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二章 白鹇的请求

第一千零二章 白鹇的请求

        无垠虚空,沸腾的熔岩巨河中响起了歇斯底里的尖啸声。

        “你们,必须,给我,一个,交代……”燚尊气得声音都哆嗦起来,根本没办法说好一句完整的话。

        就在他控制庞大的熔岩巨河冲向天晶战星的时候,他的那个宝贝金属罐子里,大片火星蹦出来,然后一颗颗的爆碎了。

        整整三万熔岩巨神,其中包括几个拥有神王血脉的尊贵殿下,包括炎晄在内,全都死得干干净净。

        燚尊气急败坏的在岩浆巨河内蹦跶,随手将数百名地位最低的神奴打得骨断筋裂、口吐鲜血。大群大群的熔岩巨神歇斯底里的嚎叫着,身躯膨胀到千丈高下,嘴里不断喷出大片火焰、浓烟、毒气和岩浆。

        天晶战星内,煊武的怒吼声同样吓得无数天晶神族战战兢兢,一个个蜷缩在角落里不敢动弹。

        三万天晶神族,包括十几名尊贵的殿下,包括炫光在内,都在一瞬间彻底陨落。这是一次惨重的战损,尤其如今观察前哨的天晶神族大统领是煊武,毫无疑问他要承担一切责任。

        想起天晶神族的那些老家伙,想起这些陨落的‘殿下们’身后盘根错节的背景、人脉、利益、纠葛等等,煊武的脑袋就爆发出一阵阵强光,他的水晶脑子高速震荡着,爆发出高温高热,差点将他的水晶脑子烧成了熔岩巨神一族的岩浆脑子。

        “炫光这个废物,他在干什么?他究竟在干什么?”煊武大声的嘶吼着,挥动着权杖,将晶石大殿内的一些华丽的陈设轰得支离破碎,漫天都是水晶碎片在乱飞乱打。

        幽夻、炽巟、虚魄三人带着大群护卫,小心翼翼的来到了晶石大殿门口。

        他们可没有像燚尊那样,带着自家的驻地直奔天晶战星,他们直接通过传送阵来到了战星上,所以他们比燚尊的速度快了不少。

        他们站在晶石大殿门口,小心的瞅着大殿内狂暴撒野的煊武。

        天晶神族肉身强横,力量绝大,煊武手中的晶石权杖也是一件至尊神器,沉重无比,坚硬无比,被他胡乱挥动挨上一下,炽巟估计扛得住一下两下的重击,幽夻和虚魄估计就是一棍子就会粉身碎骨。

        三个人站在大门外,一声不吭的看着煊武发疯。

        冰灵神族,没太大的战损,刚刚下面的人向幽夻回报,仅仅是死了一个女神。

        蛮神一族也没有多大的战损,刚刚有人对炽巟汇报,铭刻在蛮神血碑上的诸多神灵的名字中,只有乌嶟的名字从血色变成了灰色。

        乌嶟死了?炽巟完全没半点儿感觉……反而他心里有点暗自欢喜,毕竟乌嶟也不是什么安分的主儿。

        虚魄更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轻松的站在一旁等着看热闹。

        三万降临的闇魂神族,连一个死伤的都没有,闇魂神族的驻地中,那一盏盏本命魂灯都亮着呢。虚魄不由得有点怪怨姆大陆上那些不知名的敌人,他们怎么就不能整死虚幽那小-杂-种呢?

        虽然是他同父同母的亲兄弟,但是虚魄知道虚幽一直惦记着自己。

        虚魄也一直惦记着虚幽呢。

        所以说,在这些大家族当中,亲兄弟什么的,是最讨厌的存在了。虚魄有点惆怅的抬头看着晶石大殿的天花板,盘算着有什么方法,让虚幽永远的留在姆大陆呢。

        三人境地不同,心境自然也不同。

        但是不管怎样,他们的心情都很轻松,完全不像煊武这样歇斯底里的大爆发。

        幽夻静静的看了一阵子,他向一名蜷缩在大门外角落里的天晶神族勾了勾手指:“你们殿下,这是怎么了?唔,降临的诸神中,有他的兄弟战陨了么?”

        那天晶神族目光闪烁,不吭声。

        幽夻掏出几块神明级的神魂结晶,麻利的塞给了这尊天晶神族。

        这尊地位不高,在天晶神族内也就是供跑腿打杂的神兵压低了声音,凑到幽夻耳朵边低声咕哝:“三万族人,全军覆没,就是刚刚的事情!”

