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四章 兵锋所向

第一千零四章 兵锋所向

        圣戎屈服了。

        被乌头、迷雾、幻雾联手一群巫家儿郎周到而细心的‘安抚’了半个时辰后,耗尽了全部神力的圣戎,哭丧着脸交出了手中的光明权杖,咬着牙放开了神魂,让迷雾用智慧之杖操控了他。

        真正神奇的是,圣戎被迷雾操控后,他背后的三对银白色的华丽羽翼,当即就变成了比黑夜还要深邃的黑色。

        黑色的翅膀,这是一名光之神族彻底‘堕落’后的象征。

        这种堕落的光之神族,按照光之神族的传统,是为禁忌,是极大的不祥存在,光之神族一旦发现这种堕落者,将会动用全部力量,以雷霆之势将其抹杀。

        “我,回不去了。”圣戎跪在了巫铁的面前,一脸扭曲的看着巫铁,扭曲的面皮上挂着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所以,让我……所有的族人,都堕落吧。”

        巫铁摊开双手,笑着点了点头:“如你所愿,乌头,依样画葫芦。”

        乌头‘哈哈’笑着,紧握双拳,手指关节发出爆豆子般的脆响,带着一群如狼似虎的巫族儿郎朝着后方千多名面带绝望之色的光之神族走了过去。

        圣戎跪在巫铁的面前,脑袋转了一百八十度,面孔朝后向着自己的族人们‘咯咯’怪笑:“你们,还有选择的余地么?堕落吧,腐化吧,抛弃过往的一切信仰,然后,享受这堕落的无上快乐吧!”

        圣戎背后漆黑的羽翼猛地张开,一道道漆黑的神光喷涌而出,狠狠的命中了那些光之神族的心脏。

        同根同源,却是漆黑如墨的神力注入了这些光之神族的身躯。这些光之神族体内排他性极强,属性无比极端的光之能量,居然对圣戎的这种漆黑神力没有任何的排斥。

        一如墨汁滴入了清水中。

        一千多名将近两千光之神族同时发出绝望的悲鸣,无论他们背后是羽翼还是膜翅又或者是虎爹状的翅膀,他们的翅膀急速的化为黑色,他们体内喷出的神光也从白色、银色,变成了墨汁一样的黑色。

        “堕落,是最好的伪装。”圣戎‘咯咯’怪笑着,他的眸子在银色和黑色之间急速的转换,渐渐地,他身后的黑色羽翼色泽逐渐变淡,逐渐变成了白色,然后变成了极其深邃的深银色。

        渐渐地,深银色的羽翼边缘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边,然后一缕缕极其华美的金色神纹迅速的在他羽翼上扩散开来,圣戎的气息也逐渐的强大。

        ‘嗡’的一声,圣戎的头顶一颗淡金色的道印跳跃而出。

        下一瞬间,他的头顶又冒出了一颗黑漆漆的,散发出无穷阴冷和黑暗气息的道印。

        如此,圣戎的头顶连续冒出了六颗金色、六颗黑色的道印,十二颗气息决然对立、属性都无比极端的道印在他头顶组成了一个圆阵,然后缓缓的旋转起来。

        圣戎的面皮抽搐着,他像是笑又像是哭的看着巫铁:“想不到,我居然,我居然,在堕落之后,我居然突破成为神王……而且,是如此强大的力量……”

        巫铁深沉的看了圣戎一眼:“你们的血脉中,本来就有黑暗的一面。但是你们,拒绝承认你们拥有的黑暗力量,啧,真是虚伪的族群。”

        圣戎沉默不语。

        巫铁的话,在光之神族的历史上,曾经有好几位胆大妄为的大能说过同样的话。

        但是那几位大能在说出这份‘真实’之后,他们,连同他们的直系亲眷,全都被绑在了十字架上烧死。

        尊贵、神圣、伟大、圣洁的光之神族,怎么可能和黑暗拉上半点儿关系?

