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五章 巫铁带来的生机

第一千零五章 巫铁带来的生机

        无上魔国,至尊魔殿。

        大殿外,一排九口高有百丈的大鼎下烈焰熊熊,浓香扑鼻的高汤在大鼎内沸腾,数百名施展了法天象地神通,身躯变得数百丈高下的大魔往来奔走,笑语盈盈的忙碌着。

        就在至尊魔殿前的广场上,一条条膘肥体壮的魔蛟被砍下了脑袋,扒掉了鳞甲外皮,掏空了内脏。

        一盆盆的魔蛟血放在一旁,被这些大魔撒入了一些特制的丹药粉末后,沸腾的魔蛟血就快速的凝固,一块块殷红的魔蛟血颤巍巍的,晶莹剔透犹如宝石,鲜艳水嫩好似果冻。

        魔蛟的躯体被洗得干干净净,切成了大块后,就丢进了沸腾的大鼎中。

        有大魔在把控火势,等得火候差不多的时候,数十种秘制的香料丢进了大鼎内,顿时一股让人食欲飙升的浓香翻滚而出,随着狂风飘出数百里。

        又有大魔端起一盆盆魔蛟血,用竹刀将其划成拳头大小的方块,小心的倒进大鼎内。

        于是大鼎散发出的浓香中,又格外增加了一股异常鲜美的味道。

        这些忙碌着的大魔们,一个个满口流涎,口水都差点流了出来。

        这些魔蛟,都是无上魔国用秘法培育而成。所有魔蛟都是自幼被摧毁了灵智,浑浑噩噩的每天服用大量的极品灵药,一个个吃得肚满肠肥,体内每一块血肉都蕴藏了庞大的药力。

        真个是,这大鼎内的随意一口魔蛟肉,都可以让一个普通凡人拥有堪比胎藏境巅峰的体修实力。

        大殿外熬煮魔蛟肉的大鼎异香扑鼻,大殿内,数万张桌案上酒水淋漓,各色山珍海味堆积如山。

        无上魔国皇室宗族,各大门阀,几大宗门,还有各山、各洞、各府、各处秘境的有名有姓的大魔头、小魔头们,整个无上魔国最强的数万魔头齐聚一堂。

        魔至尊端坐在魔皇宝座上,面前长百丈、宽十丈的长案上堆积了无数的美食佳肴。他举着硕大的青铜酒爵,不断的放声大吼:“诸位,尽情吃,尽情喝,今日朕做东,大家好生快活一场。”

        在魔至尊心里,他在无声的冷笑:“赶紧吃,赶紧喝,吃饱喝足好上路,这也算是君臣一场,老子给你们一顿上好的断头饭,也算是对得起你们这群杂碎了。”

        看着满大殿嘻嘻哈哈、呼朋唤友的魔头们,魔至尊激动得浑身每根汗毛都竖了起来,两条小腿不自觉的微微哆嗦着。

        过瘾,刺激,魔至尊兴奋得想要引吭高歌。

        无上魔国最强的这些魔头,就要一次被杀得干干净净,魔至尊浑身热血直冲脑门,他甚至感受到了一丝丝眩晕——魔头的自私自利、损人不利已的天性,在此表现得淋漓尽致。

        魔至尊甚至已经等不及巫铁赶紧赶来,他好欣赏这些魔头一个个哭天喊地、跪地求饶的嘴脸。

        一名皇族的宗老,同样是无上魔国三十六位魔尊之一的魔自在微微一笑,把玩着手中精巧的纯金酒盏,不紧不慢的问魔至尊:“陛下,今日好雅兴,居然舍得拿出这些魔蛟来待客……这是,有什么好事么?阴家、花家的那八位呢?”

        魔至尊眸子里寒光闪烁,他看了看魔自在,‘咯咯’的笑了起来。

        “皇叔有所不知,今日朕这么开心,就和那八个老鬼有关……嘿嘿,他们族中,可是出了人才。”

        魔至尊‘叭叭叭叭’的,将扶风神朝祸水东引,架设超远距离传送门直达武国,而阴乌双等人侵入武国吃了亏,阴乌鹫等八大征讨使为了独占好处,偷偷摸摸统辖大军涌入武国,结果被人家关门打狗,八大征讨使家族的魔尊赶去救援的事情,很是仔细的说了一遍。

        “一群贪心狂悖的小辈,嘿嘿,且让他们先吃点苦头……等他们支撑不住了,朕再与诸位联手,尽起无上魔国大军,将那所谓的武国一扫而平!”