        这天晶神族已经极力压低了声音,但是他本体高有七八丈,而且天晶神族的声音带有晶石撞击的特殊高频震荡,所以他的声音颇为响亮。

        幽夻、虚魄、炽巟,还有他们带来的护卫听得清清楚楚,大殿内的煊武也听到了这神兵的声音,他骤然收敛了怒火,收起了手中的权杖,低沉的咕哝道:“谁在外面多嘴?啊,三位殿下,你们来了?请进,请进……”

        煊武大声吼道:“来人,将这里收拾干净。”

        炽巟、幽夻、虚魄三人小心翼翼的,一步步的走进了大殿。

        百来名天晶神族的神仆、神奴迈着小碎步走进了大殿,开始整理大殿内被砸得稀烂的那些晶石陈设。

        煊武突然举起右手,‘嘭’的一声将一名神仆拍得粉身碎骨,炸成无数白色、黑色的水晶碎片喷得满地都是。煊武淡然道:“刚刚是这个卑贱的家伙在多嘴吧?没规没矩,该死!”

        幽夻三人嘴角抽了抽,没吭声。

        刚刚手下神魂结晶的,可不是这个倒霉的神仆。但是煊武要杀人立威,要发泄心头怒火,他爱这么干,就随便他好了。

        大殿外,刚刚收下了那几块神魂结晶的天晶神族脖子一缩,小心翼翼的靠在了墙角,极力的蜷缩着身体、将身体极力的靠在墙上,唯恐被煊武看到了自己。

        “煊武,发生了什么?”幽夻单刀直入,朝着煊武发问:“为什么这么紧急的让我们过来?”

        煊武阴沉着脸看着幽夻,通体闪烁着极其高频的刺目神光。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指了指幽夻:“刚刚,你不是听到了么?我的族人,三万族人,刚刚降临没几个时辰,就全军覆没,一个幸存者都没有……你们呢?”

        幽夻、炽巟、虚魄三人同时干咳了起来。

        迟疑了一会儿,幽夻伸出了一根食指:“一个。”

        炽巟大咧咧的朝着煊武比出了一根粗壮的中指:“一个,乌嶟那厮死了……哈哈哈,对于他的死,我感到很……伤心,嗯,没错,我很伤心。哈哈哈!”

        虚魄面前,一缕黑烟凝成了一个‘零’字:“侥幸,我的族人无一伤亡,真是先祖庇护,我亲爱的弟弟虚幽,他平安无事,这就最好了。如果他出了事,我的父亲母亲,一定会伤心的。”

        煊武浑身华丽的闪光同时变成了黑色,在天晶神族高层,他们体内的神光变成黑色,就代表他们已经陷入了一种极致的愤怒和疯狂状态。

        幽夻、炽巟、虚魄三人迅速朝着大殿大门退了数十步,远远的离开了沉默如火山的煊武。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只死了两个,而我的族人,去全军覆没了?”煊武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他全身每一块晶石肌体都在高频震荡着,虚空中响起了尖锐的,犹如一亿只蝉儿同时高亢鸣叫的‘嘶嘶’声。

        煊武的身边,虚空扭曲,高频音波甚至撕裂了虚空,拉出了一条条黑色的空间裂痕。

        “煊武,你们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我的族人,全部阵亡?”一股可怕的气息在急速接近,燚尊的怒吼声透过了天晶战星厚厚的晶石壁障,传入了大殿中。

        ‘轰’的一声巨响,天晶战星剧烈的震荡了一下,然后整个天晶战星内的温度骤然升高了上百度。

        虚空中,熔岩巨神的岩浆巨河,重重的撞在了天晶战星上,然后岩浆沸腾,绵延数亿里的岩浆蠕动着,迅速将整个天晶战星都包裹了起来。

        “燚尊的族人也死光了?真是……太不幸了。”幽夻故作惊讶的尖声尖气地叫了起来:“我们,先平息一下燚尊的怒火罢?不然的话,高温岩浆会对天晶战星造成极大的破坏,万一破坏了内部的某些精密器械,想要修复可就困难了。”

        煊武沉沉的咆哮了一声,阴沉着脸,朝着天花板吼了一嗓子:“燚尊,不要发疯了。我的族人也全部战陨,唯有冰灵神族、蛮神一族、闇魂神族丝毫无损……你进来,我们面对面的对质!”

        燚尊沉默了一阵,然后他粗暴的声音传了进来:“煊武,你的族人也全部死掉了?很好,我现在心里舒服多了……哼,我这就进来!”

        幽夻、炽巟、虚魄同时无声的笑了起来。

        煊武气得直咬牙,两排晶石大牙剧烈的摩擦着,溅起了十几丈长的火星。

        燚尊这个混蛋,什么叫做‘他现在心里舒服多了’?

        混账玩意儿,会不会说话?