        “没错,我们的族人,实在是虚伪。”圣戎好似骤然间就大彻大悟了一样,他怪笑道:“所以,我有责任,帮助他们看清自己的虚伪,看清自己血脉中拥有的真实。”

        “我要让,所有的光之神族,都彻底堕落!”圣戎笑得极其灿烂。

        一千多名被圣戎强行牵引,同时堕落的光之神族纷纷跪倒在地,一个个面容扭曲如厉鬼一般的笑着。他们的笑声中,充满了莫名的扭曲和狂躁,一如一群精神失控的疯子。

        迷雾笑呵呵的拎着智慧之杖和光之权杖,屁颠屁颠的来到了巫铁身边,他弯下腰,低声下气的向巫铁嘀咕了几句。

        巫铁赞许的看了迷雾一眼,朝着圣戎指了指。

        迷雾就凑到圣戎耳朵边咕哝了起来,圣戎的脸色微微一变,然后很是灿烂的笑了。

        “迷雾,我突然发现,原来你是这么可爱的人。”圣戎笑得浑身都在哆嗦,笑得歇斯底里,整张脸的每一条肌肉纤维都在笑声中极度的扭曲和跳动着,一如被疯狂拨动的琴弦。

        怪笑声中,圣戎掏出了一块精美的晶石雕成的神符,然后喃喃朝着神符念诵了几句。

        无垠虚空中,天晶战星上,煊武腰间的一块晶石神符骤然动了一下,然后大片白净的神光喷出,在煊武、幽夻、燚尊、炽巟、虚魄五人面前,凝成了短短的几句话。

        “炫光带领天晶神族突袭熔岩巨神一族,掠夺‘生命宝石’……请问,什么是生命宝石?天晶神族对我们隐瞒了什么?炫光的所作所为,是否是煊武殿下你的授意?”

        “乌头在姆大陆纠集一群神之信徒,乃妖魔鬼怪之属,有神王级强者百余名。天晶神族偷袭熔岩巨神一族,乌头趁双方乱战之际突袭,两族灰飞烟灭,我带领其他各部族人,正在逃亡中。”

        “急需增援,急需增援……”

        ‘咔嚓’一声,煊武手中的晶石神符炸成了粉碎。

        晶石大殿内温度骤然飙升,一声可怕的咆哮声震得整个天晶战星都在颤抖,燚尊的身躯膨胀到千丈高下,通体喷涌出一道道雪亮的火光,烧得晶石大殿的地面都在急速的融化。

        “煊武……什么是生命宝石?你们天晶神族,想要对我熔岩巨神一族,做什么?”

        燚尊的眸子里闪烁着疯狂的神光,在那疯狂中,却偏偏又透着一股子极度的冷静甚至是冷漠之色,他厉声喝道:“在过去的二十万年中,我熔岩巨神一族有数万族人莫名失踪……是不是你们干的?”

        煊武握住了那根晶石凝成的权杖,缓缓站起身,警惕的看着燚尊:“你胡说八道什么?什么生命宝石?我听都没听说过这个东西……圣戎疯掉了,他肯定是疯掉了!”

        燚尊‘嗷’的嚎叫了一嗓子,猛地扑到了煊武身上,‘咚’的一下将他撞倒在地,然后挥动两颗炽烈燃烧的拳头疯狂的朝着煊武的脑袋砸了下去。

        “如果是圣戎疯掉了,你为什么毁掉传讯的神符?你做贼心虚,混蛋!”

        ‘咚’的一声巨响,煊武手中的晶石权杖重重的轰击在燚尊的胸口,燚尊胸口厚厚的熔岩板甲被打得粉碎,大片岩浆一般炽热的血浆喷出,全都喷在了煊武的身上,烧得煊武的身躯都变红了。

        燚尊被这沉重而可怕的一击轰飞了数千丈远,然后重重的摔在了晶石大殿的地板上,顺着光滑的地板溜出去了老远。

        煊武猛地站了起来,手中权杖闪烁着刺目的晶光。

        他目光深沉的盯着浑身火焰喷涌的燚尊,张开嘴,好似要说点什么,但是又闭上了嘴。

        燚尊低沉的咆哮着,他吐了几口血,然后缓缓站起身来,头顶一座三重烈焰冠迅速凝聚,大殿内的高温顿时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地步,晶石大殿的天花板和地面都被烧得融化,天花板上大片融化的晶石汁液犹如暴雨一样倾泻而下。

        天晶战星内响起了急促的警报声,一道道巨大的神纹闪烁,天晶战星的内部防御禁制全部开启,融化的晶石在快速的凝固,晶石大殿在急速的自我修复。

        大殿的大门被暴力撞开,大群熔岩巨神、天晶神族手持各色兵器冲了进来。

        眼看一场惨烈的火并就要爆发,燚尊和煊武相互望了一眼,同时大吼了一声。冲进大殿的熔岩巨神和天晶神族同时停下了一切动作,一个个不知所措的站在了那里。

        “误会!”燚尊咬着牙,冷冷的吐出了两个字。

        “误会。”煊武主动放下了手中的晶石权杖,沉声道:“在观察前哨,我们五族必须同心协力,否则,我们压不住那些神族……一切都是误会。或许,是乌头的诡计。”