        魔至尊身上魔气翻滚,一双猩红色的眸子喷出夺目魔光,照耀得大殿一片通红。

        魔自在和其他几个皇族宗老,还有大殿里的其他魔尊们顿时恍然大悟,他们一个个‘咯咯咯’的诡笑着,魔自在大笑道:“陛下说的没错,让那八个老东西先去打先锋,等他们探路探得差不多了,咱们再去占好处。嘻,妙呵!”

        大殿内的一众魔尊,还有那些大小魔头们,只觉心头的一丝丝疑虑彻底散去,一个个越发开心的大吃大喝起来。

        扶风神朝是肯定要被灭掉了,庞大且强大的无上魔国,正愁没有新的猎物,这就冒了一个新的国朝出来,而且还是在另外一块大陆的崭新国朝!

        可以统军打仗,可以肆意屠戮,可以率军劫掠,可以尽情的烧杀抢掠,发泄自己心头的魔念……这消息,简直是太好了。

        “难怪陛下还下旨,让我们这群老家伙,将那些徒子徒孙都给召集起来。果然没错,果然没错,正应该集中全力,以雷霆万钧之势,将那武国一扫而平。”

        无上魔国至强的几大宗门之一,骨骸渊的魔尊老祖白骨神君‘嗤嗤’笑着,兴奋得浑身都在哆嗦:“老祖我仿制的太古至宝九天十地白骨迷神幡,还欠缺几千亿人族精血凝聚的白骨精华就能成功……这一次,一定要杀一个痛快,杀一个痛快……”

        大殿内群魔乱舞,几个老魔头纷纷嘶声叫好。

        他们修炼魔功,祭炼魔法魔宝,有的人需要人皮,有的人需要人骨,有的人需要人血,有的人需要毛发内脏等邪门之物……他们嘻嘻哈哈的,就将武国上下所有黎民百姓瓜分了个干干净净。

        大鼎内的魔蛟已经煮得烂熟,大魔们端着硕大的金盆,扛着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魔蛟肉和魔蛟血汤走进了大殿。

        大殿内的气氛越发炽烈,好些魔头干脆凌空跃起,幻化出无数天魔妙相凌空乱舞。

        一时间无数飞天美女在虚空中萦绕起舞,更有丝竹琵琶诸般妙音奏响,大殿内群魔鼓掌、跺脚、呐喊、欢呼,一道道阴邪诡变的魔气在大殿内奔涌,直将一座奢华富丽的大殿变得犹如轮回地狱一般。

        然后,就在魔至尊刚刚抓起一块魔蛟肉的时候,一道可怕的威压从高空落下。

        ‘轰’的一声,无上魔国偌大的魔都,所有的建筑悉数粉碎。

        至尊魔殿内,数万魔头齐齐抬头,又惊又怒的朝着天空望去。

        蔚蓝色的天空中,就连白云都没有一片。

        暖暖的阳光洒了下来,照在这些魔头们的身上,他们却感受不到任何的暖意,所有人都只觉浑身冰冷,冷意从脚底直冲脑门,顺带着将一颗心都冻成了冰块。

        庞大的武舟悬浮在高空,巫铁站在武舟舰艏的龙头上,背着手俯瞰着至尊魔殿内一众魔头。

        在巫铁头顶,数十枚光芒熠熠的道印组成了一个先天太极图,循着玄妙的轨迹缓缓转动,一波波恐怖的天道威压从巫铁体内扩散开来,犹如一座大山碾压在魔都所有魔头的身上。

        单单一个巫铁,哪怕他凝聚的道印数量比至尊魔殿内的所有魔头都要多出数倍,一众积年的老魔头倒也不畏惧他。

        除了被血海老祖等三位被巫铁生擒活捉的倒霉蛋,除了八大征讨使家族的八位魔尊老祖,大殿内连上魔至尊,还有二十五位魔尊老祖齐聚。

        二十五位魔尊,数万半步尊级的魔头,这是一股何其可怕的力量!

        但是巫铁身边,整整齐齐站着将近四千气息恐怖的存在,他们每个人头顶,都有或多或少的道印悬浮!

        四千尊级!

        四千老祖!

        而且这四千尊级存在,居然和最底层的军中小卒一样,组成了军阵,将巫铁拱卫在核心。

        四千尊级的气息凝成一股,融入了巫铁体内。

        四千尊级列阵……巫铁掌控战阵释放出的威压,简直犹如天地宇宙同时碾压了下来。

        至尊魔殿内,一个个魔头浑身冰冷、一切念头都被这股可怕的威压碾得粉碎,一众魔尊老怪,就没一个人敢动一动、敢吭一声。

        魔至尊笑吟吟的站起身来,他腾空而起,来到了巫铁面前。

        一众魔头好似见到了救世主一般,一个个蓦然突破了巫铁释放的恐怖威压,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陛下……杀了他,杀了他……”

        好几个无上魔国的宗室老魔头感动得热泪盈眶——还是他们魔家有盖世豪杰,面对这样恐怖的压力,魔至尊居然还敢迎难而上,正面抗衡这么可怕的敌人!

