “嗯,让我套用一下这个固定的破阵解法。”

        蛮神们在疯狂的咆哮鼓掌,而圣戎等诸神,已经将注意力凝聚在了这颗硕大的水晶球上。

        天晶神族低声的嘟囔着,他手中出现了数十颗拳头大小的水晶球,伴随着‘嗡嗡’震鸣声,这些水晶球腾空而起,化为一道道晶光向着四面八方飞去。

        操控水晶球的天晶神族矜持的笑着:“人族的任何阵法,都讲究留一线生机,所以他们的阵法,必定有生门存在。破解阵法的精义,就是找到他们的生门……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先祖已经破解过的阵法,就再也不是难题……”

        一句话刚出口,头顶云层中,一道道黑色、金色的剑芒犹如下雨一样落下。

        黑色和金色的剑芒上,都包裹了一层淡淡的燧火。

        剑芒如雨降落,数十颗水晶球‘啪啪啪’被切得粉碎。操控这些水晶球的天晶神族身体晃了晃,嘴里就有粘稠的、亮晶晶犹如融化的水晶一样的高温血浆喷出。

        “该死的……这座大阵,不是纯粹的生死幻灭两仪杀阵。”这尊强大的天晶神族恼怒的咆哮着:“我没想到我们会陷入阵法中,因为蛮神一族根本不懂什么阵法。”

        “所以,我带来的破阵珠不多,现在全部消耗了。”天晶神族恼火道:“这可是一大笔钱,每一颗破阵珠,都要耗费很大的心思炼制,耗费很多珍贵的资源……那么,只有第二招了,大家用蛮力破解吧。”

        一旁浑身岩浆奔涌的熔岩巨神就大声的嘲笑起来:“我还以为,你有多高明的手段?归根到底,还是暴力破解?既然如此,你刚才吹那么多牛做什么?”

        冷哼了一声,这熔岩巨神的身躯就开始急速的膨胀。

        原本这家伙的身高就在百丈左右,他身躯刚刚膨胀开来,他的头顶就碰触到了上方的青白色云层。

        ‘嗤啦、轰’一连串巨响传来。

        熔岩巨神的头顶碰触云层的地方,一圈圈黑色的电光犹如涟漪一样向四周扩散开来。然后无数条极细的电光从云层中坠落,犹如瀑布一样倾泻在这熔岩巨神的身上。

        “我的伟力,无人可挡!”这尊熔岩巨神很骚包的抬起双手,朝着头顶的云层重重的拍去。

        细细的电光中,一丝丝极细的燧火随着电光落在他的身上,然后化为一片淡淡的火光静静的燃烧起来。

        熔岩巨神体表一块块厚重的,犹如凝固岩浆一般的板甲悄然融化,化为黑红色的浆汁滴落。短短几个呼吸间,这尊骚包的熔岩巨神体表自生的板甲就被燧火彻底炼化,露出了他内部沸腾滚动、犹如赤红色岩浆的身躯内核。

        燧火侵入了高温的沸腾的身躯内核,这尊熔岩巨神顿时发出震耳欲聋的痛呼声。

        “这是什么火焰?该死的,这火焰……完全不受我控制。”熔岩巨神歇斯底里的咆哮着:“我们是火焰的精灵,我们是大地的宠儿,天地间的一切火焰,都应该服从我们熔岩巨神异族的统治。”

        “该死的,该死的,这是什么……我中毒了,我中毒了……不,不,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在融化,在被融解!”

        一团团人头大小的岩浆沸腾着从这熔岩巨神的体内喷出,落在下方云层上,就迅速凝成了一颗颗血色的硕大宝石。

        圣戎和其他诸多神灵的脸色顿时骤然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