        过了一刻钟的功夫,身躯庞大的燚尊浑身喷吐着岩浆和火焰,带着数百名护卫大踏步的走了进来。

        “好了,我们好好的讨论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幽夻大声说道:“我觉得,先联系圣戎吧,他作为前线指挥,他应该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

        晶石大殿内,怒吼声,咆哮声,谩骂声不断响起。

        与此同时,武国皇城内,后花园一处精巧的水榭中,裴凤正亲手烹茶,款待白鹇。

        白鹇一裘白裙,坐在裴凤对面,笑语盈盈的和她说着这几年她的经历。

        朱鹮和玱龙两个,则是莫名其妙的,非常神奇的,和血狱混成了一团。

        三个容貌绝美的大姑娘,每人抱着一个硕大的酒坛子,一边狂放的喝着烈酒,一边嘻嘻哈哈的看着两群牛族的娃娃‘嗷嗷’叫着斗在了一起。

        这些牛族的娃娃牛头人身,身高六尺开外,浑身肌肉虬结,生得是铜头铁额,个个都是天生的神力。

        他们的脑袋、牛角重重的撞在一起,火星四溅,巨响声犹如大鼓轰鸣。

        血狱拎着一瓶品级极高的宝丹,双颊酡红、满口酒气的大声叫嚣着:“来,来,来,谁最后一个还能站直溜了,血狱姐姐给你们糖豆吃,嘻嘻!”

        朱鹮兴奋得手舞足蹈,不知道从哪里拔出了一柄神光四射的大斧头,嘶声尖叫着:“不要软蛋,不要怂!上啊,给姑奶奶我上,哈,不要老是用脑袋,用拳头,用蹄子,打他,踹他,谁最后一个能站着,姑奶奶给你一把好斧头!”

        玱龙则是大口大口的灌着酒,不屑的看着这群牛族小孩子,嘴里哼哼唧唧的咕哝着:“每一个能打的,都是软蛋!”

        嘶吼声,叫嚣声,欢笑声,血狱三个,硬生生将偌大的后花园弄的是乌烟瘴气、鸟雀惊飞。

        “所以,白鹇陛下此来是?”裴凤给白鹇倒了一盏清茶,笑盈盈的、带着几分警惕之色看着白鹇。

        “天地剧变,神明境灾劫不复,皇爷爷麾下,那些忠心耿耿的军团中,大群将士晋升神明境。”白鹇沉声道:“将士有思乡之心,皇爷爷也难以压制了。”

        裴凤的脸色微微一变:“但是,大晋旧土,已然被巫铁划归伏羲神国所有。而且,当年大晋之事……司马无忧陛下走得逍遥自在,走得潇洒洒脱,如今还想收回旧土,巫铁怕是不会容忍你们两方大战一场。”

        诸神改变了天地法则,从胎藏境晋升神明境的天劫消失了。

        胎藏境修士,可以畅通无阻的晋升神明境。

        如此一来,当年司马无忧带走的大晋精锐军团中,天知道有多少实力强大的将士突破神明境?

        而伏羲神国,更是如此。

        相比司马无忧带走的那数千万忠心耿耿的精锐军团和数十家将门,伏羲神国人口基数何等庞大,他们晋升的神明境修士,起码是司马无忧麾下精锐军团的十倍、百倍。

        如果司马无忧想要收回大晋领土,那么这一场恶战……司马无忧想要赢,很艰难。

        不仅如此,双方都以神明境为主力交战,那么战死的神明境数以百万计,这完全是给诸神白白送上的祭品,巫铁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我劝说皇爷爷,放弃大晋旧土。”白鹇镇定的看着裴凤:“听闻武国在这片大陆之外,又夺下了一大片疆域,而且要将其托管给扶风神朝。”

        裴凤不由得翻了个白眼,用手拍了拍额头,看着白鹇叹了一口气:“哎,当年司马无忧陛下放弃大晋,远避他方,他在大晋旧臣中,埋下了多少钉子?”

        白鹇摊开手,朝着裴凤笑着:“这个,不能说呢。但是,如果将无上魔国留给皇爷爷安置他麾下的文臣武将,白鹇、朱鹮和玱龙,可以全心全意为巫铁陛下效力。”

        裴凤眯着眼,越发警惕的看着白鹇。

        “长公主殿下,您……”裴凤有点犹豫。

        白鹇微微一笑,她头顶一团清光浮现,然后一颗、两颗、三颗……整整六十四颗道印接连飞出。

        “我和朱鹮联手,足以蒙蔽天机……我们以伏羲圣人血脉之力,直接凝聚道印,最近刚刚成功。”

        白鹇笑看着裴凤:“巫铁陛下,不会拒绝麾下多两位忠心耿耿的干将良臣吧?”

        裴凤微微一笑,在心里咕哝了一句:“我介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