        幽夻、虚魄和炽巟这才同时呼出了一口气。

        虚魄冷飕飕的说道:“没错,的确是误会……嗯,大家冷静,冷静……有话,好好说。”

        迷雾让圣戎发回去的短短几句话,就让观察前哨的五大强族陷入了无休止的纷争和相互怀疑中。三万熔岩巨神和三万天晶神族的陨落,毫无疑问就像是一把刀,重重劈开了他们之间那脆弱的盟约。

        燚尊和煊武,不愧是两族精挑细选出来的最优继承人选,他们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没有当面撕破脸。

        但是他们之间,毫无疑问产生了深深的裂痕。

        随着时间推移,这份裂痕会越来越大,他们相互之间的不信任感会越来越强,他们迟早有一天,会因为今天的事情,爆发剧烈的冲突。

        祭坛上魔焰涛涛,巨神兵往来奔波,将魔军将士堆积在祭坛上。

        巫铁挑选出来的千多名文武臣子,都已经顺利的晋升尊级,此刻踏上祭坛的,尽是巫族的儿郎。

        三百巫族长辈,近三千巫族儿郎。

        一枚枚道印凝聚,一道道血脉精气犹如狼烟直冲高空。

        共工、祝融、夸父、刑天等太古巫族魔神的虚影在空中若隐若现,天雷地火、冰霜雨露,诸般天象不断奔涌,巫族血脉跻身尊级后被急速激活、极大强化,一尊尊身高千丈的巫族巨人脚踏虚空,不断的扬天咆哮怒吼。

        巫铁带着大群下属,还有被迷雾智慧之杖操控的十几万降临的神灵回到了祭坛旁。

        在嘶吼和怒骂声中,阴乌鹫、阴乌双等八大征讨使,连同他们麾下的心腹将领们,还有侵入武国的八大征讨使家族的八位魔尊老怪,都被塞进了祭坛。

        这是最后一批献祭。

        八位魔尊被祭坛吞噬的一刻,八道直径数百里的光柱冲天而起,八位魔尊体内磅礴浩瀚的魔力翻卷奔涌,震得方圆数万里都爆发了一场巨大的地震。

        巫铁一挥手将这八道光柱轰得粉碎,巨大的魔力化为磅礴的天地元能飘散四方,偌大的平原上草木疯长,无数花鸟虫鱼、飞禽走兽纷纷发出了欢快的叫声,无数小兽被强行点开了灵智,体内也有了淡淡的法力波动浮现。

        如果武国对这些小兽置之不理的话,用不了两年,这里必定妖兽遍地走,小妖满天飞。

        黄瑯已经当场颁布了公文,武国会在这里设立一个‘镇妖司’,专门收服这些意外开化了灵智的小妖,将他们并入武国的战斗序列。

        这些妖化的飞禽走兽,用来充当坐骑的话,可比那些战马什么的好用太多了。

        最后十名巫族长老慢悠悠的从祭坛上走了下来,他们身后光霞翻滚,诸般白骨、龙蛇、火焰、毒云等异象直冲九天。他们肃然走到巫铁面前,向巫铁深深行礼:“宗主!”

        巫铁点了点头,他如今还是巫族日宗宗主,但凡迁徙到地面世界的所有巫家族人,无论长老还是普通族人,全都归巫铁约束统辖。

        巫族是一个极有章法、家规森严的族群,哪怕是这些积年的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都对巫铁毕恭毕敬,毫无倚老卖老之人。

        “趁热打铁……我们这就赶去无上魔国。”巫铁沉声道:“无上魔国的魔皇魔至尊已经被我收服,他,还有他的一部分心腹将领,将成为替我武国攻城拔寨的先锋大将,除开魔至尊和极少数几人外,其他所有魔头,但凡手染血腥者,杀无赦!”

        远处,悠扬的号角声响起。

        老铁站在山头,手持一根用妖帝级的水牛妖的牛角制成的号角,犹如龙吟的号角声声震十万里。

        大队大队的巨神兵排着整齐的队伍,犹如一片无边无际的黑色浪潮,‘哗啦啦’的朝着南方的巨型传送门涌去。

        巫铁留下了一批尊级的文武臣子返回武都驻守,他亲率大批高手和庞大的天武军,以及刚刚扩编了二十几倍的武神军,浩浩荡荡的朝着无上魔国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