        然后,无数魔头就看到,魔至尊毕恭毕敬的跪在了巫铁的面前。

        “主公,奉主公之命,无上魔国所有数得上的魔头,都已经齐聚魔都……嘻嘻,他们的性命,都是主公的了。”

        至尊魔殿内,一众魔头齐齐吐血。

        魔自在更是不可置信的嘶声大吼:“至尊,你,你,你,你这个……叛徒!”

        魔至尊低下头,狠狠的朝着魔自在骂了一句:“我魔道中人,最是自私自利,我出卖你们,拿你们的尸骸做进身之阶,我有错么?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

        偌大的魔都,满城魔头无话可说。

        巫铁降临无上魔国之时,无上魔国北面,极北的大洋深处,一条体长十几里的龙鲸正嘶声咆哮着,在海面上不到百丈的高度凌空飞掠。

        这龙鲸体型如此庞大,飞行速度又是如此之快,他凌空飞掠的高度距离海面又是如此之低,他带起的罡风在海面上撕开了一条宽达数里,足足有十几里深的沟渠。

        龙鲸飞过之处,大片白浪滔天翻滚,震耳欲聋的海浪轰击声在万里之外都清晰可闻。

        龙鲸庞大的白肚皮上,一条极长、极深的裂痕清晰可见,大片粘稠的血浆从伤口中不断喷出,将下方海面染红了大片。

        远远望去,这条血线从极远的海天交界处一路延伸了过来,不知道延伸了多少万里长短。

        龙鲸硕大的脑袋上,一名身穿白色粗布衣,脑袋刮得流光,额头附近有巴掌大小一片血肉和颅骨都宛如水晶一样透明的青年,正盘膝而坐,手持一串念珠,喃喃的念诵着经咒。

        透过这青年额头上那一片透明的血肉骨骼,可以看到他的脑子里没有正常人的大脑结构,而是一片琉璃色的粘稠浆汁,在这淡青琉璃色的浆汁中,一尊拇指大小的小小金佛盘坐在那里,和青年一般,小小的嘴巴蠕动着,低声的吟唱着经咒。

        这小小金佛诵经之时,每一字都化为一片小小的金花飞出,绕着自身盘旋三周,然后落在下方淡青色的琉璃浆汁中。

        在这头龙鲸的身后,极远的高空中,一片妖云在急速飞驰。

        妖云面积极大,能有千里方圆,远远的可以看到两片摩天巨翼在妖云中若隐若现,偶尔有雷霆在妖云中喷溅闪烁。

        每隔十几个呼吸的功夫,这片妖云中那巨大的翅膀轻轻一挥,妖云就剧烈的闪烁一下,向前瞬间挪移数十万里。

        每次这妖云挪移之时,这头巨大的龙鲸就低沉的嘶吼着,他大口的喷着血,身体向海面重重坠落。

        海面上当即有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龙鲸带着青年没入漩涡中,顷刻间不见了踪影。然后下一瞬间,南方海面上,相隔数十万里的地方,就有一个漩涡出现,这龙鲸喷吐着水汽从漩涡中飞出,然后继续朝着南方急速飞逃。

        如此一追一逃,两人已经不知道逃出了多远,那一片妖云中,一道尖锐难听的声音突然响起:“珈叶佛子,你注定是本尊的口中食……本尊也要借助你十世轮回积攒的功德和佛力,脱胎换骨、易经洗髓,以求更进一步……你注定是本尊的口中食,你这么辛苦的逃跑,何必呢?何苦呢?”

        “琉璃佛国已经覆灭,僧王一脉悉数被杀,唯有你一人逃跑……你还挣扎个什么呢?”

        “你们佛修,不是最讲究慈悲么?如今本尊肚皮饿得很,你不如就慈悲一下,将你的肉身布施给本尊如何?”

        盘坐在龙鲸头上的珈叶微微睁开眼睛,朝着南方深深的望了一眼。

        “一线生机,就在这个方向……‘铁’,‘铁’,‘铁’……我卜算出的这个‘铁’字,究竟是人,还是物,或者是某地之名?”

        “我的一线生机,我琉璃佛国无数子民的一线生机,乃至……这方圆万亿里内,无数黎民的一线生机,尽在这‘铁’字上了。”

        “琉璃佛国历代先祖保佑,让我能找到这个‘铁’……我不惜再入轮回百世,也要抓住这一线生机。”